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35章 草包

第135章 草包

search;

待大夫人娘儿三个离开之后,侯爷让这些看热闹的姨娘们和庶女们先离开。

三姨娘不愿意走,笑着问道:“侯爷,大夫人做了这么多的坏事,你还想留着她吗?”

“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你先下去吧。”侯爷冷着脸,不想和三姨娘讨论这件事。

在侯爷没有得到回应,三姨娘忍不住哼了一声,挽回点面子,拉着安慕琴在前面走的飞快。

看敢管闲事的三姨娘都走了,四姨娘和五姨娘也不再问什么,也都离开了。

等这些人都走了,侯爷才对老夫人道:“母亲,玉娇做了这么多让我失望的事情,我想休了她!”

“休了她?”老夫人犹豫起来,看了一眼小夫人,那眼神似乎是在问是不是小夫人的主意。

一看到老夫人那样看着自己的娘亲,安慕锦就心里不舒服。

本来娘亲才是真正的孟家小姐,老夫人知道这件事还让大夫人坐着侯府主母的位置。现在知道大夫人做了这样伤天害理,抢别人孩子的事情,老夫人竟然还偏向着大夫人。

有时候安慕锦真的很不理解老夫人,为什么她时而对一个人很好,时而又对一个人很坏。

“这件事我不同意。侯爷你已经被皇上停了职,若是再传出侯府休妻的事情,皇上会怎样想。到时候别说是官职了,就是候位也可能会受到影响。”老夫人这时候深明大义起来,讲的道理也是一套一套的。

“侯爷,母亲说的对。这时候若是休了姐姐,大小姐怎么办?她和金云堂的婚事刚稳定下来,若是姐姐在这个时候被休了,金府又怎么会娶一个被休母亲的女儿。还有二少爷,他还没有议亲,以后议亲也是麻烦啊。”小夫人也帮忙劝着。

侯爷也知道休妻一事会影响颇多,但是他也不想忍受侯府主母是这样一个人。

“玉书,休了她,就让雪儿和凌儿过继到你的名下,到时候……”侯爷的话还没有说完,小夫人就打断道:“依照大小姐和二少爷的性子,他们必定不依。所以休妻一事,还请侯爷三思啊。”

“休妻一事,侯爷以后都不要再提了。侯府这两年发生的事情还少吗,这雪儿的婚事也刚稳定下来,就不要再闹了。大夫人是做了糊涂事,可她没有害出人命,改改就好了。”老夫人说的轻松,安慕锦听了快要气死了。

什么叫大夫人只是做了糊涂事,是不是在老夫人的眼里只要没有闹出人命来,那都是小事呀。

若不是小夫人拦着她,安慕锦就和老夫人理论了。

老夫人走了,侯爷也是深深叹了一口气,对小夫人道:“玉书只是委屈了你呀!”

小夫人微笑:“侯爷宽厚仁慈,也该给姐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她和我一样,除了侯府还能去哪里呢。请侯爷看在大小姐和二少爷的份儿上,宽恕她这一回吧。而我,能够知道轩儿就是我的儿子,锦儿又在身边,我就满足了。”

小夫人如此善解人意,侯爷的眉头也慢慢舒展开来了,笑道:“是的,轩儿能够回来我也放心了。”

说罢侯爷带着安齐轩去看他的房子了,小夫人和安慕锦则是回到了云文苑。

到了云文苑,安慕锦忍不住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为什么娘亲这个时候要为大夫人说话。

小夫人看到有点生气的安慕锦,笑了:“锦儿你还小,想的也少。你以为大夫人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吗?我猜你也没有仔细听侯爷的话,他说的是想要休了她,而不是要休了她。这就是男人的本性,在外面多么拼都无所谓,但是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一个乱糟糟的家。而且侯府休妻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若是这件事被皇上知道了,对侯府也会有一定的影响。你和轩儿都没有成婚,娘亲不希望你们背负了侯府不好的名声。”

“还有一件事我本来不打算和你说的,既然今天你问我为什么留着她,我就告诉你吧。上次大夫人去找银子填补她一年偷拿的空缺,让我碰到了孟府的管家。那个管家掌管着我孟府许多商铺的账本,而且我怀疑商铺一夜之间都没有了和他有很大的关系……留着大夫人,我是想顺藤摸瓜,早日找出当年的事实真相!”

听完小夫人说她查来的结果,安慕锦还是有点疑惑,为什么小夫人不直接怀疑当年那场大火是大夫人放的?

