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51章 家乱

第151章家乱

让安慕锦没有想到的是,她一回到侯府,就听到有人在说三姨娘变成了妖怪,咬死了一个丫鬟。

安慕锦本身也种过青脸毒,她知道那种毒在初期不会改变人的心智,更不会让人真的变成像妖怪那样去吃人。

这些传言恐怕都是有人故意编造出来的。

两人并没有直接回锦绣苑,而是去了弦乐苑。还没有走近弦乐苑,就看到那里已经点上了火把,而不是灯笼。

一看到点了那么多火把,安慕锦就知道出事了。和林妈妈相视一眼,两人快速朝着弦乐苑跑去。

走进弦乐苑,安慕锦发现院子里已经堆起了高高的草堆,上面定着一个十字架。很多人围着三姨娘和安慕琴,想要将两人分开,将三姨娘绑到那个十字架上,用火烧死。

安慕琴的嗓子都已经哭哑,紧紧的和三姨娘相互抱在一起,跪在地上求着侯爷道:“父亲求求你,不要烧死姨娘。姨娘不是妖怪,那个丫鬟并不是姨娘咬死的。”

“琴儿你还不快放开她,她就是个妖怪!”侯爷的声音铿锵有力,只不过这种威严却是对着自己的女儿的。

不知道侯爷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认为青脸怪必须烧死,否则会传染给别人。

听到侯爷这话,安慕锦气愤难当。在这个时候,侯爷这个父亲没有说给安慕琴以安慰,竟然还想烧死三姨娘,这简直就是对安慕琴最残忍的打击。

“都住手!”安慕锦高举着手中的银刀,大喊一声。

那银刀在火光的照射下发出一阵强烈的光芒,所有人都给安慕锦让路。安慕锦一路走到了安慕琴的身边,看着侯爷道:“父亲,三姨娘不是妖怪,她只是中了青脸毒。”

“锦儿快过来,危险!”大夫人紧张的冲安慕锦喊道,那样子好像是真的担心安慕锦会有危险一样。

安慕锦没有理会大夫人,而是继续说道:“父亲,锦儿一直在默默的学医,正好会治疗这种青脸怪的病,就让锦儿试一次吧。证明给大家看,这只是一种中毒迹象,并不是什么妖怪。”

听到安慕锦这样说,安慕琴和三姨娘又惊又喜,而其他人都是不相信的看着安慕锦。

“锦儿别说大话了,你怎么会医治得了这种青脸怪?”大夫人嘴皮子抖了一下,嘲讽的说道。

安慕锦懒得理会大夫人那副嘴脸,扶起地上的三姨娘和安慕琴,对一旁的凝双和凝夏道:“凝双你快去锦绣苑,让惠妈妈,凝翠和如菊到这里来,凝夏你和林妈妈一起去熬药。”

吩咐完毕之后,安慕锦和安慕琴一起扶着三姨娘往屋里走。

看到安慕锦根本就不理会自己,竟然自作主张的要为三姨娘治病,大夫人脸色难看,指着安慕锦三人的背影道:“侯爷,若是三妹妹的病传染给了锦儿和琴儿就不好了。”

回头一看,见侯爷又犹豫起来,安慕锦又是忍不住的生气。侯爷他不支持就算了,还一直在旁边阻碍,真是郁闷。

“母亲,这种病不会传染。若是我和琴儿也变成青脸怪,只能说明我们是被人下毒了,而不是因为三姨娘传染的。”说完安慕锦意味深长的看了安慕琴一眼,安慕锦会意,立刻转身再次跪在了侯爷的面前。

“父亲,琴儿有冤屈要说。上次母亲说我和姨娘是对如菊下毒之人,其实是冤枉我们的。如果我们是下毒之人,为何我姨娘会中毒呢。求父亲明察,还我和姨娘一个公道。”安慕锦跪在地上给侯爷磕了三个响头。

侯爷被安慕琴这样一说,也觉得哪里不对劲。上次大夫人只是说安慕琴接触过安慕锦,就此断定是安慕锦下的毒,三姨娘背后指使。现在想来这证据并不齐全,并不能证明下毒之人是安慕琴。

“大夫人这是怎么回事?”侯爷转头问大夫人。

大夫人的脸色在火光下有点不自然,咳嗽一声道:“侯爷,也许是三妹妹自己失误,误中了那种毒,也说不定啊。”

“父亲,锦儿也觉得上次那件事有些蹊跷。在接触琴儿妹妹时,锦儿也和雪儿姐姐接触了。只是当时碍于母亲的压力,锦儿没有将实话说出来。”安慕锦的声音虽然轻,但是在这个安静的院子里却也清晰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一听安慕锦这样说,侯爷觉得大夫人也可疑起来。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不好发作。

大夫人正要为安慕雪辩解,这时安齐轩急急忙忙跑过来道:“父亲出事了,二弟被人追债到了家门口,娘亲正在前厅里和那些人谈判呢。”

