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33章 相认

第133章 相认

在小夫人没有来时,安慕锦还只是猜测安齐轩是她的亲生大哥。

.访问:. 。 现在连小夫人也认为安齐轩是自己的儿子,可却让安慕锦没有想到的是,安齐轩不相信她们说的话,认为她们都是在骗他。

看着安齐轩那不相信的脸,小夫人心痛的都要死掉。

这么多年她早就从失去孩子痛苦走出来了,可没想到老天又让她知道她的儿子没有死,只是儿子不认她,这比知道儿子死了还要让她难受百倍千倍。

她企图走近安齐轩,想要好好和他说一说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她一靠近安齐轩,安齐轩就用力推她。

安齐轩是个男人,还是个常年‘操’劳农事,早就练就了一身肌‘肉’的身强体壮的男人。他用力一推,小夫人只有往后倒的份儿,连带着安慕锦都被一起推倒在地上。

看到小夫人和安慕锦都倒在了地上,安齐轩连忙起身跑到了‘门’口。

他站在‘门’口,愤恨的指着小夫人警告道:“我不是你的儿子,若是再让我听到你胡说八道,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还有你!”

说到最后一句,他手指着安慕锦,那眼神凶狠的像是要吃掉安慕锦一样。

安齐轩的反应实在是太让安慕锦意外了,她以为小夫人来了之后,他们一家人得以相认,流着都是高兴的泪水,可现在……

小夫人被安齐轩推倒在地,那一刻心就碎了,哭的趴在地上起不来。安慕锦没有哭,但是心里却是不好受的,她真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愚昧的笨蛋!

“娘亲不哭了,就当他死了吧。”安慕锦迎着脾气将小夫人扶起来,细心的为她擦着眼泪。

小夫人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不停的往下流。

看到小夫人这样伤心,安慕锦也忍不住伤心,气的直骂:“像他那样不孝的儿子,还认他做什么,就让他认贼作母,受人摆布吧。”

听到安慕锦这样说,小夫人哭的更加伤心了,拉着安慕锦的手哽咽道:“锦儿,你大哥这些年没有少吃苦,是我对不起他。若是当年我知道他没有死,而是被大夫人抱走了,我就不会让大夫人猖狂这么多年。说到底是我太讲究仁义道德,让你,让轩儿都吃了不少的苦。”

“娘亲你别再自责了。他是他,我是我。他不想认我们,我还不想认他呢

。”安慕锦也哭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锦儿你不要这样说,他是你大哥,永远都是你大哥。若是我百年之后,他就是你最亲的人啊。他只是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而已,等他接受了就好了。”小夫人听到安慕锦说不认安齐轩,又急急的为安齐轩说话。

见小夫人这样,安慕锦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是抱着她哭。

而这时出去通知别人去沁香苑的凝烟和凝翠也回来了,看到小夫人和安慕锦抱在一起痛哭,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林妈妈将两人拦在‘门’外,小声道:“侯府又要有大事发生了。”

等两人哭的差不多了,林妈妈才进屋提醒:“小姐,老夫人他们都还在沁香苑等着呢。”

被林妈妈这样一提醒,安慕锦想起来她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呢。她要告诉大家,安齐轩不是大夫人的儿子,而是小夫人的儿子。

知‘女’莫若母,一见安慕锦笑了,小夫人就知道她要做什么,连忙阻拦道:“锦儿,这件事暂时不能说。我们再给轩儿一点时间,等他接受了再说也不迟啊。”

“娘亲偏心,才见面就对大哥这么好。”安慕锦故意吃醋道。

小夫人破涕为笑,擦着眼泪道:“你这丫头,真是什么醋都要吃。娘亲刚刚真是太‘激’动了,有点失态,一会去沁香苑我们就当作不知道这件事。”

安慕锦点头,娘亲说的对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

两人都哭过了,用热水洗了脸,重新梳了头发,整理了衣服才往沁香苑走去。

在路过云文苑时,侯爷突然从里面出来,“‘玉’书,原来你去了锦儿那里,我有话要对你们说。”

安慕锦和小夫人对视一眼,不知道侯爷要说的是什么。

跟着侯爷进了云文苑,安慕锦看到安齐轩乖乖的坐在那里,看到她们来竟是连头都不抬一下。

“‘玉’书,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男子真的是轩儿吗?为何他长的那么像你?”侯爷一连串的问题倒是将小夫人给问住了,她本来是想先隐藏着这个秘密的。

小夫人的沉默让侯爷猜到了什么,他又将目光转向安慕锦,拉着安慕锦道:“锦儿,你和他站在一起让父亲好好看看。”

安慕锦走到安齐轩的面前,安齐轩故意别过头,十分的不配合。

侯爷也有十几年没有见过安齐轩了,这些年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个父亲是怎么做的。有一个儿子在外放着十几年,他竟然连过问都没有过问。

