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68章 奇耻

第168章 奇耻

到了晚上,安慕雪好容易等来了金云堂。.访问:. 。 在闻到他满身酒气,还有吐过的味道之后,安慕雪嫌弃的将他推到一旁,不想和他亲近。

金云堂嘿嘿笑了两声,拿着喜称摇摇晃晃走过来,“雪儿,来让夫君挑起你的盖头来。”

说着金云堂轻轻一挑,红盖头被挑开。看到安慕雪那娇‘艳’‘艳’的含羞带怯的容貌,金云堂觉得小腹一紧,浑身‘欲’火难耐,连忙扔了喜称,朝着安慕雪扑过去。

安慕雪被金云堂压在‘床’上十分难受,想要伸手去推,可却推不动。

正着急的时候,安慕雪突然想到还没有喝‘交’杯酒呢,于是就提议先喝了‘交’杯酒再办事。

金云堂听话的放开安慕雪,去倒酒,又拿到安慕雪面前,两人坐在‘床’边喝了‘交’杯酒。

杯子里的酒还没有喝完呢,金云堂就扔了酒杯再次扑倒安慕雪,迫不及待的行周公之礼。

金云堂很急,将两人身上重要部位的衣服脱去,搂着安慕雪的‘玉’‘腿’就开始动了起来。安慕雪感觉下身一疼,抬头一看金云堂的那里,觉得比大皇子的大了很多,而且也舒服了很多,不由得哼唱了起来。

即使在舒服的享受着,安慕雪也没有能够忘记六姨娘的‘交’待,拿着匕首在胳膊上一滑,将那血滴在了身下的白‘色’锦帕上。

金云堂也是一样,即使现在兴奋的厉害,他也没有忘记金夫人的吩咐,记得看安慕雪是否还有处子血。

当看到白‘色’锦帕上有了红‘色’,他明白安慕雪还是处子。这种认知让他更加的兴奋,他可是安慕雪的第一个男人啊,那动起来就更加卖力了。

两人正卖力的动着,突然金夫人带着一个只穿着亵衣的清丽‘女’子走了进来。

‘床’上的两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吓了一跳,金云堂赶紧拿着被子挡住他和安慕雪的身体,惊恐道:“母亲,你怎么来了?”

金夫人冷眼看了看‘床’上的安慕雪一眼,笑道:“李萍也是你的妻子,今晚你不能亏待了她!”

“母亲你……”金云堂真是被金夫人打败了,挫败的看着金夫人道:“母亲,我明天再去她的房间。”

金夫人将那李姓‘女’子往前一推,‘交’待道:“萍儿,好好服‘侍’你的夫君。”

李萍娇羞的看了金云堂一眼,随即又低下了头,小声道:“母亲,还是让夫君先陪姐姐吧。”

“不行,你也是他的妻子,他今晚照例要陪着你

。萍儿啊,男人就一个,如果你留不住那就是你没有本事。”说完金夫人甩手走了,关上‘门’在外面等着道:“我就在这里守着,今晚若是不和萍儿‘洞’房,明天别去给我敬茶。”

听到金夫人这样说,金云堂真是为难。他低头看了身下的安慕雪一眼,见她双眉深锁,鼻子皱着,嘴巴撇着,那样子看上去真不美,顿时没有了‘欲’望。

安慕雪真是要气死了,‘洞’房之夜金夫人就开始整她,这个仇她一定会记着,找机会还回去的。

感觉身体里的东西渐渐的小了,安慕雪疑‘惑’的看了金云堂一眼,问道:“你该不会是不行了吧?”

金云堂男人的尊严受到打击,下了‘床’找到好友送他的‘药’丸。一口气吃了两个,身下的东西立刻就起来了,又爬上‘床’去抱着安慕雪开始疯狂的动了起来。

安慕雪被他‘弄’的‘欲’仙‘欲’死,了三次之后再也没有力气了,眼睛一闭就昏过去了。

金云堂吃了太多的‘药’,这时候正是满身浴火,而安慕雪却不能满足他了。他将目光转向了李萍,此时李萍正紧张的站在一旁,小脸绯红,那样子真是说不出的‘诱’人。

李萍觉得有人在看她,一抬头就对上了金云堂那泛红的眼睛,讶异一声。还没有反应过来,她整个人就被金云堂抱着上了‘床’。

李萍比安慕雪的身体好多了,一直陪金云堂玩到了最后。

次日,安慕雪一睁开眼,看到自己全身近乎‘裸’‘露’在外面。而金云堂竟然不给她盖被子,她正生气着,扭头一看旁边,顿时惊呆了,气疯了。

即使睡着了,金云堂和李萍还相互抱着,全身上下竟然也都是不着寸缕!

“啊!”安慕雪厉吼一声,震的半个金府都颤动了起来,她真想拿刀将金云堂和李萍给杀了。

在金府闹的不可开‘交’时,侯府正忙着给安齐轩准备婚事,一片喜庆。

安慕雪气冲冲的跑回了侯府,金云堂在后面追着,一直追到了侯府。

当侯爷和小夫人知道了这件事,简直是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女’儿嫁出去第三天才能回‘门’,安慕雪这是闹哪样。难道她的教习妈妈没有教给她礼仪吗?

