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79章 报应

第179章 报应

在官差带着六姨娘刚走出侯府的时候,突然从大街上冲出一个满脸毁容的男子来。

他跪在官差门的面前,哭着将安齐凌如何欺辱他的娘子,逼死他的娘子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并且还说了这件事不了了之后,安齐凌如何让人打人打他的事情说了。

这件事本来被侯爷买通关系,压下来了,没想到今天再次被人提起。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官差们也不再给侯爷面子,进去将安齐凌给一并带走了。

侯府一下有两个人被官差带走,这件事很快在京城里传开了。

前厅里,老夫人脸色难看,右手发抖的捏着手中的杯子。突然起身快速朝小夫人走了两步,一把将手中的杯子扔在小夫人的脚下:“都是你,都是你!你还不如只做一个姨娘呢,看看你将这个家弄成什么样子了。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那都是二十几年的事情了,当初你不报官,为何到了现在才想起来报官?”

“这下好了,六姨娘被抓起来了,就是凌儿也被抓起来了。这件事本来侯爷已经摆平了,为什么那个男人会突然出现?孟玉书,你敢说这件事不是你做的?”老夫人的手几乎指到小夫人的脸上,小夫人脸色冰冷,一句话都没有说。

六姨娘她杀人放火,本来就有罪,为什么不能报官?难道孟府几十口人命,还比不过侯府的一个名声吗?再说了侯府现在还有什么名声可言,老夫人她将全部责任怪到小夫人的身上,她有没有想过小夫人失去亲人的痛苦。

安慕锦看不惯老夫人的这个态度,上前一步,站在小夫人的身边,看着老夫人道:“祖母,这件事和我娘亲没有关系。娘亲也是前几天才知道二十几年前的那场大火是六姨娘做的,本来娘亲也觉得这件事过去那么多年,就算了的。可六姨娘呢,她还想着害我大嫂,是她心思歹毒,这是她应得的报应!”

“你放屁!”老夫人听到安慕锦这样说,张口朝她吐了一口口水,怒道:“小小年纪,你知道什么是报应?”

安慕锦冷着脸擦掉了脸上的口水,心中有气,但是更多的还是不解。老夫人说那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坏人做坏事不应该得到报应吗?她说错了吗?

“锦儿你什么都不要说。”小夫人将安慕锦拉到身后,安慕锦拧了一下,最后还是听了小夫人的话,站在她身后十分不解的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吼完安慕锦,喘息的厉害,平静下来指着小夫人道:“当初我就不应该答应让侯爷抬你做小夫人,做姨娘挺适合你的。一旦给了你伶俐的牙齿,你就起了报复的心,谁欺负你了你就咬。好了,现在这个家被你弄散了,你满意了?满意了?”

不管老夫人对小夫人的怨言有多么的多,小夫人就是一声不吭。最后老夫人说的也累了,也明白事已至此说再多也改变不了了,气的让鸳鸯扶着她回去,她再也不想见到小夫人了。

老夫人走了,前厅里只剩下侯爷,小夫人,安慕锦和安齐轩。

侯爷看了小夫人许久许久,深深一叹:“玉书,如果当年你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也不至于发生这么许多的事情。为什么当年你不愿意嫁给我?为什么?”

这件事侯爷是无辜的,他从始至终都是被蒙在鼓里的人,是深深的蒙在鼓里。

“就算你不想嫁给我,可你也不能让这样一个女人做了我的夫人。我侯府再不济,也不会娶一个破鞋当夫人。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了,我们同床共枕过,你有许许多多次机会可以说出你的真实身份。只要你说了,我又怎么会不给你一个名分。可你都没有,都没有。你帮着她瞒着我,是故意的吧?玉书,你真是寒了我的心。”

“侯爷,我……”

此时听侯爷说出这么一些话来,小夫人觉得心里酸酸的,在这件事中最无辜的人就是侯爷了吧。她也想问问自己,为何过去的她不愿意将真实身份说出来。难道真的是因为觉得孟家对六姨娘有所亏欠,她故意不说的?

我了两次,小夫人最终没有将心里的话说出来,只是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了侯爷:“侯爷,玉书做的对也好,做的错也好。事情已经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玉书不后悔自己做的。这是休书,只要你签上字,我就立刻从侯府搬出去。”

“休,休书?”侯爷快速将那张纸打开,看到真的是休书,怒极反笑:“孟玉书,好一个孟家才女,好一个贤良淑德,你竟然为我拟好了休书?”

侯爷说完,又哈哈大笑两声,突然走近小夫人,目光深深的锁定住小夫人的周围。就是安慕锦也感觉到了侯爷现在满身的戾气。

突然侯爷伸手抓住了小夫人的衣领,安慕锦和安齐轩吓了一跳,以为侯爷要对小夫人做什么赶紧上来拉。

小夫人摆手制止了安慕锦两人的动作,双眼有神的看着侯爷道:“我现在还是你的妻子,你若是杀了我,我也认了!”

