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66章 打她

第166章打她

“你生气了?”安慕琴观察着安慕锦的脸色问道。

安慕锦看着她很用力的摇摇头,“我这不是生气,是担忧。你和他没有媒妁之言,总是这样腻在一起,别人会说闲话的。若是这些闲话被父亲听到,你认为他还会答应你们的婚事吗?”

“可,可是我担心表哥啊。如果可能的话,我恨不得一天到晚的陪在他的身边。”安慕琴揪了揪手里的帕子,一想到孔展鹏重伤在身,她就顾不上什么男女之别了,只想时时刻刻的守在他的身边。

“那是丫鬟做的活儿,你还是算了。”安慕锦摇摇头,觉得安慕琴真是没救了。

“二娘那里有消息没有?”安慕琴转而问道。

“侯府是女方,哪有女方主动向男方提亲的,就算有也要等表哥的伤好了再说。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给你操这些心,唉……”安慕锦叹了一口气,推开安慕琴,朝着锦绣苑走去了。

安慕琴从后面追上来,为安慕锦捶着肩膀,讨好道:“锦儿姐姐,中午我给你做饭吧。”

安慕锦没有说话,安慕琴就当她是默认了。

吃了午饭,安慕琴也不回去,就在锦绣苑赖着不走。

安慕锦睡觉,她也跑到**要和安慕锦一起睡觉。安慕锦瞪她,她也回瞪着安慕锦。

扑哧一声,安慕锦忍不住笑了,无奈的看着她:“你到底想怎样啊?”

“我也不知道,总觉得这样拖着不是办法。”安慕琴忧心忡忡的说道。

安慕锦撇嘴,“善缘大师不是说了吗?你的婚事会经历一番波折,让你坚守本心,耐心等待,会有苦尽甘来的一天。你这样急于求成,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听到安慕锦说起善缘大师,安慕琴好像突然醒悟过来,捏着拳头道:“对,我应该耐心一点,不能这么急躁。谢谢锦儿姐姐提醒,我现在就回去。”

看安慕琴是真的回去了,安慕锦还有点不放心,让凝翠跟出去看看。别等她出了锦绣苑,就往客居苑跑。

凝翠看着安慕琴进了弦乐苑,才往锦绣苑回。回到锦绣苑看到安慕锦还没有睡着,就将这事和安慕锦说了。

安慕锦靠在床头,苦着脸道:“我还真是操心的命啊!”

“小姐,冬天没事,你再睡一会儿吧。”凝翠过来为安慕锦弄被子,安慕锦摆手:“不睡了,就躺着好了,你去帮我将医书拿来。”

之前她只是看到医书上有介绍赤珠这种药,当时她还觉得很有意思,天下竟然有这种药,并没有深入了解这种药的副作用。现在珍姐儿服用那种药,她一定要好好研究一番,为珍姐儿配出一副补药来。

研究了一个下午,安慕锦总算是得到了一份比较满意的补药药方。

晚上时雪又下了起来,而且比昨晚的雪大了许多,不一会儿地上就积了厚厚的一层。

若是平时,冬天下雪那将会预示着来年是个好年头。可现在下雪,明天安慕雪就要嫁人了,这只会给迎亲的队伍带来很多不便。

好像是预料到明天安慕雪嫁人的场景了一样,安慕锦看着这飘扬的雪花,心情很好,希望下的更大一些。

四更天时,安慕锦睡的正香,猛然被一个冰凉的东西给凉醒了。

因为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她又惊又怕,一下就从**坐起来。看到安慕琴正拿着一个血团,对她哈哈笑着,旁边站着的是安慕玉和珍姐儿。

一看到她们都来了,安慕锦打着哈欠问道:“你们怎么这么早?”

“今天是安慕雪嫁人,当然要起来早一点。恐怕现在整个侯府,也只有你还在睡着吧。”安慕琴打趣道,将手里的雪团递给了凝双。

安慕锦总觉得这几天时间过的慢,还那么的累,现在一点也不想起。可看到几个妹妹都来了,她也没有继续睡的道理,喊人服侍自己起来了。

不就是安慕雪嫁人嘛,也不是多么值得高兴的日子,安慕锦随意选了一个淡雅的衣服穿。

安慕玉看到了,疑惑的问道:“锦儿姐姐,为何你不穿新衣?二娘给我们做新衣,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自从上次安慕雪崴脚,安慕玉为安慕雪说话之后,安慕锦就不怎么喜欢这个妹妹了。因此回答的时候,声音也是淡淡的:“我觉得这件衣服更能衬托出我今天的心情,雪儿姐姐终于嫁人了,心里高兴!”

