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70章 贵客

第170章贵客

张晓慧才嫁入侯府,是不能受伤的。若是出了一点血,那可是大不吉利的!

意识到这一点,安慕锦想都没有想跑到张晓慧的身后,想用自己的身体为她挡住这一刀。

素心不知为何,突然收了手,匕首从她的手里掉下来。

这些事情发生不过几个眨眼间,如果不是素心及时收手,安慕锦这一刀必挨无疑。

“她不是大小姐!”素心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安慕锦道。

安慕锦一听,震惊不已,随即将红盖头掀开,看到一个嘴巴被塞满了破布的陌生人脸。

“晓慧姐姐在哪里?”安慕锦没想到张府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居然送了一个假小姐过来。

“还在张府,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被夫人送给蔡老爷做小妾。”素心自责的说道,她也是被逼迫的。

等素心说完,安慕锦又气又急。正准备将这个事情告诉小夫人的时候,看到曲妈妈扶着一个穿着丫鬟衣服的人走了过来。

那人虽然穿着丫鬟的衣服,浑身都是泥土,看上去狼狈至极。但是安慕锦还是认出她来了,她就是张晓慧。

惊喜的跑过去,安慕锦扶住了张晓慧的胳膊,一句话没有说将她扶到了安齐轩的房间里。

张夫人没有想到张晓慧的运气会这么好,被金府的金夫人看中,又被侯府的小夫人看中。而且小夫人给她的条件,又是那么的诱人,让她觉得张晓慧的运气太好了。

她向来看不惯张晓慧,觉得张晓慧不配拥有这么好的运气。所以就设计让人顶替了张晓慧嫁入侯府,转而又将张晓慧卖给了别人做小妾。

张晓慧的样子,小夫人是看过的,这点也是张夫人最担心的。不过她也设计好了一切,让素心用匕首划伤顶替之人的脸,然后再杀了这个顶替之人。

本来以为这一切天衣无缝,可没想到在拜堂的时候就被安慕锦发现了不对劲。而素心也在最后时刻改变了主意,决定不再听命于张夫人。

最为重要的是张晓慧她自己逃出来了,又幸好在后门遇到了回府的惠妈妈。不然还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够来到这里呢。

安慕锦亲自服侍着张晓慧洗了澡,发现她的胳膊上,腿上,背上都有淤青,心疼的直掉眼泪。

“锦儿,你怎么哭了?”张晓慧眨着眼睛问,其实她也哭了,只是因为脸上有水,看不出来罢了。

她真怕,怕逃不出张府,被人强拉着上了花轿,带给了一个糟老头子。那她张晓慧这一生都完了!

所以她要逃,拼命的逃,即使所有的人都打她,她也要不顾一切的往前逃!

好在她终于逃出来了,走到大街上那些人再也不敢对她动手,她憋着一口气跑到了侯府。看到侯府门前宾客络绎不绝,而且拜堂已经完毕。

她知道自己不能从正门进,只能绕到后门去。可后门的人不让她进去,这让她心灰意冷,正好碰到了回府的惠妈妈。她想着碰一下运气吧,就说自己是来找安慕锦的,谁知道那人正好是安慕锦的人。

那一刻,她又惊又喜,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了惠妈妈。惠妈妈一听也知道出了大事,赶紧问清楚安慕锦现在在哪里,然后带着她来找安慕锦。

“我这是高兴的。”安慕锦吸了吸鼻子,手轻轻的抹上张晓慧右胳膊上的一个棍印,那一定很疼吧。

锦绣苑的人总会有一些磕磕碰碰的,所以安慕锦自做了擦伤膏,效果很好。她让凝翠回去拿,小心翼翼的为张晓慧的每一处伤痕都抹了抹。

擦完了药膏,安慕锦又为张晓慧穿上了那最新的嫁衣。

穿上嫁衣的张晓慧,即使脸上什么胭脂水粉都没有用,也是美的惊人。

“可惜,不是我和你大哥一起拜的堂!”张晓慧摸着嫁衣的布料,有些惋惜的说道。

“别太在意,只要最后陪在大哥身边的人是你就好了。”安慕锦抱了抱张晓慧,张晓慧点头道:“是的,锦儿说的很有道理。我能够跑出来就很好了,别的什么都不想想。”

“好了,现在一切正常了。你的这两个丫鬟,我不是很信任,我要将她们关起来。”安慕锦指着素心和素兰说道。

素心和素兰一听安慕锦要关她们,连忙向张晓慧求饶。

张晓慧冷眼看着这两个丫鬟,轻声道:“将她们送出去吧,我不想看到张府的任何一个人。”

