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55章 落水

第155章 落水

眼看着三姨娘快将大夫人打的快要断气了,徐妈妈连忙要去帮,安慕琴拦着她道:“徐妈妈,你想干什么?”

徐妈妈看了盛气凌人的安慕琴一眼,知道和她讲道理是不行的,转而去求小夫人道:“小夫人,您快说句话吧,别等打出人命来了。。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Щ. 。 ”

小夫人淡淡的扫了一眼地上的两人,皱着眉头道:“这事我可管不了,去找侯爷吧。”

徐妈妈喉咙一动,嘴巴动了两下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噗通跪在了地上,哽咽道:“三姨娘,求求你别再打了。再打下去,大夫人就要没命了。”

“大夫人?哪里有大夫人?谁是大夫人?”三姨娘狠狠的压着此时的六姨娘,还有空反问了徐妈妈三句。

徐妈妈一听,明白三姨娘是故意的,磕了头,艰涩道:“求求你住手,放了六姨娘吧。”

地上的六姨娘听到徐妈妈那声六姨娘叫出口,‘胸’口仿佛被人压着一个大石头一样,闷的难受。面对三姨娘的打压,再也没有力气反驳,犹如死尸一样的躺在地上。

看到六姨娘没有力气了,三姨娘又拍了她一巴掌,才罢休的起了身。拍了拍手,整理了衣服,三姨娘对安慕琴笑道:“琴儿,碧儿,我们回去了。”

三姨娘一走,徐妈妈就扑到六姨娘面前,将她给抱了起来。

六姨娘看着徐妈妈,眼里全是悲戚,惨声道:“徐妈妈,侯爷真的让我搬到明‘门’去住吗?”

明阁,明轩,明居,明楼,明‘门’,这些都是给姨娘们住的地方,是连在一起的房子。虽然也有院子,可哪有书香苑那样大气的院子,哪有书香苑住着舒服,有隐‘私’。

大夫人变成了六姨娘,徐妈妈也不想承认,可这就是真的。她一时间也是老泪,哭着点头应道:“姨娘,我们回去吧。

“你胡说!”六姨娘猛然推开徐妈妈,怒瞪着她道:“我是侯府的大夫人,侯府的当家主母。你叫我姨娘,这是大不敬!”

“嘁!”小夫人忍不住发出一声讥讽,冷笑着看着地上的六姨娘,淡淡的说道:“六姨娘你的脸‘花’了,快回去抹点‘药’吧,别等留下疤痕了

。”

“你!”六姨娘坐在地上,手颤抖的指着小夫人。

“六姨娘我说错了吗?现在你不是侯府的大夫人了,我劝你还是识趣点,认清自己的身份。徐妈妈快点扶她回去吧,这里一会儿还要喊人来打扫,别耽误了时间。”小夫人下了命令。

徐妈妈赶紧靠近六姨娘,想要扶她起来,却被她一把给推开。

六姨娘艰难的撑着地面站起来,头发‘乱’糟糟的‘弄’到脸前来,她伸手将头发‘弄’到后面去。脸上的伤更加的明显,血染红了一张脸,看上去特别的恐怖。

她咧嘴一笑,手指了指小夫人和安慕锦,笑的更加欢了。

小夫人和安慕锦对视一眼,都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是疯了吧?

笑了一会儿,六姨娘突然又停下来,换上一副悲戚的表情,手依旧是在小夫人和安慕锦之间点来点去。

“孟‘玉’书,你真是让我意外!我没想到那么懦弱的你,能够生出这么一个好‘女’儿。安慕锦你这个小贱人,五年前怎么就没有将你给淹死!”六姨娘狠戾的说着,那眼睛瞪着安慕锦,似乎要将安慕锦给剥皮吃了一样。

“什么?”小夫人和安慕锦同时一愣,没想到五年前安慕锦落水的事真是六姨娘做的。

六姨娘看着两人惊讶的表情,又是哈哈笑了起来:“怎么?很惊讶吗?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人推她下水吗?因为安齐轩那个蠢人差点淹死了凌儿,我心中咽不下这口气。若不是有老侯爷平日里护着小贱人,我早就将她给掐死了。”

“真不明白这个小贱人哪里好,老侯爷居然说她是天生的福相,还说雪儿的命都比不过她。哼,那算命说的都是假的。有我在,她的命就是再好也是贱的。呸,下贱的小贱人!”

“你再说一遍!”小夫人气的上前‘抽’了六姨娘一巴掌,六姨娘捂着脸,朝着小夫人吐了一口血水,又笑了起来。

“再说一百遍也是一样,小贱人的命就是没有雪儿的好。雪儿马上就要嫁到金府去了,到时候我倒要看看小贱人能够找到什么样的好人家。”

小夫人还要打,安慕锦拉住小夫人的手笑道:“娘亲别和她一般见识。她得意的都是过去的事情,未来谁好谁坏还不一定呢。”

听安慕锦这样说,小夫人才勉强压下心头的怒气。可一想到五年前安慕锦落水一事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的,她这心里还是堵的慌。

若不是安慕锦命大,运气好,说不定她那时就失去了安慕锦了。也因为那次落水,安慕锦变成了哑巴,每每一想起那事她就自责不已。

“未来一定是雪儿比你好一千倍,好一万倍。”六姨娘听安慕锦这样说,可不高兴,‘激’动的喊道

她记得那时安慕雪不过三岁,安慕锦两岁,她带着两个孩子给老侯爷看。老侯爷看了看这两个孩子,对老夫人笑道:“前日我去找人给侯府里的孩子都算了算,竟然是锦儿和雪儿的命最好。”

老夫人问:“这两个丫头谁的命更好一些呢?”

