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76章 绝望

第176章绝望

腊月二十二,六姨娘突然跑到轩苑去,告诉张晓慧她才是侯府的大夫人,让张晓慧给她磕头敬茶。

张晓慧也知道这位六姨娘的事情,再说了安齐轩的亲生娘亲是小夫人,自然不肯给六姨娘敬茶。六姨娘看张晓慧一点也不尊敬她,上前给了她两个巴掌。

张晓慧是新媳妇,自然不能和六姨娘动手,只是忍着心中的气。让丫鬟去将安齐轩喊回来,那丫鬟还没有出去,就被徐妈妈拉回来,狠狠的推倒在地。

“晓慧啊,你真是不知趣。我可是侯府的大夫人,当家主母,等皇后下旨,我的身份就恢复了。今天给你敬酒你不吃,你非要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六姨娘瞪着张晓慧阴狠狠的说道。

“六姨娘,晓慧初来乍到,不懂事。你要喝茶,我这就给你倒。”张晓慧一看外面还站着两个婆子,就知道今天是六姨娘故意来找茬的。

丫鬟将茶水端上来,张晓慧亲自端给六姨娘。六姨娘看都不看一眼,挥手将张晓慧手里的茶杯打落在地,又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道:“敬酒没有了,现在只有罚酒。徐妈妈,给我好好教训这个不懂事的媳妇,让她知道我侯府的规矩。”

徐妈妈做了一个挽袖子的动作,扬眉吐气道:“是,大夫人!”

看到徐妈妈要过来打自己,张晓慧连忙后退。可还没有退两步,徐妈妈猛然上前,用力掐住张晓慧的胳膊,伸手就打。

张晓慧用手挡住,一头撞向徐妈妈的胸部,将徐妈妈撞的一个趔趄,松开了张晓慧。

“哟,没有看出来,还是个野丫头。蔡婆子,李婆子你们也进来。今天我要好好教教这个媳妇,什么是侯府的规矩。”六姨娘看到徐妈妈被推开了,眼神变得更为的凌厉起来。

如菊将六姨娘带人进入轩苑的消息告诉安慕锦时,安慕锦一下从椅子上跳下来,带着人就往轩苑去。

今天是小夫人和安齐轩出去收账的日子,六姨娘挑了这个时候去,张晓慧肯定凶多吉少。

一到轩苑就听到丫鬟的哭喊声,唯独没有张晓慧的声音。安慕锦快速跑进屋里,看到六姨娘正坐在椅子上喝着茶,两个不认识的婆子在鞭打着轩苑的丫鬟。

而一直跟在六姨娘身边的徐妈妈,此时却不见了踪影。同样没有看到身影的,还有张晓慧。

“六姨娘,你这是在做什么?”安慕锦沉声问道,踏步走了进来。

六姨娘看到安慕锦来了,一点也不意外,笑道:“丫鬟们不懂事,我让人教训教训他们。”

“侯府自来都很宽厚,不会轻易教训丫鬟。就算是丫鬟们犯了错误,也会有当家主母来教训,还轮不到你一个姨娘。”安慕锦冷笑一声,走上前去,让那两个婆子住手。

两个婆子一住了手,丫鬟们就爬到安慕锦的身边,小声哭泣道:“二小姐你快去救救大少奶奶,她被徐妈妈带走了。”

“带去哪里了?”安慕锦问,丫鬟们也是摇头,突然一个丫鬟指着左边厢房道:“我看到大少奶奶被带到那里去了。”

听完这个丫鬟的话,安慕锦立刻想过去救人,两个婆子却在这个时候拦住了安慕锦的去路。

六姨娘站起来,走到安慕锦的身边笑道:“二小姐你别紧张,大少奶奶不懂事,我只是让徐妈妈教她一些侯府的规矩而已。”

“这规矩还轮不到你来教。”安慕锦不和六姨娘废话,掏出银刀看也不看的朝着两个婆子划过去。

两个婆子也没有想到安慕锦会这么的狠,吓的连忙退开来了。

见两个婆子闪开了,六姨娘气的直骂:“真是不中用的东西。”

骂完之后,六姨娘突然从怀里拿出一包药粉,朝着安慕锦的面门就撒来。安慕锦想伸手去挡,已经来不及了。

“这是最有效的迷药,只要闻一点就会让人头脑发昏,神志不清。安慕锦,今天你是倒霉,栽在了我的手里。”六姨娘哈哈笑道。

原来是迷药,安慕锦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呢。

“你忘记我是会医术的了吗?这点迷药还难不倒我,让你尝尝我的迷药吧。”

迷药这东西最好用,安慕锦没事的时候也研制了一些迷药。本来是做防身之用的,没想到今天先拿六姨娘她们做实验了。

六姨娘的迷药是从药铺里买来的,那大夫和她说这种迷药是最强的迷药。只要闻一点就会出现头昏眼花的情况,可安慕锦她们闻了那么多,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六姨娘不知道的是,自从安慕锦无缘无故的中了青脸毒之后,老大夫就给了她一些特制的解毒丸。她给锦绣苑的每个人都发了一颗,避免以后再出现中毒事件。

