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72章 转转

第172章转转

等安慕雪和金云堂走进了饭厅,安慕锦和小王爷才从后面走出来。

小王爷很不喜欢金云堂,特别的不喜欢。因为金云堂差点就娶了安慕锦,这是他心中的一个伤。

“既然他们来了,我们就再转转吧。”小王爷对安慕锦说道,安慕锦也不想这时候看安慕雪那讨厌的脸,自然同意。

一转身,两人继续往香园深处走去。

可还没有走一会儿,就听到背后有声音。安慕锦转头一看安慕雪扶着大皇子正往这里走来。

真是没有想到,在金云堂的眼皮子底下,她还能和大皇子幽会!

安慕锦勾唇一笑,回头再看发现小王爷在盯着自己看呢。安慕锦轻咳一声,指着身后道:“有人来了。”

小王爷早就听到了动静,而且还能听到安慕雪和大皇子的悄声对话。

“大皇子你真是讨厌!”安慕雪推了大皇子一下,反被大皇子抱在了怀里。

“你别这样,会被人看到的。”安慕雪还要推,大皇子抱的非常紧,下巴抵在她的头上,认真的说:“今天我会来就是想看你一眼,雪雪对不起,原谅我之前对你的冷漠。”

安慕雪心里纠结,她现在对大皇子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想和他在一起,可一想到他那里不如金云堂就不想和他在一起了。但是一见到他呢,就又忍不住的想要和他在一起。

“雪雪你生我的气了吗?上次在福寺庙,因为要为父皇祈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只能当做不认识你。现在父皇身体好了,我的身上也少了许多的担子,我又可以和你在一起了。”大皇子搂着安慕雪就要亲,安慕雪的力气抵不过大皇子的,被他强迫着亲了许久。

虽然贪恋大皇子的身份,还有他的些许温情,但是安慕雪知道这里是侯府,而且金云堂也在侯府,她不能和大皇子这样。

用力将大皇子推开,安慕雪用绣帕擦了擦嘴,柔笑道:“难道大皇子府上的女人还满足不了大皇子吗?今天雪儿来见大皇子是有正事的,大姑母的生意现在如何了,皇后什么时候才能下旨恢复母亲的名分?”

大皇子没有回答这些问题,而是又搂着安慕雪要亲。

安慕锦在远处只能看到他们搂搂抱抱,突然又分开,然后又搂在了一起,他们的对话她是一点也听不到。可小王爷都听到了,他问安慕锦现在侯府是什么情况。

安慕锦还觉得奇怪,小王爷怎么突然关心起侯府的问题了。

“安慕雪的母亲是大夫人吧,她现在的情况如何了?”见安慕锦犹豫,小王爷直截了当的问道。

“你怎么关心起她来了?”安慕锦疑惑的问道,觉得还是不要将侯府的这些事情说给他听吧。

“我想知道。”小王爷说道。

好吧,小王爷就是有魄力。一句他想知道,安慕锦就将大夫人的事情告诉了他。

听完安慕锦的叙述之后,小王爷总算是明白安慕雪刚刚那句话的意思了。

“你在笑什么?”小王爷听完之后居然笑了,这让安慕锦有点摸不着头脑。

“安慕雪说她要求皇后,恢复她母亲的名分。”小王爷将安慕雪的话告诉安慕锦。

安慕锦一怔,指着安慕雪,又看了看小王爷,惊讶道:“你能听到他们说话?”

“这个不是关键,关键是你想不想让她母亲恢复名分。”小王爷说道,本来想说需不需要帮忙的,最后一想他是小王爷,过多插手侯府的事情未必很好。

“当然不想了。她曾经害我落水变成哑巴,又对我下毒让我变成妖怪,我恨她入骨。而且她做的坏事还不止这些呢,总之就是不想看到她好过。”安慕锦一时说了真话,说完就有些后悔了,小王爷会不会觉得她是个心肠歹毒的人啊。

“锦绣,委屈你了。”小王爷拉过安慕锦的手,轻轻握着。

听他这口气,好像挺心疼她的,应该不会认为她是心肠歹毒的人吧,安慕锦乐观的想着。

远处的两人终于分开,整理衣服各自离去。

安慕锦猜这个时候金云堂在干什么呢,想必一定是被七皇子拉住喝酒了吧。

虽然他们走了,但是安慕锦也不想回去。只是这里没有凉亭,没有椅子,只是站着挺累人的。若是有两张椅子,再摆上一张桌子,晒着太阳,喝着茶,挺好的。

刚这样想,就看到荣叔背着两张椅子,身后两人抬着一张桌子走了过来。

看到荣叔来了,安慕锦高兴道:“荣叔一定是心疼你站的累了,所以才搬来桌椅的。”

小王爷但笑不语,是他吩咐荣叔这样做的,只是安慕锦没有发现而已。

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太阳很暖,没有一丝风。即使坐在外面,也感觉不到寒冷,一点冬天的寒意都没有。

