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40章 方向

第140章方向

听安慕锦这样说,林妈妈不但没有明白过来,反而更加疑惑了:“小姐你真是糊涂了,既然有了药方不就可以将那人的病治好了吗?为什么要从药方推断出他得什么病呢,这不是跑错方向了吗?就像是本来要往白布上绣东西的,结果却将一块绣好的绣品拆了线,就为了知道知道需要多少线,这不是傻子才做的事情吗?”

“他……”安慕锦有点傻了,按照林妈妈这样说她好像真的走错方向了。

但是如果她不将药方研究透彻,就不能知道小王爷得的什么病。不知道小王爷得的是什么病,那就不能够给他治病呀。

安慕锦只有在知道对方得的是什么病,她才能对症下药。况且这张药方还只是半张,并且没有计量,只有药材的种类。

“妈妈你不懂,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约定。说好了只要我能从这半张药方里看出他得的是什么病,他就让我给他看病。”安慕锦认真的说道,将那半张药方递给林妈妈。

林妈妈接过来看了看,了然一笑,点头道:“哦,妈妈明白了。只是小姐呀,你觉得主要的是他得的什么病,还是知道治疗他病的方法?”

“当然是治疗的方法了。可我……”安慕锦还没有说完,林妈妈打断道:“据我所知,他的药方就只有这半张。另外半张上面只写了一个药材,就是一个最为普通的药引——糯米酒。”

“药引?”安慕锦瞪大眼睛,看着林妈妈激动道:“妈妈,他的事情你都知道多少?快和我说说,我觉得我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一样乱撞,丝毫找不到头绪。”

“也没有多少,就是老大夫和我说他的病有药方但是也治疗不好。因为这张药方就是这样,只有药材,没有计量。老大夫曾经用同比例的药材熬药,也是一点效果都没有。我猜他让你研究,估计是想让你找到怎么将这些配搭在一起,形成治疗他病的药吧。”林妈妈猜测道。

安慕锦揉着小脸,兴奋的小脸红扑扑的。没想到她研究了几个月的结果,都不及林妈妈的这几句话。早知道林妈妈懂,她就不藏着不掖着了。

“那妈妈你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吗?”安慕锦好奇的问道。

林妈妈摇头:“他的病很奇怪,连老大夫都不知道。”

说到这里,林妈妈扑哧一声笑了,在安慕锦诧异的眼神里笑道:“小姐,我猜他这是拿你寻开心呢。老大夫都不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难道你要自创一种病告诉他吗?”

林妈妈真是的,又来取笑她。

安慕锦捂着脸,将头埋在被子里,闷声闷气道:“林妈妈,你太坏了。你知道他拿我寻开心就行了,干嘛要说出来呀。”

“哈哈……”林妈妈笑的更加开心了。

安慕锦藏在被子里不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她脸上不那么热了,才从**爬起来。这时林妈妈也不笑了,她看着林妈妈十分认真的说道:“林妈妈你不能取笑我,我觉得他不是会拿我开心的人。”

小王爷这人做事很有自己的风格,有时候安慕锦都弄不懂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只是安慕锦觉得小王爷不是那么无聊的人,拿自己的病来寻她的开心。

林妈妈也不打趣安慕锦了,让她改变方向不要盯着小王爷的病,而是盯着治疗那病的方法。

有了林妈妈的提醒,安慕锦豁然开朗,当即写下两份药方,让凝翠去两家不同的药铺抓药。

本以为抓这些药应该很简单,可是凝翠回来时说还有十种药材找不到。

安慕锦对药材市场不怎么了解,以为那些药应该药铺里都会有的。

惠妈妈自从散布安慕雪未婚先孕之后,就明白自己做了错事了,每天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又做错什么事情了。现在听说凝翠没有将药抓全,自己又对药材稍微懂那么一些,也想找个机会将功补过。

“小姐,我看看是哪些药没有卖的,兴许我能给找到呢。”惠妈妈兴冲冲的过来。

安慕锦和她说了哪十种没有找到,越说到后面惠妈妈的眉头皱的越深。等安慕锦说完了,惠妈妈的眉头都打结了:“小姐,这都是些什么药材啊,怎么这么偏,连听过都没有听过。”

听比较懂药材的惠妈妈都这样说,安慕锦觉得要想找齐这些东西比较困难了,不由得直叹气。

“小姐别担心,等我出府了一定给你找到。”林妈妈对安慕锦眨了眨眼睛,安慕锦瞬间明白过来,林妈妈说的一定是找老大夫帮忙。

药材这里也有着落了,接下来安慕锦就开始想怎样将这些药材给搭配起来。写这个药方的主人应该不是老大夫吧,不然不可能连他也不知道怎么用这张药方。

一研究是一下午,到了晚上如菊从外面回来,走到屋里压抑着兴奋道:“也不知道大夫人和大小姐去干了什么,回来时跟路边的乞丐没有什么区别了。两人的衣服都是凌乱的,头发更是乱糟糟的,身上全是灰尘,大夫人的脸上还有伤呢。”

