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56章 往事

第156章往事

晚饭,小夫人和安慕锦是在轩苑吃的。

吃完了饭,小夫人和安慕锦也没有着急回去,而是去了安齐轩的卧房。

在卧房的最里间的衣柜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正被五花大绑着,嘴巴也是被塞了东西。

在柜门被拉开时,他惊恐的看着安齐轩,生怕安齐轩会要了他的命。

“孟总管,好久不见。”小夫人笑吟吟的站在了孟总管的面前,安慕锦提着灯笼朝前举着,那孟总管本能的往后躲了一下。

“不对,应该叫你孟管家才最合适。不知道孟管家还记得我吗?我就是孟府的小姐,孟玉书啊。”小夫人又笑道。

孟总管知道眼前的小夫人是谁,他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抓来。只是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要他在这里等了一天,小夫人才来找他。

安齐轩将孟总管抓了出来,扔在了地上。

二十年前的孟总管还很年轻,只有二十来岁,和安齐轩现在差不多大。那时他聪明稳重,很受孟老爷的器重。孟老爷将外面的铺子都交给他打理,他从未出过差错。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小夫人当年也没有怀疑过他。还以为那些店家的离开,都是背信弃义,不是受人指使的。

安慕锦将灯笼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掏出老大夫给她的银刀,轻轻抵在了孟总管的脖子上。

孟总管低头看着那把银刀,吓的浑身一哆嗦,唔唔的朝小夫人说着什么。

“孟总管,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玉娇她不再是侯府的大夫人了,如今她成了侯府的六姨娘。你若是还想着她来救你,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所以你现在只有一条路走,就是配合我。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若有一点不配合,你的小命立刻不保。”小夫人阴冷的说道。

孟总管又是一哆嗦,立刻点头。

安齐轩将他嘴里的东西拿出来,他大大的呼吸两口气,艰涩的说道:“小姐,我是被逼的。”

“轩儿你去外面守着,防止有人过来。”小夫人对安齐轩说道,安齐轩点点头走了出去。

等安齐轩离开了,小夫人一脚踢在了孟总管的肚子上:“我不想听到这些废话,告诉我当年发生了什么。”

孟总管的记忆里,小夫人一直都是知书达理,温婉柔和的。小夫人变得这样强势,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小姐,我真的是无辜的。她爬上了我的床,和我行**。事后又用这事威胁我,让我为她办事,还说事情成了之后这个孟府就是我的了。”

“你说什么?”小夫人听他说到这里,就听不下去了。她一直认为六姨娘心里是有她大哥的,结果六姨娘却爬上了孟总管的床。

“我说,我说是她逼我为她办事,还说事成之后整个孟府就是我的。”孟总管被小夫人打断,心里也是莫名的恐慌,很担心他说错了话惹怒了小夫人。

小夫人要听的不是这句,而是前面一句。可她又不想听那句话了,心里难受的紧。

这个真相简直是太可怕了,六姨娘的心里到底还有没有她大哥了,又是什么时候爬上孟总管的床的。

这些问题小夫人都想问清楚,可想到安慕锦还未成亲,在她面前问这些恐怕不好。

前世安慕锦可是嫁过人的,对男女之事也是懂的。她见小夫人犹豫着不说话了,就知道小夫人在考虑着自己的感受。

手上又加了一些力气,安慕锦厉声问道:“六姨娘是什么时候和你苟合的?”

安慕锦替小夫人问出了心里的疑问,小夫人震惊的看着安慕锦。安慕锦对小夫人甜甜一笑,那意思是:娘亲,我们先办正事吧。

看安慕锦这样懂事,小夫人也松了一口气。想着安慕锦也快是十四岁了,再过两年就可以嫁人了,知道这些事情也没有什么不好。

“我,我也忘记了。”孟总管紧张的说道,那都是二十几年的事情了。再说了后来孟府一场大火烧了,他和六姨娘再也没有纠缠了,他哪里还记得清楚呢。

“我要听实话。”安慕锦的刀子又压了一分力气,大冬天的孟总管吓出了一身冷汗,哆嗦道:“我想起来了,是少奶奶有六个月身孕的时候。我还记得那时候少奶奶的肚子很大了,少爷还亲自去跟裁缝说要做多大的衣服。”

听到孟总管提到大嫂,小夫人心里更加难受了,忍不住湿润了双眼。大嫂最后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很可爱,只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孟府就烧没了。

想起这些亲人来,小夫人有种感觉,他们跟还在眼前一眼,一伸手还能摸的到。可当她真的伸出双手时,那些人都变成了空气,再也看不到了。

小夫人心中悲痛,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安慕锦看到小夫人哭了,知道她又想到了孟府的那些人了,不由得也有些伤心。