一回到侯府,安慕锦就痛哭起来。她的人生真是太悲惨了,刚成亲第一天,相公就又娶了一个平妻。而且这个平妻还和她同一天,同一张‘床’上完成‘洞’房,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醒来的金云堂一看到他怀里抱着的是李萍,不是安慕雪时,他才明白发生了什么。都怪他昨晚吃了太多‘药’丸,一时浴火泄不下去,所以才找了李萍的

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他连忙给安慕雪道歉,可安慕雪那时已经听不进去了,非要吵着回家。

“雪儿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说好吗?”金云堂将安慕雪拦了下来。

安慕雪这次是真的伤到心了,不到半个时辰,眼睛都哭的红肿了,哑着嗓子问他:“金云堂你的心里真的有我吗?真的只有我一个人吗?如果只有我一个人,为什么要答应你母亲那么无理的要求?”

“如果我不答应,母亲就不让我娶你。”金云堂用力抱住安慕雪,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悲伤道:“雪儿,昨晚就是一个误会。以后都不会有这样的误会了,我心里只有你一个。真的!”

安慕雪哭的哀伤,心里也清楚她已经嫁给金云堂,再埋怨他也没有用了。拿着小拳头狠狠的捶着金云堂,哭声一阵比一阵委屈。

侯爷和小夫人闻声赶来,看到这一幕,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等两人情绪稳定下来之后,侯爷和小夫人才从树后面走出来。金云堂还记得规矩,谢绝了侯爷的招待,说等回‘门’的时候再来。

这样的屈辱安慕雪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所以侯爷和小夫人都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都不知道安慕雪这是怎么了。

不过两人既然回去了,那就说明没事了,侯爷和小夫人也暂时的放心了。

安慕锦听到如菊说安慕雪如何哭着跑回来,金云堂又是如何劝着她回去的,差点没有笑岔了气。

即使她不知道安慕雪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她也能够猜到能让安慕雪气的跑回来的,一定是和李萍有关。

昨天京城里都在传金府真是气派啊,上午刚娶了一个媳‘妇’,下午又娶了一个媳‘妇’。而且还有人将娶这两个媳‘妇’的过程对比一下,显然在娶安慕雪的时候比较惨,娶李萍时十分的顺利,一点状况都没有出。

“小姐,我怎么觉得特别的解气呢。大小姐的好运气是不是用完了,现在开始倒霉了?”凝翠幸灾乐祸的说道。

“谁知道呢!”安慕锦的心情也很好,绣‘花’时都非常的卖力。

安慕雪三天回‘门’,安慕锦几个妹妹也被叫到了前厅。

安慕锦到前厅时,安慕雪和金云堂还没有回来。安慕锦想该不会又出什么状况了吧,肯定是李萍今天也要回‘门’,金云堂一个人不能分两个人用,正为这事吵呢。

这次安慕锦猜的一点都没有错,金夫人让金云堂和安慕雪快去快回,金云堂还要陪着李萍回去呢。安慕雪不乐意,和金夫人吵了起来。

不过最后的结果是安慕雪妥协,让金云堂快点陪李萍回去,然后再和她回侯府

所以金云堂和安慕雪到侯府时,都快晌午了。

“哟,金姑爷的面子真大啊,让我们这些人等你们两个人来吃饭。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侯府,所以才拖到现在才过来?”安慕琴很不客气的说道。

小夫人佯装生气的说了一句:“金姑爷你别生气啊,琴儿她不懂事,不知道你有两个妻子,忙不开。”

金云堂脸‘色’讪讪的,低头作揖道:“是小婿有事耽误了,给岳父,小岳母赔罪!”

安慕雪可不像金云堂这样能忍,自然听出了安慕琴和小夫人话里讥讽的意思,脸‘色’不悦道:“既然等不及了,你们可以先吃。我和云堂又不是非要回来吃顿饭不可。”

听到安慕雪这样说,侯爷脸‘色’一肃,沉声道:“才嫁出去几天,就开始嫌弃侯府的饭菜做的不好吃了。”

安慕雪还要说,金云堂拉了她一下,她连忙改口道:“岳父,你知道雪儿不是那个意思。”

小夫人在一旁打圆场道:“这都晌午了,大家都饿坏了,赶快去吃饭吧。”

“不是说还有敬茶吗?”安慕琴又多了一句嘴,安慕雪气的咬牙,瞪了安慕琴好几眼,可安慕琴都当做没有看到。

“对,看我糊涂的将这事给忘记了。”小夫人一拍额头,吩咐丫鬟们准备热茶来。

金云堂先给侯爷和小夫人敬了茶,又给安齐轩和安齐凌敬茶,最后才是安慕锦几个妹妹。

除了侯爷和小夫人给了红包以外,其余同辈都没有给红包。

到了饭厅,看到老夫人,金云堂拉着安慕雪又给老夫人磕头。

等这一切礼仪忙完了,金云堂才发觉怎么没有看到六姨娘。

“雪儿,岳母怎么不在?”金云堂忙问。

安慕雪正要拿话掩盖过去,安慕琴急道:“侯府已经没有大夫人了,只有……”

六姨娘三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安慕锦打开她的话头道:“琴儿妹妹,你帮我递一下茶杯。”

这时安慕雪赶紧解释道:“母亲身体不好,一直在静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