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67章 状况

第167章状况

安慕锦冷眼看着被徐妈妈紧紧抱住的六姨娘,微笑道:“六姨娘,此一时彼一时,你要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我,也是你能打的吗?”

“你!”六姨娘咬牙,她现在的身份的确不能打安慕锦。可她恨啊,恨她还是大夫人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将安慕锦给打死。

徐妈妈在六姨娘的耳边说了什么,她渐渐的平静下来。恨恨的看了安慕锦两眼,推开徐妈妈走到了安慕雪的身边。

纸老虎就是纸老虎,稍微一震慑,纸老虎就吓的不敢反击了。

安慕锦撇撇嘴,找个地方坐下来。一看安慕锦坐了下来,其他人也都跟着坐下来,看样子是不打算走了。

天亮之后,小夫人领着一群人进来,看到安慕锦等人在,关心的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吃饭了吗?”

安慕锦正要说已经吃了,小夫人指着身后的一个托盘道:“没吃的话,这里有点心,可以先吃一点垫垫肚子,别等饿坏了。”

“孟玉书你什么意思啊?这些福气点心是专门给雪儿准备的,你怎么能自作主张让她们吃了?”六姨娘叫嚷着从屋里冲出来,指挥着那些人快点将点心端进来。

本来安慕锦她们早饭是吃了的,现在并不饿,也没有想过要吃这些点心。可一听大六姨娘这样说,安慕琴当即就抓了两三个点心,分给了安慕玉和珍姐儿。

“二娘你真好,我们正饿着呢。”安慕琴吃着点心,含糊不清的说道。

安慕玉和珍姐儿不敢吃,感觉手里的点心就像是一块发烫的金子一样。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

看到安慕琴带头吃了这些福气点心,气的双眼圆瞪,指着安慕琴就要骂人。

“六姨娘你别生气了,只是几块点心而已。厨房里还有很多,吃了再让人送来就是了。”小夫人好脾气的说道。

“孟玉书你是故意的,你明知道这些福气点心是不能让人吃的。”六姨娘转而将怒火撒到小夫人身上。

小夫人很认真的眨着眼睛,无辜的看着六姨娘道:“我不知道。”

听到小夫人这样说,六姨娘气的胸脯起伏几下,双眼瞪大在这些人脸上扫过,怒道:“你们一定是嫉妒,嫉妒雪儿嫁了一个好人家!”

今天是安慕雪的大喜日子,小夫人也不想在这些人面前和六姨娘吵架,微笑道:“对,你说的对,我们就是嫉妒!”

说罢小夫人也不去看六姨娘的脸色,拉着安慕锦,对安慕琴等人道:“既然没吃饭,去二娘那里,二娘让人给你们做。”

“好啊!”安慕琴拍手笑道,安慕玉和珍姐儿自然也跟在了后面。

一走出瑞雪苑,安慕琴就笑道:“二娘,其实我们吃过早饭了。刚刚就是为了气六姨娘的,看她特别的不爽!”

小夫人笑了笑,“既然不饿,我们就去前面等着吧,迎亲的人也快来了。”

在前厅等了一盏茶,又一盏茶,外面依旧没有传来迎亲队伍的消息。

“该不会是不想娶了吧?”安慕琴小声嘀咕一句,侯爷瞪她一眼,严厉道:“不要胡说八道!”

小夫人看了看外面,担忧道:“也许是因为雪太大,所以路上耽误了。”

瑞雪苑的人又来了,一看侯爷等人都坐下了,就知道迎亲的人还没有来,转身就回去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隐隐约约听到外面的唢呐声,奏乐声。前厅的人都站起来,小跑腿跑进来道:“侯爷,小夫人,迎亲的来了。”

小夫人给侯爷检查了衣服,又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吩咐人将茶水,点心都换成新的,又派人去通知瑞雪苑的人。

安慕锦等人也都十分紧张的看着外面,马上就有好戏看了。

老天似乎也知道了安慕锦等人的心思,在金云堂下马时,脚下一滑,滑到了马身下。惊到了马儿,差点一脚将金云堂给踩到。

金云堂惊险的从马身下逃离,保住了一命,可大红色的衣服却弄脏了。整个人看上去狼狈至极,一点喜庆都没有。

看到这一幕,安慕琴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安慕锦轻轻拧了她一下,瞪她:“没有规矩!”

安慕琴回瞪过去,捂嘴继续笑:“太好笑了。”

安慕玉和珍姐儿也想笑,可却不敢像安慕琴这样大胆。

因为成亲时只准备一套衣服,所以金云堂摔脏了衣服也没有衣服换,只能拿抹布擦一擦。

来给侯爷和小夫人行礼时,安慕锦注意到金云堂走路时一瘸一拐的。还别说,他这样走路和安慕雪走路还真的挺像的,不愧能结为夫妻。

行礼完毕,又等了一会儿安齐凌背着安慕雪从后面出来。

门口的人一看到安慕雪出来了,就开始点燃鞭炮。

在安齐凌刚走到外面时,一挂小鞭炮突然朝着安齐凌飞了过去,在他的脚下爆炸开来。安齐凌受到惊吓,将安慕雪一扔,自己先跑了。

安慕雪还没有明白外面发生什么,人就摔倒在地。红盖头飘落下来,被众人看到了她的样子。

新娘子还没有进入金府,红盖头就掉了下来,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是大不吉利的啊!