“对,心里高兴!”安慕琴接话道,笑的那叫一个贼。

安慕锦一看她笑成那样,就知道她肯定没有想好事。

看安慕锦和安慕琴一唱一和的,安慕玉低了头,眼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再抬头时又换上了一副笑脸。

林妈妈端着热气腾腾的饺子过来,让几位小姐吃了东西再去前面。安慕锦招呼着大家坐下,一人吃了一碗饺子。

吃完饺子,外面的天还没有大亮。而且雪下的小,但也没有停下里,一直在下着。

没想到一夜之间,这雪都快淹没到脚踝了。安慕锦在前面走着,提醒着后面的人小心的踩着脚印走,别等湿了鞋袜。

到了瑞雪苑,那里一片灯火通明,忙忙碌碌的,只看到许多身影,并不知道谁是谁。

进了屋里,安慕雪穿着平时的衣服,坐在梳妆台前,有专门的丫鬟给她上妆。

喜婆在一旁指挥着其他人,将新娘需要的东西都拿出来,一会儿梳头时要用到的。

“雪儿姐姐,你好漂亮啊!”安慕玉先夸奖道。

安慕雪从镜子里看着安慕玉等人,在看到安慕锦时,眸光一缩。不过今天是她的大喜日子,她也没有表现的太明显,只是对着镜子笑了笑。

安慕琴凑过去,伸手在安慕雪的脸上摸了一把,“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红?”

“安慕琴,你!”安慕雪刚刚连话都不敢说,就是怕破坏了妆容,没想到安慕琴上来就毁了她这个精心的妆。

能够看到安慕雪在大喜日子发火,安慕琴心情很好,很无辜的说道:“不好意思啊雪儿姐姐,我看你的妆太好看了,忍不住摸了一把。”

安慕雪横了她一眼,几次告诉自己不可以生气,可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

“三小姐,这个妆是不能**的。”丫鬟们将安慕琴拉开,看到安慕雪的脸已经花了,只好洗脸重新上妆。

看到安慕雪要重新上妆,喜婆过来说道:“大家加快速度,别耽误了吉时。”

说完之后,喜婆又来到安慕锦身边,小声道:“二小姐,今天是大小姐的大喜日子。请你劝劝她们,不要再弄出什么乱子来。”

安慕锦只是点点头,并没有说话。心里琢磨着大喜两个字,不知为何她特别的想笑。

前世的安慕雪嫁人时非常的风光,嫁妆几乎占了整条街,那是何等的荣耀啊。又加上因为心疼妹妹,愿意将夫君分一半给妹妹,被人称颂。大街小巷几乎挤满了人,都为了看一看这个京城有名的美人,看看她是何等的面善心善。

而今这些荣耀恐怕都不会再有了吧,今天安慕雪能够平平安安的嫁到金府去,那就说明是她的造化高。

所以看到安慕琴总是在旁边捣乱,安慕锦一点也没有劝告的意思。

喜婆在一旁急的满头是汗,让人悄悄去通知了小夫人。小夫人在前厅忙的脱不开身,自然的不会来管这些小事。

就在安慕雪气的想要再次发火时,六姨娘从外面进来看到安慕琴在拿着安慕锦的喜帕转,脸色一寒,冷着声音道:“琴儿你在干什么?”

闻言,安慕琴只是动了动眉头,皮笑肉不笑道:“怎么,六姨娘你还当自己是大夫人吗,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

六姨娘被她一阵抢白,气的脸色更寒了,走过来抢下喜帕,推开安慕琴对徐妈妈道:“徐妈妈将这些闲杂人等都给我赶走。今天是雪儿的大喜日子,谁要是敢捣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戚!你当自己还有脸吗,还翻脸不认人?你翻一个给我看看啊。”安慕琴嗤笑一声,六姨娘这次气的脸直接就黑了。

徐妈妈见状,赶紧对安慕琴说好话道:“三小姐,这里太忙了,也没有招待你的地方,你还是去别处玩去吧。”

安慕琴哼了一声,当做没有听到。

见安慕琴如此,徐妈妈又对安慕锦露着笑脸:“二小姐,你是这几位小姐最大的,带着她们去别处玩吧。”

安慕锦冷笑一声:“我觉得这里最喜庆,想在这里多沾点喜气,难道徐妈妈你连这点要求都不肯答应我们吗?”

一听安慕锦这样说,徐妈妈找不到话来说,小心翼翼的看着六姨娘。

六姨娘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小夫人和安慕锦在背后弄的。她已经这样了,也不再在乎什么了,当即对安慕锦骂道:“小贱人别在这里说好听的,你就是嫉妒雪儿嫁的比你好,所以你才带着她们来捣乱。”

又骂她小贱人,安慕锦心中一冷,走上前扬手给了六姨娘一巴掌。

以前她是大夫人,是侯府的当家主母,也是侯府的一个面子,安慕锦对她一再忍让,不会也不敢打她。可是现在,她只是一个姨娘,曾经还是娘亲的丫鬟,安慕锦打她那就跟教训一个奴才差不多。

六姨娘被安慕锦这一巴掌打的懵了,她才变成姨娘多少天啊。其他姨娘们欺负她就算了,就连安慕锦这个贱人还打她,她受不了了!

正要扑上去和安慕锦打,徐妈妈一把抱住了六姨娘,劝道:“六姨娘,她是小姐你不能打她。而且今天是大小姐的大喜日子,不能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