“什么?”侯爷震惊的瞪大眼睛,再看大夫人时,眼里全是愤怒。

因为前厅出事,侯爷和大夫人立刻离开了弦乐苑。

侯爷和大夫人不在这里,安慕锦将会更加的自在。

吩咐人准备了一个干净的木板,铺在两张桌子上,安慕锦让三姨娘躺上去。

“三姨娘,这个过程会非常的痛苦,你一定要坚持住。”安慕锦扬了扬手里的刀子对三姨娘说道。

三姨娘已经知道大致的治疗过程了,对安慕锦点头道:“二小姐,你尽管动手吧。”

三姨娘的毒只蔓延到了脖子下面一点,比当时的安慕锦要轻多了。

先给三姨娘用了麻醉散,在第三刀下去,三姨娘就疼醒了。不过三姨娘到底是大人,忍耐力比当时的安慕锦要强了许多,竟然一声不吭的看着安慕锦将她脸上的皮给割掉。

虽然三姨娘的毒蔓延的不深,但是安慕锦也足足为她割了两个时辰,才将身上的青皮都给割掉。

而此时药水也泡制好了,安慕锦让三姨娘脱光衣服,浸泡在浴桶里。

整个治疗过程,安慕琴都是在一旁看着的,她对安慕锦又是感激又是崇拜的。

“姐姐,你真厉害!”安慕琴由衷的赞叹道。

安慕锦只是疲惫的笑笑,并没有说话。

“对了,姐姐你是不是很累?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看着。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再去锦绣苑找你吧。”安慕琴看出了安慕锦的疲惫理解的说道。

“好。我将凝翠留在这里,有事让她去叫我。”安慕锦笑着说道,扶着林妈妈的手离开了。

一走出弦乐苑,安慕锦脸上的疲惫全都没有了,而是加快步伐往沁香苑走去。

安齐凌常年泡在酒楼,留宿妓院,之前有大夫人掌管侯府的一切,可以无限制的资助他乱来。自从小夫人接手侯府大半事物之后,大夫人就对安齐凌严格起来,不再给他银子了。

即使没有银子,安齐凌只要说出自己是侯府的二少爷,别人也都愿意赊账给他。更何况他之前可没有少给这些人银子,这些人也就一直将他当做大爷一样的供着。

可是这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要过年了,每个店家都开始要银子了,安齐凌拿不出来。因此那些人也变了脸色,管你什么侯府的二少爷三少爷,不给银子那就不再将他当做大爷看了,整天逼着他还钱。

这不,几个商家聚在了一起,商量了一个对策,一起向侯府讨要银子。

沁香苑里,安齐凌衣衫不整的跪在屋子的中央,大夫人跪在老夫人的面前。侯爷冷着脸坐在老夫人的旁边,小夫人坐在侯爷的下首,安齐轩站在小夫人的身后。

安慕锦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从绿苑那里进入,躲在一旁偷看。

“母亲求你看在凌儿是侯府的男丁的份儿上,绕过他这一回吧。他已经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犯了。”大夫人嘤嘤的哭着求老夫人。

老夫人捏着手里的念珠,一脸的坚毅,咬紧牙关愣是一个字也不说。

“祖母,凌儿错了,凌儿以后再也不敢了!”安齐凌听到大夫人那样说,赶紧跟着说道。

“逆子!”侯爷看着跪着的安齐凌气愤的说道。

“父亲求求你了,这次救救凌儿吧,凌儿保证以后一定不会再和那些人来往了。”安齐凌将他变成这样的责任都推在了那些狐朋狗友身上。

“母亲,侯爷,凌儿还小。若是追债的那些人将他的事情散播出去,那凌儿的名声,侯府教子无方的名声都会传出去了啊。到时候凌儿议亲会受到影响不说,就是锦儿,琴儿她们的亲事也都会受到影响啊。”大夫人现在知道顾全大局了,之前又干嘛去了呢。

不过安慕锦不得不承认,大夫人的这些话对老夫人和侯爷还是有一些影响力的。

老夫人沉思半刻,抬头看着小夫人道:“玉书啊,那些人说凌儿这一年欠了别人多少银子啊?”

小夫人眉头一抬,面无表情的扫了一下那些欠账的单目道:“一共是三万五千八百七十两。”

“居然有这么多?”老夫人惊讶,安齐凌一年欠下的账可比侯府一年的花销还要多许多啊。

“利滚利!”安齐凌小声的说了一句。

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侯爷的火气噌的一下冒出来了,起身狠狠的踹了安齐凌一脚。

安齐凌摔倒在地上,安慕锦才发现他的衣服连系上都没有系上,看样子是刚从青楼里跑出来的。

踢完安齐凌之后,侯爷又走回去,气愤的对大夫人道:“这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好的不学,竟然去跟人学这个。他是有多大的本事,敢去找人拿这样的印子钱花。”

大夫人也没有想到安齐凌居然去拿了印子钱花,也是气的心肝儿疼,但是事到如今她又能说他什么呢。只得放下面子,求老夫人,求侯爷拿银子给安齐凌将这件事给遮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