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54章 明门

第154章明门

“父亲,求你还我和姨娘一个公道。上次给锦儿姐姐下毒的人并不是我们,而是母亲。”安慕琴说完,伸出纤纤玉手指着大夫人说道。

侯爷的视线随着安慕琴那么一指,也是看向了大夫人。大夫人坦然的看着侯爷,笑道:“侯爷,我是冤枉的。”

“都起来说话。”侯爷扶起了三姨娘,安慕琴自己站了起来。

大夫人见侯爷如此,脸色才稍微有了一些变化,但是却并不着急为自己辩解。

安慕锦微微皱着眉头,专注的看着大夫人,看她如此淡定,该不会真的有什么后招吧。

“琴儿,你说上次下毒之人是大夫人,你可有证据?”侯爷问道。

安慕琴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条青色的小虫子。那虫子极其的细小,和丝线差不多细,只有半寸长。

“这就是我从母亲那里找到的青脸毒。这条虫子咬人一口就会死去,而同时那人也就会变成青脸怪。”安慕琴看着侯爷解说道。

侯爷转脸看着大夫人,大夫人疑惑不解的看着安慕琴手里的盒子:“这什么青脸毒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琴儿你这是诬陷我!”

安慕琴将盒子重现盖上,然后翻过来指着盒底的一个书香二字给侯爷看,说道:“这是书香苑专用的盒子,是从母亲房间里找到的。”

“你随随便便进我的房间拿到了我的盒子,然后再将这个东西放在盒子里,就说这些东西都是我的了吗?琴儿我平时待你不薄,为什么你要这么诬陷我?”大夫人厉声问道。

“大夫人你先别着急。你不承认青脸毒是在你的房间里发现的,也没有关系,我们还有其他的证据。”三姨娘冷笑一声,拍拍手,凝双和凝夏压着一个丫鬟从后面过来。

那个丫鬟正是书香苑的丫鬟碧儿,此时碧儿正一脸惶恐的看着大夫人,眼里都是害怕。

大夫人看到碧儿来了,脸色才终于有了一点变化。

碧儿被压着跪在了侯爷的面前,将那天对三姨娘下毒的过程都说了一遍。

侯爷听了脸都气的绿了,看着大夫人时,那眼神犹如刀子一样,恨不得当场将她给千刀万剐了。

见侯爷如此看着自己,大夫人连忙为自己辩解道:“侯爷我是冤枉的啊,碧儿一定是受了三姨娘的胁迫了,才会编出这样的谎话来诬陷我。”

“侯爷,碧儿不敢欺骗您,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大夫人让我对三姨娘和三小姐下毒,我每天都在弦乐苑外面守着。但是只看到三姨娘出来,所以我为了完成大夫人的交待,只能先对三姨娘下毒。”碧儿抖着声音道。

说完之后,碧儿从衣袖里拿出两个盒子,那盒子和安慕琴手里的盒子一模一样。碧儿将两个盒子打开,其中一个是空的,一个里面也有着一条细小的小虫子。

“大夫人说这种毒很独特,必须依靠着这种绿丝线虫才能保存下来,而且必须放在这种抹有丁香油的盒子里才能防止绿丝线虫到处跑。下毒时,手上抹上丁香油,再抓绿丝线虫,就不会被它咬到手。这个空的之前也有这样的绿丝线虫,因为给三姨娘下毒了,所以现在就没有了。这个还有的,就是大夫人让我给三小姐……”

碧儿还没有说完,大夫人怒了,踢了她一脚骂道:“碧儿我平时对你哪点不好,让你这样对我。”

碧儿被大夫人踢到,又疼又吓,反而一把抓住了大夫人的腿哭喊道:“大夫人,我不想再为你做坏事了,不想给三小姐下毒。我怕自己也中毒了,到时候没人救我,我不想变成妖怪啊。”

“放手!”大夫人伸手去掐碧儿的手,碧儿疼的松了手。

安慕锦趁着大夫人和碧儿拉扯的时候,走过去将木盒子重新盖上。若是让这个绿丝线虫跑走了可就不好了。

“大夫人,到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侯爷厉声问道。

大夫人听到侯爷这样问,走过来拉着侯爷的衣服正要说话,侯爷狠狠一扯衣服,不让大夫人碰到自己。

大夫人被侯爷的这个动作给伤到了,满眼哀伤道:“侯爷,我真的是冤枉的。我平日里对锦儿那么好,怎么会对她下毒?再说了我和三妹妹也是无冤无仇的,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这么做的好处又是为了什么呢?”

“那就要去问你自己了。我也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侯爷狠狠的瞪着她。

“因为大小姐,你嫉恨琴儿不小心踩了大小姐一脚,所以想要对我们下毒。让我们都变成了妖怪,好被侯府赶出去。大夫人,你真是好歹毒的心啊!”三姨娘指着大夫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三妹妹,那件事……”大夫人才要开口,侯爷就打断道:“雪儿的脚伤我也听说了。她作为姐姐,却从背后踢琴儿,又去踢锦儿时反被摔倒,她是活该!”

