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71章 正常

第171章正常

听杏儿说侯爷将这三位单独安排在了香园,能够让侯爷这样对待的客人,一定是超级贵客了。

可安慕锦想了一路,也没有猜到这三位贵客到底是什么身份。

进入香园之后,杏儿就离开了。安慕锦听着声音自己往里走,走到饭厅一看,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怪不得小王爷写信告诉她过几天见,原来说的就是今天啊。安慕锦真是没有想到,小王爷会来侯府为她大哥道喜。

一张可以容纳八人的圆桌子,小王爷、大皇子和七皇子坐在上面三个位置,安慕琴、安慕玉和珍姐儿坐在下面三个位置,唯独小王爷和七皇子的身边都空出了一个位置。

除了安慕琴之外,其余人看到安慕锦来,脸上都是带着笑容的。

安慕琴实在是笑不出来,她之前在皇宫里闹了笑话。如今大皇子和七皇子来侯府,点名让侯府的小姐陪客,这……实在是太尴尬了!

她只想赶快找个地洞钻进去,呆在这里只会让她回忆起过去的荒唐事情。

“二小姐,坐这里来。”七皇子对安慕锦招了招手,安慕锦没有动,拿眼睛去瞄小王爷的方向。

小王爷只是在她刚出现时对她笑了一下,随即低头喝水,态度淡然的好像不认识安慕锦。

看到小王爷如此表现,安慕锦心里有些空空的。又听到七皇子叫她过去坐,安慕锦连忙摆手道:“我看我还是站着服侍你们好了。”

说着安慕锦自然而然的走到桌子旁,为大皇子和七皇子添了酒,给小王爷添的是白开水。

见安慕锦没有给小王爷倒酒,七皇子好奇的问道:“咦,二小姐怎么会知道小王叔不喝酒?”

安慕锦手下一顿,不知该如何解释。这时候怎么解释都不对吧。

“小七,你的话越来越多了。”小王爷看了一眼七皇子,七皇子嘿嘿一笑,伸手搭在大皇子的肩膀上笑道:“皇兄,你不觉得奇怪吗?二小姐居然会知道小王叔不喝酒?”

大皇子看了看安慕锦,端起酒杯深沉一笑道:“本皇子也觉得有些奇怪呢。”

连大皇子都这样说了,安慕锦的脸不知不觉红了起来。她刚刚是不是表现的太明显了,早知道七皇子的眼神那么好,她就该……

“二小姐再给我倒一杯白开水。”在安慕锦懊悔自己的行为时,小王爷将杯子往安慕锦面前一递,吩咐道。

安慕锦本能的提过水壶,给小王爷倒水。

见小王爷和安慕锦都不理自己,七皇子觉得没意思,快速将酒杯里的酒喝完,将杯子往安慕锦面前一递道:“来,二小姐我也要喝白开水。”

安慕锦无奈,只好走过去为七皇子倒了一杯白开水。

倒完之后,安慕锦就要走,七皇子却伸手一拉,将安慕锦拉的坐在了他的身旁。安慕锦皱眉,抬眼看到小王爷低头喝水,好像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的情况一样。

唉,安慕锦的心又莫名的空了些,挣开七皇子的手道:“水壶里的水快没有了,我去添一些来。”

安慕锦那失落的表情表现的太明显了,七皇子偷偷看了小王爷一眼。看小王爷没有往这里看,而安慕锦的表情也很快恢复正常了,七皇子觉得那是自己的错觉。

跟着安慕锦一起起来,七皇子抢过她手里的水壶道:“我和你一起去,正好也参观参观这个地方。”

七皇子的表现真是让人意外,安慕锦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

在安慕锦没有注意到的地方,珍姐儿一脸痴呆的看着她,若有所思!

安慕锦和七皇子刚走出门口,荣叔拦着道:“二小姐将水壶给我吧。”

这时荣叔这样说,安慕锦觉得那简直就是帮了自己大忙了,赶紧将水壶递给了荣叔。又快速跑到安慕琴的身边,搂着她的肩膀坐了下来。

七皇子追进来时,安慕锦已经坐下了,他一脸懊恼:“二小姐是怕我吃了你吗?为什么不坐在我的身旁?”

安慕锦冲他撇撇嘴:“我比较喜欢安静,坐在七皇子身边太吵了。”

听安慕锦这样说,七皇子无奈的甩甩衣袖,找大皇子喝起了酒。

即使坐在了小王爷的身边,但是安慕锦觉得小王爷对她也没有什么变化。小王爷的表现真是太奇怪了,明明提前告诉她过几天见,可真的见到了,他又当做不认识自己。

小王爷都当做不认识她了,安慕锦中不能去主动认识小王爷吧。刚刚给小王爷倒白开水,就让七皇子抓着不放,她也不想表现的多么明显了。

不知为何,看大皇子和七皇子说说笑笑的,关系似乎很好,但是安慕锦却觉得两人的关系没有表现的那么好。

这只是一种感觉,安慕锦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她会这么觉得。

“二小姐总是偷偷看我,是不是对我心生爱慕?”突然七皇子看着安慕锦道,安慕锦连忙别开头,她哪里总是看他了。

“七皇子别开玩笑了。”安慕锦只是想从大皇子和七皇子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没想到被七皇子发现了,那大皇子应该也发现了吧。

想到此,安慕锦不由得红了脸。自己怎么能在饭桌上看别人呢,这真是太丢人了!

