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74章 做菜

第174章 做菜

search;

安齐轩也成亲了,小夫人暂时不用那么忙,正好安慕锦留在这里陪着她说说话。

吃了午饭,母女俩坐在门口晒了一会儿的太阳。晒的浑身舒服了,安慕锦才对小夫人道:“娘亲,锦儿有几件事情要和你说。”

“什么事?”小夫人问,安慕锦起身拉着小夫人进了卧房,并让杏儿她们在外面守着。

这些事情都是极为机密的,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安慕锦要说第一件事就是张晓慧成亲时,差点被人顶替了身份。

小夫人听了之后,果然十分的生气,一手拍在桌子上,怒道:“张夫人真是好大的胆子啊,竟然连我侯府都敢算计。这件事我跟她没有完。”

早就猜到了小夫人是这个反应,安慕锦微笑道:“娘亲别急,锦儿还没有将事情都说完呢。现在大嫂的两个丫鬟还在锦绣苑关着,娘亲觉得该怎么处理她们。”

“明天就是晓慧回门的日子,到时候我带着这两个丫鬟去张府。让张夫人给我一个交代,问问她凭什么设计侯府。我还要将此事告诉张老爷,让他还晓慧一个公道。现在晓慧是侯府的儿媳妇,她之前受到的委屈,侯府都为她讨回来。”小夫人凌然的说道。

“大嫂一定会感激我的,是我将她介绍给大哥的。”听到小夫人这样说,安慕锦很为张晓慧高兴。

小夫人摸摸安慕锦的头,感叹道:“也许都是天涯沦落人,所以才会心疼她多一些。看到她被欺负,好像就看到了我们被欺负的过去。”

安慕锦伸手抱住小夫人,撒娇似的说道:“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六姨娘的。好像安慕雪去求了大皇子,让皇后介入侯府的家务事,恢复六姨娘的名分呢。”

说这话时安慕锦有些心虚,若是小夫人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她能说是小王爷告诉她的吗?

好在小夫人什么都没有问,在小夫人看来安慕锦自有一套收集情报的方法,就说那个如菊吧,简直就是这方面的能手。

“安慕雪想的太天真了。我正准备等轩儿的婚事一过,就来整治六姨娘呢。她害我孟府几十口人命,我岂会放过她。”小夫人神色一凛,十分用力的说道。

“娘亲,那个孟总管肯出面作证吗?”安慕锦担忧的问道,小夫人微微一笑:“孟总管嘴硬的很,现在不作证没有关系,到时候对薄公堂,娘亲自然有办法让他作证。”

一想到未来六姨娘会入狱,安慕锦觉得痛快。她那样的人,真是可恨。

因为一个男人的背叛,最后做出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即使她是有苦衷的,这个苦衷也不足以让她洗脱一切罪名。

和小夫人说了这些事情后,安慕锦并没有离去,依旧留在云文苑。一直到吃了晚饭才回去,而她不知道此时锦绣苑有个人因为等她,脖子都看伸断了。

安慕琴一看到她回来就着急的问道:“姐姐,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安慕锦挑眉看她,推开她道:“你最好听娘亲的话,否则到最后没有人愿意帮你了。”

安慕琴郁闷,她都还没有将请安慕锦帮忙的话说出来呢,反而先听了安慕锦的一顿训。

“娘亲说那些话也是为了你好,你是姑娘,总是往表哥那里去,影响也不好。父亲本来就不喜欢孔家的人,若是有一天再有人将你经常去看表哥的事情告诉了父亲。父亲本来答应你了,最后也会改口不答应的。”安慕锦见她不说话了,继续开解道。

“锦儿姐姐啊,你说的都对,只是你不明白那种见不到面的痛苦。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句话你听过没有?”安慕琴摇着安慕锦的手问。

安慕锦用力甩开她的手,冷着脸道:“没有听过。”

“锦儿姐姐,你是故意的!”安慕琴跺脚,她就是想去看看也不行吗?

“总之听话啦。”看她气的鼓着嘴巴,安慕锦又拍拍她的脸,逗着笑道。

安慕琴打开安慕锦的手,气呼呼道:“一个月只见两三次真的是太,太,太少了。”

“别抱怨了。娘亲没有说让你们不见面,你就应该偷着乐了。”安慕锦笑了笑。

安慕琴一听这话,觉得也是那个道理。若是其他人的话,别说是帮她了,肯定是连见面也不让见了。这样一想,安慕琴也不再纠结了,虽然心里还有点难过。

怏怏不乐的和安慕锦挥挥手,安慕琴就离开了锦绣苑。

今天安慕锦什么事儿也没有做,光陪着小夫人聊天了。而且关于大嫂两个丫鬟的问题也解决了,她现在心情不错,又拿出书来看。

林妈妈看她这时候看书,提醒道:“小姐,马上二更天了,洗洗睡吧。”