所以看到安齐轩这样,他想责备又不忍心责备,觉得是自己亏欠了他太多。

“父亲你别猜了,他就是我娘亲的亲生儿子

。”安慕锦知道侯爷想证实什么,将小夫人说不出来的话说了出来。

她的话刚一说完,小夫人再次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见小夫人哭了,他更加肯定安齐轩就是他和小夫人的儿子了,双眼也是一红:“我之所以会对她那么纵容,就是因为她为我生了两个儿子。没想到,没想到……”

侯爷一脚将面前的椅子踢倒了,气的双拳紧握,又是两拳将桌子上的茶杯全部砸烂掉。

看到侯爷这样,小夫人又惊又怕,走上前道歉道:“侯爷对不起,都是‘玉’书没用。当年产婆告诉‘玉’书孩子没有保住,我伤心难过,看了一眼就真的以为……”

“‘玉’书,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是我这些年太过疏忽,一直被她的谎言‘蒙’蔽。以为她知书达理,却没想到她背着我做了这样多的事情。”侯爷抱住了小夫人,眼泪不知不觉掉了下来。

看到父亲和娘亲抱在了一起,安慕锦也是又是感动又是心酸。而一旁的安齐轩跟个傻子似的,一点动容都没有。

“轩儿你过来。”侯爷偷偷擦掉眼泪,松开了小夫人,对安齐轩说道。

安齐轩还是坐在椅子上,并没有动作。

侯爷见安齐轩如此不听话,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声音也严厉了不少:“父亲和你说话,你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安齐轩这才慢慢的站起来,不解的看着侯爷,问道:“父亲,这个‘女’人在撒谎,她根本就不是我的生母。我的生母是大夫人,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

“放肆!”侯爷听到安齐轩直接叫小夫人为这个‘女’人,气的吹胡子瞪眼的,看着安齐轩时眼神都严厉了几分。

安齐轩却不怕,他站着比侯爷还要高一些,看着侯爷时气势一点也不输给侯爷。

“站在你眼前的这个人才是你的生母。至于大夫人,她不是,她什么都不是。”侯爷重重的呼出几口气才说道。

“我不相信。我的母亲就是大夫人,不是她这个从姨娘爬上来的小夫人。”安齐轩指着小夫人愤怒的说道。

“啪!”侯爷在安齐轩伸手指着小夫人的时候,用力给了他一巴掌,骂道:“我要打死你这个逆子!有你这样和你娘亲说话的吗?”

看到安齐轩被打了,小夫人又心疼,劝道:“侯爷,他还是个孩子。”

安齐轩捂着脸,讨厌的看着小夫人,冲她吼道:“不需要你假惺惺的。这么多年你都不认我,现在又来认我,晚了。”

“轩儿,娘亲不是不认你,是不知道有你啊。”小夫人哭着说道。

“这些年你们将我丢在庄子上,整天让我和下人一样做着繁重的农活,你们可曾想过我的感受

。十几年了,那么多日日夜夜,你们怎么就没有想过去庄子上看我一眼……父亲,我不是克星啊。为什么不让我回来,为什么?”

说到最后,安齐轩也泣不成声了。

他一个大老爷们,在这么多人面前哭,还是第一次。

他无数次想从庄子上逃回侯府去,可是只要他一逃,每次都会被管家抓回来。管家说他是克星,只能留在庄子上,否则的话会克的家破人亡。

渐渐的他也习惯了庄子上的生活,可他还记得他是侯府的大少爷,还渴望着有一天爹娘能够来接他,让他回侯府。他想告诉他们他不是克星,不是!

“我没有不让你回来,是大夫人瞒着我说你身体不舒服,不能回来。一年两年,三年五年……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竟然都没有能够去见你。轩儿,这一切都是父亲的错,你不要责怪你的娘亲。”侯爷走过去抱住了安齐轩。

安齐轩搂着侯爷,委屈的嚎啕大哭起来。安慕锦也是抱着小夫人,母‘女’俩也哭的很是伤心。

过了好一会儿,安齐轩的心情平复下来了,他走到小夫人面前问:“你真的是我娘亲吗?”

小夫人用力点头,咬着‘唇’‘激’动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安齐轩主动抱住小夫人,将头埋在她的肩膀处,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我刚刚真的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若不是父亲告诉我,恐怕我一辈子都接受不了。”

“孩儿不孝,说了让娘亲难受的话,请娘亲责罚。”安齐轩突然跪下来,小夫人连忙将他拉起来,‘摸’着他的脸看了一遍又一遍。

安齐轩终于和他们相认了,安慕锦感动的一个劲儿的擦眼泪,只是心里对大夫人的恨也不由得多了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