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65章 赤珠

第165章赤珠

小五是个有脾气的怪鸟,除了自己喜欢的人,它不喜欢别人碰它。

林妈妈之前一靠近它,它即使在睡着也会快速跳开。这会它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所以林妈妈将它藏起来的时候,它是一点也没有反抗。

“林妈妈,二小姐……”凝波一掀开帘子,脸上的泪哗哗的往下流。

林妈妈看她这样就知道出事了,连忙将她拉进来,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慢慢说?”

“小姐突然面色发紫,浑身抽搐,胡言乱语,问她话她也不答。这会去找大夫,也不一定能够立刻请的来。听说二小姐医术了得,连青脸毒都能治得好,所以……”凝波说着又哭了起来。

听凝波说完之后,林妈妈也不紧张了,反而变得平静下来,为难道:“小姐的医术也没有传的那么厉害,还是先让人去请大夫吧。若是小姐治不好,还可以……”

“林妈妈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救小姐啊。”凝波突然给林妈妈跪了下来,乞求道。

看她这样,突然说让自己去救珍姐儿,林妈妈觉得更是奇怪了。

而此时安慕锦也被凝波的哭声吵醒了,起身问道:“林妈妈,是谁在这里哭?”

一看安慕锦醒来了,凝波跪着爬过来,将事情说了一遍。

安慕锦在听到珍姐儿出事了,就连忙穿衣服,要去看她。

林妈妈看安慕锦这样关心珍姐儿,也没有说什么。凝烟和凝翠都还没有醒,只有她跟这安慕锦去了珍秀苑。

到了珍秀苑之后,安慕锦看到珍姐儿面色发紫,头上豆大的汗往下掉,双手紧紧的捂着肚子,就猜到她可能是吃错了什么东西导致的。

为珍姐儿把了脉,安慕锦又在她的肚子上点了几下,捏着她的手转了几圈。珍姐儿感觉浑身一轻松,打了一个大大的嗝,那气味熏人的很,一屋子人都快站不住脚了。

珍姐儿脸色尴尬的看着安慕锦,红着脸道:“姐姐,好丢人啊。”

安慕锦没有觉得丢人,只是觉得奇怪,珍姐儿怎么会误食赤珠。

所谓赤珠,是一种能够催人早熟的药丸。服用此药,可让人加快发育,提前**。

这种药丸是一种秘药,很少被人知道。若不是因为安慕锦学医,她也不明白这种药丸是干什么用的。

一般都是富贵人家的少爷,买这种药喂给漂亮的七八岁的丫鬟吃。目的是让丫鬟早点发育,然后这些富家少爷就会和这些丫鬟进行……

安慕锦没有想到珍姐儿也会吃这种药,不由得脸色发沉,问她为什么。

珍姐儿一看安慕锦的脸色不好,就知道安慕锦已经知道她吃的是什么了。她看了看身边的人,她们退下之后,她才肯开口。

“姐姐你一定要为我保密啊,我只是想快点长大,快点嫁人而已。”珍姐儿可怜巴巴的看着安慕锦。

“想嫁人?”安慕锦一愣,珍姐儿她才多大啊,过了年不过才九岁,怎么会有这种念头。

“对,就是想嫁人。”珍姐儿用力点点头,“在侯府里,人前大家当我是侯府的五小姐,人后大家都认为我只是一个庶女。只比奴才们高贵那么一点的庶女,其实也就是半个奴才。这种身份我真是受够了,我不想再呆在侯府受人白眼。”

“你怎么会有这种认为?谁敢给你白眼看,你告诉我,我现在就去……”安慕锦的话还没有说完,珍姐儿突然松开她的手,笑道:“姐姐你现在是嫡女了,肯为我做主了。之前你也是庶女的时候,你被人欺负你不也是没有反抗吗?”

听她这样说,安慕锦心头一跳,好似有东西堵在那里一样,呼吸都带着痛。

看安慕锦脸色变了一下,珍姐儿又重新抓住她的手,轻声道:“如果珍儿也和姐姐一样,是个嫡女,有祖母的疼,父亲的爱,那珍儿也不会这样想快点离开侯府。”

“珍儿你还小,不明白嫁人之后的痛苦。若是嫁给了一个不疼爱你的夫君,以后你的日子也会比现在痛苦的多。”安慕锦说道。

“不会的。珍儿选夫君一定是选好的,差的珍儿不会要的。”珍姐儿坚定的说道,好像自己已经找到了可以嫁的人家一样。

“珍儿,你……”安慕锦还想说什么,珍姐儿连忙打断道:“姐姐为珍儿保密好不好?反正再过几年珍儿也会发育的,只是提前发育,没有什么问题的。”

“怎么会没有问题?你的身体都还没有长好,就吃这种药丸,只会让身体越来越亏,迟早有一天会未老先衰的。”安慕锦学医的,知道这种药丸就像是揠苗助长一样,时间一久问题就出来了。

“有姐姐在,珍儿不会有问题的。姐姐那么厉害,连青脸毒都能治好,一定会给珍儿调理好身体的。”珍姐儿撒娇的说道。

安慕锦松开她的手,站起来坚持道:“珍儿你放心,姐姐不会答应你的。”

转身朝着珍姐儿伸开手,安慕锦严肃道:“还有多少赤珠,全部拿出来?”

