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62章 要回

第162章 要回

安慕锦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Щ. 。 好一会儿都没有人说话,最先开口说话的居然是侯爷。

侯爷也知道安云瑶这个人,她过的不好时,她就希望别人都听她的,更何况她现在过的很好。安慕锦这样和她对着干,侯爷很担心她会对安慕锦做什么。

而且今天是腊八,本来侯府说要聚一聚,好好热闹一番。以后安慕雪嫁人了,再这样相聚就不容易了。他不想因为孔家的事情,破坏了侯府欢悦的气氛。

“锦儿过来,别‘乱’说话。”侯爷对安慕锦招招手。

安慕锦站着不动,她明白侯爷不想和安云瑶起冲突。可是安慕琴是他的‘女’儿啊,自己的‘女’儿被人那样说,他也不管不问吗?

小夫人沉默的站在一旁,什么话都不想说,别开头看向了‘门’外。正看到安慕琴畏手畏脚的往这里来,看没有人注意她,小夫人悄悄走出了房间。

“琴儿,你怎么来了?”小夫人在听到孔展鹏说他中意的‘女’子是安慕琴时,就很震惊。现在看到安慕琴来,就更加震惊了。

事到如今,安慕琴也不想瞒着小夫人了,老实回答道:“我是跟锦儿姐姐一起来的,锦儿姐姐总是不出来,我担心表哥的伤。二娘,你说过以后会做主我的婚事,那话还当真吗?”

“当真!”小夫人虽然知道说服安云瑶很难,但是她还想试一试,不忍心见这两个孩子分开。

“谢谢二娘。”安慕琴太感动了,眼泪又要流出来。

看她这样,小夫人就猜到她和安慕锦肯定躲在一旁看了许久了。心疼的‘摸’了‘摸’安慕琴的头发,拉着她的手走向了屋里。

刚到屋里,就看到安云瑶扬着手要打安慕锦。侯爷脸‘色’冰寒,伸手拦住了安云瑶的手。

安慕锦倔强的看着安云瑶,一双眼睛瞪的老大,气势一点也不输给她,声音冰冷道:“姑母,我尊敬你是长辈,才和你说这些话。既然你不听就算了,今天这巴掌你若是打下来了,从此以后不要说你是我姑母。”

“你,你!”安云瑶看了看侯爷,又看了看安慕锦。最后看到小夫人和安慕琴站在那里,转而转移怒火指着安慕琴大骂了起来。

被人骂的这么惨,安慕琴一改往日的火爆脾气。任凭安云瑶骂着,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还,更是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一直低着头。

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任谁看了都会心疼。

“母亲!”听到安云瑶当面辱骂安慕琴,孔展鹏这边心里痛苦至极,双眼发红,脖子上的伤口再次流出血来

他这一声叫喊,安云瑶才注意到孔展鹏的伤口再次流出血来了。

“哎呀,鹏儿啊……安慕锦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来为你表哥包扎。”安云瑶推了安慕锦一把,安慕锦顺势躲远了一些,拿眼睛冷冷的看着安云瑶。

见安慕锦不来帮忙,安云瑶气的直骂,让人抬着孔展鹏回孔府去。

孔展鹏拿着刀子,阻止那些人靠近,更是连安云瑶也给‘逼’走了。

安云瑶看他这样对自己,心里又气又怒指着他道:“孔展鹏你还当我是你母亲吗?”

孔展鹏抬头,泪流满面道:“自那日你将我丢在侯府‘门’口,一个人走掉时,你就不再是我母亲了。”

那时孔展鹏病的快要死掉了,全身无力,头脑都不清醒了。安云瑶不给他找大夫就算了,冰雪天里就将他往侯府‘门’口一扔。若是侯府的人也都像她那么狠心,这世上早就没有他孔展鹏这个人了。

那件事给孔展鹏的打击很大,因为他是男人,所以他从来不向人说起这段感触。但是今天安云瑶做的太过分了,一点都不尊重他。他就像是安云瑶手里的一个物件一样,她想怎样摆布他,就怎样摆布他。

和安慕锦的婚事是如此,现在又是如此。他很想问一问她,他到底是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如果是,为何要对他这样残忍。他以死相‘逼’,都不能换来她的一点尊重。

他受够了!

他再也不想听她的安排,再也不想!

“好!好!”安云瑶被气的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指着安慕锦和孔展鹏说了两个好。

“你,安慕锦!”安云瑶的手又指向了安慕锦,安慕锦只是淡淡的看她一眼,随即视线飘向了别处。

“你不认我这个姑母,可以。”安云瑶说罢,手又指向了孔展鹏,“你孔展鹏,不认我这个母亲,也可以。”

大家对安云瑶的话已经都不痛不痒了,在场的人听她这么说,没有一个人接话。

安云瑶喘息了一会儿,继续道:“想当初真不应该将你送到侯府来,你看看这一年的时间都学到了什么。竟然学着安慕锦不认亲戚,连我这个母亲也不认了。既然你不认我这个母亲,以后你就再侯府里呆着吧,那家姑娘我也会送到侯府来,这‘门’婚事你自己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说完安云瑶狠狠的瞪了小夫人一眼,尖锐道:“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将我的儿子都给带坏了!”

