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82章 失眠

第182章失眠

小夫人也猜到了这一点,一定是安慕雪和曲妈妈曾经对安慕锦做了什么事情,所以她才会反应那么激烈的。可到底是什么事情,安慕锦一直不说,小夫人也没有再问,只是将这件事悄悄的记在心里。

安慕锦发泄完了之后,和常人无异,和大家说说笑笑的,一点事儿都没有。

入夜,安慕锦躺在**,想到白天的一幕,她还是很亢奋。那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激动,她自己也搞不清楚。

也许是因为报了仇了吧,也许是因为她可以毫无顾虑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吧。

黑漆漆的屋里,她对着窗外笑了一下,闭上眼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安慕雪回侯府住下,大家都没有将这件事当回事。金云堂来接了几次,安慕雪都不回去。最后也不知道怎么了,金云堂也不来接了,这回安慕雪才慌了。

在腊月二十八的早上,小夫人带人去了瑞雪苑,直言要将安慕雪赶回去。安慕雪理直气壮的和小夫人吵架,说这里也是她的家,她想来就来,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小夫人冷笑连连,这个大小姐也太将自己当回事了吧。她现在已经嫁到金府去了,一没有被休,二没有死了相公,她这无缘无故的跑回侯府来是什么意思。

今日不同往日,小夫人也不会再和安慕雪客气二分,就是连话也难得和她说,直接让人将她往外推。

曲妈妈护着安慕雪,不让别人伤害到她。小夫人见状,双眼一眯,挥手让两个五大三粗的粗使婆子上前拉开曲妈妈,朝着她的脸就狠狠的打了起来。

“曲妈妈,你可是大小姐的教习妈妈,不会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吧。大小姐现在可是金府的人了,怎么能在我们侯府过年?”小夫人冷声说吧,那两个粗使婆子又狠狠的抽了曲妈妈好几巴掌。

曲妈妈被打的脸颊高高肿起,嘴巴疼的是一句话说不出来,护着安慕雪往外走。

安慕雪大吵大闹着要去见老夫人,要去见侯爷,小夫人拍拍手:“这个家是我在做主,你赶紧回你的金府去吧。”

和小夫人吵了一会儿,安慕雪她们就被小夫人强势的赶出了侯府。

安慕雪气的站在侯府门口大骂,正好遇到从宫里回来的侯爷。

看到侯爷,安慕雪以为自己遇到了救星,拉着侯爷一直哭,说小夫人虐待她。

而侯爷看安慕雪,就像是看别人的孩子一样。自从他知道六姨娘在跟他之前就跟了两个男人之后,他就怀疑安慕雪和安齐凌的身份,不认为他们是自己的孩子。

安慕雪哭了许久,发现侯爷一直冷冷的看着她,并没有安慰她一句。她才反应过来,今天的侯爷很不对劲。

“走吧!”侯爷见她不说了,轻轻将她的手从胳膊上拿下去,转身上了台阶。

“父亲,我是雪儿啊,你怎么不理我了?”安慕雪追了两步,侯爷站定,回头看着她:“以后别叫我父亲!”

轰,安慕雪感觉无数道雷声在她的耳边响起。她不相信这是真的,父亲怎么会连她都不认了!

“父亲……”安慕雪又追上去,侯爷一摆手将安慕雪推开,让小跑腿拦住了安慕雪。

“父亲,我是雪儿啊,你怎么了?你怎么会连雪儿都不认识了,我是雪儿啊!”安慕雪哭的肝肠寸断,小夫人对她再怎么不好,她也不会伤心难过。

可侯爷不一样,那是她的亲生父亲,一直疼爱她的父亲啊!

侯爷冷情的进了侯府,还让人关上了侯府的大门。安慕雪站在侯府门口哭了许久,最后无比怨恨的朝着侯府大门瞪了一会儿。

安慕锦你们给我等着,一定是你们在父亲面前说了什么,所以他才会连我都不认了!

养了十几年的女儿,突然觉得她不是自己的孩子,侯爷的心里也不好受。

今天皇上召他进宫,说年后就恢复他的官职。这本来是件高兴的事情,可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心里茫然的厉害。

他忙碌了大半辈子,可到头来却被身边最亲近的人欺骗。他这几天想了许多,也不一定都是别人的错,他也有错。过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他连一点不对劲都没有察觉出来呢?