“雪儿你没事吧?”金云堂看到安慕雪摔倒了,赶紧去扶。

安慕雪看他衣服脏兮兮的,也是一身狼狈,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风流倜傥。她本来就对金云堂有些不满意,此刻看到他这样狼狈,真想丢下一切跑回侯府去。

她,安慕雪不嫁了!

金云堂猜不到安慕雪的心思,看她不说话还以为她是摔疼了呢,就一直安慰着。

“呆子,快将盖头拿来给我盖上啊。”安慕雪懒得听他说那些无关紧要的话,连忙命令道。

金云堂哦了一声,正要弯腰去捡红盖头。不知哪里又飞来一挂小鞭炮,正好落在那块红盖头上。金云堂吓一跳,退到一旁。等鞭炮燃放完毕,那个红盖头也被炸出了七八个洞了,不能再用。

看到红盖头被炸成这样,安慕雪似乎想到了什么,将目光转向安慕锦和安慕琴。

安慕锦和安慕琴一起回给她一个微笑,在这么多人面前发火可不是明智之举。她们肯定安慕雪为了面子,绝对不会发火的。

果然安慕雪只是气了一会儿,随即转过头开始想办法。

喜婆在旁边叹道:“唉,这真是我当喜婆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的怪事。怎么会这样呢?真是太不……”吉利!

后面两个字喜婆没有敢说出来,捂着嘴巴看了看安慕雪:“大小姐,将就着用吧。”

将红盖头递给了金云堂,喜婆就自动躲远了。

安慕雪看了看那个脏兮兮,还有几个窟窿的红盖头,很不想盖。可是这些东西只有一个,不用这个又能用哪个呢。

重新盖上红盖头,安齐凌又小心翼翼的走过来,背着安慕雪上了喜轿。

看安慕雪安全的上了喜轿,金云堂也骑上了高头大马,开始调转方向往金府去。

安慕雪他们一走,侯爷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摸额头,竟然出了很多汗。转身对小夫人道:“玉书去问问那些鞭炮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大鞭炮爆炸时,不小心炸开的吧。既然大小姐都成功嫁出去了,这些就不用追究了吧,免得坏了今天的好日子。”小夫人刚刚也捏了一把汗,是谁啊竟然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恶作剧。

这要是安慕雪嫁不出去,丢的可是侯府的脸面啊!

“也好!”侯爷点头,马上就是安齐轩成亲了,他也不想侯府再生事端。

趁侯爷不注意,小夫人扫了安慕锦几人一眼,那眼神分明是在询问刚刚那事是谁做的。

这些小鞭炮自然是安慕琴准备的,安慕锦可没有她那么的狠心。

安慕琴捂嘴一笑,小夫人就明白了这事是安慕琴做的。若不是碍于侯爷在这里,小夫人真想夸奖她两句,做的不错!

今天对安慕雪来说是个大喜的日子,可她却接二连三的倒霉。在侯府门口摔了一跤就算了,到金府门口时,她更是被脚下的水滑了一下,拉着金云堂一起摔了。

金云堂是会武功的,在倒下时身体一转,将安慕雪转到了自己的身上,免了安慕雪摔在地上的疼痛。只是那红盖头再次飘到一旁,还没有拜天地,金府的人都看到了安慕雪的容貌。

拜堂的时候还算顺利,金夫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安慕雪也是盖着红盖头,没有看到金夫人那难看的脸色,不然心里又要不舒服了。

在喜婆牵着安慕雪回房时,金夫人对金云堂道:“云堂啊,快去换一身衣服,李家小姐还等着你去迎娶呢。”

“母亲,我……”金云堂现在心里特别的难受,他还没有和安慕雪入洞房呢,怎么就能再去娶别的女人呢。

“去还是不去?”金夫人沉声不悦道,金云堂去看金将军,金将军对他点点头:“早去早回。”

金云堂还未说话,安慕雪停下了脚步,转身不高兴道:“父亲,母亲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当初皇后不是说……”

“雪儿啊,你也别生气了。今天和明天还不是一样,只要让你先进我金府的门就好了。”金夫人一脸讥讽,说话却是笑着说的。

金云堂不想第一天安慕雪就和金夫人起冲突,让人赶紧将安慕雪扶回房间去。

安慕雪坐在屋里快要气死了,听说金云堂去娶李家小姐时,顺利的不得了,什么事儿都没有。

而且金云堂娶了李家小姐之后,就没有来她的房间,这让她一直猜疑金云堂是不是去了李家小姐那里了。

好在有曲妈妈在身边,一直安慰她金云堂只是在外面陪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