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60章 忍着

第160章忍着

安慕琴也恨不得立刻将心里的难受说给安慕锦听,可目光扫向珍姐儿,她又犹豫了。这不吐不快的性格一下遇到了阻挠,她气的又是一下砸在了桌子上。

珍姐儿敏感的觉得安慕琴是因为自己在这里,所以才不说的,乖巧的对安慕锦笑道:“姐姐,我先回去了。”

安慕锦也知道安慕琴是因为珍姐儿在这里,才不说的。所以珍姐儿说她走,安慕锦也没有强留。

珍姐儿笑着两个姐姐道别,一走出锦绣苑脸色陡变,恶毒的转头看着锦绣苑的方向,咬着牙道:“哼!她们居然防我防的这样紧,一点也不让我听到。”

凝波和凝冬看到珍姐儿这样,也是吓了一跳。小姐的表情真是越来越恐怖了,看着真是不舒服。

锦绣苑里因为珍姐儿的离开,安慕琴也不再有所顾虑,将安云瑶为孔展鹏说了一门亲的事情说了。

安慕锦听了,也是十分的无语。这果然十分符合安云瑶的做法,从来都是我行我素,先斩后奏。

安云瑶将亲事一手操办好之后,才来和孔展鹏说给他说了一门亲事。孔展鹏心中已经有了安慕琴,自然不乐意,就拒绝了安云瑶。

安云瑶那个脾气,只有别人服从她的,哪有她听别人的道理啊。一听孔展鹏拒绝,就气的火冒三丈,将孔展鹏大骂了一顿。孔展鹏被骂的很憋屈,在安云瑶走了之后就将这事告诉了安慕琴。

安慕琴一得到这个消息,又是生气又是无可奈何,这才过来找安慕锦帮忙。

“锦儿姐姐,你一定要帮帮我啊。我和表哥是两情相悦,我们已经私定终身,我不想错过他,他也不想错过我。”安慕琴拉着安慕锦的手急切的说道。

“你先别着急。”安慕锦刚劝了一句,安慕琴突然松开安慕锦的手,站起来跺脚道:“我怎么能不着急呢。姑母说下午就派人来接表哥回去,我,我都要急死了!”

“当初她丢病重的表哥于侯府门口不管不顾,现在想接就接,她还真不将自己当做外人啊。”安慕锦气的想笑,这都一年了,她总算是想起自己还有个儿子了。

“表哥说他不想回去,我也不想让表哥回去。如果表哥走了,那我……恐怕我再想见表哥就难了。”安慕琴娇羞的满面通红。

“别担心,我有办法拖住表哥不走。表哥现在是大哥的老师,只要说出这个理由,姑母也没有办法的。”安慕锦说道。

“对哦,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那,那亲事怎么办啊?”安慕琴一想到孔展鹏将来要娶别的女子,她这心就疼的不是滋味,寝食难安。

“你怕不怕姑母?表哥怕不怕姑母?”安慕锦不答反问。

安慕琴被问住了,疑惑的看着安慕锦道:“这是什么意思啊?”

“如果我将你和表哥两情相悦的事情说出来,到时候姑母肯定骂你不要脸,是狐狸精勾引表哥之类的……咳咳,你先别激动,这只是我的猜测。”看安慕琴的脸色立刻变了,安慕锦赶紧解释一番。

安慕琴摸着自己发烫的脸,抱歉道:“对不起啊,是我定力不够。锦儿姐姐你继续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

安慕锦笑笑,继续道:“姑母的嘴巴你也是知道的,她说不出什么好话来。而且你的身份也在这里,是一个庶女,所以到时候她肯定会说很多难听的话来侮辱你。但是请你记住一点,只要你想和表哥在一起,这些话你就要忍着。”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反抗吗?”安慕琴一脸为难,她怕自己到时候忍不住啊。

“这个就是我问的第二个问题,表哥怕不怕姑母。如果表哥不怕的话,就让他和姑母吵。如果他怕的话……”安慕锦冷笑两声,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如果孔展鹏怕的话,不敢和安云瑶吵架,那就说明在他的心里,安慕琴没有安云瑶重要。要说安云瑶是个好母亲,安慕锦肯定不会这样离间他们母子。

可安云瑶不是啊,安慕锦很希望孔展鹏为了自己的幸福和安云瑶闹一闹。

“你怎么不往下说了?如果他怕的话,要怎样。”安慕琴急急的问道。

“离开他!”安慕锦缓缓吐出这三个字,安慕锦一把推开安慕锦,看不懂安慕锦一样的看着她道:“你在开玩笑吗?”

“我没有开玩笑,如果他不敢反抗姑母,就说明他不爱你。若是爱你,他怎么会舍得让你难过。”安慕锦很大人的说道。

安慕琴细细品味安慕锦的话,觉得很有道理,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对,她不希望孔展鹏这样。她希望孔展鹏多为他们的未来考虑考虑,努力和安云瑶争取。

在安慕琴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安慕锦也没有打扰她,就坐在一旁喝茶。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安慕琴才想通一些道理,看着安慕锦惊慌的问道:“你说表哥会为了我和姑母吵吗?”

