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78章 报官

第178章 报官

search;

在六姨娘愤怒的看着安慕锦时,安慕锦也在看着她。安慕锦的恨都藏在了心里,没有像六姨娘那样都表现在眼里。

“小贱人,一定是你杀了徐妈妈对不对?”六姨娘颤巍巍的指着安慕锦怒道。

安慕锦双眼一瞪,轻声道:“六姨娘说话要讲究证据,丫鬟们看到是他杀了徐妈妈,这事错不了。”

“你放屁!”六姨娘情绪激动,身子软绵绵的,差点从椅子上滑下来,“徐昂是徐妈妈的亲儿子,他怎么会杀自己的生母?”

“原来他叫徐昂!”安慕锦冷笑一声,六姨娘再次说漏嘴了。

这次说漏嘴,六姨娘一点也不害怕,反而很理直气壮道:“老夫人,侯爷,请你们为徐妈妈做主啊。她跟了我半辈子,我不能让她死的这么不明白白。希望你们还她一个公道,找到真正的杀人凶手。”

说完六姨娘狠狠的瞪了安慕锦一眼,然后从椅子上滑下来,朝着老夫人跪了下来。

安慕锦不怕被冤枉,只要六姨娘不认为人是大嫂杀的就好了。现在大嫂的名声都没有了,老夫人又主张安齐轩休妻。若是再背上杀人的罪名,那老夫人肯定会更加狠心逼迫安齐轩休了她的。

“祖母,父亲,锦儿也想要一个公道。锦儿去的时候,徐妈妈已经死了多时了,怎么会是锦儿杀的呢?”安慕锦轻轻的说道。

“就算不是你杀的,也是你的人杀的,是林妈妈,还是如菊?”六姨娘愤愤的说道。

她看的清楚林妈妈和如菊先去了那里,安慕锦和凝烟,凝翠是最后才去的。那这杀人凶手一定是林妈妈或者如菊,或者她们两个都是。

“六姨娘我们在这里争没有任何意义,将徐昂找到问问他不就知道当时的情况了吗?”安慕锦笑了一声,转而对侯爷道:“父亲,锦儿请求出去找寻徐昂的下落。”

“锦儿你还是一个姑娘,怎么能够出去找人?”侯爷不同意安慕锦出去找人。

可安慕锦有自己的道理,正因为她是一个姑娘,找人才最方便。因为徐昂并不认识安慕锦,也绝不会想到是安慕锦去找他,他肯定防男人,也不会防女人的。所以安慕锦有很大的把握能够将徐昂找到,再说了她还有帮手不是吗?

和侯爷说了自己的想法之后,侯爷没有说话,小夫人答应道:“锦儿说的有道理,侯爷就让锦儿去找吧。锦儿多带一些人在身边,以免遇到什么危险。”

安慕锦先回到锦绣苑,换上了凝翠的衣服,带着认识徐昂的如菊和林妈妈从后门出去了。

出府之后,安慕锦先去了画廊,让如菊徐昂的面貌描述出来,由画师将徐昂的画像画出来。接着安慕锦带了画像去了布庄,将画像交给荣叔,让荣叔帮忙找人。

荣叔一听安慕锦让他做这事,眉头高高的挑起,很郁闷的问道:“二小姐,你是不是忘记我之前说过的话了?”

安慕锦没有说话,只是满脸期待的朝小王爷看去。小王爷知道她的心思,对荣叔摆手道:“荣叔,你就当去休息一下吧。”

“那好,二小姐你可要好好照顾少爷啊。”荣叔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可他就是不想直接答应了安慕锦的请求。

荣叔一走,小王爷就咳嗽一声,安慕锦立刻跑到他的身边,问道:“天成,你最近的身体怎么样了?”

小王爷刚刚不是想咳嗽,他只是想用咳嗽将安慕锦唤到身边来而已。至于身体如何,还是老样子,不好不坏死不了!

“身体无碍!”对小王爷来说,只要不发病那就是无碍的。

“最近侯府的事情太多,我都没有时间研究那药方,不知道师父那里研究的如何了?”安慕锦感慨道,心中郁闷不知道何时侯府才能平静下来。

“别着急,你先忙你的事情,我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看安慕锦又皱了眉,小王爷心疼的说道。

真希望自己的身体赶快好起来,这样他就可以为安慕锦遮风挡雨,不再让她为这些事情忧愁。

荣叔的效率还是蛮高的,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他就找到了在青楼玩乐的徐昂。

既然人已经找到了,安慕锦就不能在这里陪小王爷了,和他挥手道别。小王爷不像往常那样看着安慕锦离开,而是将她送到了布庄的门口。

“外面风大,你快进去吧。”安慕锦对小王爷说道,小王爷温和笑道:“你回去吧,我看着你走。”

一直看到安慕锦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再也看不到了,小王爷才转身回去。

“少爷,你这样做不怕被人知道吗?”荣叔担忧的问道。

之前小王爷保护安慕锦都是小心翼翼的,怎么今天突然做的这么明显了?这不是告诉光明正大的告诉别人:安慕锦是我的,谁都不能动!