“小姐不要啊,若是夫人知道我们没有完成任务,她肯定会处置我们的。我们宁愿在侯府做最苦最累的差事,也不要被夫人折磨。”素心和素兰连忙磕头求饶。

张晓慧的心已经冷了,连身边的丫鬟都这样害她,她还能相信谁呢。

安慕锦看出了张晓慧的心思,让惠妈妈将这两个丫鬟先带回锦绣苑看着,等明天再决定怎么处置这两个丫鬟。

等惠妈妈带着那两个丫鬟离开之后,张晓慧羡慕的看着安慕锦道:“锦儿我真羡慕你,你身边还有这么多你可以信任的人。像我,就是这两个近身伺候的丫鬟也都是夫人的人。这一次我就是栽到了她们的手里,不然也不会这样。”

“说句心里话,大嫂我很佩服你。如果我没有锦绣苑的那些人的帮忙,我真的不知道我能否走到今天这一步。不过大嫂你也不必再感伤了,那些事情都是过去了。以后你在侯府,日子一定会比张府好过许多倍的。”安慕锦感慨的说道。

“锦儿。”张晓慧抓着安慕锦的手,朝她身边靠了靠,担忧的说道:“我孤身一人来到侯府,谁也不认识,只认识你。若是你大哥他不喜欢我,求你不要也不喜欢我,多来和我说说话好么?”

看张晓慧说的这么可怜,安慕锦扑哧笑了出来。心道安齐轩才不会不喜欢她呢,估计现在在外面敬酒都想往这里跑吧。

张晓慧奇怪的看着安慕锦,这有什么好笑的啊?

“锦儿,你快别笑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你怎么能笑成这样呢?”张晓慧推着安慕锦。

安慕锦又笑了一会儿,才止住了笑意:“大嫂,你别担心了。你长得这么好看,又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大哥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锦儿你就别取笑我了。我说的是真的,你有时间就来陪我说说话,好吗?不然我一个人会寂寞的。”张晓慧央求道,安慕锦连连点头:“你放心,只要我大哥不嫌我碍眼,我天天来。”

张晓慧搂住安慕锦,笑道:“锦儿最好了。我就是冲着你,才嫁到侯府的。你可不能抛弃我。”

“哎呀,这话可真不害臊!”安慕锦连忙推开张晓慧,甩着帕子道:“这些话你还是留给大哥吧,不要和我说。我也是姑娘,无法承受你这样的爱慕。”

听到安慕锦这样打趣自己,张晓慧又笑又气,起身要来追安慕锦。

两人正屋里正玩闹的高兴,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两人相视一眼,张晓慧赶紧跑到**坐好,安慕锦将红盖头盖在她的头上,然后将床铺给稍微整理了一下。

“谁呀?”安慕锦开口问道。

“小姐,是我。”杏儿开口道。

凝翠这才走过去为杏儿开了门,杏儿进来看到安慕锦就笑道:“小夫人说的没错,二小姐果然在这里。”

“娘亲不是很忙吗,怎么有空想起我了?”安慕锦笑了笑,对张晓慧解释了杏儿的身份,让她别拘谨。

杏儿也知道张晓慧和安慕锦的关系,看两人这么亲密,她也跟着高兴。

“二小姐你出来,我和你细说。”杏儿对安慕锦招招手,安慕锦和张晓慧说了一下就出去了。

“什么事情啊,居然这么神秘?”安慕锦不解的问道。

杏儿附在安慕锦耳边小声道:“前面来了三位贵客,点名让二小姐你过去陪。小夫人让我来问问你的意思?”

“什么贵客,还要让我陪。我是一个姑娘家,怎么能去陪客人呢?娘亲是糊涂了吗?你就和娘亲说我病了,在**躺着呢吧。”安慕锦微微皱眉,哪有姑娘家的去陪客人的啊。

杏儿也是一脸为难,苦脸道:“这次是大人物,小姐你不去不行啊。”

“为什么?来的都是什么人啊?”安慕锦问。

杏儿的脸更苦了,她还真的不知道那三位贵客到底是什么身份呢。而且小夫人让她来叫安慕锦,态度也是模棱两可的。似乎希望安慕锦去陪客人,似乎又不希望安慕锦去陪客人。

这是杏儿跟小夫人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没有猜透小夫人的心思。

“我不想去,你就直接和娘亲说我睡觉了吧。”安慕锦笑着对杏儿说道,杏儿一咬牙道:“是,我知道怎么办了。”

杏儿走了,安慕锦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心里琢磨着到底是什么贵客呢。

想了一会儿,安慕锦也没有想到这三位贵客是谁。反正都说不去了,安慕锦也没有再想,而是回去陪张晓慧了。

今天起来的早,因为兴奋安慕锦也没有吃多少早饭,现在正饿着呢。而张晓慧也没有吃早饭,而且还是从张府逃出来的,也饿的厉害。

虽然这房间里也有不少好吃的,可是安慕锦知道那些东西都是不能动的。所以安慕锦就吩咐凝烟和凝翠去厨房拿东西来吃。

凝烟和凝翠拿来的也都是点心,安慕锦和张晓慧正要吃,外面又来人敲门了。

张晓慧连忙含了一块点心,盖上红盖头坐好。安慕锦没有红盖头的掩饰,只能将点心放下。

“二小姐,还是我!”这时杏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