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61章 变卦

第161章变卦

“我怎么说她了,我说的哪里不对吗?她本来就是个庶女,就是个奴才,我这样说她还是轻的。我还没有说她是个小娼妇,到处勾人呢。”见孔展鹏这样维护安慕琴,安云瑶气的不得了。

安慕琴听到安云瑶的那个小娼妇,也是气的浑身发抖。若不是有安慕锦拦着,恐怕她早就冲上前去和安云瑶吵起来了。

现在孔展鹏已经和安云瑶吵了,让安慕琴和安云瑶吵,还不如让孔展擦鹏吵呢。

一个男人只有在付出后得到才知道珍惜,孔展鹏为了他和安慕琴的未来和安云瑶吵,挺好的!

“真没想到她会骂小娼妇。”安慕琴气的不得了,和安慕锦抱怨道。

在安云瑶又骂她是狐狸精,不要脸时,安慕琴真想冲上去狠狠的和安云瑶对骂。是安慕锦一直抱着她,不让她这个时候冲过去。

上面已经吵的不可开交了,安慕锦听到安云瑶让人将孔展鹏给绑回孔府去。孔展鹏是个读书人,在吵架骂人上自然不是安云瑶的对手,但是这不代表他会认输,他会妥协。

读书人有读书人的傲气,有读书人的办法。只见他从怀里拿出一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指着那些人道:“你们若是谁敢上来,我就自杀。”

安云瑶一看孔展鹏拿着匕首,一时也慌了。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孔展鹏自幼不敢动刀子,他肯定不敢自杀。

想通了这一点,安云瑶催着那些人道:“我了解他,他是不会自杀的。你们快去将他的匕首夺过来,将他绑了跟我回去。”

孔府的人听了安云瑶的话,又上前几步。孔展鹏手上一用力,血立刻流了出来,沿着匕首流到了地上。

孔展鹏是用了狠力了,那血流的很凶,很快。

看到这一幕,安慕琴又是心疼,又是难过,又是气愤,看安云瑶时双眼喷火,恨不得将她给烧死。

“二姑奶奶他还是个孩子,你不能这样逼他。”小夫人看不下去了,插了一句嘴。

安云瑶看了小夫人一眼,她也没有想到孔展鹏会真的刺进去。她想走近孔展鹏,孔展鹏一直后退让她别再上前了。

她怕孔展鹏再受到刺激了,只好站定,心疼的看着他:“鹏儿你这是何苦呢?母亲给你找的那个姑娘是个好人家的姑娘,还是个嫡女,长得也很水灵。琴棋书画什么都会,只要你看她一眼,你就能立刻忘掉安慕琴那个丫头的。”

“除了琴儿,我谁都不想要。”孔展鹏艰难的说道,血流的太多,他有点头晕眼花。

“好,母亲答应你。可以让你娶她,只是你要答应我先和这个姑娘成亲。等你们成亲了,母亲再给……”安云瑶刚说到这里,孔展鹏砰一声朝后倒去,匕首还在脖子上放着,代表着他宁死不从。

“啊,鹏儿啊!”安云瑶这时真的慌了,跑过去抱着孔展鹏的躯体哭喊道:“鹏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别吓母亲啊。鹏儿你快醒醒,你说什么母亲都答应你。你说只娶安慕琴一个,就只娶她一个。那个姑娘,母亲明天就去退婚去。”

孔展鹏倒下了,安慕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不再挣扎了,而是看着安慕锦道:“你去看看他还有气没有。若是没气了,我也不想活了。”

安慕锦横了安慕琴一眼,敲着她的头道:“放心,我懂艺术,表哥他没事的。你在这里等着,哪里都不要去。我先去看看情况,等会我喊你你再出来。”

安慕琴木然的点点头,脑海里都是想着孔展鹏若是不在了,她也不会独活。

安慕锦看她呆呆的,心里也不好受,快速绕过假山跑了上去。

安云瑶要将孔展鹏接回孔府去治疗,小夫人觉得他失血太多,还是在侯府治疗比较好。可安云瑶比较的有个性,什么事情都想让人听她的,自然不将小夫人的话放在心里,让人抬着孔展鹏走。

安慕锦一来就听到这段争执,忍不住冷笑。

现在孔家发达了,安云瑶也看不上侯府的医术了。想当初安云瑶说侯府的大夫好,专门将孔展鹏放在侯府,一放就是一年。

“姑母,表哥失血过多。若是现在将他抬回孔府,再找大夫的话,恐怕表哥还未能到孔府,人就没命了。”安慕锦冷静的说道,伸手在孔展鹏的脖子上摸了摸,还有跳动。

“二姑奶奶,锦儿略懂医术。表哥再折腾的话,恐怕命不久矣。”安慕锦一本正经的告诉安云瑶。

安云瑶一听这话,起初并不相信。侯爷和小夫人都证明安慕锦会医术,她才相信安慕锦真的会医术。这时她也想起来了,之前她还收了安慕锦那些医书,不让她学医呢。

“那,那……”安云瑶不想妥协,可又不得不妥协。

安慕锦不想听到她在这里说这些废话,直接指挥着人,将孔展鹏抬进了屋里。

刚给孔展鹏的伤口止了血,安云瑶就迫不及待的过来问:“你不是会医术吗,为什么他还不醒呢?”

