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58章 便宜

第158章便宜

无视安慕雪对自己的恨意,安慕锦挥挥手让凝烟送客。

“安慕锦,你这个小贱人!一定是你和三姨娘她们联手设计母亲的,对不对?”安慕雪推开凝烟,朝安慕锦扑过来,手里捏着一把匕首。

看到那把匕首,安慕锦想到上次安慕雪利用自己作证人,误伤了自己,想要和金云堂悔婚的事情了。今天她有一种邪恶的念头,希望安慕雪真的毁容了。

在安慕雪快要到自己面前时,她伸脚在安慕雪的肚子上一踢。趁着安慕雪弯腰的时候,安慕锦捏着她的手朝着她的脸狠狠的划了过去,顿时鲜血直流。

安慕锦快速松开安慕雪的手,安慕雪脚下不稳,左脚再次崴到了。倒在地上,又是捂脸又是捂脚,那样子好不滑稽,又有说不出的可怜。

可怜,哼,那也是她活该!

安慕锦瞪着凝喜和凝福:“你们的大小姐还真是不中用啊,每次想要伤害别人,反而是自己受的伤比较严重。看到她这样,你们还快将她给扶回去。”

“是!”凝喜和凝福见安慕锦面色平静,可那说话的口气却是十分的寒冷,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安慕雪疼的双眼流泪,还不忘指着安慕锦道:“小贱人,你给我等着。”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闭嘴!”安慕锦踢了一下脚下的匕首,恨恨的说道:“像你这样的人,死了才是真的便宜你。”

“凝喜你们放过我,我今天要和她拼了。小贱人毁了我的脸,我要要她的命!”安慕雪挣扎着想要推开凝喜和凝福,可她左脚刚刚崴到,恐怕连站都站不稳,此刻还敢说大话。

安慕锦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将地上的匕首捡起来,冷声问道:“你说我毁了你的脸是吗?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的毁了你的脸。”

说着安慕锦拿着匕首,在安慕雪另一边完好的脸颊狠狠一划。安慕雪疼的尖叫一声,那鲜血流的更加快了。

看到安慕雪流了这么多的血,安慕锦不但不害怕,反而兴奋起来。这让她想到了前世,她刚生产完,安慕雪带着曲妈妈来迫害他们母子的情景了。

“再来一下,好不好?”安慕锦轻轻的问道,心中邪恶的想着金云堂看中的不就是你这张脸吗,今天我就要毁了它,看以后你还凭借什么让金云堂爱的死去活来的。

“不!安慕锦你疯了吗,你竟然敢这样对我?”安慕雪想要后退,奈何双脚不给力。

凝喜和凝福看到安慕锦这样,也是吓的不轻,拖着安慕雪退的更加快了。

别说她们吓了一跳,就是凝烟和凝翠也是吓的厉害。

安慕锦一直都是温和的,从来没有见到她这样过。这样的安慕锦,让她们好陌生啊!

“你现在这样才是真的毁了容,以后千万不要乱说话,否则都会变成真的。”安慕锦将匕首从上而下,插在了安慕雪的衣领里,安慕雪吓的直闭眼睛,尖叫的更厉害了。

等了好一会儿,安慕雪并没有感到疼痛,她才睁开眼睛。看到安慕锦正对着她微笑呢,只是那微笑在她看来十分的恐怖。

“安慕锦你给我等着!”一直到走出了云文苑,安慕雪才敢喊出这么一句威胁的话。

安慕锦低头看着手上的血,即使她将安慕雪杀了,她的孩子也不会回来了!

这一刻,安慕锦痛苦极了,所有的哀伤爬上了她的双眼。在外人看来,她好像是被全世界丢弃了一样,全身上下都充斥着无尽的哀伤!

“锦儿!”小夫人轻轻的一声呼唤,立刻将安慕锦从前世的回忆中拉了回来。

她摇摇头,用帕子将手上的血擦干净,再回头时已经换成了一副笑脸。

刚刚那一幕,小夫人也是看的清清楚楚,安慕锦的身上有着浓烈的恨意。那恨意是对安慕雪的,甚至比她对六姨娘的恨意还要深上许多倍。

她的锦儿为何会对安慕雪有这么深的恨意,难道说安慕雪对锦儿做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吗?

