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63章 天天

第163章天天

安云瑶和孔展鹏吵架的时候,两人的声音都很大。恐怕已经有人将孔展鹏喜欢安慕琴的话听去了,若是再看到安慕琴没事往客居苑跑,那安慕琴这名声也别要了。

更何况侯爷那里还没有同意安慕琴和孔展鹏的婚事呢,所以安慕锦这是牺牲自己的时间,来为他们掩盖事情真相啊。

将话和安慕琴说明白之后,安慕锦就拉着她走。她还舍不得,非要和孔展鹏说一声,安慕锦横她一眼,冷声道:“你若是不听我的话,以后别想让我帮你了。”

“知道了!”安慕琴立刻不挣扎了,无比留恋的看了看孔展鹏的方向,最后还是和安慕锦一起离开了。

安慕锦知道她心里难受,没有让她单独回去,而是带着她去找小夫人了,美名其曰是给小夫人帮忙的。

而小夫人此刻正在厨房里忙着呢,看到安慕锦和安慕琴来,将她们往外推:“厨房里油烟重,你们在外面等我一会儿。”

小夫人看了看做好了多少道菜,还差多少,又对这些人嘱咐一番,才走出了厨房。

“你们两个找我有事吗?”小夫人问,看到安慕琴双眼哭的都有些红了,也不等两人回答,拉着两人往前走:“去我那里,我给你们好好打扮打扮。”

小夫人年轻时还是很爱美的,没少在化妆上下功夫。如今给安慕锦和安慕琴化妆,那是拿出了当年的劲头。

一个时辰之后,两姐妹的妆容都画好了。小夫人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笑道:“我化妆的手法是一样的,可画在你们两个人的脸上,竟然有着不同的味道。”

安慕琴长得比较艳,这一画就显得更加娇艳,楚楚动人了。而安慕锦长得比较清秀,同样的画法却显得更为的清秀,灵气逼人了。

“二娘,这妆太,太……”安慕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那个人和平时的自己差别好大啊。

“不好看吗?”小夫人问,安慕琴点头:“是太好看了,有点不像我了。”

“怕什么啊,今晚大小姐也会盛装出席的。你们和她年龄差别也不大,长得也不比她丑,不能让她给比下去了。”小夫人怕拍手,开始洗手,换衣服,为自己画了点淡妆。

画好之后,小夫人带着两姐妹一同往饭厅去了。

饭厅里还是摆放了两张桌子,主桌上老夫人已经坐下了,她身边坐着的竟然还是六姨娘。

看到这一幕,安慕锦看了一眼小夫人,小夫人对安慕锦笑笑,什么也没有说。

“母亲,玉书来迟了呢。”小夫人笑着朝老夫人走去,老夫人和六姨娘同时抬头。

小夫人今天穿的是一件偏紫色的衣服,花色单一,既庄重又大方。又加上她今天挽了和平时不一样的发髻,整个人显得更为的清爽年轻。

六姨娘看到小夫人还画了淡妆,那眸子里几乎能喷出火来。今天她可是在妆容上特意花费了一番功夫,才将脸上的伤痕遮住。而小夫人只是画了淡妆,就是这么的美丽夺目,老天真是不公。

“玉书快来这里坐,我正在和大……六姨娘说雪儿的婚事呢。正好你也来了,你也给出点主意。”老夫人笑道。

小夫人坐在了老夫人的另一侧,当没有看到六姨娘一样,只和老夫人说话。

老夫人似乎也看出了小夫人和六姨娘之间的不对劲,可她聪明的什么都没有问。

小夫人去了老夫人那里,安慕锦就和安慕琴坐在一旁说话。

正说着话,安慕雪被人扶着过来了,那左脚似乎还不能着地。安慕雪一来就狠狠瞪了两人一眼,然后坐在了安慕锦的身旁。

安慕锦正要挪开,安慕雪却一把拉住了安慕锦,高声道:“锦儿妹妹,雪儿姐姐马上就快要嫁人了,你这个老姑娘什么时候才有人要啊?”

闻言,安慕锦眉头一挑,转头对安慕雪笑了笑:“不关你事,别瞎操心。”

“我怎么能不操心呢,我是你的姐姐。你和我只差了半岁,我都嫁人了,你却连个人家都没有,我操心着呢,着急着呢。”安慕雪捂着胸口,一脸担忧的样子。

看她这么会演戏,安慕锦气的牙痒痒,可脸上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转过头继续和安慕琴说话,真不想搭理这个疯子。

安慕锦能够选择无视安慕雪的话,可老夫人却不能够,她觉得安慕雪说的挺有道理的。因此老夫人问小夫人道:“玉书啊,雪儿都嫁人了,也是时候为锦儿挑选个好人家了。”

小夫人心冷面热道:“母亲放心,这事玉书心里有数,还轮不到大小姐在这里提醒。”

该死的安慕雪,一天不作她心里就不舒服是吧。

本来小夫人不想将六姨娘做过的事情,牵扯到安慕雪的身上。但今天看她这样,都快嫁人还要针对安慕锦,她简直就是不想安安稳稳的嫁到侯府去。

“二娘说的哪里的话,妹妹嫁不出去,我这个姐姐脸上也没有光,自然要多提醒两句。不过二娘放心,等我嫁给金云堂了,我问他有没有好友还想纳妾,到时候介绍给妹妹。”安慕雪笑呵呵的说道。

小夫人扭头看着安慕雪,真想一口唾沫喷死她!