安慕锦看了安云瑶一眼,不答反问道:“姑母刚刚说的话还算数吗?你说只要表哥能够醒过来,你就会和那家姑娘退婚,让表哥去琴儿妹妹。”

“自然,自然……”安云瑶当时以为孔展鹏会死,一时情急才会那样说。现在安慕锦能够将孔展鹏救活,那话自然就不算数了。

“锦儿啊,琴儿只是一个庶女,怎么能和我家鹏儿般配呢。”安云瑶也没有直接回答问题,但安慕锦已经知道她的意思了。

安慕锦冷笑道:“表哥这次差点伤到动脉,若是伤到动脉,那这命就没有了。姑母心里还有这个儿子,就应该多听听他的想法。表哥是个硬气的男人,要是姑母再一逼他,说不定他就真的自杀了。到时候,姑母后悔莫及啊。”

“锦儿,你这意思也是劝我让我答应他那个荒唐的事情是吗?”安云瑶突然来了脾气,对安慕锦十分不客气的说道。

安慕锦无奈摇摇头,不再说什么,在孔展鹏的人中上一抠。不一会儿,孔展鹏就慢慢醒了过来。

孔展鹏一醒过来,安云瑶立刻又换上笑脸,过来拉孔展鹏的手。孔展鹏迅速将手移开,安云瑶尴尬的看着孔展鹏。

“鹏儿你这是什么意思,要和母亲生分吗?”安云瑶气的脸都歪了。

孔展鹏冷着脸,不说话。

“我告诉你孔展鹏,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和安慕琴那样的人在一起的。若是在一起,她必须做小妾。一个庶女还想做正妻,想都不要想。”安云瑶态度又强硬起来。

孔展鹏没有吭气,默默的从怀里又拿出一个匕首,往脖子的另一边一放:“不答应,宁愿死!”

没想到孔展鹏还有匕首,安云瑶一下傻眼了。

小夫人看不下去了,哪有这样逼孩子的母亲啊,忍不住道:“二姑奶奶,琴儿虽然是庶女,可德行各方面都不错,怎么就不能给人做正妻了呢?”

“小嫂子你喜欢庶女,为什么你不给轩儿找一个庶女做正妻呢?”安云瑶反问,小夫人被气的够呛。

若不是看孔展鹏真的喜欢安慕琴,又这么强硬的和安云瑶反抗,小夫人还真不想搀和孔家的事情。

“轩儿和姑表少爷的情况不一样,怎么能相提并论呢。若是轩儿喜欢的一个人,别说是庶女了,就是乞丐的女儿,只要他喜欢我也会答应的。”小夫人认真的说道。

“戚~”安云瑶讥讽一笑,冷嘲热讽道:“轩儿没有真的遇到这样的情况,若是真的喜欢了乞丐的女儿,说不定你也会像我这样不答应的。”

小夫人被抵的呼吸都不顺畅了,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蛮不讲理的人。

看小夫人被气到了,安慕锦轻轻握住小夫人的手,对安云瑶笑道:“姑母,表哥是你的儿子。你也不想看到白发人送黑发人……”

“安慕锦你存心的是不是?鹏儿还好好的,你就咒他死,你是不是看不得我家好啊?”安云瑶现在就怕孔展鹏突然拿刀自刎了,安慕锦也是好心劝说,却被她误解是诅咒孔展鹏死了,当场发起了火。

安慕锦和小夫人面面相觑,这人怎么好歹话都听不进去呢。

看着**的孔展鹏,安慕锦突然觉得作为安云瑶的儿子是件很悲哀的事情。

“对不起姑母,锦儿说错话了。”安慕锦赶紧道歉,若再不道歉,还不知道安云瑶扯到哪里去了。

即使安慕锦道歉了,安云瑶还是骂了很多难听的话。

安慕锦都当做是安云瑶在唱歌了,在说胡话,不是骂自己的。

安云瑶骂够了,看了看还拿着匕首抵在脖子上,心思一变道:“鹏儿你将匕首放下,母亲答应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母亲什么都答应你。”

“真的?”孔展鹏眉头一挑,激动的问道。

“真的!”安云瑶十分认真的说道,“不过你要先和我回家,等我们回去之后,再到侯府提亲,到时候……”

听安云瑶说的那么好,安慕锦知道这是她哄孔展鹏的话。可孔展鹏就信了,安慕锦咳嗽着,对孔展鹏摇头。

孔展鹏似乎被安云瑶说动了,看到安慕锦摇头也没有当回事。

安慕锦真为孔展鹏着急,这真是一个呆子。

在安慕锦第二次咳嗽时,安云瑶突然转头瞪着安慕锦道:“锦儿你嗓子不舒服,就出去咳嗽吧。”

安慕锦气的一跺脚,反正和安云瑶的关系已经不好了,索性就告诉孔展鹏好了。

“表哥,姑母是哄你的。等你回家了,她就变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