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75章 顺眼

第175章顺眼

第一次喝了这么多酒,安慕锦醉的厉害,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更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她总是觉得好像有人在笑,而且就在她的耳边。

她头疼的厉害,眼睛也睁不开,嗓子干的难受,想要让那人别笑了,却开不了口。

耳边的笑声越来越多了,安慕锦难受的不得了,最后一用力,猛然睁开了双眼。

“呵呵,是我们的笑声吵到你了吗?”张晓慧见安慕锦醒了,赶紧扶她起来。

安慕锦愣愣的看着张晓慧,疑惑的问道:“大嫂你怎么在这里?”

“看到我来,不高兴吗?”张晓慧笑问,安慕锦摇摇头,一摇头就头疼的厉害,连忙捂住了头。

“凝烟将醒酒汤拿来,小姑娘不会喝酒还那么逞能,真是找罪受。”张晓慧对凝烟说道,凝烟将醒酒汤拿来,她又亲自喂安慕锦喝了。

醒酒汤的味道真不好闻,喝着只想往外吐。安慕锦想推开不喝,张晓慧用力的按着她道:“喝下去就没事了,不然这头还得疼。”

喝完一大碗醒酒汤,安慕锦忍不住打了一个饱嗝,感觉屋里的味道都是醒酒汤的味道,很不好闻。

“这是我秘制的醒酒汤,效果很不错的。哥哥醉酒时,都是喝我做的醒酒汤,每次效果都很不错。”张晓慧骄傲的说道。

缓了一会儿,安慕锦觉得头不是那么疼了,嗓子也不干了,效果的确不错。

“大嫂你们刚刚在笑什么?”安慕锦好奇的问道,是在说笑话吗?

一听安慕锦这样问,屋里的人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张晓慧拿着帕子遮住嘴巴,笑的又开心又斯文。

见大家这个反应,安慕锦就更加好奇了,是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了吗?

大家笑了一会儿,最后张晓慧才道:“锦儿你刚刚睡觉的样子真可爱,我们笑的就是这个。”

真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答案,安慕锦有些不好意思的挥手,抱怨道:“没事你们看我睡觉干嘛,我都还没有睡够呢,就被你们吵醒了。”

“小姐你都睡了两个多时辰了,该醒醒了。”林妈妈笑着说道,“而且现在天也黑了,该吃晚饭了。”

“呀,我居然睡了这么久,惠妈妈呢?她……”她是不是没有等自己去送,就已经走了。

安慕锦失落极了,她居然错过了最后一次送惠妈妈。

“惠妈妈走的时候,是一个人走的。她说不想看到大家依依不舍的样子,而且惠妈妈就在京城,小姐想她了,还可以去看她啊。”看安慕锦那么失落,林妈妈连忙安慰道。

“唉。”安慕锦叹息一声,心想惠妈妈现在是还在京城,等老李头的腿好了,他们也就离开京城了啊,那时再见面就难了许多。

“锦儿别叹气皱眉的,像个小老头一样,一点也不可爱了。”张晓慧突然伸手将安慕锦的眉头抚平,又感动道:“这次还多亏了你呢,谢谢你锦儿!”

面对张晓慧的突然道谢,安慕锦有些不明白,眨眼问道:“好好的,怎么突然说谢谢我呢。”

张晓慧笑了笑,开始给安慕锦讲今天回门发生的一些事情。

儿媳妇回门,婆母跟着一起回去的,恐怕只有张晓慧会有这样的待遇了。一开始张晓慧也想不通小夫人会跟着一起回去,在见到张夫人时,她才明白小夫人这是为她讨回公道呢。

小夫人说话很直接,当着张老爷的面就质问张夫人为什么要设计害侯府,让侯府娶不到张晓慧。还将当初娶张晓慧的条件给抖了出来,没有要张府一份嫁妆,反而给张晓慧添置了嫁妆,就是嫁衣也是侯府给做的。

这一件件,一桩桩事情说出来之后,张老爷的脸都被气白了。张晓慧的嫁妆是老早就准备好了的,张老爷以为就算张夫人平时对张晓慧再不好,也不会不将张晓慧的嫁妆给她。没想到张夫人还是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让侯府给张晓慧出嫁妆,这算怎么回事?是侯府嫁女儿,还是张府嫁女儿啊,张府的脸面都被张夫人给丢尽了。

张老爷当场没有对张夫人怎样,只是让她将该给张晓慧的嫁妆都拿出来,还有收了侯府的东西也都还给侯府。另外,张老爷又做主张,将张府名下收成最好的两个庄子送给了张晓慧做嫁妆。

见张老爷对张晓慧这样好,给了张晓慧这么多嫁妆,张夫人也生气了,当场和张老爷吵了起来。说好东西都给张晓慧了,其他女儿嫁人时怎么办。

本来当着小夫人的面张老爷不好教训张夫人的,可她不懂事,还敢和张老爷吵。张老爷气疯了,也不管小夫人和安齐轩了,当场打了张夫人几巴掌,还狠狠的教训了她。

张夫人被教训之后,气焰小了很多,只会嘤嘤的哭着,那样子好不可怜。和她平时高贵的形象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张晓慧觉得那是她看张夫人看的最顺眼的一次。

