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85章 离府

第185章 离府

search;

宫殿里,太后端坐在最上面的位置上,旁边坐着的是一身华服的小王爷。

安慕锦还是第一次看小王爷穿的如此正式,头上戴着一顶花冠小帽子,衣服上有着许多的纹饰,看着十分的华丽。看着这样的小王爷,安慕锦突然觉得她和他的距离是那么的遥远。

他安静的坐在那里,双手自然的放在椅子两边,眼睛看着太后,露出的侧脸带着笑容,十分的清秀俊美,迷倒了一片少女的心。

小王爷极少这样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众女子也有第一次看到小王爷的。不管是第一次看到,还是已经见过小王爷的,此时再见他,绝对又是一种惊艳的美。

安慕锦看过小王爷那么多次,这时候看他居然也会忍不住的心跳加速,更何况别人了。

“跪!”随着宫女的一声指示,众女一起朝着太后和小王爷跪了下来。

“臣女给太后和小王爷请安。”安慕锦随着众女一起说道。

太后笑了两声道:“都起来吧。”

众女起身,太后让大家都抬起头来,她的目光在众女面前一一扫过,随手点了十二个女子道:“你们几个留下来,其余的先在外面等着。”

等大殿里只剩下这十二个女子,太后才对小王爷笑道:“成儿,你从这些人中再选六个吧。”

小王爷轻轻咳嗽了一声,和安慕锦的视线交汇了一下,首先选择的就是安慕锦。

安慕锦默默的走到一旁,小王爷又随意点了五个女子,其余人被宫女带出了宫殿。

这六个人中有安平侯府的安慕锦,将军府的金云娟,尚书大人的孙女李素香,秦侍郎的女儿秦琬如,还有两个是蔡文君和曹梦云。

太后看了看这六个人,眼中没有任何波澜,看不出她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对身边的老嬷嬷道:“琴嬷嬷,你带她们去学点规矩。学的好才能留下,学不好依然不能留下。”

琴嬷嬷道了一声是,领着安慕锦等人离开了。

其他人都是在昨天接到的圣旨,只有安慕锦在今天才接到圣旨,而且来的时候也是匆匆忙忙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带。所以在其他人给琴嬷嬷送钱的时候,只有安慕锦楞楞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各位小姐不用费心,老嬷嬷我不需要这些。”琴嬷嬷谁的东西都没有收,但心里也清楚谁没有送,因此多看了安慕锦一眼。

安慕锦想没送就没送吧,反正她早就被小王爷选中了,不在乎这些形式。

琴嬷嬷将安慕锦等人带到一处安静的宫殿,从走路,站姿,说话等等,都教了一遍。

这些人都是大家闺秀,自然明白这些规矩,因此学起来十分的容易。接下来琴嬷嬷教大家学习服侍人的规矩,这可难倒了一些人。

金云娟第一个抱怨道:“琴嬷嬷,难道真的让我们像丫鬟那样伺候人吗?”

琴嬷嬷面带微笑道:“对!不管你们之前是什么身份,在小王爷身边你们就是丫鬟。”

金云娟不满意的撅着嘴巴,哼了两声,被旁边的秦琬如拉了下,她这才闭上了嘴巴,乖乖的和琴嬷嬷学习。

只是这些人都是被丫鬟们伺候惯了的,现在来学这些丫鬟们做的事情,还真是有些难,心态改变不过来。

学了一会儿,金云娟又吵起来:“这个太难了。”

琴嬷嬷面无表情道:“金小姐你若是不想学,也可以。”

金云娟知道琴嬷嬷这话是什么意思,可她又不想失去这个好机会,一咬牙又继续下来。

安慕锦早就知道自己被内定了,因此学起来也没有那么浮躁,反而学的很快。

学的差不多的时候,琴嬷嬷指了指李素香道:“李小姐,你先出去吧。”

