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46章 担心

第146章担心

安慕锦一口气跑到锦丰布庄,看了一圈布庄里的人,并没有找到上次看到的那个少年。

“小姐,你是来找人的吧?”一个陌生中年人突然靠近安慕锦问道,安慕锦看了他一会认真点头。

“请跟我来。”中年人在前面走着,将安慕锦领到后面的院子就没有再向前了,“主子就在屋子里等着小姐呢,小姐以后叫我张叔就可以了。”

“好,谢谢张叔。”谢过张叔,安慕锦带着药膏来到了屋子,看到小王爷正在看书。

“小王爷。”安慕锦轻轻叫了一声,小王爷立刻抬头看到是安慕锦,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着,笑的很是好看。

“我将药膏做好了,就是不知道这次效果会怎样。”安慕锦将盒子打开,里面装的全都是药膏。

小王爷盯着那些药膏看了一会儿,心绪万千,不知道这次外敷这些药膏会不会有效果。

“等吃过午饭,再开始吧。”小王爷抬头看着安慕锦,拍拍手,荣叔从里屋走了出来。

“少爷,我去安排。”多年的默契,只要小王爷一个眼神,荣叔就知道他要做什么。

还不到半个月安慕锦就能制作出药膏,这实在是让荣叔震惊,同时也有些喜悦。或许因为安慕锦,少爷的病真的就有救了。

吃饭时,安慕锦注意到小王爷的饭量比上次少了一半。又看他那么瘦,安慕锦心里很不是滋味,饭也吃不下了。

见安慕锦放下了筷子,小王爷看了看她碗里还有半碗饭问道:“饭菜不合胃口吗?”

“不是!”安慕锦摇头,“我想快点给你治病,看着你的病赶快好起来。”

听过很多温暖安慰的话,小王爷觉得都比不上安慕锦的这句。他心中感动,面上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饭后休息了一会儿,给小王爷治病就开始了。

小王爷解开上衣,平躺在**。安慕锦扭着头,不敢去看。荣叔却将她的身子扳过来,指着**的小王爷道:“二小姐你以后是要服侍少爷的人,不能这样扭扭捏捏。快去吧,少爷还在等着你呢。”

安慕锦转过身来,只看了一眼,就立刻闭上了眼睛。她觉得小王爷真是瘦,那身上几乎没有什么肉,骨头清晰可见。

“荣叔,我……”安慕锦她想说男女有别,这样不好,但是荣叔却又将她往前推了推,严肃道:“既然做了少爷的丫鬟,就要抛弃那些男女的观念。难道侯府的丫鬟在服侍侯府少爷时也像你这样吗?”

安慕锦还是不敢睁眼,她没有看到小王爷的脸比她的还要红。

“快点吧,让我看看你的成果。”**的小王爷开口道。

安慕锦一听小王爷这样说,立刻睁开眼睛。对呀,她是来给小王爷治病的,不是来看他的身体的。她要打起精神来,好好面对她的第一个病人。

若是以后她成了神医,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吧。

一时间安慕锦想了许多,也不再羞涩,指挥着荣叔将糯米酒拿来。亲自喂小王爷喝下糯米酒,安慕锦快速的将那些软化了的、还带着温度的药膏均匀的涂抹在小王爷的胸前。

小王爷刚喝下糯米酒就觉得全身翻腾的厉害,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出来,又出不来的样子。在安慕锦将那些药膏涂抹在他的身上时,这种感觉更为强烈,身体里的翻腾让他疼的忍不住皱了眉。

“少爷,你感觉怎样?”荣叔一看小王爷皱了眉,就十分紧张。

小王爷摆摆手,刚要说还能撑得住,突然翻身吐了起来。

“呕……”小王爷治病这么久,有吐的感觉还是第一次。

安慕锦和荣叔都慌了手脚,一个将小王爷抱起来,一个给小王爷拿漱口水。

小王爷趴在床头吐了一会儿,还没有来得及喝漱口水,人就昏迷了过去。

“你守着少爷,我去找老大夫。”荣叔放下小王爷,对安慕锦说完人就走出了房间。

安慕锦看着**昏迷过去的小王爷,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有勇气去摸小王爷的脉搏。直到摸到他的右手,触碰到那里微弱的脉搏跳动时啊,安慕锦的心才安一些。

小王爷昏迷着,安慕锦也不敢进行下一步,只是坐在床头守着他,为他擦去嘴边的污秽。

在安慕锦为小王爷忙着的时候,小王爷吐在地上的食物,莫名的蠕动了起来。只有片刻的时间,地上的食物就恢复了平静,再也一动不动了。

等老大夫来了之后,为小王爷仔仔细细的看了身体之后,得出一个结论:外敷也是没用的。

好在这次外敷不是直接喝药,影响很小。小王爷在老大夫的扎针下,很快就醒了过来。

小王爷醒来时,嘴角上扬着,激动的看着安慕锦道:“锦绣,我觉得呼吸顺畅了一些。”