“侯爷,雪儿是你的女儿,你怎么能这么说她呢?”大夫人哀伤的留下两滴眼泪来。

“我为什么这样说她,还不都是因为你。若是你平时对她稍微严格一些,会养成她这样无法无天,骄纵的性格吗?”侯爷越说越愤怒,深呼吸好几口气,又道:“你身为侯府的当家主母,一次次的让我失望,我真……”

侯爷想说的是很想休了她,可又想到安慕雪还有十天就要嫁人了,这个时候休了大夫人,对安慕雪的影响也不好。

三姨娘期待的看着侯爷,想听到他将休妻二字说出来。可侯爷却停住不说了,这真是让她失望。

安慕锦也是看着侯爷,希望他能说点有用的。说到现在,他还是没有能够将对大夫人的惩罚说出来。

小夫人低头看着地面,嘴角泛起一抹嘲讽,心道:侯爷还真是个货真价实的文官啊,对于处理家事这方面简直是一点天赋都没有。

大夫人也是看着侯爷,眼里全是紧张,生怕侯爷说出了休妻两个字。双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心想若是侯爷说出了休妻,她要怎么办?

“侯爷这件事真的不是我做的,我是被她们联合冤枉的。”大夫人委屈的哭着说道。

男人是个奇怪的动物,他若是喜欢你,在你伤心哭泣时,他会觉得心疼。若是不喜欢你,你还是伤心哭泣,他只会觉得厌烦。

此时侯爷就是这种感觉,他很厌烦看到大夫人哭,特别的烦。

“玉书,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侯爷烦躁的什么主意都没有了,转而去问小夫人。

小夫人心中哀叹一声,到最后还是要她来解决啊。若是她真的可以解决一切,她很想说出那两个字:报官!

既然三姨娘她们都拿到证据了,而此时大夫人又死不承认,没有比报官更好解决的了。

只是啊,小夫人不能这样说,还不到时候!

“玉书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是交给侯爷定夺吧。”小夫人抬头看着侯爷,同样是没有了主意。

侯爷又看着三姨娘,问道:“三姨娘,你觉得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三姨娘恨大夫人恨的要死,恨不得她当场中毒死亡。可她明白连小夫人都说这件事交给侯爷定夺,她一个姨娘能够做主吗?就算做主了,侯爷会听吗?

侯爷现在注重的是侯府的面子,马上大小姐就要嫁人了,这个时候大夫人出了什么问题,那就是侯府出问题啊。

所以三姨娘选择先忍下这个口气,低眉顺眼道:“妾身听侯爷的。”

侯爷叹了叹气,问大夫人:“大夫人只要你说出这些毒你是从哪里拿来的,我就绕过你这回。”

在场的人都是一愣,大家都以后侯爷会稀里糊涂的放过大夫人,没想到他去问出了这么一句话。这不明摆着去逼大夫人承认这件事吗?

大夫人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咬死她没有对人下毒,更不知道这些毒是从哪里来的。

见大夫人到现在还不承认,侯爷生气了,狠狠的给了大夫人一巴掌。大夫人被打的直后退,被徐妈妈扶住才免了摔倒的可能。

大夫人痛苦的捂着脸,异常委屈的看着侯爷,语气哽咽的喊道:“侯爷!”

侯爷并不去看大夫人,好像他和大夫人所有的情分都因为那个巴掌,而消失殆尽了一样。

“你我这样的年纪,我若是休了你,你也没有地方可以去。我暂时先不休你,但是你要记住,从此之后你不再是侯府的当家主母。即日起,你要搬出书香苑,住到明门去。书香苑我就是养一群奴才,我也不养你。”

侯爷声音冰冷至极,负手而立,谁都没有看。

“啊……”等侯爷说完了好一会儿,大夫人才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她似乎被侯爷贬低成了姨娘了,悲痛的捂着胸口痛哭了起来。

在听到大夫人哭时,侯爷甩袖离去。

虽然最后没有让大夫人承认那毒就是她下的,也没有等到侯爷说休了她,但是现在这个结果比休了大夫人还要让人觉得爽。

三姨娘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大夫人道:“明门欢迎你哦,六姨娘。”

大夫人正悲痛哭泣,听到三姨娘这话,气的气血翻腾,突然从徐妈妈怀里离开扑到三姨娘面前,和三姨娘打了起来。

三姨娘也不是吃素的,在大夫人扑过来时,一爪子抓破了大夫人保养极好的脸皮。大夫人现在已经不是大夫人了,她现在是姨娘身份,三姨娘还怕她个什么。

因为不再顾及大夫人的身份,三姨娘打大夫人那是发了狠心的。大夫人在三姨娘手里根本讨不到半点好处,不到一会就被打的躺在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