见六姨娘露出那目瞪口呆的表情,安慕锦觉得特别的解气,因此手中的迷药下的是一点也不心疼。

六姨娘和那两个婆子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时不时的还发出一声声的呻吟出来。

安慕锦配置的迷药比外面卖的要厉害很多,不仅能够让人失去反应能力,还会让人感受到**的疼痛。这种迷药没有解药,只要过了十二个时辰,药效自然就会解除了。

“小,小贱人,为何我的迷药对你,你们没有作用?”六姨娘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安慕锦她们不会中毒。

看到轩苑的丫鬟们都中了毒,六姨娘确定不是她的迷药有问题,而是安慕锦她们几个有问题。

“既然你问了,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还记得你让安慕雪对我下毒吗?其实那次确实是我中了青脸毒,不是如菊。只是我运气好,自己将身上的毒给解了。事后故意安排如菊中毒,只是为了不让如菊再为你办事而已,你明白了吗?”安慕锦呵呵笑了两声,六姨娘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

“原来,原来如此!”六姨娘恨啊,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安慕锦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反败为胜了,还从她的手里抢走了如菊。

安慕锦不想再看六姨娘那张难看的脸,正准备去找张晓慧时,旁边的丫鬟拉住她的衣服道:“二小姐,求求你给我们解药吧。”

看着这些轩苑的丫鬟们也遭了秧,安慕锦有些内疚。刚刚一时激动,忘记这些人是没有吃过解毒丸的了。而且中了她的迷药,即使有解毒丸也解不了,所以安慕锦十分不好意思的让她们等等。

等到十二个时辰一过,她们身上的迷药自然的就会解除掉了。

至于六姨娘对她们下的迷药,安慕锦想六姨娘和两个婆子没事,肯定是因为有解药。于是她在六姨娘的身上摸了摸,摸到了一个上面写着解药的药包,拿给那些丫鬟们闻一闻。

闻过解药之后,丫鬟们的头不疼了,可身上却疼了起来,而且浑身无力的更加厉害了。

帮她们解了六姨娘的迷药,安慕锦捏着那包解药出了房间。

林妈妈和如菊先去找张晓慧了,安慕锦到的时候,现场已经被林妈妈处理过了。即使被处理过,安慕锦还是看出了这里有打斗的痕迹。

徐妈妈的上半身盖着一个被单,一直盖到头部以上,她的身下是一大摊子血。那血并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还在不停的往外流,将地面染红了一大片。

“啊。”安慕锦没有叫出来,身后的凝翠倒是惊叫一声,捂着嘴巴再也不敢发出一个音节来。

凝烟也是吓的双眼大睁,流这么多血,怕是死人了吧?

安慕锦也是吓的小脸苍白,但她知道此刻不是害怕的时候,而是先找到张晓慧再说。往屋里喊了一声林妈妈,林妈妈过了一会儿才从里屋跑了出来。

“小姐,别怕。”林妈妈走过来,将安慕锦扶进来,绕过徐妈妈继续往里走,同时对凝烟道:“凝烟快去里屋那一床被子来给她盖上,将血清理一下。”

凝烟应了一声,快速跑到前面去,抱着被子又出去了。

进入里屋,安慕锦看到张晓慧如同木偶一般坐在被子上,身上的外衣全部脱下,只剩下了亵衣。如菊正在给她梳头发,还一边和她说话,可她都没有回应。

看到安慕锦来了,张晓慧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随即就又低下了头。从始至终,她的表情都很平淡,平淡的让人心疼。

安慕锦知道她这是怎么了,肯定是因为失手杀了徐妈妈,而受到的刺激太大了,才这样的。

怕张晓慧心里受不了,安慕锦蹲下来坐在她的身旁,拉着她冰凉的手道:“大嫂,徐妈妈她是罪有应得,你别太过自责,不要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张晓慧仿佛没有听到安慕锦的话一样,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什么表情都没有。安慕锦又和她说了一会儿的话,发现她都当做没有听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现在是寒冬腊月,即使在屋里,穿着衣服也是冷的很。而张晓慧却只穿着亵衣,安慕锦抱着被子给张晓慧盖上。

刚给她盖上,张晓慧就伸手打开,不让安慕锦给她盖被子。安慕锦又脱自己的衣服给她穿,她也同样将安慕锦的衣服扔开。

和她说话,她也不理,让她多穿一点衣服,她也不让,她这是怎么了?

安慕锦很无助的看着她,摸着她的脸祈求道:“大嫂,你心里难过你说出来,你不要一句话都不说啊。”

张晓慧依然是目视前方,眼神空洞的厉害,当安慕锦是空气。

这种空洞的眼神,安慕锦看到过一次。

这是一种绝望的,对任何事情都不抱希望的眼神,她没有想到这种眼神会出现在张晓慧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