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59章 吃亏

第159章吃亏

又是一年腊八,小夫人在安慕锦的照顾下也渐渐的好了,能够下床了。

这天她带着安慕锦,安慕琴,安慕玉和珍姐儿去给老夫人请安,安齐轩和侯爷也已经到了。

小夫人看着安慕锦等人,对老夫人笑道:“母亲,前段时间因为给二少爷还债,侯府现在已经没有多少钱了,但是也不能亏了这些孩子。过了腊八就是年了,我准备再卖两间商铺,给她们买一些新衣服,换一身行头。又加上大小姐出嫁,轩儿要娶亲,侯府不能丢了颜面。”

听说又要卖铺子,老夫人一阵为难,那铺子卖了以后侯府这么多人吃什么穿什么。

“母亲放心,卖了这两间铺子,还有五六件铺子呢。来年好好打理,也能赚不少的钱。眼下要将这个年过过去,不然晓慧嫁过来,看我们侯府这样,也会觉得寒酸,不是吗?”小夫人自信的说道。

老夫人还是有些为难,前两天她也想过再卖两间铺子给安慕雪添一点嫁妆呢,到最后到底是没有舍得。

不等老夫人说话,侯爷就应允道:“玉书说的有道理,轩儿也娶亲了,是不能让人觉得我们侯府寒酸了。”

“要不问问瑶儿吧,听说她赚了不少……”老夫人的话还没有说完,侯爷沉声打断道:“我当初说过,不管以后她多么发达,我也不稀罕她的。卖铺子就卖铺子吧,没有什么。”

老夫人见侯爷这个态度,幽幽一叹,摆手道:“罢了,罢了。你们说怎样就怎样吧,反正我也是老了。”

小夫人看老夫人答应的不情愿,又安慰了老夫人几句,老夫人才露出笑脸来。相信明年铺子的生意会更好,庄子的收成也比过去的多。

“今天是腊八,大小姐马上又要嫁人了,大家很久没有团聚了,不如今天就团聚一次吧。侯爷,也该让二少爷出来透透气了。总不能老关着他,会出问题的。”小夫人后面的话是对侯爷说的。

侯爷听小夫人说的有道理,也点头答应了。

离开沁香苑,小夫人叫上安慕锦一起,她们要去看看六姨娘。听说她最近过的不好,今天是过节,也该送上她们的一些祝福。

一走进明门,就听到安慕雪那委屈的哭声。

“母亲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父亲不理我了,祖母有心多给我一些嫁妆,可侯府现在也拿不出来了。是不是因为二哥欠了许多债,钱都拿去给他还债了?”安慕雪哭的很是委屈,那点嫁妆她怎么好意思带进金府。

依照她对金夫人的了解,金夫人知道她带了那么点嫁妆,一定会嘲讽她的!

六姨娘也知道了安慕雪的嫁妆的事情,可她现在只是一个姨娘,能有什么办法呢?就算她还是大夫人,孟总管都被小夫人抓走了,她也是拿不出那么多钱给安慕雪办嫁妆啊。

“雪儿,只要云堂心里有你就好了。嫁妆多少,并不是你们感情的基础啊。”六姨娘劝道。

安慕雪嘴巴一扁,眼泪哗哗的流着:“你看我的脸,都是安慕锦那个小贱人弄的。如今我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脚也好不了了,金云堂他还能像之前那样喜欢我吗?”

“雪儿啊,母亲当时就提醒你了。母亲已经不是当初的大夫人了,让你离她们母女两个远一些,为什么你就不听话呢?”说到安慕雪花了脸,六姨娘又是愤恨又是无奈。

“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说那些有什么用啊。”说着安慕雪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此时小夫人和安慕锦一起跨过门槛走进了屋里,安慕雪回头一看,吓的往后一缩,惊恐的看着安慕锦道:“安慕锦,你,你怎么来了?”

安慕锦微微一笑:“来看看六姨娘啊!”

安慕雪别的不怕,就怕安慕锦笑。明明她对自己恨的要死,却还能笑的出来,这不是变态是什么?

安慕锦没有理会安慕雪对自己的害怕,看着**的大夫人。才几天不见,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张脸都被三姨娘抓花了。因为没有上好的药物,所以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脸上都是伤痕,看上去跟老了二十岁一样。

再看大夫人的右手,似乎断了一样搭在手腕上。安慕锦记得那日三姨娘打她打的凶残,并没有将她的手打断吧。还有她的腿,她的这一身伤是怎么来的?

小夫人同样好奇六姨娘这身伤,关心道:“玉娇你这手是怎么了?那日三妹妹没有伤你这么重吧?”

六姨娘听小夫人这样问,气愤的双眼要喷出火焰。她很想说还不是因为小夫人在侯爷面前告状,醉酒的侯爷进屋不管不问就对她一阵乱踹。可她不敢说,说了就说明她在侯爷心中的地位都没有了,岂不是故意扯开伤口让小夫人在上面撒盐吗?

