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83章 规矩

第183章规矩

除夕的早上,侯爷将安慕锦叫了过去。安慕锦不知道侯爷找她有什么事情,因此一路上都是忐忑的。

书房里,侯爷孤零零的坐在桌子后面,双手撑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外面。安慕锦来时,他的目光还没有收回来。

“父亲,你找锦儿有何事?”安慕锦观察着侯爷的表情,他脸上平静的很,一点喜怒都看不出来。

“小年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好好过,今天是过大年再不能分开了。你去将轩儿夫妇叫回来吧,我不责怪他了。搬出去住也好,他总不能老想着靠我,靠着侯府。”侯爷叹道。

看侯爷这样,安慕锦也不好问为什么,应了一声是。侯爷再没有说话,她就退出了书房。

侯爷这么快原谅大哥,安慕锦的心中也是高兴的。可一想到侯爷现在还不原谅小夫人,她又有一些哀伤。

将这件事和小夫人说了,小夫人也高兴起来,给安慕锦安排了一辆马车,看着安慕锦坐上了马车,小夫人才回去。

除夕夜,大家都像往常一样按照位置坐好。侯爷来了之后,看了一眼主桌和副桌的距离,吩咐道:“人也不多,大家都挤在这张桌子上来吧。”

自古以来姨娘们,庶子庶女们都是坐在主桌的下面的,从来没有合在一张桌子上的道理啊。今年侯爷怎么这么反常,副桌上的人都不敢动,拿眼睛看着老夫人和小夫人。

老夫人还在为侯爷辞去官位,去掉候位的事情伤心呢,现在又听侯爷让姨娘们坐到主桌上来。将筷子狠狠往桌子上一拍,脸色一正,直视前方道:“侯爷,你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

侯爷轻声笑道:“母亲,规矩是什么?”

被侯爷这样一问,老夫人觉得好像是喉咙里卡了一根刺似的,有千言万语想说,却又说不出来。

“规矩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哪有姨娘们和主子一桌吃饭的。”老夫人正色道。

看老夫人都发火了,小夫人担心侯爷和老夫人吵起来,就打圆场道:“侯爷这桌子不够大,挤在一起恐怕不方便。”

侯爷淡淡的看了小夫人一样,昂头看着门外的风景,认真的说道:“今天我要打破这个规矩,姨娘们也是侯府的人。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为何不能一起吃饭。要么是她们到我们这张桌子,要么是我们去她们那张桌子。不管怎样,今天我要大家都在一张桌子吃饭。”

老夫人被侯爷的话气到了,喘息两声道:“好!既然你非要坚持,那这顿饭我就不吃了!”

听老夫人都这样说了,侯爷一点不为所动,依然坚持己见道:“三姨娘,四姨娘,五姨娘你们还不快过来。丫鬟们动手,将那桌子的饭菜都端过来。”

丫鬟们也很为难,老夫人不同意这事,侯爷又坚持。她们到底是做还是不做啊。做了就是得罪老夫人,不做就是得罪侯爷。

看丫鬟们站着不动,小夫人摆摆手:“将饭菜都端过来吧,几位妹妹也都坐过来吧。”

得了小夫人的命令,丫鬟们才动起手来,姨娘们也开始往主桌上移动。

老夫人看侯爷真的和自己对着干,脸色极其的难看,拍着桌子真的要走。小夫人连忙来拉,老夫人狠狠的将小夫人的手推开:“祸害精,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

听到祸害精三个字,小夫人的手好像被人烫了一下,猛然缩回,再也不敢去拉老夫人了。

见状,安慕锦上前拉住老夫人,不等老夫人推她大声道:“祖母,您一把年纪了,难道不想看到一家其乐融融的吗?家和万事兴,您要是走了,这和气就散了。”

闻言,老夫人停住了脚步,但心头有气,拿着拐杖朝着安慕锦的小腿狠狠打了一下,怒道:“不用你来教训我。”

虽然冬天穿的多,可老夫人那一拐杖也是用力大力了,安慕锦被打的小腿一哆嗦。不过还是露着笑容,让鸳鸯将老夫人扶回位置上坐好。

一张桌子坐了十二个人,显得也不是很挤,反而还有一种浓浓的年味。

饭吃了一会儿,侯爷开始敬酒,先给老夫人敬了一杯,谢老夫人的养育之恩。老夫人见侯爷这样,双眼红了起来,也喝了一杯酒。

接着从老夫人的旁边开始敬酒,先是安齐轩夫妇,接着是三姨娘母女,四姨娘母女,五姨娘母女,最后到安慕锦。

“锦儿,我不是一个好父亲。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却什么都不知道。”侯爷说完一饮而尽,安慕锦也将杯子里的酒全部喝光。

到了小夫人面前时,侯爷没有敬酒,而是直接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侯爷敬了所有的人,就是没有给自己敬酒,小夫人说不难受是不可能的。她低着头,喉咙里涩涩的,吃东西都没有味道。

不知道侯爷什么时候才能原谅她,也许永远都不会原谅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小夫人心里难受的紧,一口温酒下去,呛的她眼泪直流。

安慕锦看到小夫人这样,心里也不好受,拿着帕子给小夫人擦眼泪。小夫人强颜欢笑道:“这酒太辣了,喝不惯!”

