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81章 发狠

第181章发狠

侯府的六姨娘和安齐凌被官差带走了,这是件大事。京城里很多人都知道,很快就传到了安慕雪的耳朵里。

安慕雪一听母亲和二哥都进了牢狱,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安慕锦和小夫人害的。她气愤异常,和金云堂说一定要想办法将母亲和二哥救出来。

金云堂也觉得奇怪,六姨娘和安齐凌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居然要闹到这个地步呢?不过他也没有多问什么,听从安慕雪的吩咐,去问了这件事的情况。

金夫人也知道了这件事,喜的满脸是笑。在听说金云堂要去打点关系时,气的指着他骂道:“云堂你傻掉了吗?那是她的母亲,又不是你的母亲。要救让她去救,别什么事儿都听她的。”

“母亲,我和雪儿已经成亲,她的母亲就是我的岳母,我去问问情况有什么不对吗?”金云堂气势汹汹的反问道。

自从安慕雪和金云堂成亲之后,金云堂对自己说话的口吻就变了,不再像之前那样了。可即使这样,金夫人也不想有任何的妥协,她就是不喜欢安慕雪。

“哼,被六善堂的人抓去了,你还认为这是误会吗?他们母子肯定犯了杀人之罪了,不然怎么可能会被抓起来。不说那个大夫人,就说说那个侯府二少爷,前段时间他不是逼死了一个丫鬟吗?丫鬟虽然是个奴才,但那不是命吗?”金夫人瞪着金云堂说道。

金云堂哼了一声,不理会金夫人说的这些,一意孤行道:“反正我就是要去问问清楚。”

这时金将军听到他们母子在这里争执,问了情况之后,脸色一板:“这件事不许你去。侯府是什么地方,六善堂敢直接去抓人,不是没有道理的。”

“可是,父亲……”金云堂还想再说,金将军瞪他一眼,凶道:“回屋去!”

面对金将军的强势,金云堂无可奈何,只好转身回去。

安慕雪看到金云堂这么快回来了,还以为他打听到了什么,谁知道他连金府都还没有出去呢。知道之后,安慕雪又耍了小性子,对金云堂冷言冷语的,还说金云堂没有用。

给金云堂送东西来的李萍,正好看到安慕雪打金云堂,连忙跑进来放下东西,心疼的搂着金云堂,对安慕雪道:“姐姐你不要打相公,要打就打我吧。呜呜……”

李萍哭的很大,安慕雪正要让她小点声,金夫人已经来了。

一看金夫人来了,李萍嚎啕大哭起来:“母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姐姐在打相公。”

金夫人一听安慕雪打金云堂,那还得了,拿出婆母的威严,将安慕雪狠狠的教训了一番。并且严厉惩罚,这一个月金云堂不许来安慕雪的房间,只能去李萍那里。

金云堂自然不愿意,这事闹到金将军那里。金将军为金云堂考虑,怕他和安慕雪在一起还继续受她的蛊惑,于是同意了金夫人的做法。

金云堂气闷至极,但不如安慕雪气的厉害,她一气之下收拾东西跑回了侯府。

安慕雪想她回到侯府,也算是个客人了,可却没有人出来迎接她。就是侯府的人见到她,和她说话也是软绵绵的,一点也不热情。

她先去找了老夫人,问六姨娘和安齐凌为何会被抓起来。老夫人只说头疼,让她去问侯爷。她找了侯爷,侯爷也不理她。

这让安慕雪很是郁闷,最后决定去找安慕锦算账。

她一走到锦绣苑,就听到小夫人和安慕锦的笑声。母亲和二哥正在狱中吃苦,她们却还笑的这么开心,真是气死她了!

安慕雪的左脚受的伤没有养好,平时走的慢看不出来问题,一跑起来就会发现她和常人有很大的区别,很像是瘸子走路。

她一拐一拐的冲进了屋里,看到小夫人和安慕锦边吃边笑,气的跑过去将桌子上的东西都扫落在地。

“安慕锦,小夫人你们这两个贱人。竟然设计害我母亲入狱,我要告你们。”安慕雪指着安慕锦和小夫人道。

安慕锦蹭的一下站起来,搬起地上的板凳,就朝安慕雪砸了一下。安慕雪吓的连忙躲开,指着安慕锦骂疯子。

对,今天安慕锦就是疯了!

跟安慕雪说过了,不要骂她贱人。今天安慕雪不仅骂了她,还连小夫人一起骂了。安慕雪这是在找死!

安慕锦提着凳子追了出去,看到安慕雪躲在曲妈妈的身后,害怕的看着安慕锦。

看到曲妈妈也来了,安慕锦高兴的笑了一下。

之前曲妈妈在侯府的时候,安慕锦和她见面的次数不多,也没有真正的对她怎样。现在她又跟着安慕雪去了金府,安慕锦还愁找不到机会报前世之仇呢。今天曲妈妈自己送上门来了,安慕锦想一并将这两个仇人给解决了。

在看到安慕锦那双眼里满是恨的火焰,曲妈妈也是吓的一个哆嗦。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流露出这么多的恨,她觉得她和安慕锦的仇并不深啊,为什么安慕锦会如此恨她呢?