“锦儿,我明白是你在娘亲面前为我说话,不然娘亲怎么会知道我受到的委屈,又怎么会去帮我讨回公道呢。”张晓慧说完紧紧的抓住安慕锦的手,表示感谢。

安慕锦呵呵笑着:“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不要说这些客气的话。”

“有些感谢的话还是要说的,锦儿你真是我的福星。遇到你,我发现我的人生都变得美好起来了。”张晓慧又夸奖道,安慕锦都被夸的不好意思了。

其实这件事呢她只是在小夫人面前说了几句话而已,最后做出成绩的可是小夫人啊。她还真的没有想到小夫人去了张府,会有这样的收获。不仅让张府给了张晓慧嫁妆,还让张夫人吐出了为了让张晓慧嫁到侯府来,小夫人给的许多好处。

姑嫂二人说着话,厨房的饭菜也做好了,于是张晓慧就在锦绣苑吃饭。

刚吃了两口,安齐轩从外面进来,纳闷道:“晓慧,你不是说来找小妹说一会儿话吗?这咋还吃上饭了呢?”

“轩哥……”张晓慧不好意思的叫了一声,双脸立刻红了起来。

安慕锦看着满脸羞涩的张晓慧,很想笑又不敢笑,怕笑出来张晓慧更加不好意思了。

“大哥,你还没吃饭吧,坐下来一起吃。”安慕锦招呼道。

安齐轩控诉道:“是啊,我在等某个女人一起吃饭,她却自己先吃上了。”

“好了,我现在就回去。”张晓慧放下筷子,对安慕锦笑了笑,立刻起身跑到安齐轩的身边。

安齐轩一把抓住她的小手,说道:“手还挺热的,没有冻到就好。来,将披风穿上。”

安慕锦看的目瞪口呆,第一次看到男人给女人系披风,那动作,那神情真是温柔到了极致了。

看来安齐轩很喜欢张晓慧,那她这半个媒人也就放心了。

“小妹,我们走了。”在离开时,安齐轩倒没有忘记和安慕锦知会一声。

安慕锦摆摆手,笑道:“知道了,你们快回去吧。”

“大少爷对大少奶奶真好。”他们一走,林妈妈就感慨道。

“是啊,大少奶奶真幸福,遇到了大少爷这样的好男人。”凝翠羡慕的说道,凝烟拍了她一下:“羡慕了?”

“女人一生不就是想嫁个疼自己的男人吗?我当然羡慕了。”凝翠不害羞的回道。

听她们斗嘴,安慕锦轻笑着摇头:“别说了,拿碗筷过来一起吃吧。可惜了这一桌子好菜啊,大嫂没有口福。”

“轩苑的饭菜肯定比这里好吃。”凝翠吃着饭还堵不住嘴的说道,凝烟拿着筷子敲了她一下,让她赶紧闭嘴。

看凝烟和凝翠打闹,安慕锦觉得挺有意思的。突然间又感伤起来,若是哪天凝烟和凝翠也像惠妈妈一样离开她了,她想她一定会很难受很难受的。

这样一想,安慕锦的饭菜都少吃了,一会儿就吃饱了。

晚上林妈妈守着安慕锦,问她晚上怎么吃那么少。安慕锦捂着胸口的位置,告诉林妈妈她那里难受。

林妈妈知道安慕锦难受的是什么,坐在床边轻轻叹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小姐你要学会习惯,有一天若是我们都不在你身边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不会的,你们都会陪着我的。”安慕锦害怕的抓住林妈妈的手,将脸放在她的手上,摩挲着。

“凝烟和凝翠我说不准,她们还有可能会一直陪着小姐你。像我和惠妈妈,我们两个年龄很大,想要一直陪着小姐,也是不可能的。”林妈妈摸着安慕锦的脸,笑了笑,只是那笑容里有着一丝的苦涩。

人生老病死,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

安慕锦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但是今天惠妈妈突然说要离开,她也想到了这个。现在听到林妈妈这样说,她心里更是难受的厉害。

“林妈妈……”安慕锦喊了一声林妈妈,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了。

林妈妈轻轻恩了一声,用手拍着安慕锦的背。

过了好一会儿,林妈妈轻声道:“小姐,睡吧。”

“好!”安慕锦松开林妈妈的一只手,钻进了被窝。

林妈妈吹散了烛火,安慕锦的眼睛一闭,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生老病死太可怕了,安慕锦忍不住的想到了小王爷。她和老大夫还是没有能够将药方的使用研究出来,小王爷他还能等多久呢。

想了大半夜,直到听到远处传来一声鸡叫声,安慕锦才有了点困意。清空脑袋里的所想,安慕锦渐渐的也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