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43章 骨折

第143章骨折

因为想到这个好办法,安慕锦和小王爷都很兴奋,那晚聊了许多。一直聊到安慕锦困的睡着,小王爷却还是在兴奋着的。

他眷恋的看了一会儿熟睡中的安慕锦,几次想伸手摸摸她的脸,又忍住了。他怕他摸了之后,对安慕锦更加的眷恋。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小王爷才对门口的荣叔道:“荣叔,送她回去。”

荣叔进来用被子裹住安慕锦的身体,抱着她快速的离去了。

次日一早,凝烟来喊安慕锦起床,她以为自己还在小王爷那里。一睁眼看着熟悉的环境,她掐着自己,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小姐你怎么了?”凝烟见安慕锦醒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觉得奇怪。

“我怎么会在这里?”安慕锦疑惑的问道,她记得昨晚她进了宫,又和小王爷去了一个大院子。

“小姐,你不在这里才奇怪呢。”凝烟将安慕锦拉起来,服侍她起床。

梳洗完毕之后,安慕锦笑着拍拍脸:“是啊,我不在这里才会奇怪呢。”不过她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了,应该是荣叔送她回来的吧。

昨天下了一天的雨,今早的空气很清新。去给老夫人请安的路上,安慕锦不由得放慢了脚步,认真的呼吸着这清新的空气。

“姐姐。”珍姐儿在后面看到安慕锦,欢快的跑过来。

“姐姐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上次茉莉花的事情真的对不起。”珍姐儿用珍珠做了一个小盒子,看上去十分精致,可以放一些头饰之类的。

“珍儿,那件事情姐姐并不怪你。不过这个礼物我很喜欢,我就收下了。等姐姐得到好的东西,姐姐也送给你。”安慕锦呵呵笑着,将珍珠盒子交给了凝烟。

两姐妹有说有笑的,在沁香苑门口撞到了趾高气扬的安慕雪。

今天的安慕雪看上去精神十分的好,看到安慕锦时冷笑一声,算是打了招呼了。

“安慕锦呀,我当你有什么能耐呢。原来金夫人不过是一时兴起,这不她今早就来找母亲说,她不会再说将你娶回金府的话了。”安慕锦哈哈笑着,看安慕锦时好像安慕锦被人抛弃了一样。

安慕锦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心中冷笑的厉害脸上却一点都没有表露出来。

也许是到了深秋了,也许是老夫人老了,她特别的没有精神,和大家说了几句话就让散了。

安慕雪故意走在最后,等大家都走出了沁香苑。她突然加速跑到安慕琴的后面,伸脚在她的屁股上狠狠的踢了一脚。

安慕锦和安慕琴并排走着,并没有看到安慕雪的动作。在安慕琴被踢倒了,她才知道安慕雪来了。等她回头,安慕雪抬脚正朝着她踢来。

此时的安慕锦已经比安慕雪还要高一些,腿自然也长一些。在安慕雪还没有踢到她,她迅速一脚将安慕雪踢的倒在了地上。

“啊!”因为被踢到时安慕雪的右脚已经抬起来了,摔的时候左脚崴了一下,还听到咔嚓一声响,然后她才倒在了地上。

安慕锦没有管安慕雪伤的多重,对已经起身的安慕琴问道:“有没有伤到哪里?”

安慕琴黑着脸没有答话,走到安慕雪面前,对着她双手捂着的左脚狠狠一脚踩了下去。

“啊!”安慕雪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长吼。

她的丫鬟想要护着安慕雪,却被安慕琴的人拦住了,没有阻拦的了安慕琴的第二脚。

安慕琴第二脚用的力度比第一脚的还大,安慕雪疼的尖叫一声,浑身冒冷汗,双眼一闭昏死过去了。

看到安慕雪昏死过去了,安慕锦和安慕琴还算是镇定,安慕玉和珍姐儿却像是吓傻了一般。

突然安慕玉抱着脑袋哭喊起来:“啊,快来人啊,雪儿姐姐死了!”

“闭嘴!”听到安慕玉的喊叫声,安慕锦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安慕玉害怕的收回视线,可安慕锦还是看到了她对自己不服气的那一抹瞪眼。

在安慕锦的记忆力,安慕玉除了那次帮助安齐凌用猫叫声联系孔融雪之外,就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了。她一直以为安慕玉对自己没有坏心的,没想到是她错了。安慕玉不是没有坏心,只是她掩饰的很好。

不过这时候安慕锦也没有过多考虑安慕玉对她的坏心,眼下是要确定安慕雪她死了没有。

凝喜抱着安慕雪喊了几声,她都没有反应,安慕琴也吓到了,脸色惨白的站在一旁。

这里面的人只有安慕锦懂医术,她当即蹲下来,给安慕雪把了脉。安慕雪的确没有那么容易死,只是疼的昏过去了。

安慕锦让凝喜快点将安慕雪抱回去,请个大夫看看就行了。

凝喜不但不按照吩咐做,反而是将安慕雪交给凝福,跑上来拦住所有人的去路,冲着沁香苑大声喊道:“快来人啊,大小姐快要被二小姐和三小姐打死了。快来人啊,快来……唔!”

