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53章 吃饭

第153章吃饭

安齐轩将那个小厮带回来时,安慕锦去看了,双手双脚都断了,脸上更是被人划了十几刀,一点也看不出之前的样子。

最让安慕锦震撼的不是他的伤,是他的眼神。他眼神空洞异常,好像什么东西都看不到他的眼里。

安慕锦给他开了药,嘱咐安齐轩好好照顾他。

三天之后,安齐轩带着气来到了锦绣苑,脸色臭的可怕:“小妹,你真是会给你大哥找困难。那个人脾气臭的很,不吃饭不吃药,已经三天了,我不伺候他了。”

“是吗?”安慕锦挑眉,反而笑了:“走,我也去看看他。”

“为什么要救我?”安慕锦和安齐轩一走进房间,那人就冷漠的开口,声音沙哑,说话无力。

安慕锦看到他并不是躺在**,而是靠着墙坐着,双眼在看向他们时,眼里还是什么都没有一样。

“要是如蝶看到你现在这样,她会不会死也死的不安心?”安慕锦看到他这样,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提到了他一直都不想提起的如蝶。

如蝶就是那个扫地丫鬟,是他最心爱的人。他们曾经约定,等到如蝶可以出府嫁人了,他们就会成亲。

可是如蝶等不到了,她永远也等不到了。

地上的人听到安慕锦提到如蝶,双眼蓦地发出两道仇恨的目光,咬牙想要站起来。可因为双手双脚都断了,站也站不起来,只能怨愤的看着安慕锦。

“侯府的人都是肮脏的,我恨这个地方!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了?”

“死很容易,如蝶就死了。若是你也死了,谁给她报仇。如蝶在死的时候肯定还是想着你的吧,不然被二少爷……也比跟了你这个小厮的强吧?”安慕锦故意激起了那人的怒气,果然他眼里的恨意更浓,光芒更甚。

若不是他手脚都断了,安慕锦很担心他会突然冲到自己面前,将自己给揍一顿。

“放心,我们和二少爷不一样。我们救你,就是为了帮你报仇。如果你想报仇的话,就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我不想下次看到你时,你还是这样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说罢安慕锦转身出门。

刚走到门口,身后的人低吼一声:“药呢,我喝。饭呢,我吃!”

听到这话,安慕锦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微笑。

不过在听到安齐轩说: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去取时,安慕锦脚下不稳,差点摔倒了。

她的傻大哥啊,她让他照顾这个人,不是让他亲自动手啊。他肯定是在庄子上干活干习惯了,那手脚麻利的比一个下人还要厉害。

看到安齐轩更是熟练的给那人喂药,喂饭,安慕锦心里酸酸的,有些心疼这样的傻大哥。

见安慕锦还没有走,安齐轩回头冲安慕锦憨憨一笑,保证道:“小妹放心,我一定会将他照顾的好好的。”

安慕锦只是点点头,此刻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她复杂的心情了。

很快到了月底了,那些追债的人也再次来了侯府。只不过这次来侯府比上次有礼貌的多,个个都规规矩矩的坐着。

侯爷几次问小跑腿大夫人什么时候才来,小跑腿进进出出几次,每次回来都说大夫人还在准备。

小夫人在旁边静默喝茶,心中冷笑一声。本来大夫人昨天就可以将银子给准备好的,只是中间出了点差错。

孟家总管在看到小夫人的时候,脸色陡然生变,拔腿就逃跑了。小夫人好不容易才逮住他,又怎么会让他逃走呢,当场将他给抓住了。此刻,正关在轩苑,有安齐轩代为料理呢。

安齐轩不算聪明,又不机灵,但是却很听话。小夫人让他做什么,他就会做什么,而且每次都不会让小夫人失望。

大夫人最后一笔银子没有拿到手,此刻正着急的找安云珊帮忙呢。不过早上天不亮就出门了,这快晌午了还不回来,是拿不到钱了吗,还是说特意想留着这些债主在侯府吃顿饭再走?

前厅的债主们渐渐的等的着急了,交头接耳的讨论着侯府这是怎么了。侯爷见众人着急了,连忙又温和的劝了几句,心里也着急了。

就在侯爷忙着应付前厅的这些债主的时候,大夫人带着人气势冲冲的来到了轩苑,正好和刚要离开的安慕锦撞上了。

安慕锦双眼一眯,就知道大夫人这是来干什么的了。

今天幸好是她在这里了,若是只有安齐轩,恐怕那个总管就被大夫人给救走了。

“孟总管在哪里?”大夫人一进门就直接了得的问,大姑爷的生意出了问题,安云珊也正四处借钱,根本无钱帮助大夫人。

就差两千两银子呢,大夫人不甘心啊!

“母亲说什么啊,锦儿听不懂?”安慕锦笑,让人给大夫人倒茶。

大夫人手一抬,扫落手前的杯子,强势道:“别跟我装傻了,孟总管是谁你们会不知道?”