“孟玉书,我不需要你在这里假惺惺的关心我。带着你那个小贱人女儿赶紧滚吧,我不想看到你们。”六姨娘坐在**,气性还这么大,小夫人和安慕锦同时笑了。

“玉娇啊,今天是腊八了。再有两天大小姐就不是侯府的人了,母亲说在大小姐离开之前大家好好团聚一番。所以今晚你和大小姐都要到哦,记得好好打扮一番,免得这个样子吓坏了人。”小夫人平和的说道。

“孟玉书你别得意,总有一天你会败在我的手里的。”六姨娘气的咬牙切齿。

看六姨娘气成这样,小夫人笑的更欢了,只是那话从嘴里说出来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玉娇,你还记得我大哥,我大嫂,还有那两个可爱的侄子吧?”

闻言,六姨娘一怔,不相信的看着小夫人。难道孟总管将实情都说了吗?

不可能。孟总管曾经答应过她,这件事他是怎么也不会说出去的!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六姨娘别开脸,不再去看小夫人的笑脸。

见六姨娘这个反应,小夫人也没有继续问她,而是对安慕雪笑道:“到时候大小姐一定要记得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来哦。唉,多好看的脸啊,被划了两刀,真是可惜了!”

听到小夫人这样说,安慕雪气的浑身哆嗦。这还不是都拜她的女儿安慕锦所赐吗?

双眼紧紧的盯着安慕锦的脸,安慕雪恨不得现在就拿着刀子狠狠的在她脸上狠狠的划着。

面对安慕雪那赤果果的报复眼神,安慕锦一下就明白她想做什么了,提醒一句道:“安慕雪你下次再想伤害谁,最好做一点有把握的事情,免得最后吃亏的是你自己。”

“安慕锦你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安慕雪威胁道。

“这话我听的多了,却一点效果都没有,我只当是你在放屁好了。”安慕锦凉凉的说道。

安慕雪脸色一变,指着安慕锦气的说不出话来。

将六姨娘和安慕雪气的不轻之后,小夫人和安慕锦才离开了明门。

从明门出来,正好遇到来通知五姨娘晚上去吃饭的珍姐儿。

“二娘好,姐姐好。”珍姐儿笑着来打招呼,安慕锦柔和的摸了摸她的头。

小夫人见两姐妹遇到一起,知道她们有自己的话说,就去忙自己的了。

带着珍姐儿去了锦绣苑,安慕锦问她为何这段时间都不来锦绣苑玩。

珍姐儿想到上次茉莉花的事情,她就觉得没脸来找安慕锦,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姐姐,我还在为上次的事情自责。上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好好的怎么又说起那件事了,姐姐早就说过不怪你了。好了,以后忘记那件事了,好不好?”安慕锦笑着捏住珍姐儿的小脸。

珍姐儿嘻嘻一笑,抓住安慕锦的手道:“姐姐,珍儿已经长大了,你别再捏我的脸了。再捏的话,我就变丑了。”

听珍姐儿这样说,安慕锦捧着珍姐儿的脸仔细的看,笑道:“来,我看看变丑了没有。”

珍姐儿被安慕锦取笑,羞恼的要反抗,可却没有安慕锦的力气大,只好任由她捧着自己的脸看。

安慕锦看的认真,珍姐儿长的很像五姨娘。淡淡的弯月眉,大大的杏眼,小巧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再加上一张鹅蛋脸,漂亮的让人都不忍心移开视线。

过年之后,珍姐儿就九岁了,再过一年她也就十岁了。十岁之后,珍姐儿也就是大姑娘了。时间再快一些,珍姐儿也要出嫁了。

想着想着,安慕锦发现自己想多了。

也许最近想安慕雪嫁人的事情想多了,所以她也不自觉的想到了珍姐儿未来嫁人的情景了。

“姐姐,你怎么了?”珍姐儿见安慕锦看着自己发呆,也忍不住用手捏住了安慕锦的脸。

被珍姐儿碰到脸,安慕锦就回过神来,一闪身没有让珍姐儿捏住。

“珍儿,午饭就在这里吃吧,晚饭时我们一起去饭厅。”安慕锦笑道。

珍姐儿刚点头答应,安慕琴急冲冲的从外面走进来,那脸色臭的像是别人欠了她钱似的。

安慕琴素来这样,自己不高兴,给谁都没有好脸色。安慕锦是习惯她这样了,所以不觉得有什么。可珍姐儿不习惯,乍一看还以为安慕琴那脸色是对自己摆着的呢。

而珍姐儿也的确这样想了,最近她总是多疑的很。只要别人一聚在一起悄悄说了什么,或者看了她一眼,她都能想到很多。

“气死我了!”安慕琴走进屋里,坐在椅子上,一手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

“发生什么事情了?”安慕锦笑问,记得上次她脸这么臭是因为安云瑶,这次该不会也是因为安云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