这人真的是太贱了!还金云堂的朋友需要纳妾,那就祝金云堂跟他的朋友一样,天天纳妾!

“雪儿姐姐真是贤惠啊,还没有嫁过去呢,就开始想着为金云堂纳妾了啊。”安慕琴捂嘴笑道。

安慕锦一听这话,气的脸色陡变。安慕琴这个贱人,她哪只耳朵听到的是给金云堂纳妾了。

“琴儿妹妹,这里没有你插话的份儿。”安慕雪忍着怒气,脸皮一动,硬生生的挤出了一抹难看的笑容来。

安慕琴甩着手里的帕子,讥笑道:“怎么没有我插话的份儿呢,你说的是金云堂的朋友需要纳妾,介绍给妹妹。我也是你的妹妹呢,你这是诅咒我嫁人做小妾吗?我告诉你安慕雪,今天若不是看在你马上嫁人的份儿上,我一定揍你了。”

安慕琴捏着拳头,双眼怒睁,那样子真的像是安慕雪再说一句话,她就揍人了。

看安慕琴这样,安慕雪怒的脸皮扭曲,也狠狠的瞪了安慕琴一眼,最后对安慕锦笑道:“锦儿妹妹别误会,姐姐肯定是口误说错了。姐姐想说的是金云堂的朋友有还没有娶妻的,到时候介绍给你。”

“那谢谢姐姐了。”安慕锦微笑,并没有将安慕雪的话放在心上,更甚至说连安慕雪这个人她都没有放在眼里。

见安慕锦这么乖巧,安慕雪反而是一愣,下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安慕琴拉着安慕锦站起来,撇嘴道:“锦儿姐姐我们走,和这样的人坐在一起,我都觉得空气都变得难闻了。”

安慕锦没有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再对上安慕雪那生气的眸子时,安慕锦好心提醒道:“雪儿姐姐你的妆画的不好,那脸上的伤痕还能看的到。”

“你……”安慕雪捂着脸,她来时可是认真看了的,已经看不出来了啊。

“男人爱的都是女人的容貌,像你这样花了脸的,金云堂不久就会移情别恋,给金府纳很多很多的小妾。”安慕琴连嘲带讽道。

安慕雪双手捂着脸,气的想要站起来,却试了两次都没有站起来。

安慕琴笑的更欢了,安慕锦虽然笑的不像安慕琴那样夸张,但是看到安慕雪气成那样,还是很高兴的。

她们三姐妹的对话,老夫人也都听到了。只是她却什么都没有说,因为安慕雪刚刚那话说的有些过分了。侯府的女孩,即使是个庶女找人家时,也要找个好人家,断不能专门找那种需要小妾的人家啊。

六姨娘看到安慕雪吃瘪了,脸上的表情也是变化不定。在看到小夫人看她时,她眸光一闪,狠戾看了小夫人一眼,再看老夫人时眼里的狠戾已经没有了。

那一抹狠戾,小夫人看的清楚,心中冷笑她不会再给六姨娘伤害她和安慕锦的机会了!

又等了一会儿,其他人也都来了,侯爷带着安齐轩和安齐凌是最后来的。

当他看到六姨娘坐在主桌上时,眼中的愤怒一闪即逝,冷声道:“六姨娘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姨娘都坐主桌上了,让我们坐在哪里?”

六姨娘今天特意打扮一番的,本来想挽回一下侯爷的心的,结果在听到侯爷这么说,她的心已经凉了半截。

“侯爷,六姨娘她还是雪儿和凌儿的母亲,就让她坐在这里吧。”老夫人不知道被六姨娘灌了什么迷糊汤,竟然为她说起了话来。

“雪儿和凌儿没有这样的母亲,让她坐到副桌去。”侯爷不松口,一直瞪着六姨娘。

安齐凌想为六姨娘说话,可想到自己之前闯的祸,也不敢为六姨娘求情了。安慕雪可不管,扶着凝喜的手站起来道:“父亲,母亲为侯府操劳了半辈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这样对她,实在是太刻薄了。”

侯爷转目瞪着安慕雪,平静道:“我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插嘴。”

六姨娘见侯爷这样说安慕雪,赶紧站起来,讪笑道:“侯爷说的对,我应该坐到副桌上去。”

脸上带着笑,心里却在滴着血,六姨娘绝对会记得今天的教训。等她有能力反击了,她一定要将小夫人和安慕锦碎尸万段。

低着头走到了副桌坐下,其他姨娘笑容满面的对六姨娘道:“欢迎六姨娘认清自己的身份,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