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42章 保护

第142章保护

跌跌撞撞的和那人走到一处宫殿前,安慕锦想要抬头去看上面写的是什么,那人却推着安慕锦往里走。

那人的力气很大,安慕锦根本反抗不急。但一想到他是小王爷的人,安慕锦也就不怎么想反抗。

这里的景色和景轩的很不一样,安慕锦想这里应该不是景轩吧。

那人一直将她带到宫殿的里面,进入其中一间卧房。微弱的宫灯下,安慕锦看到有一个人背对着她躺在**,身边有两个服侍她的宫女。

“人来了?”这人的声音有些老态,安慕锦紧张的一时听不出这是谁的声音。

不是说小王爷在等着她吗,为什么见她的人是个女人啊。安慕锦有很多疑问想问,却在这种十分压抑的气氛下她不敢开口。

那人恭敬的应道:“来了,属下告退。”

说罢那人就走了,安慕锦回头看了一会儿他消失的方向。再回头时,那个女人已经在宫女的服侍下起来了,和安慕锦一样披着长发。

“到跟前来,让哀家仔细看看。”听女人自称哀家,安慕锦心中更加惶恐,心里想着小王爷什么时候出现啊。

等安慕锦走到那个女人面前时,借助微弱的灯光,安慕锦看清了那个人正是讨厌她的太后。

一看到是太后要见她,安慕锦顿时心惊不已,心跳加速。

“太,太后!”安慕锦震惊的跪在了太后的面前,小腿发抖,她可还没有忘记太后对她的印象很差呢。

“现在不比平时,不用跪着,起来让哀家看看你。”太后的声音很低,安慕锦听话的起身,往前面又走了一步。

这时有个宫女托着一个灯笼过来,往安慕锦脸前一放。太后盯着安慕锦看了会,冲那个宫女摆摆手,宫女立刻将灯笼里的火给吹灭了,屋子里又暗下来。

“长的还算是可以。”太后轻轻砸吧了一下嘴。

太后说的是轻松啊,可安慕锦并不轻松。这十月份的天气她的身上愣是出了一层的汗,小身板都在微弱的发抖。她害怕,不知道太后刚刚那样看她是什么意思。

“安平侯府的二小姐,叫什么名字啊?”太后动了一下身子,重新躺在**,懒散的看着安慕锦说道。

安慕锦刚说了一个安字,角落里一个低低的声音响起:“她叫锦绣。”

那个声音很低,但是安慕锦还是听出来是小王爷的声音。知道小王爷也在这里,安慕锦安心不少,情不自禁的舒了一口气。

“锦绣,倒是个好名字。”太后感叹一声,又担忧道:“看她傻乎乎的,哀家担心她不行啊。”

太后这话明显是对小王爷说的,安慕锦不敢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好奇的往角落里看一眼,却只能看到黑乎乎的一片。

而小王爷此时也完全沉默了,许久都不接太后的话。安慕锦看不到他,很担心他突然离去了,因此心里惶惶的,失落的难受。

过了好一会儿,**的人沉沉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道:“罢了!成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既然已经选了她,哀家也不过问了,依你就是了。”

“谢母后!”小王爷的声音有些喜悦,从黑暗里走出来,一直走到安慕锦的身边。

安慕锦傻傻的看着小王爷,黑暗里他的眼睛好亮,好温馨,看着使人心安。

小王爷轻轻握住安慕锦的手,拉着她一起下跪,“锦绣,快和我一起谢谢母后。”

“谢太后!”安慕锦和小王爷一起磕了个头。

太后没有说话,安慕锦也不敢贸然起身,就和小王爷一起跪着,头抵着冰凉的地面。

**的人动了,太后起身,拿出一块沉重的金牌递给小王爷:“这是你父皇留给你的,带着她走吧。”

“是!”小王爷接过金牌,拉起安慕锦快速离开了。

在没有出皇宫之前,安慕锦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也不敢问。直到出了皇宫,她还没有问,小王爷先说道:“锦绣,你不用再担心会有人逼着你嫁给金云堂了。以后这样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了,你跟在我身边好好做个丫鬟,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听到小王爷这样说,安慕锦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不该高兴。

难怪金夫人没有再来侯府闹,原来她已经被小王爷选中,成了他的陪葬丫鬟。试问她是小王爷的人,谁还敢动她呢!