“我现在来了精神,让我看一会儿吧。偶尔熬熬夜,也没有什么。”安慕锦笑着说道,还让凝烟去准备一些瓜子点心来,大家可以聚在一起聊聊天。

大家一聚在一起,被问话最多的就是如菊。如菊脑子好使,能够将每件事都记的清清楚楚。从老夫人那里,一直说到六姨娘那里,真是一点都不乱。

听着如菊说的那些事情,安慕锦觉得挺有意思,也不看书了光听她说去了。

“你们说奇怪不奇怪,昨天大少爷成亲时,内宅突然多了许多的人。那些人穿的衣服都比我们华贵许多,而且个个脸色严肃。一开始我以为他们是侯府的客人,最后发现不是。小姐,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如菊问道。

昨儿她挺忙的,看到这些人也没有太在意,事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侯府的客人应该都在外宅,即使进入内宅,也不应该有男人进来。

安慕锦知道如菊说的那些人是谁,就是小王爷他们带来的侍卫和宫女们。原来他们趁着大家在外宅忙的时候,来到了内宅,怪不得在外宅的时候没有看到他们呢。

但还是很奇怪啊,他们来内宅做什么?

“也许是客人的随从吧,走错地方了才到了内宅。”安慕锦随便解释。

她觉得在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之前,还是不要说出他们的身份比较好。毕竟小王爷三位贵客到侯府来,知道的人都很少。

“小姐说的有道理。”如菊点头道,又说了一些其他院子的小事情。

说话的时候总是不觉得时间过的快,要不是林妈妈提醒三更天了,估计她们能一直说到天亮呢。

次日一早,安慕锦正在穿衣服时,惠妈妈过来说:“小姐,小夫人将素心和素兰带走了。”

“恩,我知道。”安慕锦说道,今天是张晓慧回门的日子,带着这两个丫鬟大有用处。

“小姐,我还有件事想和你说一声。”惠妈妈有些为难的说道。

“惠妈妈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吧。”安慕锦看着惠妈妈,她今天怎么吞吞吐吐的。

“还是老头子的事情,他自从上次大雪摔了一跤,就一直没有好。前天我回府就是想和小姐说一声的,因为这两天小姐忙,我也没有说。老头子他身边没有人照顾不行,所以我想……”惠妈妈在锦绣苑两年了,也有了许多感情,这突然说离开也挺舍不得的。

“惠妈妈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老爹现在怎么样了?”安慕锦关心的问道。

“右腿骨折,暂时下不了床了。不知道休养一段时间,会不会好一些。”惠妈妈说道。

惠妈妈一家对安慕锦都有恩,老李头现在需要惠妈妈,安慕锦自然不会强留着惠妈妈。让凝烟去拿了一袋子钱来,递给惠妈妈,让她回去个老李头多买一些补品吃吃。

平时安慕锦对锦绣苑的人十分的大方,月钱给的多,赏钱也给的多。惠妈妈看安慕锦又要给钱,哪好意思再要,连忙往外推。

“惠妈妈不是说好了吗,我也是你的女儿。女儿孝敬爹娘是应该的,我不能在你们面前尽孝,只能拿这些银钱给你们。你要是不接受,我会很难过的。”安慕锦将袋子使劲的往惠妈妈怀里塞。

听到安慕锦说我也是你的女儿时,惠妈妈忍不住湿了眼睛。她没有想到安慕锦现在身份不一般了,还能记得过去的那些话,心中十分感动。

“锦儿啊,娘在外面会一直给你祈福的。”惠妈妈拿着钱袋,抱住了安慕锦,大声的哭了起来。

安慕锦也哭了,两人抱着哭了一会儿,惠妈妈又道:“我和老头子不是京城的人,这次等他腿伤好了,我们想回老家去。”

“老家?你们的老家在哪里?”安慕锦急忙问道,她从来没有听惠妈妈说过这件事,她还以为他们就是京城的人呢。

“老家在一个山疙瘩里面,说了小姐也不一定知道。等我们走时,我们会过来看小姐的。若是有可能,等我们安定下来了,说不定还能来京城走走呢。”惠妈妈乐观的说道。

安慕锦没有再问,她明白惠妈妈他们若是真的回了老家,这以后见面就很难,很难了。

想着惠妈妈这一去就难以见面了,安慕锦决定做一顿好吃的,当做是给惠妈妈践行了。

这天锦绣苑里热闹起来,会炒菜的,不会炒菜的,都给惠妈妈做了一道菜。就是安慕锦,她从来没有下过厨,也在惠妈妈的指导下为惠妈妈做了一道简单的菜。

锦绣苑的人围着一张桌子就像一家人一样,大家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说着说着,不知谁先开了一个头,流着泪说:“惠妈妈你这一走,我们想要再见面就难了,来我敬你一杯。”

惠妈妈端起酒杯,一口喝了,脸上挂着笑,眼里却是流着泪。

有一个人哭了,一桌子的人都哭了。安慕锦哭的最厉害,她以为锦绣苑的这些人都会陪着她,一直陪着她。今天惠妈妈走了,不知道以后还有谁会离开她。

哭了好一会儿,林妈妈哽咽道:“大家都别哭了,惠妈妈这是恢复自由身呢,大家应该高兴,高兴!”

“对,惠妈妈我这次回去就是翻身做主子了。”惠妈妈哈哈笑着,拿着酒壶直接喝了起来。

大家看惠妈妈说的这么洒脱,也都擦了泪,不再悲伤,而是换上了笑颜,一桌子的人又热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