幸好小夫人是个豁达的人,也明白此刻和她争吵没有什么好处,不然这件事还真是没完没了了。什么叫做她的‘女’儿将她的儿子给带坏了啊,如果她是安云瑶的儿子,她也会不认安云瑶这个母亲的

走到‘门’口,安云瑶又回头瞪了小夫人一眼,然后瞪向了安慕锦:“安慕锦,不认我这个姑母,以后你别后悔。上次我给你带来的东西,现在你就全部还给我。”

听到这话,安慕锦哈哈大笑起来。果然被安慕‘玉’说中了,安云瑶还真的想将那些送出去的东西要回去了。

安慕锦也是有骨气的,更是有准备的。听到她这样说,立刻道:“姑母留步,你送我的东西我现在就还给你。”

说着安慕锦带着安云瑶去了锦绣苑,让林妈妈将安云瑶送的东西取出来,全部还给了安云瑶。

就连那礼物的单子也都保存的很好,安慕锦提醒安云瑶道:“姑母,这个礼物清单也在,你最后在这里给兑清楚。免得出了侯府,你说我用了你的东西。”

今天安云瑶是开开心心接儿子回家的,没想到遇到这些事情。她找安慕锦要回礼物,也是一时气话,却没想到安慕锦原原本本的都还给她了,她这心里真是堵的难受。

黑着脸,安云瑶哼了一声,让人将东西拿着,扭头走出了锦绣苑。

“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啊?”林妈妈不解的问道。

安慕锦呵呵笑了两声:“晚上回来再说,我要去看看表哥。”

林妈妈被安慕锦说的一头雾水,不过看她走的那样急,也没有追着问,一切都等晚上吧。

再次来到客居苑,侯爷和小夫人已经走了。安慕琴笨手笨脚的给孔展鹏止血,看到安慕锦来,安慕琴惊喜道:“锦儿姐姐你快来。”

安慕锦笑着走过去,很熟练的为孔展鹏止住了血。看他脸‘色’苍白,又为他开了一副补‘药’,让凝翠去抓‘药’。

客居苑的下人不多,孔展鹏又失血过多,若是没有人好好照顾,这身子恢复的也慢。而安慕琴虽然爱慕着孔展鹏,毕竟男‘女’有别,总在一起也不好。

正这样想着,杏儿带两个手脚利索的丫鬟过来,“姑表少爷,这是小夫人让我送来服‘侍’你的。一个叫‘春’紫,一个叫‘春’红,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她们就行了。”

说完杏儿对安慕锦眨眨眼睛,安慕锦跟着杏儿走了出去。

到了院子,杏儿抓着安慕锦的衣服道:“小夫人说了,让二小姐你看着三小姐一点,有人在时不要和姑表少爷表现的那么明显。虽说两情相悦是件喜事,可侯爷好像并不喜欢孔家的人……唉,我看这事难啊!”

听杏儿的意思,好像刚刚她不在的时候,似乎发生了什么。

“我知道的。”安慕锦对杏儿笑笑,让她放心。

杏儿又叹了口气,朝屋里看了看道:“二小姐我说点‘私’心话,你就当听听算了

。我听二姑‘奶’‘奶’的意思,是想让那位姑娘来侯府找姑表少爷呢。你让三小姐机灵着点,若是那家姑娘和二姑‘奶’‘奶’是一样能闹的,这事侯府管起来还真是棘手。而且马上大少爷就要娶亲了,小夫人忙不开,二小姐你多用点心啊。”

“你果然是我娘亲的好帮手,放心吧我有分寸的。”安慕锦笑着道。

杏儿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又去忙了。

走进屋子,看到安慕琴正在为孔展鹏吃东西,那份用心真是令人感动。

“咳咳……”安慕锦咳嗽一声,对一旁‘插’不上手的‘春’紫,‘春’红道:“‘春’紫,‘春’红,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让三小姐亲自动手呢。”

‘春’紫和‘春’红也都是机灵之人,一听这话,连忙将安慕琴手里的东西接过去。安慕琴本不想给,安慕锦又是一声咳嗽,她才明白过来。

两人走到院子里,安慕锦对安慕琴道:“我知道你很担心表哥的身体,但是在别人面前一定要注重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是侯府的三小姐,还不是孔家的媳‘妇’儿。还有啊我要告诉你一件事,父亲很不喜欢孔家的人,所以你得做好思想准备。”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嘛?”经历了安云瑶的事情,现在又听侯爷也反对,安慕琴是一点主意都没有了。

她现在满心想的都是孔展鹏的伤,其他的事情还真是一点都不想想。

“怎么又哭了?”安慕锦皱眉,觉得安慕琴的眼泪真多。

安慕琴擦了两下,眼泪不但没有少,反而更多了。楚楚可怜的看着安慕锦,希望她能给自己一点提醒。

看到安慕琴用那种可怜的眼神看着自己,安慕锦扶着额头,叹气道:“以后来看表哥,叫上我吧。不要单独来看他,免得引起别人的非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