“真的吗?”安慕锦正在扫地,听到这话连忙扔了扫把,跑到小王爷的身边。

小王爷认真的点着头,又看了看荣叔和老大夫道:“我觉得这个方法还是有一些用处的,我想再试第二次。”

听到小王爷说想第二次,荣叔就犹豫了。第一次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他担心第二次还会出现比这更为严重的情况。

安慕锦倒回去,继续打扫。虽然她很兴奋小王爷说的那些话,那代表着她的药膏有用。但是她也知道小王爷身份尊贵,若是出了别的差错就完了。

老大夫沉默着,最后在小王爷的要求下答应了试第二次。

听说可以进行第二次,安慕锦快速将地上的污秽都处理干净,配合着老大夫给小王爷试第二次。

刚喂小王爷喝下糯米酒,小王爷觉得体内又翻腾起来,想吐还没有张开嘴人就昏迷过去了。

看到小王爷又昏过去了,安慕锦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还好有老大夫在身边,很及时的将小王爷给救醒了。

“不行。少爷的身体受不了试第二次,荣叔快点将平时的药拿来喂少爷吃了。”老大夫吩咐道。

荣叔快速拿来药,泡好拿到床前。安慕锦自动接过那碗药,小心的喂着小王爷喝了。

喝了药之后的小王爷,呼吸渐渐平顺,眉眼间却是忧愁万分,自责道:“都是因为我的身体太弱,不然也不会连第二次都试不下去。”

“少爷无须自责。”老大夫拍了拍小王爷的肩膀笑了,又看着安慕锦道:“锦儿真是聪明,我之前太纠结于这个药方该怎么按量组合,没有想过改变药的使用方法。虽然这次失败了,不过我觉得离成功已经不远了。”

“师父,是不是锦儿炼制的药膏不好?”安慕锦问道。

老大夫想了一下道:“也许有这个原因,等我回去了再炼制一份药膏送过来,到时候再看看效果。”

“如此就谢谢老大夫了。”小王爷恭敬的说道。

老大夫呵呵笑着,摸了摸胡须,看着荣叔道:“荣叔啊,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照顾少爷了。他的身体太弱,经不起太大的折腾,这药我就带走了。”

荣叔知道老大夫的意思,他担心少爷会自作主张的用药。荣叔将那剩余的药都交给了老大夫,老大夫拿着药呵呵笑着离开了。

看到老大夫走,安慕锦也没有去送一送,一步不离的守在小王爷的床边。

“锦绣是我没有用。”小王爷还是很自责,若不是因为他的身体太弱,说不定体内的毒就被逼出来了。

他能够感觉的出来,随着那些吐出来的食物,他体内的毒也跟着吐了出来。

“小王爷你千万不要这么说,是我没有找到最合适的方法。我们已经找到了方向了,再努力一些,说不定就能找到真正的药物使用方法。”安慕锦主动握住小王爷冰冷的双手,给予安慰。

因为小王爷一直职责,安慕锦下午并没有回去,一直陪着他。陪了下午,又陪了一个晚上,就是睡觉小王爷的手还是抓着安慕锦的。

安慕锦只要动一下,小王爷就立刻会惊醒。没有办法,安慕锦只好坐在脚踏上,陪着他一起入睡。

荣叔找来被子给安慕锦包住,安慕锦就在脚踏上将就了一夜。

第二天,小王爷一睁开那好看的丹凤眼,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安慕锦的脸。

他的一只手和安慕锦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另一只手伸了几次,想要去摸安慕锦的脸。刚要摸到了,安慕锦突然醒了。

看到小王爷也醒了,安慕锦松开手,揉着眼睛打着哈欠道:“小王爷你醒了就好,我得回去了。”

“对不起,让你为难了。”小王爷起身,伸手将安慕锦皱着的眉头给抚平了。

也许安慕锦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这一夜都是皱着眉睡着的。

看着眼睛上的那双手,安慕锦忽而笑了起来:“不是为难,是担心。小王爷你一定要好好的,不要再自责了,不然我会担心的。”

“好!”小王爷回答的干净利索,也跟着笑了一下。

安慕锦将被子收拾好,服侍小王爷洗脸漱口。她并没有留下来吃早饭,而是急冲冲的回了侯府。

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安慕锦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小心翼翼的从后门回到了锦绣苑,刚走进锦绣苑,小夫人从屋里走出来,严肃着脸问道:“锦儿,昨天你一夜未归,是去了哪里?”

看到小夫人突然出现在锦绣苑,安慕锦才知道那种不好的预感是怎么回事。

小夫人很少对自己发脾气,这一发脾气,安慕锦心肝儿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娘亲。”安慕锦想撒娇了事,小夫人瞪着她道:“如果今天不说清楚,锦绣苑为你包庇的人全都打发出去卖掉,再买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