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29章 停职

第129章停职

对于金夫人,前世的安慕锦和她见面次数并不多,也没有深入的了解过这个人。今日听小夫人这样说,安慕锦才知道金夫人的厉害。

只是金夫人想利用安慕雪,又想和安慕雪来害她们母女,很没有道理啊。不过安慕锦知道越是没有道理的事情,越是有可能发生,所以她得防着。

小夫人坚持要走,安慕锦也没有强留她,将她送出了锦绣苑。

安慕锦一个人默默的用了饭,因为心里有事,所以也没有看书。正想着金夫人这件事呢,突然听到屋顶有什么东西在走动的声音。

不仅她听到了,林妈妈她们也都听到了。

“小姐,我出去看看。”凝翠连忙说道。

“大家都出去。”林妈妈怕那人会破瓦下来,护着安慕锦就往外走。

刚到外面,就看到一本书从天而降,再看四周,连个人影都没有发现。

过了好一会儿,四周还是一样的安静,安慕锦赶紧跑过去将那书捡起来,是李神医的手抄本。

刚刚来的那个人应该是荣叔吧,想到荣叔连锦绣苑都找到了,安慕锦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得了这本好书,安慕锦又激动又好奇,又有了看书的热情。

看到二更天时,林妈妈就催着安慕锦快点睡。安慕锦真想一下将这本书看完,可她也知道馒头不是一下就能吃完的,得慢慢来。

放下书,安慕锦洗了洗手就睡了。

第二天去给老夫人请安,到了沁香苑,安慕锦看到大夫人和小夫人也在,更让她奇怪的是就连平时忙于公事的侯爷也在。

这个时候的侯爷应该是在宫里吧,他突然出现在这里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呢。

不过安慕锦很快就猜到侯爷留在这里的原因了,肯定是大夫人向侯爷告了小夫人的状。但是安慕锦还是觉得不可能,侯爷怎么可能为了这点小事而放弃公事。

猜不到的事情,安慕锦就没有再猜了,给各位长辈请安完毕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不一会儿安慕雪也来了,被人扶着,八月的天竟然已经抱着一个暖炉在身,脸色苍白看不出一点血色。

看到安慕雪这样,安慕锦大大吃了一惊。真没有想到安慕雪只是着了凉水,吃了凉东西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不仅安慕锦吃惊,就是安慕琴等人也都十分吃惊。

“雪儿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安慕琴皮笑肉不笑的关心着。

安慕雪知道安慕琴不是真的关心自己,她就是想知道原因后好嘲讽自己的。但是安慕雪还是将原因告诉了大家,安慕雪指着小夫人阴狠的说道:“都是她,是她害了我。”

经过一夜,小夫人已经想出了对策。看到安慕雪这样诬赖自己,她一点也不害怕,反而给了安慕雪一个微笑。

“大小姐这话从何说起啊?”小夫人的淡定让安慕雪更加的冒火,手指着小夫人,恨不得走上前将手指戳进小夫人的肉里。

“祖母,父亲,你们要给雪儿做主啊。”安慕雪说着留下两滴眼泪来,大夫人见了赶紧起身,为安慕雪擦了眼泪心疼道:“雪儿你现在的身体不能哭啊。”

安慕雪吸吸鼻子,强忍着将眼泪给收回去了,那样子看上去真是可怜。

“家门不幸啊!”老夫人转着手里的念珠,话一出口大夫人脸色变了又变,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之色。

侯爷摸着手中的茶杯,也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安慕雪坐下之后,轻轻咳嗽了两声,“如果祖母认为这是家门不幸,那就将我赶出侯府吧,我无所谓。”

“你!”老夫人身为一个长辈,竟然被安慕雪这样威胁,她气的胸口直疼,指着安慕雪道:“以前真是白疼你了。”

“母亲息怒!”侯爷在一旁劝道,老夫人看了看侯爷,哼了两哼,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安慕雪也明白,她和金云堂的婚事还有效,侯府里的人再看她不顺眼,也断然不敢将她一个人丢出侯府去。更何况她的母亲还是侯府的当家主母呢,她还怕侯府将她一个嫡女给扔出去吗?

