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34章 说漏

第134章说漏

大夫人真是心狠啊,自己的孩子不知道怎么没有了,就拿了小夫人的孩子顶替了。

后来又因为安齐凌落水的事情,她又借助请来的高人说安齐轩是个克星,必须送到外面养大,阻止了安齐轩和大家的见面。

如果安齐轩一直在侯府长大,那这个秘密也不会过了这么久才被发现。

侯爷详细问了安齐轩在庄子上的生活,还问了可有请老师教他读书认字。

安齐轩一阵摇头,除了做农活就是做农活,就是有老师教,他也没有时间学啊。

听完安齐轩的叙述,侯爷又是动了好大的肝火,气的直砸桌子。小夫人又是生气大夫人的所作所为,又是心疼安齐轩,眼泪再次掉个不停。

安慕锦比他们都要冷静许多,在她昨天看到安齐轩被打的那么惨,她就猜到他在庄子上的生活不会多好。

在安慕锦他们围绕着安齐轩嘘寒问暖的时候,沁香苑的人等不及了,老夫人让孙妈妈来叫他们都过去。

当安慕锦他们一走进沁香苑,大夫人看到站在侯爷身边的安齐轩时,惊吓的杯子掉在了地上。直到杯子碎裂发出一声响,她才回过神来。

将大夫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安慕锦忍不住勾唇一笑,大夫人的大报应终于来了。

“轩,轩儿,你回来了。”大夫人站起来,声音颤抖着说道。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这是激动的呢,但是安慕锦知道她这是害怕成这样的。

安齐轩没有理会大夫人,而是一直跟在侯爷的身后。

见安齐轩不理自己,大夫人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尴尬的对老夫人介绍道:“母亲,这就是轩儿。”

老夫人看着安齐轩,疑惑道:“他看上去很结实,不像是身体有病的人啊。大夫人这是怎么回事?”

大夫人知道老夫人问的是什么意思,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什么来。

“既然说不出原因来,就闭嘴好了,从此以后都不要再说话了。”侯爷冷飕飕的一个眼神扫过去,大夫人动了动唇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一直走到老夫人的面前,侯爷才停下来,指着安齐轩道:“母亲,这个就是轩儿,他是玉书的孩子。当年玉书生产时,孩子可能被大夫人调换了,所以这些年她一直阻止孩子回来。”

“什么?”老夫人震惊的看着侯爷,又去看小夫人,小夫人点点头。

老夫人还是不相信,看着大夫人问道:“大夫人这可是真的?”

大夫人怔愣了一会儿,突然跪着朝老夫人爬去:“母亲,我是被冤枉的。轩儿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他怎么可能……”

“事到如今,你还在这里狡辩。”侯爷恨的踢了大夫人一脚,大夫人不顾疼痛的继续朝着老夫人爬,一把抱住了老夫人的双腿。

老夫人被大夫人用力抱着,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再看大夫人时脸上也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侯爷,你一定是被什么人蒙蔽了心智。轩儿是我和你的孩子,不是妹妹的啊。妹妹的孩子当时就死了,这个你也是知道的啊。”大夫人哭的很厉害,却在低头时眼里闪现一抹狠戾之色。

早知道安齐轩有一天会回来,她就应该让他出意外死在庄子上。

“母亲你看,轩儿和玉书长得多像。”侯爷又道。

老夫人的眼神有些不好,摆摆手让侯爷过去一点,她好看清楚。

待她看清楚之后,她也是吃了一惊,“这个孩子就是玉书的。”

连老夫人也这样说了,大夫人心中怕的厉害,不过还是一口咬死安齐轩是自己的孩子。

大夫人抱的太用力了,老夫人蹬了她几次都没有蹬开,急的出了一头的汗,喊着鸳鸯道:“鸳鸯啊,你去将我的戒尺拿过来。”

大夫人一听老夫人要去取戒尺,连忙松开了老夫人,又去抱侯爷的,侯爷一脚将她踢开了。

倒在地上,大夫人还是不甘心,又扑过去抱小夫人的。小夫人没有躲闪开,被大夫人抱了一个正着。

“妹妹,你为什么要如此害我?轩儿明明就是我的孩子,你为什么要和我抢?”大夫人苦苦哀求道,好像她才是受害者一样。

听大夫人这样说,小夫人气的咬牙。幸好这件事侯爷提前知道了,不然被大夫人这样反咬一口,她还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安慕锦见大夫人又缠住了小夫人,跑过去将大夫人用力拉开。

大夫人被安慕琴拽的胳膊生疼,伸手就要来打安慕锦。侯爷见状连忙一把抓住了大夫人的手,拽着她将她拉到了一旁,扔在了厅子中央。

大夫人狼狈的摔在了地上,看到周围的姨娘们,庶女们都在看着她笑,心中气的更加厉害。撒泼似的从地上爬起来,大夫人猛然朝着小夫人撞去。

安齐轩正好在小夫人身旁,注意到大夫人的动静,他当即挡在了小夫人的面前,拦住了大夫人的这一撞。

“轩儿,我是你的生母啊,你怎么还帮着外人对付我?”大夫人抓着安齐轩的手难过的说道。

安齐轩甩开了大夫人的手,冷冷的说道:“母亲,你若是真的对我好,为什么让我在庄子里受苦受累,还不给我请师父叫我读书认字?”