“曲妈妈,今生我要为我的孩子报仇!”安慕锦的话喊的特别快,风一吹别人根本就听不到她说什么。

喊完之后,安慕锦觉得全身都有了力气,飞快的朝着曲妈妈跑过去,一个绣凳狠狠的砸在了曲妈妈的肩膀上。

曲妈妈应声倒地,安慕雪吓的一声尖叫,害怕的不停后退,就怕安慕锦拿绣墩将她给砸了。

看到曲妈妈躺在地上抽搐,安慕锦一点也不害怕,反而是笑了起来。前世她清楚的记得,曲妈妈狠狠的踢了她的孩子一脚,如今她终于可以如愿以偿的为孩子报仇了。

之前顾虑到六姨娘,顾虑到侯爷,顾虑到侯府……总之她顾虑了很多人,也没有想好自己要怎么报仇。今天她什么都不用顾虑了,只想亲手杀了眼前的这个仇人。

曲妈妈挨了安慕锦的一脚之后,才意识到安慕锦对她是动了杀心了。也不再装着很疼了,赶紧爬起来往外逃。

安慕锦怎么会给她逃跑的机会呢,再次追上去,一个绣凳再次将她打倒在地。

曲妈妈害怕的看着安慕锦,捂着脑袋道:“二小姐,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你这是要干什么啊。二小姐啊,即使之前我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可那都是大小姐吩咐我做的啊,我不做不行啊……二小姐,求求你放过我啊。”

“放过你?我放过你,谁放过我?”安慕锦打红了眼。

她的力气本来就比常人大一些,曲妈妈只是挨了两下,就觉得肩膀和后背都像是被人拿着刀子刮的一样,疼的受不了。

见安慕锦抡起绣凳,还要朝着曲妈妈的脑袋砸,安慕雪吓的崩溃了,此刻也不想着找安慕锦算账了,尖叫起来:“来人啊,救命啊,安慕锦要杀人了!来人啊,救命啊,安慕锦要杀人了!”

听到安慕雪的叫声,安慕锦冲她嘿嘿一笑,指着她道:“等会就来收拾你!”

安慕雪被她看了一眼,吓的更加厉害,想要赶紧跑,可腿上没有力气,跑了一会儿就不得不停下来了。

小夫人和林妈妈等人都在院子里,看到安慕锦疯狂的打曲妈妈,她们也都被震住了。而且她们喊了安慕锦好几声,安慕锦好像都没有听到一样,依然我行我素。

看到安慕锦这个疯魔的样子,小夫人不由得想到了一个词:中邪。

莫非安慕锦这是中邪了,所以才会这样的。

想到这里,小夫人和林妈妈一个眼神交汇,都从彼此的眼里知道了对方的想法。两人悄悄的一左一右猛然抱住了安慕锦,安慕锦手里的绣凳没有能够砸中地上的曲妈妈,而是轻轻的掉在了地上。

见安慕锦被人控制住了,曲妈妈身上再疼,也坚持着爬起来,飞快的跑到了锦绣苑的门口,惊恐的看着安慕锦。

“锦儿,你先冷静一下。再打下去,这可是要出人命的。”小夫人紧紧的抱着安慕锦说道。

安慕锦深深呼吸两口气,脑子里那种发狠的意识慢慢消退,对小夫人笑道:“娘亲别担心,我没事。”

小夫人怎么会不担心呢,安慕锦什么时候这样疯狂过?从来没有!

“今天就暂时放过你们,若是你们再没事找事,我就不会像今天这样客气了。”安慕锦冲着门外的安慕雪和曲妈妈喊道。

曲妈妈听到安慕锦的话,浑身一抖,这还是客气吗?若不是她长得结实,恐怕这骨头都要被安慕锦给打断了。

安慕雪不服气的看着安慕锦,心想若不是她的脚不方便,手里又没有东西,不然她一定会将安慕锦打倒在地的。

“锦儿先回去吧,啊?”小夫人还有些担心安慕锦,拉着她往屋里走。

回到屋里,安慕锦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她终于为孩子抱了一点仇了。只是好可惜,她没有能够亲手杀了曲妈妈。

在最后的关头,幸好小夫人拦住了她,不然她这双手也是占满鲜血的手,也是杀过人的手!

“锦儿你到底怎么了?”小夫人惊吓的来摸安慕锦的额头,安慕锦冲小夫人嘿嘿笑了,“娘亲,我真的没有事。”

现在安慕锦是有说有笑的,刚刚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眼里全是杀气,那样子任谁看到了都会害怕的。小夫人一把抱住了安慕锦,突然哭起来:“锦儿啊,有什么委屈你一定要和娘亲说,不要憋在心里。”

安慕锦也抱着小夫人,对一旁也是很担忧她的林妈妈微微一笑,那笑容清澈的林妈妈很想哭。

拥有这么干净笑容的安慕锦,怎么会做出刚刚那么过激的事情呢?一定是曲妈妈曾经对她做过什么,她没有告诉别人,所以才一直存着了这股子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