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47章 失败

第147章失败

小夫人能说出为安慕锦换下人的话,那就说明她是真的动了气了。

安慕锦这么小就在外面过夜,这件事要是被别人知道传了出去,安慕锦以后还有什么名声啊,还谈什么找个好人家啊。

“娘亲你先别生气,进屋来我将全部的事情都告诉你。”安慕锦亲昵的拉着小夫人的手,而小夫人依然是脸色肃穆,没有像往常那样给安慕锦笑脸。

进了屋里,安慕锦让小夫人喝茶,小夫人瞪着安慕锦冷淡道:“我没有时间听你在这里找借口。”

看到小夫人这样,安慕锦心里直叹气,让林妈妈将她的医书都抱出来道:“娘亲你看,这些医书都是带着金边的,在外面是买不到的。这些书就是上次救你的老大夫送给我的,他说我天资聪颖,想教我医术。我昨天出去,就是为了将我制作的药膏拿给他看看。这就像是教书师父布置的功课一样,炼制药膏就是功课的一种。”

小夫人翻着那些医书,摸着那书页,果然和普通的书页不一样,很厚实,而且字迹清晰。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小夫人还有点不相信。

“恩,锦儿不敢欺骗娘亲。”安慕锦点头,看了看小夫人的脸色又道:“锦儿想学医,想救更多的人,让他们不再受到病痛的折磨。只是锦儿也明白,锦儿天资愚笨,恐怕学不好,也不敢和娘亲说,更不敢让别人知道,只能小心翼翼的偷学。”

“锦儿,你若是想学就和娘亲说,娘亲给你找专门的医女。”小夫人心疼的看着安慕锦。

安慕锦摇摇头,笑了:“娘亲,我已经拜老大夫为师父了。他愿意教我,我也很喜欢他。而且他的医术很高,医书也多,我自己看着也能看懂。只是偶尔需要亲自动手制作药材时,要出去拿给他检验一番。”

“那……”小夫人刚开口,安慕锦就知道她想说什么,连忙打断道:“师父他老人家有一个怪癖,不喜欢和不熟悉的人说话。所以我只能每次自己去找他,若是让别人将我的东西带给他,估计他是要生气的。”

听安慕锦这样说,小夫人脸色为难。一方面担心安慕锦出去会遇到危险,一方面又不想让安慕锦失去这么一个学习的好机会。

看出了小夫人的担忧,安慕锦笑道:“好了娘亲,你别担心我。我每次出去都很小心,而且我也足够机灵,不会遇到什么事情的。倒是娘亲,你打算怎么和父亲说大哥的事情?”

“你呀!”知道安慕锦想转移话题,小夫人又气又笑的点了点她的头,叮嘱道:“以后再出去可别在外面过夜了,外面不安全。”

“娘亲放心,这次是个意外。因为我的药膏做的不好,师父当场给我做了一遍,我受益颇多。”安慕锦低头说道,那样子好像为自己没有制作好药膏而自责一样。

看到安慕锦这样自责,小夫人又心疼了,鼓励道:“没关系的,多练习就好了。”

听到小夫人鼓励的话,安慕锦立刻又精神满满了,开始问安齐轩的婚事侯爷怎么说的。

如果小夫人不说的话,安慕锦也猜测到了,侯爷肯定是将这些事情交给小夫人处理。

和安慕锦聊了一会儿张晓慧那个人之后,小夫人对她的喜欢更多了一些,当即决定今天就去找媒人去张府说说。

送走了小夫人,安慕锦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问林妈妈道:“娘亲什么时候来的?”

“昨晚就来过一次了,早上不到天亮就来的。”林妈妈平和的说道。

安慕锦一边拍着胸口,一边顺气道:“还好我反应快,不然就被发现了。”

“是啊,小姐现在说谎话的功力越来越好了。”林妈妈打趣道。

安慕锦呵呵笑了两声,喝了两口茶,让凝翠快点将饭拿过来。

吃过了早饭,安慕锦才想起好久没有问如菊情况了,又让凝翠将如菊叫进来。

这段时间安慕锦一直忙着制作药膏的事情,如菊就没有将打听来的鸡毛蒜皮的小事说给她听。现在安慕锦主动问起,如菊有条不紊的从老夫人一直说到了五姨娘。

老夫人这段时间一直在沁香苑静养,也没有什么事儿发生。大夫人一直在照顾安慕雪,期间去过弦乐苑一次,却连门都没有进去就被三姨娘给骂走了。

三姨娘和安慕琴倒也安静,没事就在院子里,哪里也不去。

说到四姨娘和安慕玉时,如菊双眼一亮,大家都知道有重头消息来了。

“小姐你说奇怪不?四小姐那么爱安静的一个人,这几天几天每天都去瑞雪苑一趟。而且每次去都带上自己熬制的骨头汤,可每次都被安慕雪给骂出来了。”如菊兴奋的说道。

安慕锦冷笑一声道:“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她那天没有为安慕雪说话,心里不安,这是去给安慕雪赔罪呢。不过安慕雪每次都将她骂出来,她每次还都去,这说明她是一个忍耐性极强的人。有时间你去弦乐苑一趟,让三姨娘她们小心,除了信任的人谁去了都不要开门。”