想到这里,安慕锦心中苦涩,丫鬟,还是个陪葬的丫鬟。

“你不高兴吗?”见安慕锦不说话,小王爷担忧的问道。

安慕锦轻笑一声:“高兴。即使做一个陪葬丫鬟,也比嫁给金云堂的好。”

听到陪葬二字,小王爷的脚步顿了一下,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安慕锦道:“你放心,我已经和荣叔说过了,不会让你给我陪葬的。”

“少爷,我可没有答应!”荣叔站在小王爷身侧,看着安慕锦冷酷的说道。

安慕锦仰头也看着荣叔,突然笑了,用力捏着小王爷的手,认真的说道:“这是我自愿的。不过我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我还想治好你的病,让你看着我成为神医。”

“原来锦绣的梦想是成为神医?”小王爷的心情莫名好了许多,若是白天,必定会有人看到他嘴角的一抹笑意。

“对啊。小王爷你是我的第一个病人,我很希望能将你治好。那个药方……”

安慕锦正在说话,小王爷的手突然捂住了安慕锦的嘴巴。

“药方的事不能随便说。”小王爷趴在安慕锦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耳边突然传来的热气,让安慕锦浑身紧绷,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就在这时,远处来了一辆马车。荣叔让他们上马车,安慕锦才觉得不那么的紧张难受了。

马车里比外面还要黑暗,只是有小王爷在身边,安慕锦也不觉得害怕。

过了半个时辰,马车停下来,安慕锦和小王爷下了马车。安慕锦发现这里并不是侯府,也不是锦丰布庄。

“小王爷,我们这是在哪儿?”安慕锦紧张的问道。

“别害怕,这里是我京城里的住所,很安全。”说着小王爷来拉安慕锦,一直拉着到了卧房才松开手。

到了卧房,安慕锦在荣叔的指示下服侍小王爷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又用热水给小王爷擦了脸,洗了手,还轻手喂小王爷吃了药。

待小王爷平缓了之后,他才开口说道:“关于药方的事情,现在可以说了。”

“小王爷,我无法根据药方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病。而且我觉得你得的是什么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出治疗你病的方法。”安慕锦说道。

“看来林妈妈已经和你说了,我的病不是那么容易治疗的。就是这个药方也是偶然所得,目前根据这个药方还不能将我的病治好,反而让我的病情加重。”小王爷疲惫的说道。

每次试药,他都带着期盼的心,期待着能够将他的病给治好。可是每次迎接他的只会是失望,和更加的失望。

他的身体这么差有一半是因为病本身导致的,还有一半是因为服药不当导致的。他肯给安慕锦看药方,一方面是想找个话题和她通通信,一方面是期待着安慕锦能有新的发现。

不过对于后者,他抱的希望少之又少。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他自己都担心哪天早上起不来了,再也看不到安慕锦,再也无法保护她。

所以在他还活着的时候,他要保护她,为她做好一切面临危险的准备。

“为什么会这样呢?连我师父都没有办法吗?”安慕锦心惊的问道。

小王爷轻轻摇摇头:“老大夫也毫无办法,也许这就是我的命。”

“小王爷你相信命吗?命是可以改变的。”安慕锦激动的说道,就如同她一样,重生后的她不也是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吗?

小王爷也想改变自己的命,可是身体却改变不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是他自暴自弃,是他的身体真的不行啊。

安慕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到小王爷这样沉默,她心里很难受,话也多了起来:“小王爷你相信我,我们已经有了这个药方,就一定能配出最合适的药来治疗你的病。在没有配出你适合你的药之前,就由我来试药,我一定……”

“不可以!”听到安慕锦要试药,小王爷紧张的连忙阻止,因为太激动,他又忍不住咳嗽起来。

看到小王爷咳嗽了,安慕锦连忙上前为他顺气。等他气顺了,安慕锦又说:“试药没有关系的,我的身体很好,不会有问题的。”

“不可以试药,那药本身就是剧毒之物。”小王爷紧张看着安慕锦,伸手碰了一下她的脸,又迅速收回了手,平静道:“谁都不能试药,那药普通人一沾必死无疑。”

“因为我的身体特殊,吃了那药只会身体难受,让身体变差,并不会死。”看安慕锦疑惑,小王爷又解释道。

“也许那药根本就不是让人吃的,或许是让人外敷的呢。”安慕锦想到这点,非常兴奋的说道。

“外敷?”小王爷愣了一下,这些年来他都是尝试着将这些药按照不同的比例,熬出汤来配着糯米酒喝,却一直治不好他的病。

他以为这是因为比例配的不好的缘故,却没想到这个药也许真的不是给人喝的。

安慕锦的话真是惊醒了他这个梦中人啊,他看着安慕锦时激动的双眼发亮,高兴道:“锦绣,有你真好!”

“小王爷,就让我给你制这些外敷的药吧。等我回去了,我就……”安慕锦说到这里突然停下来了,笑问道:“若是我弄好了,怎么送给你呢?”

“去锦丰布庄找我,我会一直在那里等你。”小王爷喜悦的说道,他好像又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