安慕锦平静的喝茶,挑眉道:“我哪里知道。”

安慕琴捂着胸口,摸着桌子又坐了回去。眼睛茫然的看着安慕锦,希望安慕锦再想想办法。

安慕锦也不希望看到他们相爱的人分开,可如果孔展鹏真的不敢反抗安云瑶,即使安慕锦再努力撮合两人,最后受到伤害最多的也只能是安慕琴。

在两人沉默时,凝夏突然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道:“小姐,二小姐,二姑奶奶和表少爷在客居苑吵起来了。”

闻言,安慕琴和安慕锦相视一笑。安慕琴更是激动的搂着安慕锦,又哭又笑道:“他吵了,他吵了。”

凝夏不知道两人这是怎么了,疑惑的还想问,两人已经牵着手跑出了锦绣苑。

客居苑,安云瑶双手叉腰,怒视着孔展鹏,气愤道:“你到底是谁的儿子?你是我的儿子,你怎么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孔展鹏也很生气,衣服被人抓的都乱了,喘息道:“母亲,你还当我是你儿子,就请你尊重一下我的意见。”

“你的意见?我给你找了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你还有什么意见啊?啊?你说啊?”安云瑶那气势强的,好像她是一切的主宰一样。

侯爷和小夫人比安慕锦她们还要先到,劝了一会儿安云瑶,发现这人根本就不听人的劝告。

“大哥,小嫂子,这是我孔家的家事,你们就不要插嘴了吧?”

这就是安云瑶的态度,她插手别人的家事的时候怎么没有这样的觉悟。

侯爷和小夫人被安云瑶气的不轻,心疼孔展鹏也没有用。安云瑶现在发达了,有钱了,身板儿硬了,说话也是她说她有理。

安慕锦和安慕琴来的时候,正听到孔展鹏大声道:“对,我就是有意见,因为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除了那个人,我谁都不想娶,任她千娇百媚,婀娜多姿,倾国倾城,也和我没有关系。”

听到孔展鹏这样说,安慕琴感动的又哭了起来,揪着安慕锦的衣服擦着眼泪,无比感动道:“姐姐,你看他是爱我的。”

安慕锦点头,心想爱你是爱你,可是你别拿我的衣服当手帕啊。

将自己的手帕递给了安慕琴,安慕锦平静道:“待会你机灵一点,姑母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若是她和金夫人一样,让孔展鹏将你们两个都娶了,你得有点准备。”

“是,我知道。”安慕琴擦着眼泪,点头笑道。

看安慕琴又哭又笑的,安慕锦实在是不明白,爱情真的能够让人这样吗?

两人又走近了一些,躲在最近的一处假山旁,并没有让他们发现。

安云瑶在听到孔展鹏说有喜欢的人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安慕锦。因为侯府的嫡女除了安慕雪,就只有安慕锦了。在安云瑶的认知中,她是不会想到孔展鹏喜欢庶女的,而她也不会允许。

“当初是你不满意锦儿,如今给你找了个好对象,你又说你喜欢上了锦儿。你,你这真是让母亲为难。你说这两个,谁做大谁做小呢?”安云瑶有点为难,还有点惊喜。

若是孔展鹏和安慕锦在一起了,那也未必不是一件坏事啊。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安云瑶的这句话给惊到了,尤其是那句谁做大谁做小。

小夫人甚至想扑过去撕烂了安云瑶的破嘴,她的锦儿永远都是做大的,这个还用考虑吗?但是她又紧张了,安慕锦该不会真的和孔展鹏……

安慕琴反应更大,用力拧了安慕锦一下,委屈的看着安慕锦,眼泪又要流下来了。

见安慕琴又要哭了,安慕锦才更委屈啊,她哪里知道安云瑶自己误会了。她是无辜的,是冤枉的,是被误会的。

就在安慕锦想要解释的时候,孔展鹏喊了出来:“不是锦儿表妹,是琴儿表妹。”

在听到不是安慕锦,而是安慕琴时,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只有安云瑶觉得头顶打雷一样,整个人惊呆了。

“你说什么?”安云瑶艰难的问道。

孔展鹏见安云瑶的脸色难看,又当着侯爷和小夫人的面,他也有些紧张,不过还是坚定的说道:“我说我钟爱的女子是安慕琴,琴儿表妹。我会爱她一生一世,一辈子只爱她一个!”

“你放屁!”安云瑶立刻火了,脏话骂出来道:“她安慕琴算什么,一个庶女,一个奴才而已,她凭什么嫁到我们孔家。若是安慕锦,我还可以考虑考虑。是她,一切免谈!”

“母亲,你怎么能这样说琴儿表妹呢?”孔展鹏满脸痛苦,为什么他的母亲就不能理解一下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