饭毕,大家坐在一起守岁。

小夫人见屋里没有什么差的了,一个人悄悄的走出了房间。

老夫人说她是祸害精,侯爷不原谅她,她真的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了这样。难道是她做错了吗?

“娘亲。”安慕锦追着出来,小夫人赶紧擦了眼泪,笑道:“屋里太闷,我出来透透气,你怎么也出来了?”

“总有一天父亲会理解你的,娘亲你别着急。”安慕锦安慰道。

小夫人握着安慕锦的手,笑着笑着又流泪了。安慕锦心疼的给她擦着眼泪,声音也哽咽起来:“祖母也会原谅你的,娘亲不是祸害精。”

“锦儿啊……”小夫人刚要哭,张晓慧也从屋里出来了,娘俩赶紧擦了眼泪,露出了笑容。

“锦儿我想去茅房,你陪我去吧。”张晓慧不好意思的说道,安慕锦点点头和张晓慧离开了。

两人刚走,侯爷从屋里出来,看到小夫人红了眼睛,就知道她已经哭了。小夫人见侯爷出来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那样低头看着地面。

“玉书啊,我们夫妻之间不需要说谢谢和对不起。这段时间我想过了,这件事并不是你的错,我不该怪你的。”侯爷一说完,小夫人就抬头看着他,还能看到他最后呼出的那口白气。

“侯爷,你真的不怪我了吗?”小夫人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不怪你,我自己也有错。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发现端倪,是我太笨了。”侯爷自嘲一笑,又道:“以后别叫我侯爷了,叫我老爷吧。我已经辞去官职,丢了候位,再也不是什么侯爷了。”

“这是怎么回事?”小夫人惊讶问道,侯爷还没有和她说这件事呢。

听侯爷说完,小夫人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很赞成的说道:“不做官也好,省得还要应付官场上的一些事情。人老了,就该静养。”

“玉书你懂我最好了,母亲还在为这件事生我的气呢。刚刚说不吃年夜饭了,现在不还是和她们聊的挺开心的。”侯爷感叹一句。

说到老夫人,小夫人也沉默了。老夫人对她的偏见很大,认为她是祸害精,让六姨娘入狱就算了,还搭上了一个安齐凌。

一看小夫人的脸色,侯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安慰道:“别想这些事情了,终有一天母亲会想通的。”

刚刚张晓慧是故意支开安慕锦的,两人在外面转了一圈回来,侯爷和小夫人已经进去了。

正月初一,安齐轩和张晓慧都没有回去,就留在了侯府。

一大早皇上的圣旨下来了,同意侯爷辞官不做,但是候位还是留给了侯爷,所以安平侯府还是安平侯府。

侯爷接了圣旨,老夫人的脸色也缓和了许多,还说:“侯爷总算是没有糟蹋安家祖宗的东西,不然我到了地下也没脸见他们。”

这件事对侯府的影响不大,若是真的革去了侯爷的爵位,那才是真的有影响呢。

正月初二,张晓慧和安齐轩就离开了侯府,但并没有去张府,而是直接回他们的新家了。看样子,张晓慧是不想回娘家拜年了。

同样没有回娘家拜年的还有安慕雪,侯府里除了老夫人问了一句她来了没有,再也没有人关心她回来不回来了。

一直到二月快要完了的时候,安慕雪才在金云堂的陪护下回到了侯府。原因是安慕雪和李萍同时怀孕了,金夫人让人都去照顾李萍,将她晾在了一边。

她本来就爱比较,气性大,这一怀了孕就更加爱比较,气性就更加大了,所以金府已经呆不下她了,她才回到了侯府。

即使是回到侯府,也没有人关心她。她心中不免又有一些失落,想留金云堂在侯府住下。

这件事被小夫人知道了,小夫人第一个不愿意,就差没有拿着扫把将她往外赶了。

“金姑爷,你们那么大的金府怎么连一个孕妇都照顾不好?我们侯府人少又粗糙,恐怕也照顾不好她,还是请你将她带回去吧。”小夫人对金云堂还算客气。

金云堂本来也不想让安慕雪回来,现在听到小夫人这样说,就对安慕雪说:“雪儿,我们还是回去吧。在金府,还有我照顾你呢。”

“你照顾我顶什么用啊,我想吃好的你会给我做吗?只是想吃莲花糕而已,你母亲让人给她做,她吃剩的都给了下人,连一块都不给我送,我,我……”安慕雪心中委屈,也不顾小夫人在这里会看她的笑话了,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