听如菊这样说,凝翠口无遮拦道:“一定是和金夫人打架打的。”

安慕锦没有说凝翠什么,凝烟横了她一眼道:“哪里有你多嘴的份儿。”

凝翠看了安慕锦一眼,小声道:“小姐我错了。”

“没事。在锦绣苑里你可以随意说,但是出了锦绣苑嘴巴一定要把门。这种话即使是真的,你也不能说,小心惹火上身。”安慕锦平静的说道,心里也乐开了花。

金夫人可不是好惹的,大夫人和大小姐两个人都不一定打得过人家一个。金夫人只是将她们打的狼狈,没有打残,打死,就算是对她们客气的了。

第二天去给老夫人请安时,安慕锦从一进入沁香苑就被安慕雪狠狠的瞪着。

安慕雪她是心有不甘啊,不知道安慕锦到底哪点被金夫人看上了。金夫人非要说让安慕锦也嫁给金云堂,直接作为平妻,还说要向太后请恩,让太后赐婚。

安慕锦知道安慕雪在瞪着自己,不过她都当做没有看到,随便安慕雪瞪好了。

老夫人刚说大家可以走了,安慕雪急忙站起来,冲到安慕锦的身边,扬手就要来打安慕锦。

“你干什么?”安慕锦早就注意到安慕雪的动作,在她挥手时捏住了她的胳膊。

“安慕锦,你这个小贱人!你到底给金夫人灌了什么迷糊汤,让她那么喜欢你,还说去求太后下旨让你嫁给金云堂为平妻。”安慕雪气的双眼圆瞪,牙关要紧,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像要吃了安慕锦一样。

安慕锦甩开她的手,哼声道:“你才是贱人!”

说罢安慕锦就走,她不想在这里和安慕雪说这件事。免得大家都以为她和金云堂怎样了呢。

可安慕雪却不放过她,从后面追上来,抓住安慕锦的头发狠狠一拉。安慕锦疼的弯腰往后退,安慕雪上前来就要打安慕锦。

眼看着那一巴掌就要打下来了,安慕琴一拳砸在了安慕雪的脑门上。安慕雪疼的缩回了手,捂着头愤怒的看着安慕锦,嘶吼道:“安慕琴,你竟然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安慕琴扯开安慕雪的手,安慕锦的头发才得以解脱。

安慕锦捂着被安慕雪拉的生疼的头皮,对安慕雪的恨简直是达到了最顶峰。这一刻她也不想顾虑那么多了,反身朝着安慕雪的肚子就是一脚。

安慕雪正在和安慕琴起争执,没有注意到安慕锦的这一脚,立刻被安慕锦踢的倒在了地上。

“啊!”安慕雪捂着肚子,在地上疼的死去活来的。

老夫人还没有走,看到这三人已经打成了一团,又气又惊,喊着孙妈妈来拉劝。

孙妈妈平时对安慕雪最好,看到她被欺负,就想来帮她。可是还没有等孙妈妈走近,安慕琴突然冲孙妈妈吼道:“孙妈妈你不准来管我们小姐的事情,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吧。”

“安慕雪,我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若是下次你再叫我小贱人,再无缘无故的打我,我一定会让你得到比今天更为惨痛的教训。”安慕锦看孙妈妈来了,不想多纠缠,警告完就走了。

安慕琴学着安慕锦的样子,拿手指着安慕雪警告一番,跟着安慕锦一起离开了。

安慕玉和珍姐儿是最小的了,看到打架的都走了,也赶紧离开了沁香苑。

刚刚安慕锦那一脚实在是太用力了,安慕雪疼的现在都起不来。她痛苦的躺在地上,指着安慕锦等人的背影对老夫人道:“祖母,雪儿和琴儿欺负我。”

老夫人本想说你该的,但是想到自己是一个长辈,这话忍在心里到底没有说出来。只是让孙妈妈将她扶起来,看看哪里伤的严重不。

安慕雪今天可谓是倒霉透顶了,被安慕琴打了脑袋一拳,又被安慕锦踢了肚子一脚。她气冲冲的跑到书香苑,向大夫人告状,说安慕琴已经投靠了安慕锦,合起伙来欺负她。

大夫人躺在**,脸上有轻微的抓痕。正想着昨天和金夫人打架的事情,这事真是想一回气一回,这会儿正气的头顶冒烟时,安慕雪跑来了。

等安慕雪抱怨完,大夫人拍着床板道:“被安慕锦那个小贱人欺负就算了,没想到安慕琴那个小贱人也敢欺负你。雪儿你别急,等母亲想办法再拿到青脸毒,我一定毒的三姨娘和安慕琴都变成妖怪。到时候……”

“还是母亲有办法!”安慕雪听到大夫人这话,立刻笑了,关心起大夫人脸上的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