“早些知道也好。”小王爷这样做有他的道理,那日在侯府吃饭,他已经看出七皇子似乎对安慕锦有意。

安慕锦是他的,怎么可以让给别人?至少在他活着的时候,他不会将安慕锦让出。

安慕锦带着人回到了侯府,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都没有想到安慕锦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将人找到。

徐昂早被荣叔教训一番,此时乖巧的跟个小绵羊似的。一看到老夫人和侯爷都在,立刻跪下来道:“侯爷,这件事不是我自愿的,是六姨娘逼我这么做的。而且我也没有看到大少奶奶的身子,那些话都是我娘教我说的。”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娘都被人杀死了,你还说这些话来冤枉你娘。你娘真是白养你这么大,你这个白眼狼”六姨娘气的直骂,眼神凶狠的看着徐昂。

听到六姨娘说徐妈妈死了,徐昂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摇头痛苦道:“六姨娘你别骗我,我娘好好的,怎么会死呢?是不是因为我没有按照你的吩咐做事,你一怒之下将我娘给杀死了?”

“你,你这个笨蛋!”六姨娘要被徐昂给气死了,徐妈妈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个笨蛋来。

徐昂还是没有能够接受得了徐妈妈已经死了的消息,他爬到六姨娘的面前,用力摇着她道:“六姨娘,你为何要杀了我娘?”

六姨娘本就身中迷药,身体疼的难受,现在又被徐昂这样摇晃,只觉得头昏眼花,身体好像被人拿着刀子在划一样,疼的想死。

“徐昂,你快放开我。我还是一个姨娘,你不能对我这么无礼。”六姨娘痛苦的大叫,徐昂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摇的更卖力了。

“为什么要杀我娘,为什么,为什么?我娘对你忠心耿耿,为你做了那么多坏事,为什么你还要这么残忍的对待她?”徐昂哭了。

从小到大徐妈妈都将宝贝一样的疼着他,爱着他,突然听闻徐妈妈死了,他很受不了这个打击。

看到六姨娘被徐昂摇的头发散乱,目光呆滞,老夫人急忙喝道:“快来人啊,快将他拉开!”

这时才有人上来将徐昂给拉开,徐昂在被拉开之前还狠狠的踢了六姨娘一脚,一直在问她为什么要杀了他娘。

六姨娘被徐昂摇的很厉害,脑袋发昏的趴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皇后,皇后的懿旨马上就来了……我,我只是去教训几个不听话的丫鬟……这有什么不可以?”

事到如今,六姨娘还在对皇后抱着期望,期望皇后能够恢复她侯府大夫人的名分。可她哪里知道,皇后的那份懿旨早就被太后说作废了。

“老夫人,侯爷,玉书有一件事要说。”小夫人冷冷的看了六姨娘一眼,突然走到老夫人的面前跪了下来。

“玉书,有话你就说,你这是干什么?赶快起来,赶快起来。”看到小夫人跪下了,老夫人急忙说道。

侯爷也在一旁说道:“玉书有什么话起来说吧。”

小夫人摇摇头,坚持跪着将六姨娘当年对孟府做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此时小夫人也不再在乎什么侯府的面子,什么侯爷的面子,将六姨娘和孟总管苟且的事情都说了。而且苟且之事还是发生在六姨娘嫁给侯爷之前,可想而知侯爷听到这话有多么的生气。

侯爷清楚的记得,当年他第一次见六姨娘时,觉得她风韵十足,美丽动人。洞房之夜,他也看到了白色锦帕上的一抹鲜红。他一直以为他是六姨娘的第一个男人,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假的。

一个男人居然被一个女人欺骗了这么多年,而且还是在那件事上的欺瞒,侯爷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全黑了。

“侯爷你不要相信这些话,这都是小夫人诬陷我才说的这些话。小夫人,当年我费力将你从大火中救出来,你不感恩就算了,现在还说这些话诬陷我!”六姨娘气愤的说道,同时心里也清楚,孟总管已经将这件事都说了。

“玉书,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侯爷这话是对小夫人说的,只是眼神却犹如饿狼一样紧紧的盯着地上的六姨娘。

小夫人抿着唇没有说话,是真是假侯爷自己不会判断吗?

“没想到我居然被她欺骗了这么多年,那凌儿和雪儿还是我的孩子吗?还是吗?”一想到六姨娘跟他之前就和别的男人有染,那跟了他之后呢,会不会也和别的人有染,侯爷不由得怀疑起安齐凌和安慕雪的身份来。

六姨娘被侯爷的这种眼神吓的心惊肉跳,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又听到侯爷质疑安齐凌和安慕雪的身份,六姨娘才有胆子反驳道:“他们都是侯爷的骨肉,这是……”

“闭嘴,我现在不想听到你说话!”侯爷凶狠的看了六姨娘一眼,现在他的耳朵里都是小夫人说的那些话,心寒啊!

“玉,玉书啊,那你打算怎么办啊?”这个消息太让人震撼了,老夫人活了大半辈子,从未听过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小夫人抬头看着老夫人,咬牙说了两个字: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