大夫人被问的一愣,仍然强词夺理道:“轩儿,母亲那是为了你好啊。当年那个高人说不能让你读书认字,让你做一个平凡的人,或许这样对侯府更好。”

“你放屁,轩儿他不是克星!”小夫人指着大夫人的鼻子骂道,拉开安齐轩,将他护在了身后。

“他就是克星,就是克星!”大夫人突然发狂起来,抓着小夫人的胳膊用力的摇着,“他克死了我的孩子,他还差点害的凌儿掉水淹死!他就是一个克星!”

“哈哈,你终于承认了,大哥根本就不是你的孩子。”安慕锦冷静的指着大夫人说道。

闻言,大夫人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又连忙改口:“你听错了,我什么都没有说。”

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大夫人的确说的是安齐轩克死了她的孩子,她现在想改口已经晚了。

侯爷再次将大夫人推倒在地,这一幕被赶来的安齐凌和安慕雪兄妹看到。

安齐凌快速冲进来,扶起大夫人,怨恨的看着侯爷:“父亲,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母亲?”

“你问她自己!”侯爷不想再看大夫人一眼,扭头过去,关心小夫人有没有受伤。

“凌儿,母亲就只有你了。”安齐凌看向大夫人时,她抱着安齐凌痛哭了起来。

安慕雪走的比较慢,等她走过来时,也是质问侯爷:“父亲,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何要那样对母亲?”

安齐凌那样问侯爷,侯爷就已经生气了,现在安慕雪还这样问,侯爷就更加生气了。到底谁才是长辈,谁才是晚辈,这两个没有教养的东西。

“放肆!我做什么,还轮不到你们两个小辈插嘴。告诉你们,将你们的母亲扶回去吧,我一辈子都不想看到她了。”侯爷火冒三丈的说道。

“父亲,你……”安慕雪红着脸,还要说什么,大夫人伸手拉住她:“雪儿,我们回去吧。”

“母亲,父亲是不是又听信了二娘和锦儿妹妹的话,所以才这样对你的?”安慕雪不依不饶道,若是这样的话,她一定要为母亲讨回一个公道。

大夫人自知理亏,也不想再留在这里,就拉着安慕雪让她走。

不仅安慕雪不想走,就是安齐凌也不想走,他早就看到了侯爷身后的一个陌生人了,指着他道:“父亲,那个人是谁?”

见安齐凌这么的没有礼貌,侯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气,火烈烈的说道:“他是你们的大哥,侯府的大少爷。”

“大哥?”安齐凌和安慕雪都是一愣,随即两人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一同质问安齐轩:“看到母亲被欺负,大哥你为什么无动于衷?”

安齐轩在庄子上只知道干活,面对他们如此的责怪,一时找不到话来说。

安慕锦见到安齐轩的窘迫,迅速帮忙道:“他是我的亲大哥,要帮也是帮着我的娘亲,不是你们的母亲。”

“你胡说,大哥是我们的!”安慕雪指着安慕锦大声道,又推了推大夫人道:“母亲,这是怎么回事?”

大夫人哀伤的流了一把泪,“他以后都不是你们的大哥了。这件事说来话长,我们回去再说吧。”

“我不相信,他怎么会不是我们的大哥。”安慕雪直直的看着安齐轩。

安齐轩在庄子上看到最多的都是男人,就算是女人也都是孩子的妈了,像这屋里的小姑娘们,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被安慕雪紧紧的盯着,他有点不自然,只往侯爷的背后躲。

安慕锦见他那个有点畏缩的样子,心里直叹气,这个大哥真的是一点侯府大少爷的样子都没有。

将安齐轩从侯爷背后拉了出来,安慕锦拉着他一直走到安慕雪的面前,指着自己和安齐轩道:“看清楚没有,我和大哥才是亲兄妹。”

刚刚安齐轩躲在后面,安慕雪和安齐凌都没有看清他的眼睛。这一走近,猛然看到那双眼睛,两人瞬间明白过来,安齐轩的确不是大夫人所生。

可明白过来又怎样,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当安齐轩是大哥的,突然之间这个认知被改变了,两人都还有点接受不了。

而这时大夫人又在一旁催着快走,安慕雪和安齐凌只好扶着大夫人先离开了沁香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