“锦儿还真的不知道。”安慕锦继续笑,目光落在地上破碎的杯子碎片。

大夫人不想跟安慕锦在这里废话,对身旁的安齐凌使了一个眼色,安齐凌立刻带人进去搜。

安慕锦轻轻咳嗽一声,安齐轩人高马大的挡住了安齐凌的去路。安齐凌从小娇生惯养,又因为这么多年侯府只有他一个男丁,他早就将这个大哥给忘记了,双眼一瞪就和安齐轩动起手来。

这时候安慕锦多感谢大夫人,要不是她将安齐轩困在庄子里干苦力,又怎能练就安齐轩那一身蛮力。安齐轩只伸手一推,安齐凌连退五步,还是后面的人扶住了他,若不然摔倒在地一定很狼狈。

安慕锦偷笑着看向了大夫人,大夫人被她那么一看,心里气的冒火,怎么感觉跟看到小夫人似的。

大夫人摇摇头,训斥安齐轩道:“轩儿别忘了我对你是有养育之恩的,你就是这样报答母亲的吗?”

安齐轩敛着眉眼,连头都没有抬,更是没有听大夫人的话,稳稳当当的站在那里,阻止安齐凌的动作。

就在这时,侯爷带着小跑腿急冲冲的走进来。看到大夫人不带钱去还账,反而是带着人要搜轩苑,火冒三丈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你想留那些债主们在侯府吃饭吗?”

大夫人没想到侯爷会这个时候来,狠狠的瞪了安慕锦一眼。安慕锦反瞪回去,侯爷又不是她叫来的,大夫人瞪她干什么。

“侯爷,还差了两千两。”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大夫人也只能实话实说了。

“卖铺子。”侯爷当机立断,大夫人脸色惨然:“那铺子是给雪儿准备嫁妆的……”

“你是先顾着凌儿,还是先顾着雪儿?”侯爷横了大夫人一眼,大夫人愣了一下。

听到侯爷这样问大夫人,安慕锦真想笑,终于看到大夫人自顾不暇的样子了。

见大夫人沉默着不说话,安齐凌慌了。若是这个时候大夫人想的是安慕雪的嫁妆,那他可要怎么办啊,他又没有钱还债,急急的喊了一声:母亲。

听到安齐凌的叫声,大夫人哆嗦了一下,看着安齐凌眼里都是为难。

“到了现在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雪儿的嫁妆到时候再说吧。”侯爷抓着大夫人往外走,安齐凌等人也都快速跟着出去了。

这些人一走,安慕锦和安齐轩同时松了一口气。

临时要卖铺子也不是那么容易卖出去的,一个时辰才找到买主。而且这些买主还是小夫人早就准备好的,不然还要留那些债主留下吃晚饭了。

那些债主拿了钱,都是满心的欢喜,在临走时提醒侯爷好好管管安齐凌。就算家财万贯,也没有他那样花钱的。

听到别人提醒自己教育儿子,侯爷真是窝火,可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还和那些人说候提醒的对。

等债主们一走,侯爷脸色难堪的瞪着安齐凌,怒道:“从今天起,你不准再踏出凌苑一步。若是凌苑再传出不堪的话语,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看着发怒的侯爷,安齐凌吓的一哆嗦,赶紧点头道:“父亲,我知道了。”

侯爷疲惫的看了他一眼,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还不快滚。”

安齐凌当即跑的飞快,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安齐凌刚从前门离开,三姨娘带着安慕琴从后门进来,哭喊道:“求侯爷为我做主啊。”

三姨娘带着安慕琴直接跪在了侯爷的面前,侯爷愣了一下,看着三姨娘的脸道:“你,你的毒好了?”

三姨娘眼神闪烁了一下,心里什么滋味都有。她都好了好多天了,侯爷一直不管不问,现在却问了她这么一句话。她真有种感觉她若是再不出现,侯爷恐怕都要忘记她这个三姨娘了。

“多亏了锦儿的妙手回春,不然我还不知道被人冤枉成妖怪到何时呢?”三姨娘说这话时,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大夫人一眼。

大夫人冷静的看着三姨娘,脸上带着不变的笑。

看到大夫人这样会装,三姨娘心中冷哼,等会看她怎么自圆其说。

在大夫人和三姨娘较量的时候,侯爷沉思一会道:“锦儿真的学成了吗?”

安慕锦早就猜到侯爷可能会不相信,也跟着三姨娘一起来的。听到侯爷这样说,安慕锦立刻从后面走出来,对侯爷福了福身道:“父亲,锦儿也只是学了点皮毛。”

“好。不错。”侯爷轻轻拍了拍安慕锦的肩膀,会心的笑了。

安慕雪和安齐凌已经伤了侯爷的心,这会听到安慕锦学成了医术,他这心里才好受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