珍姐儿一见安慕锦突然变得这么严厉,脸色一变,双手紧紧的捏着被子,哭道:“姐姐,你不帮我调理身子就算了。可你要我不吃这种药,我做不到。即使将药全部给你了,我还会再去买的。只要你管不到我,我就会吃。”

“姐姐我和你不一样,你是嫡女,你有人疼爱,我没有人疼爱。我只能靠我自己,如果我不努力长大,也许就错过了这个好机会了。姐姐,珍儿求求你,求求你帮帮我。”

珍姐儿说她没有人疼爱,安慕锦的心很烫。这个傻丫头,她怎么会没有人疼爱呢,难道她安慕锦不是人吗?

她说不努力长大就会错过机会,安慕锦十分不解,到底是有什么机会在等着她。问她,她也不说,安慕锦又气又急,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姐姐求求你了,珍儿只求你这一次,求求你帮帮我。”珍姐儿从被子里爬出来,跪在**,哭的满脸是泪。

看到哭的这样凄惨的珍姐儿,安慕锦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明知道吃赤珠对身体有很大的伤害,她应该阻止才对,可看珍姐儿这样她又不忍心。

走过去将珍姐儿拉起来,又为她盖上了被子,安慕锦拿着帕子给她擦眼泪,劝道:“好了别哭了。”

“姐姐你答应我了吗?”珍姐儿用力抓着安慕锦的手期待的问道,安慕锦点点头:“这种药对身体伤害极大,你一定要按照我的吩咐吃药。如果乱吃药的话,像今天这样的情况,我再来晚一会儿你的小命就不保了。”

说着安慕锦伸手点了一下珍姐儿的小鼻子,珍姐儿破涕为笑,伸手抱住安慕锦撒娇:“还是姐姐对我最好了。”

“那你还说你没有人疼,没有人爱?”安慕锦故意说道。

珍姐儿没有说话,眼睛在流泪,嘴巴在微笑,她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

从珍秀苑出来,安慕锦的笑容全部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忧愁。

以前那个天真无邪的珍姐儿到哪里去了,怎么会变得这样没有安全感,一心想要离开侯府,找一个她可以依靠的人呢。

“小姐,五小姐吃的是赤珠,这种药可……”在闻到那股浓烈的难闻气味时,林妈妈就猜到珍姐儿吃的是什么了。

“林妈妈这事谁都不能说。”安慕锦连忙打断林妈妈的话,林妈妈默然:“小姐你答应她了?”

安慕锦点头,苦笑道:“林妈妈你说,女人一生的依靠到底在哪里呢?”

这个问题很深奥了,林妈妈活了大半辈子,她也不明白女人一生的依靠到底在哪里。

主仆二人沉默着,一路无话的走回了锦绣苑。

刚坐下喝了一口热茶,安慕琴兴冲冲的跑过来,挽住安慕锦的胳膊道:“锦儿姐姐,你今天也好早啊,我们一起去看表哥吧。”

安慕锦瞬间泪了,这怎么一天比一天忙啊!

被安慕琴强行拉着去了客居苑,安慕锦注意到凝夏和凝双的手里还提着一个食盒,肯定是安慕琴特意做给孔展鹏的早餐吧。

去了客居苑,孔展鹏也才刚起,看到安慕琴一大早就来了,心情很好,对安慕琴一个劲儿的傻笑。

看着这两人旁若无人的互送秋波,安慕锦真想咳嗽一声,让两人矜持一点。

“表哥,我特意熬了猪肝红枣粥,你快来尝一尝。”安慕琴热情的将食盒打开,里面的香味瞬间飘散出来。

安慕锦也凑上去,问道:“有没有特意为我熬粥?”

“锦儿姐姐!”安慕琴娇羞的一跺脚,也为安慕锦盛了一碗猪肝红枣粥。

安慕锦瞪了安慕琴一眼,这个小气的人。下次再这么早喊她来,还不给她准备早餐,看她还来不来了。

对面坐着一对恩爱无比的人,安慕锦坦然自若的吃了一碗又一碗的粥。还别说安慕琴这厨艺真不错,比锦绣苑的东西好吃多了。

说实话,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做过饭呢。不知道做出的味道,有没有这么好吃。

一大早来的客居苑,再回去时已经快要晌午了,安慕锦的脸色不好看。一上午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去看他们两个秀关心去了。

安慕琴这个死丫头,催了几次了,听都不听,全然将她的话当做耳边风了。

“锦儿姐姐你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安慕琴也知道安慕锦为何生气,连忙讨好的说道。

“想都别想,以后一天只能来一次,一次只允许呆一个时辰。若是你连这点都不无法忍受,也别想着以后了。”安慕锦沉声道,她也觉得安慕琴和孔展鹏这样下去不行,很容易遭人口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