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57章 吃药

第157章吃药

小夫人悲痛欲绝,哪里还有心思听孟总管说什么。

安慕锦也知道小夫人此时无暇顾及孟总管了,不过她很清楚这个孟总管是个关键人物,绝对不能放出去。

一看安慕锦去拿东西想要再次堵住他的嘴,孟总管急道:“这位小姐,求求你给我点吃的吧。我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唔唔……”

安慕锦可不是负责他吃饭的人,直接不理会他的要求再次将他的嘴巴给堵上。

拿起桌子上的灯笼,安慕锦扶着小夫人走出了里间。

外面的卧房一片漆黑,随着安慕锦的到来,渐渐看到了光明。躺在**的安齐轩看到光亮,立刻从**爬起来。

正要开口问,看到小夫人哭的凄惨,安齐轩也不知道能问什么了,只是拿眼睛去看安慕锦。

“大哥,里面的人一定要看紧了,且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安慕锦郑重的说道,安齐轩点点头。

安慕锦扶着小夫人继续往外走,小夫人哭的浑身无力,全身软绵绵的趴在安慕锦的身上。

到了外面,杏儿等人过来了,一看这情况也都是吓了一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不过这些人也都是机灵之人,也没有多问。杏儿要来扶小夫人,被小夫人摆手挥开,她现在难受的不得了,只想靠着安慕锦她才安心。

安慕锦一路扶着小夫人到了云文苑,刚进入卧房,侯爷从里面走出来,脸色绯红,一身的酒气。

“玉书,你这是怎么了?”侯府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侯爷心中难受,借酒浇愁。

本想着醉酒时能找小夫人说说话,却没想到小夫人不在云文苑。好不容易等到小夫人回来了,又看到她哭的这么难过,他又不忍心拿自己的烦恼去烦小夫人了。

小夫人仿佛没有听到侯爷的话似的,径直的往**走去。安慕锦小心翼翼的扶着她,让她坐在**。她一挨到**,就靠在床头呜呜的大哭起来。

看到小夫人这样,侯爷十分不解的问安慕锦这是怎么回事。安慕锦也不知道该如何和侯爷说,也是静默不语。

“是不是她又为难你们了?”侯爷愤怒的问道,那语气十分的肯定。

安慕锦还未开口,侯爷风一样的跑出去了。

安慕锦此时一颗心都在小夫人身上,很担心她因为接受不了这个打击而怎样。侯爷什么时候走的,她都不知道。过了许久,她才反应过来侯爷已经走了。

在轩苑时,小夫人一直压抑自己,不让自己哭出来。一回到云文苑,她就不再压抑了,放声大哭。

看小夫人哭的悲惨,安慕锦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母女俩抱在一起哭了许久。

屋里主子们在哭,屋外下人们也忍不住湿了眼睛。

杏儿擦着眼睛,喃喃自语道:“晚饭时还高高兴兴的,怎么突然就……”

“杏儿姐姐,我们进去劝劝吧。”凝烟拉着杏儿的衣袖,从未见过小夫人和安慕锦这样痛苦过,一时间也没有了主意。

杏儿摇摇头,咬着唇道:“等她们哭声小了,我们再进去服侍吧。”

半个时辰过去了,小夫人和安慕锦的哭声还在,只是声音比之前哑了许多。

杏儿她们端着洗脸水进来,看到小夫人和安慕锦连抱着的姿势都没有变,心中也是难受的很。

“小夫人,二小姐,夜深了,洗洗脸睡吧。”杏儿轻声说道。

安慕锦先为小夫人擦了眼泪,又给自己擦了擦眼泪,声音沙哑道:“娘亲,事情过去那么久了,再伤心也没有用,想想以后吧。再过半个多月,大哥就要成亲了,这是喜事。”

“锦儿,娘亲难受啊。听他那样说,好像事情就跟昨天才发生过一样,这心像是被人拿着剪子在剪一样的疼。”小夫人捂着胸口,喘息着说道。

安慕锦理解那种滋味,握住小夫人的手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娘亲,六姨娘她还好好的,我们就这样放过她吗?”

一听安慕锦说到六姨娘还好好的,小夫人立刻止住了哭声,将眼泪一擦,心思明白。

即使六姨娘从大夫人变成了姨娘,可这和孟府那么多无辜的性命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她孟玉书不是软柿子,别人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这一夜安慕锦陪着小夫人,两人睡在一起,睡的很香。