这样想着,小夫人更加的自责了。都是她的糊涂,才让安慕锦受了许多她不知道的委屈。

“娘亲,我没事!”见小夫人很担忧的看着自己,安慕锦笑的很灿烂。

小夫人伸手轻轻的摸着安慕锦的脸,心疼道:“锦儿,有什么伤心难过的事情都要告诉娘亲,不要一个人放在心上。”

安慕锦撒娇的抱着小夫人,她明白娘亲对她的爱。她什么事情都可以和娘亲说,唯独前世的事情不能说。

昨天刚知道孟府走水的真相,小夫人觉得很累,决定先休息几天。正好又碰上了安慕雪的婚事,她可不想为安慕雪操办婚事,称病是最好的办法了。

小夫人每天病的下不了床,侯爷又整日醉酒醉的不省人事。大夫人不知道怎么的,好像是被人狠狠揍了一顿一样,全身是伤,尤其是腿,也下不来床了。

这侯府一下就只剩下老夫人这个主事人了,她也想称病不管。可马上就是安慕雪和金云堂的婚事了,这可是皇后赐的婚,马虎不得。所以老夫人在咳嗽好了之后,立刻开始着手为安慕雪置办嫁妆。

老夫人很久不管侯府的事情了,这一管起来,力不从心不说,而且总感觉侯府的东西少了很多。

想当年安云珊和安云瑶出嫁时,那嫁妆也都是非常的丰厚的。怎么到了安慕雪这里,嫁妆少的可怜,恐怕也勉强比普通人家好上那么一点。

安慕雪可是要嫁给金府的,若是嫁妆少了,会被别人耻笑的。老夫人想要去找小夫人,一想到她还病着,只得作罢。又想去找大夫人,才想到大夫人已经是六姨娘了,还找她有什么用呢。

“鸳鸯啊,侯府是不是要败了,怎么连雪儿的嫁妆都拿不出了?以后锦儿,琴儿她们嫁人,还到哪里去找嫁妆呢?”老夫人担忧的问道。

鸳鸯只是一个丫鬟,她哪里知道这些事情,不过还是安抚道:“老夫人,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先将大小姐的婚事给办了。”

“唉!”老夫人深深叹了一口气,眼看着就要到初十了,她真希望初十永远不要来。

在侯府的人都忙着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安慕锦每天早上来陪小夫人说说话,到了中午就出府去找小王爷。

这几天小王爷的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笑容,这是以往从未有过的事情。

“还有三天,安慕雪就要嫁出去了。”安慕锦和小王爷说最多的话,就是安慕雪还有多长时间嫁人。

第一次听安慕锦这样说,小王爷还会说这是喜事。后来安慕锦说的多了,小王爷也不说什么了,只是听着。

“唉!”安慕锦说完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那眉头皱的很深,很深。

一看到安慕锦皱眉头,小王爷就有些心疼,问道:“你最近叹息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没有!”安慕锦连忙摇头,“就是心里不舒服而已。”

只要一想到安慕雪那样的人,最后还是如愿以偿的嫁人了,安慕锦这心里就不是滋味。她不想安慕雪嫁人,又恨不得她立刻嫁人滚蛋。

这种矛盾的心理随着安慕雪的婚期接近,越来越明显,纠结的她晚上做梦都在想这件事。

“为什么不舒服?”小王爷又问。

安慕锦趴在桌子上,懒懒的抬头看着小王爷,笑呵呵道:“我也不知道啊。”

听到这个回答,小王爷沉默了,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最近和小王爷接触的多了,安慕锦也不像之前那样拘谨了。话也不知不觉多了起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对了,第一次我来找你时遇到的那个少年呢。怎么这些天都没有看到他,他去哪里了?”安慕锦这几天特意观察了一下,布庄里找不到那个少年了。

小王爷面色微囧,耳边泛起了一些红潮,咳嗽一声,掩饰了心里的尴尬。

他会告诉安慕锦,因为那少年多看了她一眼,已经被他派到其他地方去了吗?

现在安慕锦紧张小王爷紧张的不得了,只要他稍微有一点不舒服,咳嗽,安慕锦立刻放下一切来为小王爷顺气。

小王爷享受着安慕锦的拍抚,很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安慕锦想小王爷坐了将近一下午,也该休息了。于是扶着小王爷回房休息,这件事也就此打住了。

等小王爷睡着了,安慕锦悄悄退出去。

在门口,荣叔喊住安慕锦问:“二小姐,怎么突然想起那个少年了?”

虽然荣叔不像之前那样对她很有敌意了,但是荣叔还是很少和她说话。,要说也是告诉她怎样服侍好小王爷,像今天这样主动问安慕锦一些无关小王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呢。

“我也是突然想到的,荣叔知道他去哪里了吗?”安慕锦受宠若惊的问道。

“不知道!”荣叔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酷。

安慕锦呵呵笑着,心想荣叔今天好奇怪啊,挠挠头还是走出了布庄。

安慕锦一走,小王爷就睁开了双眼。想到她问的那个问题,嘴角上扬,忍不住笑出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