“五小姐比之前更加的安静了,她每天都在屋里看书,也是哪里都不去。就是有两次,五姨娘去看她,她连书房都没有出一步。”说到珍姐儿,如菊就有些黯然了。

因为安慕锦让她看紧珍姐儿,可她却什么都没有打探出来。

“不着急,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不过我还是……”后面的话安慕锦没有说出来,她还是不相信珍姐儿会对她坏。

可是林妈妈有一句话说的很对,侯府的人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珍姐儿对她坏,她都看不出来,那只能说明珍姐儿掩饰的很好。

问清了侯府发生的事情,安慕锦也不再多想,继续研究她的药方。

现在对安慕锦来说,什么都比不上药方重要了。她要根据这半张药方,研制出适合小王爷的药。

侯府越是安静,越是有利于安慕锦研究药方。只是她研究了半个多月了,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林妈妈看她整日眉头紧锁,也劝她:“小姐,想不出来就先放一放吧。”

安慕锦也想放一放,但是她知道时间不等人啊。小王爷的身体那么差,她担心小王爷等不起。

这天早上,安慕锦一醒来就觉得头很重,眼睛疼,嗓子也疼。喝了一口热茶,竟然咳嗽起来。

她摸了摸额头,又试了试脉搏,知道是这几天太劳累,每天看医书到深夜,着凉了。

林妈妈将她这样还撑着身体去看那些东西,气的将那医书扔在了地上,强行扶着安慕锦去**躺着。

“小姐,身体是你自己的,你要懂得爱惜。而且若是连你也病倒了,少爷怎么办啊?”最后一句话林妈妈趴在安慕锦耳边小声说的,安慕锦听了之后果然听话许多,乖乖躺着。

林妈妈凝烟去熬了姜水,给安慕锦喝下才让她睡觉。

好在发现的及时,安慕锦的身体也不错,睡了一觉之后安慕锦的病就好了许多。

不过她这一睡也睡了一天,醒来时外面的天都快黑了。

想着这段时间她一直在研究,也没有研究出来什么。索性今晚就歇一歇,什么都不干了,就休息吧。

吃了晚饭,安慕锦坐在**一针一线绣着绣帕,突然听到小五的叫声,她激动的伸头去看。

不一会儿小五就飞了进来,一直飞到安慕锦的身边。

安慕锦迫不及待的将它翅膀下的信取出来,认真的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安慕锦一直盯着信,坐在**一句话都不说。

半个小时过去了,林妈妈实在是忍不住了,又问了一遍:“小姐,信上写了什么?”

虽然安慕锦一直盯着信看,但是她的视线并不在那信上,也不知道落在了什么地方。

林妈妈见她不说话,又伸手推了推她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安慕锦被林妈妈推的回神,对林妈妈无奈道:“彻底失败了。”

小王爷告诉他,老大夫重新炼制了药膏,也试过了还是不行。

即使这段时间安慕锦还在想着用其他方法将这些药组合在一起,但是她还是希望老大夫炼制的药膏能够治好小王爷的病啊。

小王爷的这封信是连她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可她又没有研究出新的方法,都不知道该怎么给小王爷回信了。

“小姐你一定要稳住,若是此时连你也自暴自弃,不再抱有希望,可想而知那他……”林妈妈没有将话说完,但是她知道安慕锦一定明白她的意思。

安慕锦用力抹了一把脸,揉揉捏捏一番,冲林妈妈笑道:“妈妈说的是,这个时候他才是最需要安慰的人。我要写信告诉他,我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

看到安慕锦重新露出了笑容,林妈妈也高兴起来,让凝翠快点去那笔和纸来。

凝翠都不明白安慕锦和林妈妈说的是什么,几次想问都被凝烟给制止了。

凝翠很纳闷啊,为什么凝烟可以做到不好奇呢。她都好奇死了,林妈妈和小姐说的他到底是谁呀。

等安慕锦将回信写好,放在小五的翅膀下绑好,看着小五飞走了,凝翠到底是没有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知道有这件事就好了,不要问那么多。”安慕锦说罢,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凝翠看到安慕锦这样,更加好奇了,急切的说道:“小姐,你告诉我那人是谁吧,我是不会说出去的。”

最后一个的字还没有说出来,凝烟就推着她出去了,训道:“要我说你几次你才能改掉这个毛病,小姐的事情哪有你过问的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