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52章 借人

第152章借人

安齐凌到底是侯府的二少爷,是老夫人和侯爷从小看着长大的,也是疼爱至极的。虽然他做了这样的糊涂事情,老夫人和侯爷生气归生气,但是还是会拿钱保住安齐凌的名声的。

老夫人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就是问小夫人能够拿出多少钱来。

即使小夫人不愿意拿钱出来给安齐凌填补这个坑,但是她也明白她的意思不代表老夫人的意思。于是她拿出算盘,细细的给在场的人都算了一遍账。

算上铺子和庄子的收成,勉强凑够两万两。若是想将这个坑一下填住,只有将铺子卖出去。

为了救安齐凌,老夫人袖笼一摆坚定道:“卖!”

小夫人心中冷笑,她就希望老夫人这样说,最好将侯府现在最好的几个铺子都给卖出去。

“母亲,卖铺子就算了。眼下雪儿的婚事在即,要是卖了铺子,嫁妆怎么办?”大夫人这时还能想到安慕雪的嫁妆,小夫人不禁感慨她还真是个好母亲啊,端起茶杯喝茶,掩饰了眼里的讥讽。

躲在一旁的安慕锦,听到这句话,有种感觉大夫人要么顾着安齐凌,要么顾着安慕雪。要想两个都顾着,恐怕是难了。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吗?难道让凌儿一直被那些人追债吗?”老夫人听到大夫人这话,不由得来了怒气。

大夫人忍了一会儿道:“剩下的一万多两,我自己会想办法,一定会凑齐的。”

听到大夫人说她会凑齐的,老夫人也没有追问她怎么能够凑齐。反正只要这件事能够解决,老夫人就满意了。

而小夫人听到大夫人这样说,眼里的深意就更深了,心道:狐狸的尾巴终于要露出来了,这次我若是不抓住狐狸的脑袋,我就不是孟玉书。

当下小夫人放下茶杯,笑呵呵道:“既然姐姐有办法凑足钱,那是最好的了。现在天也晚了,母亲也该休息了,我们也下去吧。”

老夫人疲惫的摆摆手,让大家都散了。

看到大家都要走了,安慕锦赶紧从绿苑退出去,等他们都走了,她才走。

回到锦绣苑,小夫人猛然从黑暗中出来吓了安慕锦一跳。

“锦儿,你不会又出府了吧?”小夫人严肃的问道。

安慕锦连忙解释她刚从沁香苑回来,她们商量的结果她都偷听了。小夫人也正是为了这事来找她的,听到她都知道,连忙将她往屋子里拉。

“锦儿,娘亲需要你的帮忙。”一进入屋子,小夫人直接说道。

安慕锦微微动了眉头,笑问:“娘亲需要锦儿帮什么忙,锦儿都会照办的。”

“娘亲知道锦绣苑有一个厉害的人,能够将整个侯府的信息都掌握了,我想找你借她用一用。”小夫人笑道。

“如菊!”听完小夫人的话,安慕锦立刻将如菊叫了进来。

在知道安慕锦的探子就是如菊之后,小夫人这才明白过来为何当初如菊身中青脸毒,安慕锦还那么的保着她。

如菊也是一个机灵的人,一听安慕锦让她跟着小夫人几天,她立刻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道:“小夫人放心,你交待奴婢的事情,奴婢一定会做好的。”

“这孩子不错,我带走了。锦儿你好好休息吧。”小夫人笑着带着如菊离开了。

今天晚上一直忙到现在,安慕锦是一口水还没有喝上。惠妈妈煮了荷包蛋,安慕锦一口气吃了七个。

吃完之后,安慕锦觉得浑身都暖和多了,擦了身子,早早的钻入了被窝。

想着明天不用去请安,安慕锦睡的可香了,一直睡到日上三竿。

一睁眼看到安慕琴就坐在她的床头,她愣了一下,连忙起身哑声问道:“琴儿,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昨晚一定是累坏了吧,还想睡再睡一会吧,我是来跟你道谢的。”安慕琴比平时更为柔和了一些。

安慕锦知道她这次是真心感激自己的,笑了笑道:“我们是姐妹,无需言谢。”

“不,这次要不是你,说不定姨娘就没有了。”安慕琴坚持道谢。

“三姨娘现在应该都好了吧?”安慕锦问道,安慕琴点头。

突然想到了什么,安慕锦将安齐凌的事情告诉了安慕琴,还和她说了大夫人最近正在筹钱给安齐凌补窟窿。

安慕琴一听到这个消息,双眼一亮,咬牙道:“大夫人这次是撞到南墙了,我一定要让她狠狠的撞死。”

“我要和你说的就是这个,等大夫人筹到钱时再去闹。现在闹,她也不会理你们的。”安慕锦笑。

安慕琴了然,抓了一把安慕锦的秀发道:“我现在才发现,锦儿姐姐你好聪明!”