没想到凝喜会这样的大胆,安慕琴跑上去捂住了她的嘴巴。凝喜挣扎着,一能说话就大声喊叫。

老夫人赶来的时候,安慕琴和凝喜扭打的厉害。

“都给我住手。”老夫人愤怒的吼道,看着这些人道:“锦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祖母的话,雪儿姐姐在后面偷袭琴儿妹妹,在踢她的时候不小心崴到脚,摔了一跤。”安慕锦低眉顺眼,极其平静的说道。

听到安慕锦这样说,凝喜狠狠的推开安慕琴,跑到老夫人面前噗通跪下,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老夫人不是这样的,是二小姐和三小姐一起欺负大小姐,才将大小姐打成这样的。”

“你胡说!”安慕琴瞪着眼睛,看着凝喜时,恨不得用眼神杀了她。

凝喜不仅不闭嘴,更是绘声绘色的将当时的情况给描述了一遍,只是没有说为什么安慕锦会踢了安慕雪一脚。

平时真是没有看出来,凝喜居然这么的会抹黑事实。经由她的一番说辞,好像错误都在安慕锦和安慕琴身上一样。

听到她这样说,安慕琴十分的气愤,当时就要和她吵。安慕锦拉住她,看了她一眼,不屑道:“和一个丫鬟有什么好吵的,难道我们这么多双眼睛还抵不上一张丫鬟的嘴吗?”

安慕琴心有不甘,却也知道这时候和凝喜吵赢了也不能代表什么,索性就学安慕锦一句话都不说。

安慕雪被抬进了沁香苑,安慕锦等人一个都没有离开,都被老夫人叫到了沁香苑。

大夫人在来时就听说了安慕雪的事情,一进门就开始哭,好像安慕雪已经死了一样。

安慕锦看不惯大夫人那个样子,扭开头看着外面,突然看到了小夫人的身影。

小夫人走的比大夫人还要急,虽然没有哭但是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她一进来就朝着安慕锦走来,仔细看了看她问:“锦儿,你没事吧?”

安慕锦正要说话,大夫人扭头吼道:“她能有什么事儿啊,有事的是我的雪儿。妹妹你是怎么教她的,居然让她对雪儿做出这样的事情。若是雪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饶了她的。”

“姐姐你说话的时候注意分寸,锦儿还是一个孩子。即使她真的做错了什么,你一个做母亲的也不应该这样和她说话。”小夫人看都没有看大夫人一眼,冰冷的回道。

“妹妹,你这是偏心!”大夫人心中本来就不舒服,被小夫人这样一顶,气的更加厉害了。

“是姐姐你偏心在先。”小夫人丝毫不相让。

之前是她想错了,欠大夫人的是孟家大少爷,不是她这个小姐。即使她做再多,想对大夫人有所补偿,那都是无用的。

大夫人被小夫人气的说不出话来,只好将火气撒到大夫的身上:“大夫怎么到现在还不来?凝喜,你快去看看啊。”

凝喜知道大夫人在气头上,连忙放下为安慕雪擦脸的帕子快速的跑了出去。

看到大夫人这样,安慕锦忍不住的撇嘴,收回视线看到小夫人还在看着自己,连忙说道:“娘亲,我没事。是她先踢了安慕琴一脚,被自己绊倒摔在了地上,才摔成那样的。”

“那琴儿有事没有?”小夫人转头看着一旁的安慕琴,安慕琴抬头看了小夫人一眼,又低头小声道:“我踩她受伤的脚了。”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小夫人走到安慕琴身边,抱住了她的头,说了一些安慰她的话。

又等了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大夫才过来。

大夫一来,就将安慕雪给弄醒了。安慕雪一醒,安静的房子热闹起来,到处都充斥着她的哭喊声。

因为安慕雪的不配合,大夫弄了许久都无法将她错开的骨头给接正。

“不,不要动我的脚。疼,太疼了!”安慕雪咬着下唇,汗水一滴滴的往下滴,双眼却异常凶狠的盯着安慕锦和安慕琴。

“雪儿,你忍着一点啊。如果不让大夫将你的骨头接正,你的脚就好不了啊。”大夫人心疼的劝道。

安慕雪摇摇头,伸手指着安慕锦和安慕琴,愤恨的说道:“都是因为她们,是她们将我的脚弄成这样的,我要她们跟我受一样的苦。母亲,我要她们去死!”

那愤恨的眼神,凶恶的口气,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十四岁女孩所能拥有的。可见此时安慕雪有多么的痛恨安慕锦和安慕琴!

“明明是你从后面偷袭我,踢我的时候不小心摔倒的。”安慕琴站起来还嘴道。

“琴儿,你闭嘴!”大夫人突然吼起来,瞪着安慕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少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