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41章 茉莉

第141章茉莉

安慕琴和安慕锦刚走到锦绣苑,安慕琴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喷嚏一打完,安慕琴扭头看着书香苑的方向,恨声道:“一定是大夫人和安慕雪想到什么办法整我呢。”

“别提她们了,一提头就疼。”安慕锦摸着头,不知道是被安慕雪抓的疼了,还是真的提起她们就头疼。

安慕琴吐着舌头道:“好了,我不提她们了。你快点进去让凝烟给你梳头发吧,看着跟疯子似的。”

安慕锦也是这样想的,不然也不会一路走的这么急。

凝烟给安慕锦重新梳了头发,整个人也显得精神一些了。她问了一些关于安齐轩学习的事情,安慕琴说他跟着孔展鹏学的很好,不再排斥学习了。

正说着话,突然闻到了一股特别浓郁的茉莉花香味,安慕锦笑着对凝烟说道:“快去看看是谁来了。”

凝烟掀开帘子,珍姐儿捧着一大捧茉莉花站在那里,双眼笑的眯起来,像是一个小花仙。

“珍儿,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的茉莉花?”安慕锦起来将那些茉莉花都抱在怀里,使劲的闻着。

闻了好一会儿,她才舍得将茉莉花交给凝烟,让她去打理。

拉着珍姐儿坐下,安慕锦捏着她的小脸,打趣道:“珍儿长大了,越来越文静,话也少了不少。”

“珍秀苑有很多茉莉花,姐姐喜欢的话,我多摘一点送过来。”珍姐儿笑了笑,看到安慕琴在看着她,又道:“我也给琴儿姐姐送去。”

“如此甚好,那姐姐先回去了,记得给姐姐送花啊。”安慕琴起身,和安慕锦两人道别。

等安慕琴走了,珍姐儿又变的活跃起来,站起来,摸着安慕锦头发心疼道:“雪儿姐姐那么一下,一定很疼吧。还疼吗,姐姐?”

“不疼了,有珍儿的关心姐姐一下就不疼了。”安慕锦心情很好的笑着,让珍姐儿坐下,吩咐凝翠准备一些点心过来。

点心送上来,珍姐儿吃了两块,吞吞吐吐的问道:“姐姐,你真的和雪儿姐姐一样,都要嫁给那个金少爷吗?”

见珍姐儿这样,安慕锦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个小丫头是为了这事来的,不由得好笑起来:“珍儿你才多大啊,怎么关心起这件事来了?”

“我只是觉得那人不配姐姐,姐姐不要嫁给他。”珍姐儿十分严肃的告诉安慕锦。

安慕锦笑着摇摇头,问道:“你这么小,你能明白什么配不配吗?”

“我当然明白。”被安慕锦说小,珍姐儿的声音不由得抬高了一些,十分认真的说道:“珍儿觉得像七皇子哥哥那样的人,才能配得上姐姐。”

不是安慕锦敏感,只是珍姐儿每次来找她都会提到七皇子。这次又莫名其妙的提到七皇子,让安慕锦忍不住的想珍姐儿是不是被七皇子收买了啊。不过七皇子又有什么道理收买珍姐儿呢,说不通啊!

摸了摸珍姐儿的头,安慕锦苦笑道:“七皇子身份尊贵,是我配不上他。就算七皇子是普通人家的男子,他比我小一岁,我也不会跟他。”

见珍姐儿不说话了,安慕锦又问道:“珍儿,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你为什么每次都要提七皇子呢?”

闻言,珍姐儿一惊,捂着嘴巴,迷茫的看着安慕锦道:“姐姐,我有吗?”说完她又呵呵笑了起来,自答道:“我没有吧。”

看珍姐儿这样,安慕锦就知道她不想和自己说实话。她也不是不识趣的人,也就不再问她了,话题很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珍姐儿在午饭之前离开了锦绣苑,一出锦绣苑她就问凝波:“凝波,我真的每次都有提到七皇子哥哥吗?”

凝波连忙点头:“是有点频繁。”

“那我以后不提了。”珍姐儿微微一笑,又对凝波嘱咐道:“若是你再听到我说起七皇子哥哥,你就用咳嗽提醒我,知道吗?”

“知道了,小姐!”凝波躬身道,看着珍姐儿那小小的身影,觉得她越来越搞不懂自家的小姐了。

珍姐儿一走,安慕锦就将如菊叫了进来,吩咐道:“如菊,你过几天借着去摘茉莉花的机会,和珍秀苑的人打好关系。看看能不能查出珍儿和七皇子是什么关系。”

如菊领命而去,安慕锦也走回卧室,准备午休。

有着茉莉花的清香,安慕锦睡的特别踏实,这一睡竟然睡到了日暮时分。

这是安慕锦睡的最长的一次午休,林妈妈以为是安慕锦最近太累了,才会休息这么久,也没有当回事。

晚上惠妈妈进屋来跟着大家一起刺绣时,她一进屋就连打了两个喷嚏,“凝烟啊,这屋里是不是放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阿嚏……”

话还没有说完,惠妈妈又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安慕锦等人都奇怪的看着惠妈妈,这屋里么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