“你我的婚事是父母之命,父母之言,又怎么可以说散就散了呢。我们兜兜转转,最后不还是做成了名正言顺的夫妻了吗?这封休书我是不会签字的,你也别想离开侯府。从今日起你就是侯府唯一的夫人,夫人!”侯爷猛然松开小夫人,将休书扔在了她的脸上,转身快步离去。

看着侯爷那有些狼狈的背影,小夫人心中也是很难受。在这场报复六姨娘的事件中,其他方面的事情她都有考虑,唯独没有考虑过侯爷的感受。

“娘亲,娘亲!”看到小夫人突然朝后倒去,安慕锦和安齐轩异口同声的叫了一声,将小夫人给扶住了。

小夫人靠在安慕锦的身上,疲惫又愧疚的说道:“锦儿,是娘亲对不起他,对不起他啊!”

“娘亲,你别这样说。父亲有一天会理解你的苦衷的。”安慕锦安慰道,她也看出来了侯爷的痛苦。

在这件事中,恐怕最痛苦最难受的就是侯爷了吧。

安慕锦扶着小夫人回了云文苑,这一路上小夫人都没有说话,整个人看上去也很没有精神。安慕锦说了两个笑话,想逗小夫人开心一下,小夫人连一点表情都没有。

本以为终于看到六姨娘和安齐凌遭到报应,他们会开心才对。可安慕锦发现,他们并不开心,反而更为的痛苦。

为小夫人擦了脸,擦了手,安慕锦笑着道:“娘亲你累了,先睡一会儿吧。”

小夫人不愿意闭眼睛,拉着安慕锦问道:“锦儿,娘亲是不是做错了?”

“没有,娘亲做的没错。”安慕锦连忙摇头,她的手轻轻的摸着小夫人的手,认真的说道:“当年孟府走水的凶手已经抓到,外祖父,外祖母,舅舅,舅母,还有两个刚出生的小孩,孟府里其他的人,他们都可以瞑目了。”

“恩!”小夫人努力眨了眨眼睛,将眼泪吞回去勉强笑道:“孟府的人都可以瞑目了,真好,真好!”

看到小夫人笑了,安慕锦也跟着笑起来。

“我本来想留她过个好年的,只是过个小年也好啊,谁知道她竟然对晓慧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真是狗改不了吃屎,都是她活该。锦儿,你快去看看晓慧吧,我怕她还接受不了轩儿。”小夫人伸手将安慕锦往外推。

怕小夫人担心,安慕锦只好往外走,留下凝烟凝翠照顾小夫人。

心里担忧着张晓慧的事情,安慕锦小跑着回到锦绣苑。一进锦绣苑,就看到安齐轩坐在屋外的台阶上叹气。

安齐轩看到安慕锦回来了,眼皮子抬一下,随即又盯着地面叹气。

安慕锦没有和安齐轩说话,直接走进了屋里。

张晓慧听到动静,看到进来的是安慕锦,不是安齐轩,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娘亲果然猜对了,张晓慧现在还接受不了大哥。

“大嫂,我来看你了。”安慕锦轻声说道,张晓慧伸出一只手拉住安慕锦的手,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虚弱的笑容:“锦儿,我好害怕。”

安慕锦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为她拨开脸上的头发,委婉的说道:“我们都在这里陪着你,有娘亲,有大哥,还有我,你不要怕,我们都在这里。”

“锦儿……”张晓慧又哭了起来,安慕锦连忙拿帕子给她擦眼泪,安慰道:“大嫂你别怕,我会一直守在你的身边的。”

“让他走吧,我不想看到他。”张晓慧指着门口道。

原来她都知道,知道安齐轩一定会在外面等他。可她为什么不想见到他呢?

安慕锦很不理解,想问她,可一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又不忍心问,只好说了谎话骗她:“大哥已经走了,我来的时候刚走。”

“真的吗?”张晓慧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安慕锦,安慕锦认真点头:“是真的!”

听到这个答案,张晓慧不再说话,手依然拉着安慕锦的手,慢慢的睡着了。

在张晓慧睡着期间,安慕锦想将手拿出来,张晓慧猛然抓紧,不让安慕锦离开。安慕锦一直让她拉着自己的手,坐在床头等到她醒来。

这段时间,安齐轩进来看过一次。也许是张晓慧能够感觉到安齐轩身上的气息,安齐轩一来,她的眉头就皱的深深的,似乎不喜欢安齐轩的到来。

见张晓慧对安齐轩这样的排斥,安慕锦就劝安齐轩先等等,等张晓慧接受他了,再来看她。

安齐轩心中不舍,可也没有办法。为了让张晓慧睡个好觉,最后只能离去。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