孟总管见她们松懈了,想要动一下,安慕锦立刻警觉起来,刀子再次用了些力气。

“继续说!”安慕锦沉声道。

孟总管抬眼看了一眼安慕锦,看样子应该还不过十五岁吧,怎么性格这么的强硬。饶他活了大半辈子,被她这么一震,感觉她像是活了大半辈子,而他才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年一样。

安慕锦可不想浪费时间,见孟总管不说话了,眼睛只是盯着自己,还以为他在打什么鬼主意。手中的刀子再次用力,安慕锦还抽出手打了孟总管一巴掌。

孟总管被打了一巴掌,才回过神来,继续讲述当年的事情。

在孟少爷抛弃六姨娘,移情别恋另外一个女子时,六姨娘在小夫人面前表现的不在乎,还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看着心爱的人得到幸福。

可在孟总管面前,她说她最恨孟少爷抛弃了她,最恨孟少奶奶抢走了她的男人。她说她要报复,她出卖了自己的身体,勾引了当时年轻的孟总管。

也许男人都是一样的,无法抗拒美女的诱惑。当时的六姨娘还是很漂亮的,若是好好打扮一下,绝对比得上千金小姐。孟总管迷恋她的身体,就甘愿被她利用,为她做了不少对不起孟府的事情。

在孟少奶奶为孟少爷生下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时,六姨娘对孟少奶奶的恨达到了极点。若不是孟少奶奶的出现,这一切都是属于她的。是她为孟少爷生儿育女,是她享受着孟少爷的疼爱。

那一夜,她去找了孟总管。和孟总管在**醉生梦死时,她让孟总管为她做最后一件事,为她买大量的迷药。

一个月后是孟家小少爷的满月酒,那天孟府的人都很高兴。因为孟府在京城里没有亲戚,就是自家人庆祝了一下。而且孟老爷宅心仁厚,让所有的下人也都聚在一起,好好热闹一番。

迷药就是那时候下的,等这些人都睡熟之后,孟总管去拿孟老爷的印章,还有店铺的地契。

而六姨娘则是去找了小夫人和侯府的婚约,带着那张婚约扶着小夫人离开了孟府。

将小夫人安排在找好的客栈,六姨娘又折返回来,一把火将孟府烧了。

听完孟总管的话,小夫人还记得那天她和六姨娘醒来并不是在客栈,而是在孟府的后门。两人衣服上全是黑灰,还有被烧过的痕迹,狼狈至极。

“小姐,你想想你和侯爷的那封婚约,是不是还完好无损的?”孟总管一语惊醒梦中人。

小夫人这才明白过来,她之所以没有在客栈,是因为后来六姨娘又将她带回了孟府。还故意将两人的衣服弄的像是刚从孟府里逃出来的一样,原来这一切都是六姨娘设计好的。

从她决定报复孟府的人时,她就设计好了一切。就连和小夫人互换身份,还说什么以后能够做主了,就让小夫人搬出去住一样,都是设计好的。

小夫人以为她已经差不多猜到了真相,不会再难受了。可在真的知道了真相时,她还是难受的要命。

她曾经一直以为是孟家对不起六姨娘,曾经一直以为六姨娘是善良的,是到了侯府才变坏的。原来这一切都是她的以为,六姨娘早在孟府时就已经变坏了。

在她为家人悲痛欲绝时,是六姨娘陪着她,安慰她。她生病了,是六姨娘出去乞讨为她买药……

她以为六姨娘为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真的,现在才知道一切都是假的。六姨娘根本就不用去乞讨,就会有很多的钱。

六姨娘假惺惺的对她好,不就是猜准了她在失去家人之后,悲伤过度不可能那么快的嫁人。所以六姨娘当时总是没事在她面前提和侯府的亲事,催着她快点去投靠侯府。

可那时的她哪里有那个心思,整日以泪洗面,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问。最后六姨娘感觉时机差不多了,提出了如果她不想嫁到侯府,就由她自己来代替,还许诺了一些美好的条件。

“我真是糊涂啊!我竟然内疚了那么多年,忍让了那么多年,相信了那么多年!”小夫人捂着胸口,好似那里有无数的爪子在挠她的心一样,疼的似要窒息了。

别说是小夫人作为当事人听到这个真相会这样了,就是安慕锦,她在听到这些真相时,心里也是十分的难受。

真是没想到大夫人的心机居然那么的深,在没有离开孟府时就策划好了这么一切!

“小姐,我现在全部都招了,你可以将我放了吧?”说出这些陈年的肮脏事,孟总管的心里也不是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