“这味道不对!”惠妈妈吸吸鼻子,往茉莉花走近了几步,喷嚏打的又多又急。

“这是五小姐刚摘的茉莉花,送来给小姐闻香的,怎么会不对呢?我们都闻了一个下午了,一点事情都没有啊。怎么你一进来就打喷嚏,该不会是你对花粉过敏吧?”凝烟说着,还走近茉莉花前,将头埋进花丛里使劲的吸了好几口气。

她的气还没有换过来,人就抱着花瓶往后一仰。若不是惠妈妈在旁边看着,凝烟她就磕在地上了。

“这是怎么了?”林妈妈和凝翠连忙跑过去,林妈妈将凝烟扶着坐在地上,凝翠抓着那些花跑出去往外一扔。

“啊呀!”凝翠跑的急,也没有看到院子里有人,那花将人给砸到了。

等那人走近,凝翠一看是珍姐儿,吓了一跳,连忙道歉道:“对不起五小姐,凝翠刚刚没有……”

“没事,我有话要和姐姐说。”珍姐儿提着裙子急忙跑进来,看到凝烟已经昏迷了,惊慌失措的走到安慕锦身边,拉着她的衣袖道:“姐姐,那花有问题。”

“五小姐那花有什么问题啊?”惠妈妈打着喷嚏质问,她觉得那花一定是珍姐儿做的手脚。

在惠妈妈说茉莉花有问题时,安慕锦还不相信,因为那是珍姐儿送给她的,怎么会有问题呢。

“珍秀苑外有两株夹竹桃,正好也开了花,也是白色的。凝波不知道夹竹桃花有毒,摘来和白色的茉莉花放在一起,不自信看根本就看不出来。”珍姐儿看了一屋子的人都在看着她,莫名的有一些紧张,顿了一下又道:“我也是因为闻着这些话,一直睡到刚刚才起来。觉得很奇怪,就问了凝波,才知道她摘了外面的夹竹桃花。”

珍姐儿的话一说完,凝波从外面急急忙忙跑进来,跪在安慕锦面前道:“二小姐这一切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无知,才做了这样的糊涂事。”

“快起来吧。”安慕锦让凝翠将凝波扶起来,对珍姐儿笑道:“我也睡了一个下午,不过我并没有妹妹这么警惕心高。我还以为是因为我这段时间失眠,所以下午才睡的多呢。”

珍姐儿指了指凝烟,问:“姐姐,凝烟这是怎么了?”

“她啊,她是闻太多了,昏睡过去了。”安慕锦笑了笑,让林妈妈和凝翠抱着凝烟去休息。

夹竹桃花的毒不是太重,闻太多只会让人昏昏欲睡。而它的枝叶的毒就比较深了,若是不小心误食了,会引起中毒以至于死亡。

刚刚凝烟将脸都埋进去了,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等她醒来,就没事了。

安慕锦和珍姐儿说了夹竹桃的特性,让珍姐儿回去注意一些。只是闻花香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是千万别碰它的枝叶。

珍姐儿听话的点点头,和安慕锦又说了几句道歉的话才走。

“小姐,你觉得五小姐说的是真的吗?”等珍姐儿走了,林妈妈才问道。

“不管是不是真的,她最后没有害我就行了。这件事就此打住吧,以后谁都不要提。”安慕锦心里难受。

侯府这些女孩中,安慕锦是最喜欢珍姐儿的,也是对她最好的。从珍姐儿第一次翻找她的东西,到送了带有夹竹桃花的茉莉花,安慕锦都不想去怀疑珍姐儿。

甚至她都希望这一切都是梦,都没有发生过。

安慕锦趴在桌子上,支着脑袋,眼睛无神的看着外面。

看着看着,突然小五出现了,安慕锦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直到小五飞到面前来,轻轻啄了一下她的额头,她才反应过来。

“小五你来了。”安慕锦抱住小五,从它的翅膀下拿出一个小纸卷来。

安慕锦这两天正为联系小王爷的事情发愁呢,现在看到小五来了,就跟那久旱的土地遇到甘霖一样,喜不自胜。

带着忐忑激动的心,安慕锦将信看完了,人也迷茫极了。信上只有一句话:过几天会有人带你进宫,不要反抗,我在宫里等你。

安慕锦揉着眉心,心中七上八下的更加厉害了,小王爷要和她在宫中相见,所为何事呢。

虽然给小王爷写了回信,问了这是怎么回事。可是接下来几天安慕锦都没有收到小王爷的回信,也没有等到那个莫名其妙的人。

这一晃就到了十月份,因为下雨,安慕锦睡的比较早。她的头刚沾上枕头,眼前突然多了一个黑影。

安慕锦惊吓的不得了,正要叫,那人捂住安慕锦的嘴巴,声音沙哑道:“二小姐不要叫,我是小王爷的人。”

听到这话,安慕锦才放下心来。只穿上了衣服,连头发都没有绑,直接和那人出了侯府,又进了宫。

此时天色已黑,外面都是黑乎乎的,没有灯的地方安慕锦连路都看不清,几次都差点摔倒。但是前面的那个人依旧走的很快,似乎跟没有安慕锦这个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