荣叔将桌椅摆好,带着人下去了。

“侯府今天真是热闹,看样子我们得晚上才能离开了。”小王爷坐下来说道。

安慕锦仔细听了听前面传来的热闹奏乐声,也笑了,“大哥成亲是件大喜事,听父亲说许多官员都来了。”

小王爷点点头,是啊,该来的都来了。

两人坐了半个时辰,七皇子提着酒壶摇摇晃晃的走过来,嬉笑道:“原来你们在这儿。”

“七皇子哥哥,你慢一些。”身后是珍姐儿的身影,她快跑两步,上前扶住了七皇子的身体。

七皇子扭头看了看珍姐儿,摸着她的小脸道:“还是珍儿对本皇子好,不像二小姐。本皇子对她那么好,她全都记不住,俨然一个白眼狼。”

听到七皇子这样说,安慕锦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七皇子真是记仇,就是前两次没有帮他,他一直记恨到现在。

七皇子一来,安慕锦也不再坐着了,起身给他让位,走到了小王爷的身边。

小王爷皱眉看着七皇子,轻轻咳嗽了起来。

一见小王爷咳嗽,安慕锦就很自然的为他顺气。这一幕被七皇子看到,心里不是滋味。

他不是和她说过吗,小王叔的身体不好,随时就会死掉了。为什么她不听他的话,反而还和小王叔走的那么近。难道说他还不如小王叔吗?

过了一会儿大皇子,金云堂,安慕雪和安慕玉也来了,这里一下热闹起来。

安慕雪看只有两把椅子,连忙吩咐人将屋里的椅子搬出来。

本来安慕锦和小王爷在这里晒太阳,喝茶聊天挺惬意的,结果来了这么多人。地方显得拥挤不说,就是感觉空气也不是那么好了,到处都是酒气。

小王爷咳嗽的越来越快,不一会儿白皙的脸都被咳嗽的泛了红。荣叔急忙走过来,对安慕锦道:“二小姐,侯府可有安静的地方,小王爷需要静养。”

安慕锦就等着荣叔这句话了,当即带着小王爷往外走。

七皇子一把拉住安慕锦的胳膊,笑道:“大小姐已经出嫁,也是客人。如今二小姐是侯府里最大的小姐,你留下来陪我们。让四小姐带小王叔去休息吧。”

“玉儿妹妹留在这里,和我留在这里是一样的,而且她不熟悉外宅的情况,就让她留在这里吧。”安慕锦笑道。

这时安慕雪插话道:“对啊,七皇子就让锦儿妹妹送小王爷去休息啊。”

安慕雪都这样说了,七皇子当众也不好说什么,一笑了之。

其实外宅的情况,安慕锦也不是很熟悉。她最熟悉的就是轩苑,客居苑了。如今轩苑是新婚之地,带小王爷去恐怕不合适,于是她就带着小王爷去了客居苑。

此时安慕琴正在客居苑陪孔展鹏说话,两人坐在客居苑的一处凉亭里,看书聊天也挺惬意的。

安慕琴没有想到小王爷会过来,连忙将孔展鹏拉起来,让他来行礼。

小王爷摆摆手道:“这里不是皇宫,没有那么多规矩,都起来吧。”

“锦儿姐姐,你们怎么会过来?”安慕琴不解的问道。

“安慕雪夫妇回来了,香园太热闹,我们就过来了。”安慕锦简单的说道。

现在正是午后,太阳正好可以斜射入凉亭,亭子里也不是很冷,更何况旁边还有两个火盆。

安慕锦还担心带小王爷来这里,他会不自在。但是他在看到孔展鹏看的书之后,两人就聊了起来,而且对古人古事讨论起来,气氛很是融洽。

刚到酉时,太阳就弱了许多,凉亭里起了一丝冷意。

四人转移到屋子里,坐了一盏茶的功夫,荣叔过来说香园那里开始吃饭了。

小王爷很喜欢和孔展鹏聊天,也邀请孔展鹏一起去香园吃饭。孔展鹏去了,安慕琴自然也会去,一行四人朝着香园走去。

香园里,其他人都已经坐好了。以为安慕琴不会回来了,谁知道不但她过来了,就是孔展鹏也来了,一下子位置不够了。

安慕雪不喜欢安慕锦和安慕琴,就笑道:“锦儿妹妹,琴儿妹妹,今天大家都是客人,就委屈你们两个了。”

安慕锦明白安慕雪的意思,什么话都没有说。安慕琴心中不服气安慕雪的话,但是也觉得站着比坐着好。

别看坐着的可以吃饭,其实能吃多少呢。而且还是和王爷,皇子们共坐一桌,总是担心会乱了规矩,因此提心吊胆的。

安慕锦还记得小王爷的话,那意思是她只是他的丫鬟,不能服侍别人。所以给别人倒酒的活儿就落到安慕琴的身上了。

因为人多的缘故,这顿饭吃的比中午热闹了许多。

不过热闹好像和小王爷无关,他只是静静的喝水,偶尔吃一点小菜,不言不语的听着大家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