就安慕锦知道大夫人现在的所作所为,她感觉那场大火就是大夫人所放的。可是小夫人的言语之间,还对她多有偏袒,这让安慕锦很不理解。

“娘亲,你有没有怀疑过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大夫人一手策划的?”安慕锦问。

“不可能!”小夫人是想都没有想的直接否定,这更加让安慕锦觉得奇怪了。

“娘亲,你为什么要那么信任之前的大夫人?”安慕锦皱眉,觉得小夫人总是包庇之前的大夫人。

“锦儿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娘亲真的不想提。”小夫人叹了一口气,眉宇之间隐有痛苦之色。

即使安慕锦重生过一次,可她到底整日呆在深宅大院里,经历的事情并不多,真的无法猜到小夫人为何要偏袒大夫人。

安慕锦眉头紧锁,异常执着的看着小夫人,希望她能够告诉自己当年的一些事情。

“大夫人她曾经和我大哥相爱,两人私自定了终身,只是……只是后来我大哥又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子,并且娶了那个女子。是大哥辜负了她,孟家对不起她。”小夫人慢慢说出了当年的一些事情。

孟府没有门户之见,只要大哥将他和大夫人的事情说出来,孟老爷一定会答应的。只是后来是大哥自己移情别恋,伤了大夫人的心。

小夫人清晰的记得那时候,她多次想要将这件事告诉爹娘,都是大夫人拦着。大夫人说只要看到她爱的人幸福就好了,她不想去打扰。

那时候的大夫人多善良,宁愿自己忍受痛苦,也不将这件事说出来。

“就算不是大夫人放的火,我觉得也和她有关系。”安慕锦坚持己见。

“好了锦儿,这件事情娘亲会去查,你就不要再为这件事操心了。也到中午了,在这里吃了饭再回去吧。”小夫人看安慕锦那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到了下午,安慕锦才从云文苑离开。

期间她和小夫人提了给安齐轩请教书先生的事情,安齐轩可是侯府大少爷,若是只字不识多让人笑话。小夫人还说她小小年纪,就知道瞎操心。

回了锦绣苑,安慕锦对镜而坐,看到里面的人小小年纪,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眉头总是不自觉的皱着,对身后的林妈妈笑道:“林妈妈,你有没有觉得我老了?”

“小姐正年轻着呢,怎么会老?”林妈妈笑道。

“娘亲说我太瞎操心了,以后会变老,可我不想变老。”安慕锦对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感觉年轻了一些。

“小姐多笑笑就好,总是皱着眉头,比较显老。”林妈妈诚实的说道。

安慕锦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又何尝不想无忧无虑的笑笑就好了呢。

坐在镜子前叹了一会儿的气,安慕锦又起来将药方拿出来,认真的研究着。

接下来几天锦绣苑都是平静着的,可不平静的是侯爷和安齐轩。安齐轩十几年没有接触书本了,字也不怎么认识,侯爷这个没有当过老师的人去教他,简直要被气死。

最后小夫人建议给安齐轩找个教书先生来好了,侯爷也去找了。可是找来一个两个,只教了安齐轩不到半天就要辞职。

安齐轩年纪太大,学习能力又差。教书先生跟他说那些之乎者也,他一点也听不懂,更听不进去,站着都能睡着。

一时间,安齐轩将教书先生给气走的消息在侯府里传开了,大家都说安齐轩是侯府的草包少爷。

安齐轩自己也不争气,被人嘲笑了就气馁了,说宁愿去庄子上干活也不想呆在侯府学那些没用的东西。

可想而知他说的这些话差点将侯爷给气死了,侯爷一方面感念自己怎么生了这么个笨蛋儿子,一方面又愧疚都是因为他的疏忽,安齐轩才会变成这样的。

安慕锦知道这些之后,也是忍不住的苦笑。她的大哥就是个只会干活的汉子,让他学习这些东西还真是难为他。

不过安齐轩可是侯府的大少爷,不能让他做一个连字都不认识的草包。所以安慕锦决定要为安齐轩做点什么。

从老夫人那里请安之后,安慕锦并没有着急回去,而是去了侯爷的书房。

刚走近书房,小跑腿跑过来一脸菜色道:“二小姐你快去劝劝吧,大少爷的脾气太犟了。”

安慕锦点头,心里了然大哥的脾气犟,还不是因为侯爷的脾气犟吗?

到了书房,安慕锦走进去,一本书朝着她扔来过来。她吓了一跳,连忙躲开了。

“父亲,这是怎么了?”安慕锦看到书房里乱糟糟的一片。

侯爷正拿着书往安齐轩的身上扔,那些书安慕锦看的清楚全被墨水给侵染了。一看就知道那些书都是安齐轩的杰作,他为了不想读书连侯爷的收藏都给迫害了。

难怪侯爷会发这么大的火,都是大哥他活该啊!

本来看到侯爷对安齐轩发火,安慕锦应该紧张担忧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很想笑,觉得她的大哥很可爱,竟然想出了这个不想读书的办法。

“锦儿你来了正好,为父快被这个逆子给气死了。”侯爷看到安慕锦来,才将手里的书都放下,指着那些书向安慕锦告状。

安慕锦看了看站的跟木头一样的安齐轩,忍着笑意道:“父亲你先别生气了,锦儿今天来就是给你排忧解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