杏儿她们也知道昨晚两位主子都睡的很晚,所以第二天日上三竿了也没有喊她们起床。

本想着让两位主子多睡一会儿的,可是安慕雪带着人吵吵嚷嚷的跑来说要找小夫人算账。

杏儿脸色一寒,一个大小姐而已,有什么能耐来找小夫人算账。

命人将安慕雪堵在门口,安慕雪气的对杏儿破口大骂,说杏儿是狗奴才,小娼妇。总之什么难听的话,安慕雪都能骂的出来,

杏儿抱胸冷笑着看着这一切,心道:骂吧,骂吧,你骂的越凶我越是开心。

凝烟和凝翠也是面带笑容,很少看到安慕雪像这样发疯。她一定是来为六姨娘打抱不平的,可她一个即将要嫁人的女儿还有什么资格管侯府的事情啊。

两人甚至恨不得现在就看到安慕雪嫁走,省得她在侯府里惹人烦。

安慕雪骂的声音很大,杏儿三人明白她这样迟早会吵醒屋里的人。可她们也知道,看戏是一回事,去阻止安慕雪吵闹又是另一回事。所以她们也只能任由她这样吵闹,并没有上前阻止。

安慕锦和小夫人依旧是睡的很香,一点也没有被安慕雪的吵闹声影响到。

安慕雪吵闹了半个时辰,发现这样吵下去不是办法,就让凝喜去请老夫人来。

老夫人来了之后,杏儿不敢再让人拦着老夫人不让进来,只好恭敬的将老夫人请了进来。

老夫人一来脸色就黑的可怕,拄着拐杖,扶着鸳鸯的手在前面走的飞快。安慕雪快速的跟着,狠狠的瞪着杏儿三人,那眼神凶恶的像个魔鬼。

杏儿三人也不害怕,她瞪让她瞪,反正她们身上也不会掉下一块肉来。

老夫人径直走到小夫人的卧房,看到安慕锦正在给小夫人擦脸,擦手,火气很大道:“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在睡觉?”

安慕锦本来是背对着老夫人的,这时听到老夫人的话,一回头满脸是泪,着实让众人愣了一下。

在见大家发呆的时候,她立刻丢下手中的帕子,跑到老夫人面前,哀伤的说道:“祖母,娘亲突然病的昏迷了。锦儿已经为娘亲把过脉了,也查不出原因,已经让人去请大夫了。”

“怎么会这样?”老夫人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口气不是很好,立刻又变的柔和了一些。

不过在看向安慕雪时,老夫人狠狠的剐了她一眼,都怪她谎报军情。说什么是小夫人在屋里贪睡,不肯见她。

安慕雪也很气愤小夫人在这个时候生病了,但是她觉得有些不对劲。昨天小夫人还好好的,怎么说病就病了,这一定是装的。

“锦儿也不知道,一早杏儿就去找我,说娘亲怎么叫也叫不醒。”安慕锦抹着眼泪,那样子看上去就很悲伤。

看安慕锦哭的这么伤心,小夫人又昏迷着,老夫人本来要给安慕雪讨回点公道,此时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老夫人才道:“那好好养着吧,等身体养好了再说。”

一听老夫人不为自己说话了,安慕雪急道:“祖母,雪儿马上就要嫁人了,母亲突然变成姨娘。这要是传出去了,雪儿以后还怎么在金府抬脸,还怎么在京城立足啊。”

老夫人也是忧愁这件事,侯爷连跟她商量都没有商量,直接做了决定。她今早听安慕雪和她说,她就去找了侯爷,可侯爷在书房里醉的不省人事,问他什么也都不说。

“毕竟这只是侯府的家务事,只要大家不说,谁知道她已经变成姨娘了呢?”安慕锦小声说道。

听到这话,老夫人脸色稍微缓和一些,道:“锦儿说的对。这是侯府的家务事,谁要是说出去了严惩不贷!”

“祖母!”安慕雪见老夫人听了安慕锦的话,急的直跺脚,双眼像刀子一样狠狠的盯着安慕锦

安慕锦很不客气的看回去,若说恨,她恨安慕雪比安慕雪恨她要多的多。

“这事就这么定了。若是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去求你的父亲去。我老了,这些事情早就不管了。”老夫人咳嗽一声,鸳鸯立刻端着痰盂递到老夫人面前。

老夫人咳的脸都红了,才费力从喉咙里咳出一口浓痰来。

一见老夫人这样,安慕锦就知道老夫人这秋季病还没有彻底好透,主动为老夫人把了把脉,道:“祖母,锦儿为你开一副药,只需要吃三天就会好了。”

“真的吗?”老夫人双眼一亮,惊喜的看着安慕锦。

她这个咳嗽已经咳了两三个月了,一直吃药都不见好。每次咳嗽都觉得像是要了她半条命似的,难受的不得了。现在听到安慕锦说只需要吃三天就能好,她怎么能不高兴呢。

“真的。”安慕锦笑了笑。

杏儿已经准备好了笔墨,安慕锦坐下来将药方开出来,递给了鸳鸯。

“谢谢二小姐。”鸳鸯客气的说道,安慕锦对鸳鸯眨眨眼睛道:“这是锦儿应该做的,不用说谢谢。”

有了安慕锦的药方,老夫人现在就想吃药,让这缠了她两三个月的咳嗽快点好起来。因此也不管安慕雪怎样求她,她都当做没有听见,催着鸳鸯快点回去。

看老夫人都不帮自己了,安慕雪心中的恨达到了极点,看着安慕锦时那眼里都能喷出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