这就是安慕雪有恃无恐的原因,既然大家都不像之前那样喜欢她了,那她也用不着去讨好这些人,尽管让这些人来讨厌自己吧。

“安慕锦,你迟早有一天也会像我这样,受跟我一样的苦的。”安慕雪突然扭头阴冷的盯着安慕锦,阴森森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安慕锦本来是低着头的,因为她这句话而抬头,和她四目相对。

没想到安慕雪会当众对她说这样的话,又让安慕锦想到了前世的事情,眼里的恨意也忍不住迸发而出,同样恨恨的看着安慕雪。

“你等着吧!”安慕雪说完扭过头去,不再看安慕雪一眼。

安慕锦气的心肝直疼,但是她还是忍住了没有像安慕雪那样说狠话。她知道往往说狠话的人,都是一些没有本事的人。

“大小姐你太过分了,有你这样诅咒自己妹妹的人吗?”小夫人突然站起来,走到安慕锦的身边,护着安慕锦用力瞪着大夫人和安慕雪。

大夫人见小夫人如此护着安慕锦,也站起来,看着小夫人道:“妹妹,雪儿说的有错吗?女人生孩子都是要受苦的,难道你不希望锦儿以后嫁人,生孩子?”

小夫人没有想到大夫人会将话说成这样,气的差点将嘴里的话脱口而出。安慕雪那不是生孩子的苦,那是不能生孩子、强行将孩子打掉所受到的苦。

可大夫人这样说,小夫人也不能说她什么。再说了侯爷说过以后谁都不能提安慕雪的事情,所以她这个小夫人绝对不能第一个犯这种错误。

小小的吃了一个闷亏,这让小夫人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见小夫人脸色不好看,安慕锦站起来笑道:“母亲说的是,生孩子是每个女人都会经历的,锦儿也不例外。不过像雪儿姐姐这样生的不知道是哪个男人的孩子,锦儿觉得还是不要像她的比较好。而且有几个女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又有几个女人生产时会大出血,这都是因为坏事做了太多,遭了报应才会这样的。”

安慕锦一说完,大夫人的怒气一泄而发,话还没有说出口,安慕琴突然拍手笑了起来。

“锦儿姐姐说的真好,妹妹也觉得这是雪儿姐姐的报应!”安慕琴的加入,让大夫人的脸色更是黑的难看。

“你们……侯爷……”大夫人转头去喊侯爷,侯爷重重放下茶杯,口气不善道:“相夫教子是你们女人的事情。都是你这个母亲没有教好,所以才会让她们如此。如果你当初一视同仁,都好好教育,雪儿会和别的男人这样?”

其他人怎么说安慕雪,大夫人还都能忍受。现在连他这个亲生父亲也这样说自己的女儿,大夫人实在是有些受不了。胸口剧烈起伏着,全身发抖,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安慕雪病怏怏的坐在椅子上,也是气的够呛。若是之前,她肯定会和安慕锦、安慕琴好好吵一架的,只是现在她是有心无力啊。

“安慕雪你当全世界的人都和你一样,是没脑子的人吗?若是我娘亲怕热,想用凉水,吃凉东西,你也是长嘴的人,不能碰凉水,不能吃凉东西你自己不会说吗?更何况这些都不是我娘亲要求的,而是金夫人说那是金府的规矩。以后你是要嫁进金府的人,迟早会知道这个规矩。金夫人是爱你,所以才让你提早知道金府的规矩。你应该感激金夫人才是,而不是在这里搬弄是非。”安慕锦一口气说完。

看了看一直转着念珠的老夫人,和沉思不言的侯爷一眼,知道他们是不会为谁说句公道话了,气的拉着小夫人转身就走。

“好,好!安慕锦你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安慕雪扶着凝喜的手,颤巍巍的站起来,指着安慕锦愤恨的说道。

安慕锦理都没有理,继续往前走。

“锦儿回来,父亲有几句话要说。”侯爷这时开口,安慕锦和小夫人不得不停下来,只是并没有回去。

侯爷也没有在意安慕锦她们回来不回来了,站起来看着大家道:“最近这段时间我会很闲,大家在府里都安生一点,不要再惹出什么事端了。”

听到侯爷这样说,安慕锦才想通为什么侯爷会出现在这里,他有可能是被皇上免除了官职了。

安慕锦想到了这一点,其他人也都想到了这一点,侯爷也没有瞒着大家继续道:“皇上让我停官休息,好好处理一下家务事。我也想通了,不管我怎么努力,孩子们不争气,这侯府迟早有一天会垮掉。所以从明天起,我要检查你们的功课。小跑腿已经去庄子上叫轩儿回来了,到时候……”

“侯爷你说什么?你让小跑腿去叫轩儿回来了吗?”大夫人突然惊讶一声,打断了侯爷的话。

侯爷不悦的看着大夫人,冷声问道:“怎么,我的决定还要先向你过问一下吗?”

大夫人茫然若失道:“不是,不是!”

看大夫人这么的古怪,安慕锦突然想到是不是和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大哥有关系。

难道说这么多年,大哥一直不回侯府是大夫人从中阻拦的?

一想到这个,安慕锦就担心这次大夫人还要从中阻拦,阻拦大哥回侯府。

但是有一点安慕锦实在是想不通,大哥和二哥都是大夫人的儿子,为什么她会阻拦大哥回侯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