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77章 胎记

第177章胎记

安齐轩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赶回来,还是晚了一步,张晓慧出事了。

当张晓慧看到安齐轩的时候,她的表情变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平静。

不知道她刚刚将匕首藏在了什么地方,此时她猛然拿出匕首,朝着自己的心口就是一刀,血从她的嘴角溢出,看着安齐轩直笑:“轩哥,我们来生再见!”

张晓慧的动作太快,就是在她身边的安慕锦也没有反应过来,她已经伤了自己一刀。在她还想给自己第二刀时,安齐轩已经扑过来,一把将她手中的匕首夺掉:“不,晓慧你不要死!”

“轩哥,我的身子已经被人看到,我没有脸再见你。让我死了吧,我们来生见,好吗?”躺在安齐轩的怀里,张晓慧的伤口,嘴角不停的有血流出。

安齐轩抱她抱的很紧,一个大老爷们,瞬间红了眼睛,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晓慧你不要离开我,我不要来生,只求今生今世有你陪在我的身边。”

是安慕锦误会了,她一直以为张晓慧是因为杀了人才会变得绝望。原来是因为张晓慧的身子被人看到,张晓慧觉得对不起安齐轩,所以才会变得绝望。

可是在她进来的时候,她并没有看到有别的人在啊,难道说那个看了张晓慧身子的人已经跑走了?

想到这个可能,安慕锦又气又恨,六姨娘她好狠的心啊。安排人看了张晓慧的身子,那人肯定会到处乱说,到时候张晓慧的名声就毁了,侯府的名声也会跟着受到影响的。

心中再气再恨,安慕锦也能保持冷静。因为她明白,当务之急不是气愤这些事情,而是将张晓慧的命保住。

因为安慕锦救人的工具都在锦绣苑,所以她让安齐轩将张晓慧抱到了锦绣苑。

好在张晓慧的那一刀并不怎么深,但也离心脏的位置并不远了。安慕锦第一次处理伤的这么重的病人,整个神经都被崩起来了。

忙了半个时辰,安慕锦终于将张晓慧的伤口处理好,不再往外流血了。

张晓慧是救活了,可她又变成了之前的绝望,这次连安齐轩也不理了。安齐轩一个大男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的很凶,说了许多安慰的话,可张晓慧就是不理会。

在张晓慧看来,她的身子只能给安齐轩看,给另外一个人看到了,她就要死。

看到安齐轩哭的那么厉害,张晓慧又是这么的麻木,安慕锦的心里也很难受。看了一会儿她就看不下去了,一出屋子,眼泪就忍不住的往下流。

“小姐,大事不好了。”如菊满脸忧色的跑进来,走到安慕锦身边耳语几句。

安慕锦听了之后,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那个人的动作够快的,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侯府大少奶奶的左胸上有一个水滴样的胎记了。

安慕锦正要去找小夫人说这件事,小夫人已经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跑进来,看到安慕锦就问:“晓慧现在怎样了,有没有事情?”

“大嫂她什么话都不肯说。”安慕锦说道,小夫人捏了一下安慕锦的手,颤声道:“我进去和她说。”

说着小夫人快速进了屋里,让安齐轩出去,她单独和张晓慧谈谈。安齐轩放心不下张晓慧,不愿意出去,小夫人第一次冲他发了很大的火,安齐轩被吼了出去。

小夫人不仅不让安齐轩在里面,就是安慕锦进去也不行,还让杏儿在门口守着。

安齐轩一直担心的看着里面,不知道小夫人要对张晓慧做什么。

过了两盏茶的功夫,小夫人从屋里走了出来,看了看安慕锦和安齐轩道:“你们两个跟我来,杏儿留下照顾大少奶奶。”

“娘亲,我想留下来陪……”安齐轩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被小夫人一瞪,吓的不敢再说话了。

小夫人这次很生气,张晓慧才嫁来几天,就遇到这样的事情。是她的疏忽,没预料到六姨娘会将对她的仇恨报复到张晓慧的身上来。

张晓慧是无辜的,即使现在满大街都在讨论她左胸上的胎记,她的名声已经没有了。但是小夫人依旧喜欢这个儿媳妇,也一定会给她讨回公道的。

走出锦绣苑好远了,小夫人突然停下来,对安齐轩道:“轩儿,娘亲想让你答应我一件事,你愿意吗?”

“娘亲请说,什么事情轩儿都会答应的。”安齐轩立刻说道,丝毫的犹豫都没有。

“此生此世只娶张晓慧一个女人,不许碰其他的女人。”小夫人说的郑重,安齐轩很认真的点头道:“不用娘亲说,孩儿也一定会做到的。”

见安齐轩回答的这么迅速,小夫人并没有多少高兴,反而还有一些担忧。

现在安齐轩的心里是有张晓慧的,所以才答应的这么快。等以后,张晓慧的容貌不再了,安齐轩还会像如今一样的爱她,记着这个承诺吗?