“我没有开玩笑呀。若是二小姐爱慕我,只需要对我说一声,我就会立刻爱慕你的。”七皇子似笑非笑的对安慕锦眨眨眼睛,安慕锦当做没有看到,和安慕琴说着小话。

安慕琴和安慕锦坐得近,每次七皇子朝安慕锦看来,安慕琴都觉得像是在看她,压力大的很。现在七皇子和安慕锦说话,安慕锦不想理来找她说话。所以七皇子就一直看着安慕锦,安慕琴觉得亚历山大,真想将安慕锦给推到一边去。

“七皇子你别胡乱说话了,我最近胃口不好。你总是这样说,我一点也吃不下东西。”安慕锦感觉头顶的视线一直在,知道躲不过去只好说道。

“好吧,那我不说了。皇兄,来我们喝酒。”七皇子又邀大皇子喝酒。

看他们喝起了酒,安慕锦这才舒了一口气,心里念叨真是好奇心害死猫。管他们的关系怎样呢,都和她没有关系,她干嘛去关心!

这顿饭吃的很慢,安慕锦都觉得快要两个时辰过去了。大皇子和七皇子还在喝酒,而且还都没有喝醉,这真是太奇怪了。

难道是侯府的酒太淡了,或者说两人都是千杯不醉?

“二小姐,侯府哪里有茅房?”小王爷突然问道,安慕锦不知道在想什么,愣了一下,没有立刻接话。

在一旁的安慕琴听到小王爷的话,连忙高兴道:“小王爷,我带你去吧。”正好她也想去茅房,奈何这些人都不走,她也不敢走啊。

小王爷看了看安慕琴,点头道:“也好!”

都怪她刚刚想问题想的太入迷了,都没有听到小王爷和她说什么,安慕锦敲着自己的脑袋。小王爷主动找她肯定是有事要说,她白白错过了这次好机会。

扫了一眼其他人,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安慕锦也起身往外走。刚走了两步,七皇子喊道:“二小姐你要去哪里?”

安慕锦回头看他一眼,挤出两个字:“茅房!”

七皇子还想说什么,大皇子拉住他道:“七弟,刚刚可是你输了,不许耍赖,快将这杯酒喝了。”

趁着七皇子喝酒的空当,安慕锦赶紧跑了出去。

安慕琴正忧愁将小王爷送到茅房外面,她找什么理由开溜呢。正好看到安慕锦出来了,她连忙招手道:“锦儿姐姐你快过来,我也内急,我先走了。”

说完安慕琴飞快的跑走了,安慕锦想笑又不敢笑,自然的扶着小王爷往前走。

小王爷没有看安慕锦,轻声问道:“你不怕被人撞见吗?”

安慕锦怎么觉得这话有质问的意思,是在怪她刚刚为他倒水时,她没有和七皇子他们解释她和他的身份吗?

“小王爷,你怎么会来?”安慕锦故意转移话题,小王爷也不再追究那个问题,回答道:“侯府的大少爷成亲,我来庆祝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别说是侯府的少爷成亲了,就是哪个皇亲国戚成亲了,小王爷去庆祝,那也是不正常的事情。

因为小王爷的身体不好,除了太后召见,他几乎哪里都不去。

他会来侯府,真的让安慕锦很意外。安慕锦猜了很多理由都猜不到,最后只好放弃来问他。可问了他,他也没有告诉自己真正的原因。

“别多想了。我来你不高兴吗?”小王爷又问,安慕锦连忙点头:“高兴!”

陪着小王爷去上了茅房,两人都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在香园里转了转。

“以后不许轻易将服侍别人的话说出口,你是我的丫鬟,不是别人的。”两人沉默着走了许久,小王爷猛然蹦出一句话,还真是让安慕锦有些接受不了。

安慕锦刚刚又走神了,她在想小王爷到底为何要来侯府呢。而且小王爷来就算了,连大皇子和七皇子也来了,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感觉到安慕锦刚刚怔了一下,小王爷转头看着她问道:“你在想什么?”

安慕锦微笑着摇头:“什么都没有想。”

“没有想是最好的。等到了时候,你自然知道我们为何今天会来。”小王爷说的多随意啊,可安慕锦好奇啊,她特别想知道原因的。

香园里没有凉亭,两人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刚走到能看到门的位置,就看到金云堂和安慕雪往香园走来。金云堂一脸平静,安慕雪一脸娇羞,那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急着来见大皇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