安慕锦装傻,反问哪里聪明了。

现在让三姨娘因为中毒的事情去找大夫人,大夫人一心想要给安齐凌筹钱填补窟窿,根本就没有空理会她们。而且这个时候,侯爷也会只忙着顾及侯府的面子,不会顾及侯府的里子了,她会吃力不讨好。

不如趁大夫人忙着筹钱,一时疏忽,正好找出大夫人下毒的证据。到那时来个人赃并获,看大夫人还有什么话要说。

这只是安慕琴的想法,而安慕锦想的是她要为小夫人争取时间,不要因为安慕琴她们去闹耽误了小夫人的事情。

债主们的最后期限是到月底,侯府要将安齐凌劝下的这些银子还上。

这几天大夫人忙着去筹钱,小夫人也忙着给安慕雪准备嫁妆,侯爷则是忙着教训安齐凌。

就在大家都很忙的时候,凌苑传出了安齐凌害了一个丫鬟性命的事情。

那丫鬟是凌苑里一个扫地的丫鬟,因为长相标志,清秀异常,被安齐凌看上了。大白天的安齐凌就要搂着她行周公之礼,丫鬟是个烈性子,不愿意,就一头撞死在了屋里的柱子上。

本来死了一个丫鬟也算小事,可这个丫鬟有个相好的,也在侯府当差。在知道心爱之人死了之后,一怒之下告官了,并宣扬的到处都是。

安齐凌已经犯下了不小的错,现在又惹上官司,侯爷气的当场要家法处置他。

可这件事在京城里都闹开了,官差已经上门了,要来扣押安齐凌。

不过侯爷在官场上也有几分面子,找了个借口,给那些官差塞了钱,这件事就过去了。而且快过年了,官差们也不想因为这件事得罪侯爷。

当听到安齐凌没有事,反而将那个小厮打的重伤扔出侯府时,安慕锦气的扔了手里的书,捂着胸口喘息不止。

“小姐,这件事和你无关,生气干什么。”林妈妈将书捡起来,再递给安慕锦,安慕锦却不去接。

“安齐凌他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要去救那个小厮。”安慕锦忽的站起来,说了这么一句话,吓了林妈妈一跳。

“小姐你糊涂了,他是外男,你怎么可以……”林妈妈还要劝,在看到安慕锦那坚定的眼神时忍下了后面的话。

“我可以去求大哥去救。大哥被大夫人害的那样惨,土的一点都不像侯府大少爷。我要利用这个小厮教训一下安齐凌,让大夫人知道什么是心痛。”安慕锦决定之后就去做。

去了轩苑找到安齐轩,安慕锦将这件事和他说了,安齐轩一开始也觉得没有必要。再说教训那个小厮是经过侯爷同意的,这会再去救岂不是和侯爷对着干吗?

看到安齐轩这么傻乎乎的,安慕锦哭笑不得:“大哥,你被大夫人扔到庄子十几年,一直阻止你回侯府,难道你就不恨吗?”

“恨啊。但是我现在不也回来了吗?只要不再让我回去干重活,我觉得挺好的。”安齐轩说道。

“挺好的?”安慕锦琢磨着这三个字,像安齐轩这样温吞吞的,十分容易满足确实挺好的。

只是安慕锦心中不满,她十分不满安齐凌的所作所为。仗着在侯府受宠爱,想怎样就怎样,一点也不将下人的命当做命,她就是要教训他。

“总之,你去救还是不救?”安慕锦沉了脸色,有点威胁的意思。

安齐轩看惯了安慕锦一直对他笑,这会突然这样了,心里有些发虚:“好,我去救!”

“谢谢大哥!”安慕锦立刻笑起来,抱着安齐轩的胳膊撒娇。

看到安慕锦又笑了,安齐轩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从轩苑出来,安慕锦也是心情倍儿好,又去了云文苑看小夫人。

小夫人正在屋里喝茶,听到院子里有人,就猜到是安慕锦来了,隔着窗子喊:“锦儿快来。”

安慕锦快步进屋,掀开帘子问道:“娘亲怎么知道是我?”

“你的脚步声娘亲都熟悉了,这会来看娘亲是有什么事情吗?”小夫人问道。

“娘亲,安齐凌的事情你听说了吧?”安慕锦问,小夫人点头:“那孩子小时候也挺善良的,不知道长大了怎么变成这样了?”

“哼!”安慕锦哼了一声,抓了一把瓜子磕了起来:“自我对他有印象时,就对他的感觉不好。小时候傻,他和安慕雪一起欺负我,我都不敢说。”

“不是你傻,是娘亲将你教傻了。娘亲那时候总想着息事宁人,让你忍,忍,现在看来都是错的。”回想起过去的事情,小夫人也是阵阵自责。

“安齐凌变成这样也都是大夫人惯的,不知道大夫人筹够了钱没有?”安慕锦问。

小夫人摇头:“这么多年,大夫人能够在老夫人的眼皮子底下做那么多事,也是能有能耐的。不到最后的期限,她是不会拿出足够的钱财来的,我们只用等着就好了。”

“那个总管露头了吗?”安慕锦又问。

“锦儿就是聪明,要是你大哥有你一半聪明就好了。”小夫人感慨。

说到安齐轩,安慕锦想等张晓慧嫁过来,也许他也会变得聪明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