“娘亲请放心,虽然孩儿书读的少,道理知道的也少,规矩懂的更少,但是孩儿知道一件事。就是晓慧她心里有我,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的心里肯定比我还难受。若是她心里没有我,是不会想到自杀的。我不能负了她,现在以后都不能。”安齐轩憨厚一笑,看了看小夫人又道:“晓慧是个心思敏感的人,即使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但是我知道如果我娶了别的女人,她肯定以为是我嫌弃她了。所以我一定会遵守今天的承诺,除了她,绝对不再娶第二个女人。”

安齐轩的这番话是发自肺腑之言,也是他今天当着小夫人和安慕锦的面做的承诺。他是真心爱着张晓慧,真心心疼张晓慧的。

自从回门之日,他知道了许多张晓慧被欺负的事情之后,他就发誓一定要对张晓慧很好很好。可他还是做的不够好,让她遭遇了这样的事情。是他没有保护好他,不怪她!

“好孩子!”小夫人的声音哽咽起来,拍了拍安齐轩的肩膀,转身继续往前走。

安慕锦也被安齐轩的那段话打动了,悄悄抹了眼泪。真是没有想到笨笨的大哥会说出这么一段感人肺腑的话来,若是张晓慧听到了,一定也会很感动吧。

小夫人带着他们直接去了前厅,前厅里老夫人和侯爷坐在首座上。六姨娘被人扶着坐在了下面的椅子上,她的脚边躺着两个婆子。

“老夫人,侯爷,你们要相信我啊,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他们进来时,六姨娘正好说了这么一句话。

听她这句话的意思,安慕锦知道她已经将事情的经过和老夫人他们说了吧。

不知道六姨娘说了什么,老夫人脸色铁青,看到小夫人来,拍了一下桌子质问道:“玉书,轩儿媳妇做了这么不堪的事情,还留着她在侯府干什么?让轩儿休了她,我侯府不要这样不守贞操的女子。”

老夫人这怒火够大的啊,安慕锦眉头一挑,看向了小夫人。小夫人还未说话,安齐轩先开口道:“祖母,晓慧是我的妻子,休不休她得看我的意愿。”

“你这个蠢货。她背着你偷人,现在她的情夫将她身上最主要的特征都说了出来,你还蒙在鼓里为她说话,你傻不傻?”老夫人指着安齐轩气愤的说道。

安齐轩还想和老夫人争辩,安慕锦轻轻拉了他一下。示意他不要太激动,先看娘亲怎么说。

小夫人没有理会老夫人的这些话,而是问侯爷道:“侯爷,你相信了六姨娘的话?”

侯爷没有说话,看那表情应该是相信了。

小夫人心中冷笑,面上却什么表情也没有,十分平静的说道:“晓慧是无辜的。不管现在外面传了多少侯府的留言,晓慧永远都是侯府的儿媳妇。”

“玉书你不要糊涂啊,晓慧那样的女人要不得。要了,就是丢我们侯府的脸啊。”老夫人拍着桌子怒道。

小夫人看着老夫人,温和一笑道:“母亲,这是谣言。是六姨娘故意让人捏造出来的谣言,你怎么会相信这些呢?”

老夫人哼了一声:“你当我是老糊涂了吗?轩儿媳妇的左胸上有一个水滴形状的胎记,这么详细的描述还能是谣言?”

“我说它是谣言,它就是谣言。难道还能有人扒开轩儿媳妇的衣服看一看不成?即使有人敢扒,我就敢剁了他的手。”小夫人凌厉的说道,不再看老夫人变的更加难看的脸色。

“玉书,你,你为何要这样固执。那人还说和轩儿媳妇如何如何了,难道这些也是谣言吗?”这是小夫人第一次如此反驳老夫人,老夫人被顶的肺疼。

“这些话都是六姨娘教那人说出来的,都是谣言。”小夫人看着六姨娘一字一句道。

六姨娘浑身疼的难受,听到小夫人这样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小夫人真会冤枉人,我连那人是谁都不认识,怎么会是我教他说的呢?”

“带丫鬟们进来。”小夫人没有看六姨娘,而是对着外面说道。

小夫人一说完,就看到几个婆子将轩苑的几个丫鬟扶着进来了。

丫鬟们进来就跪下来道:“老夫人,侯爷,那个男人的确是六姨娘带进轩苑的。不知道徐妈妈和他起了什么争执,他可能失手杀了徐妈妈……”

“什么?你说什么?徐妈妈怎么会死?”六姨娘还不知道徐妈妈已经死了的消息,这会听到丫鬟们的话又是震惊又是愤怒。

“是谁杀了徐妈妈?绝对不是他杀的,绝对不是!”六姨娘愤怒的看着安慕锦,当时只有安慕锦在,那徐妈妈一定是她的人杀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