六姨娘虽然也会识文断字,可她的才华连一个丫鬟的才华都不如。这些都是预兆啊,可他却并没有将此当回事,并没有多想。

不知不觉侯爷已经从门口走到了锦绣苑的门口,他看着头顶的锦绣苑三个字,苦笑一声。

这三个字还是老侯爷亲手写的,让人做成的门匾。老侯爷说锦儿这丫头不错,让他好好栽培,可他呢,也没有将老侯爷的话放在心上。

想来想去,侯爷发现是他太失职了。无论是做为一个儿子,一个相公,一个父亲,他都是失职的。

安慕锦从屋里出来,看到侯爷站在锦绣苑的门口发呆,很是惊讶。

自从侯爷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之后,他就将自己关在了书房,睡觉吃饭都在书房。就是小夫人去看他,他也是对小夫人不理不睬的。除了和小跑腿说话,谁都不理。

今天他突然到这里来了,是有事找她吧。

“父亲,外面冷进屋来吧。”安慕锦走到侯爷面前,侯爷才回过神看着安慕锦。

“锦儿你都这么大了,长这么高了。”侯爷伸手摸了摸安慕锦的头,时间过的好快啊。

安慕锦被侯爷那么一摸,觉得头上的压力好大,不知道侯爷这是怎么了。

将侯爷请进了屋里,侯爷直接向安慕锦的卧房走去,看到里面的人坐着做女工,说话,气氛好的很。侯爷想,安慕锦这里才更像是一个家,有温暖。

而屋里的林妈妈等人没有想到侯爷会进来,个个都惊吓的起了身,看着侯爷一阵无措。

“坐着吧,坐着吧。”侯爷笑呵呵的说道,放下帘子又出去了。

安慕锦也是奇怪的看着侯爷,他今天是怎么了。

“锦儿,会下棋吗?来陪父亲下下棋吧。”侯爷突然又道,安慕锦连忙让人准备棋盘,将火盆也移到了外面来。

安慕锦的棋艺都是和小夫人学的,除了和小夫人下棋之外,她还从来没有和外人下过棋呢。

下了两局之后,侯爷无奈放下最后一子:“父亲又输了!”

“还下吗?”安慕锦小心的问道。

“下!”侯爷笑呵呵的说道,看出了安慕锦的紧张,又笑道:“锦儿别这么紧张,和父亲下棋没有什么好紧张的。”

安慕锦咧嘴笑了,将棋盘上的棋子都捡起来,开始准备下一局。

两人下棋下的太入迷了,午饭都没有吃,一直下到了晚上。

今天的侯爷太过反常了,安慕锦很担心他会怎样,就将侯爷在这里的事情差人告诉了小夫人。

小夫人知道后并没有立刻来,她觉得侯爷肯和安慕锦说话下棋了,也是挺好的一件事。等到了晚饭时分,她才带了一些饭菜过来。

看到小夫人来了,侯爷难得的对小夫人笑道:“玉书快来,我又快要输了。”

听到侯爷唤她玉书,而不是连名带姓的叫她孟玉书,小夫人感动的不得了,差点就流泪了。快速走到侯爷身边,小夫人为侯爷指点了一下,侯爷立刻反败为胜。

一局结束,安慕锦故作生气道:“这局不算,你们两个对付我一个,我不输才怪!”

“输了就是输了,锦儿不许耍赖!”侯爷心情很好的说道。

安慕锦只好将手伸出去,侯爷拿起旁边的毛笔在她的手心上划了一个叉。

虽然是输了,但是安慕锦也好开心啊。她终于看到侯爷和小夫人说话了,两人的感情好像又恢复到之前了。

在锦绣苑用完了饭,侯爷和小夫人相携离去。

看到他们离开的背影,安慕锦突然好感动啊。她也希望侯爷和小夫人重归于好,不要受到六姨娘的事情的影响。

一走出锦绣苑的视线,侯爷就和小夫人保持了距离。

小夫人一看侯爷朝前快速走去,心中明白侯爷还是没有能够放下心结。即使心里很难受,但是小夫人也没有表现出来,脸上依旧是带着淡淡的笑容。

侯爷没有和小夫人回云文苑,也没有去书房,而是去了沁香苑。

沁香苑里,老夫人还没有睡,正在和鸳鸯说着话。侯爷突然来了,让她也大大的意外了一下。

“母亲,身体还好吗?”侯爷走到老夫人的床前坐下。

“侯爷你来了。”记忆里侯爷很长时间没有像现在这样,亲昵的坐在自己的床前了。

“母亲我要和你说一件事。”侯爷轻轻咳嗽了一声,老夫人转头看着他:“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

“今天皇上召我入宫,说年后就恢复我的官位。但是我和皇上辞官,皇上也同意了。”

“侯爷,你糊涂了呀?”老夫人一听侯爷辞官了,心中的怒火不由得上来了。

“不仅辞了官,我还让皇上将我侯府的爵位革了去。”侯爷没有理会老夫人的愤怒,继续说道。

“什么?”老夫人又是大吃一惊,指着侯爷道:“文儿啊,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受到的刺激太多了,怎么又是辞官,又是请求革去候位啊?这候位可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怎么就在你这里毁了?”

安家的老祖宗跟随大顺第一代皇上征战四方,才得到了这样一个候位。即使侯府的人不做官,也会有吃有喝的。

而今侯爷突然说他请求皇上革去侯府的爵位,这不是糟蹋老祖宗留下来的荣誉吗?

“母亲,我觉得这件事必须要和你说一声。你知道就好了。”侯爷说完站起来就往外走。

老夫人指着侯爷的背影,叫了两声文儿,可侯爷都没有停下来。

这一晚,老夫人又要失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