老侯爷‘摸’了‘摸’傻乎乎的安慕锦道:“恐怕要数这个丫头了,富贵齐天四个字形容她最恰当不过了。”

就是那时,她对安慕锦起了各种歹意。而老侯爷很爱这个丫头,她只能表面装作对她很好,‘私’底下对她很坏,却也不敢真的对她怎样。

好容易等到老侯爷仙去了,她就让人对才八岁的安慕锦动手,将她推到了水池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在水里泡了将近两个时辰的安慕锦居然没有死。

当得知安慕锦醒来时,她还担心安慕锦会说出是谁对她动的手。没想到这个傻子竟然失忆了,简直是老天爷在帮她。

虽然没有能够将安慕锦害死,但是她却变成了一个哑巴。六姨娘想只是一个哑巴,还能翻出什么‘花’儿来,更何况这个侯府还是她做主的多。

就这样六姨娘留着这个小哑巴过活着,谁知道两年之后安慕锦的锋芒渐渐显‘露’出来。人也不哑巴了,可以说话了,还偷偷学了医术……

想起这些过往,六姨娘心中十分苦涩。要怪都怪她对安慕锦太掉以轻心了,以为一个哑巴而已,怎样也不能逃出她的掌控。

谁知道,谁知道不仅小哑巴逃出了,就是她一直以为‘性’格懦弱的小夫人也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哈哈……哈哈……”六姨娘想着这些,突然发疯般的笑了出来。

笑着笑着,她的眼泪流出来了。狠狠的擦了一下眼泪,她看着眼前的小夫人和安慕锦道:“即使我败了,又有什么关系。日后雪儿一定会为我讨回公道的。”

“孟‘玉’书你这个笨蛋,笨蛋!”六姨娘嘴里骂着小夫人,伸手想去拉徐妈妈,却没有拉到,而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如果……当年,当年他没有负我,又怎么会有现在的一切!”六姨娘坐在地上,喃喃的轻声说道。

她的声音虽然很轻,却还是让小夫人和安慕锦听清楚了。

现在小夫人听到她说出这些话,心中万千感慨。一切的一切难道都是因为孟少爷负了她吗?恐怕不止吧!

六姨娘说完这句话,头朝后一倒,砰的一声砸在地面上,昏‘迷’过去了。

不再看地上的人,小夫人带着安慕锦离开了前厅。

路上两人都是没有说话,一直到了云文苑小夫人才问道:“锦儿,五年前你落水的事情还记得多少?”

安慕锦摇头,她什么都不记得,就记得掉水里了,然后又醒了

“没想到你竟然是因为轩儿才受到这样的苦,‘玉’娇她的报复心真强啊。当年轩儿还小,肯定是失手无意将安齐凌给推下水的。就因为这个,她让人将你也给推进了水池。”小夫人气愤的说道。

“当年安齐凌落水的事情,大哥还有印象吗?”安慕锦问。

小夫人摇头,这件事她从来没有问过安齐轩。

既然话题说到落水一事,安慕锦提议去找安齐轩问问清楚。

安齐轩对推安齐凌落水一事记忆尤深,他说是因为有狗要咬他们。五岁的孩子一时情急,将安齐凌推了下去,而他也跳进了水里。只是最后狗走了,他从水里爬出来,安齐凌小爬不上来。他也不过五岁,无法将安齐凌拉上来,只好去喊人求救。

徐妈妈还是安齐轩喊过去的呢,只是当时徐妈妈并没有将实情说出来,只说是安齐轩推安齐凌下水的。

得到这个答案,安慕锦很是气愤,很想将徐妈妈的嘴巴撕烂,让她不说实情。

而安齐轩在知道安慕锦因为他才被六姨娘害的落水时,内疚不已,道歉道:“对不起小妹,我不知道你因为我还遇到了这样的灾难。”

安齐轩比安慕锦大了七岁,五岁时离府,那时安慕锦还没有出生呢。所以对安慕锦的事情,安齐轩都不知道,他更不知道安慕锦因为那次落水变成了哑巴。

这么善良的大哥,安慕锦很喜欢,笑道:“大哥不用自责。她针对我不完全是因为你,而是因为祖父曾经说过我的命比安慕雪的好。她嫉妒,所以才总是针对我。”

虽然安慕锦这样说,可安齐轩还是觉得内疚,一时又找不到话来说,只好憨憨的笑着。

安慕锦见安齐轩笑的憨厚,也笑了。

一旁的小夫人看到儿‘女’们的笑容,心中十分的开怀,一天的忙累一扫而空。左手拉住安齐轩的手,右手拉住安慕锦的手,小夫人感慨道:“老天对我真好,让我有了你们这对儿‘女’!”

“老天对我也好,给了我这么好的一个娘亲。”安慕锦搂着小夫人撒娇,安齐轩没有来搂小夫人,笑的更加憨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