李素香看了琴嬷嬷一会儿,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懊恼一声还是转身走了。只是在她转身时,安慕锦看的清楚,她眼里闪过一丝得意。她是故意做的很差,让琴嬷嬷主动剔除她的。

跟着琴嬷嬷学习了一天的时间,安慕锦等人才被送出宫去。

安慕琴已经先回到侯府了,肯定将安慕锦选中的消息告诉了大家。所以安慕锦一回来,小夫人就抱着她哭了起来。

“锦儿,怎么会这样呢?”小夫人不明白,为何安慕锦会被选上。

安慕锦为小夫人擦了泪道:“娘亲没事的,你别太担心。”

小夫人抓着安慕锦的手,忧愁道:“我怎么不担心。娘亲都为你找好人家了,现在你又被太后选上,做小王爷的丫鬟,那可是做奴才的呀。而且,而且我还听说小王爷旧病缠身,若是他死了,你们这些丫鬟可都是要陪葬的啊。锦儿啊,你命怎么这么苦啊?”

小夫人哭了,侯府的其他女人也都忍不住哭了,就是侯爷和安齐轩也都红了眼睛。

安慕锦被太后选中,对侯府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看到大家都为自己难过,安慕锦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陪着大家哭了一场。

琴嬷嬷说让大家回去等消息,若是被选中会有圣旨下来。可侯府一连等了几天都没有圣旨下来,这让小夫人高兴起来。

安慕锦却有些担忧,难道说太后不满意她吗?

侯爷这几天为了安慕锦的事情也是到处打听,发现其他人家也都没有收到圣旨,这让侯府的人又担忧起来。

等到六月初六,宫里才来了圣旨,安慕锦被选上已经是铁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小夫人紧张了一个月,担心了一个月,害怕了一个月,她的锦儿还是要离开她了。

她哭了一回又一回,眼睛肿的都快睁不开了。无论谁劝她,她都不听,就是心疼安慕锦。

安慕锦看小夫人哭成这样,心里也十分的难过,差点就没有忍住将小王爷的病还有救的事情告诉了她。

六月初八,琴嬷嬷亲自上侯府来接安慕锦。小夫人拉着安慕锦的手总也舍不得放下,安慕锦也是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琴嬷嬷看到小夫人和安慕锦这样,沉声道:“夫人,小姐这可是好事啊,你们不能这样哭。哭就是代表对天家不满,这可是要治罪的。”

小夫人一听琴嬷嬷这样说,哭的更加厉害了,也更加委屈了。就因为这是天家的命令,她才无可奈何啊。琴嬷嬷还这样说岂不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吗?

侯爷见琴嬷嬷的脸色不高兴,连忙分开小夫人和安慕锦,将小夫人往回拉,让安慕锦快点上车。

小夫人哭的太伤心了,安慕锦不敢回头看,快跑两步上了马车。琴嬷嬷也快速跟上,让车夫快点走。

小夫人追了两步都被侯爷给拦住了,她气的捶打着侯爷:“你怎么这么狠心?锦儿她是你的女儿啊,你这是让她往火坑里跳啊!”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就是她的命!”侯爷冷硬的说道,其实他的心里又何尝不是难受的。

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当时一定会坚决不要这个候位的。那时,皇上就不会想到让侯府出女儿去给小王爷当丫鬟了吧。

可千金难买早知道啊,侯爷心中也是痛的难受。看到小夫人哭成这样,还责怪他,他心中更是不好受。

安慕锦坐在马车里,眼泪也是不停的往下掉。虽然她是早就做好了照顾小王爷的准备,可家人并没有做好准备啊。看到他们那样伤心难过,她也跟着伤心难过。

到了小王爷府,琴嬷嬷提醒安慕锦注意自己的身份,现在她已经不是侯府的二小姐了,而是小王爷府里最为普通的一个小丫鬟。

安慕锦赶紧擦了眼泪,揉揉僵硬的脸,挤出一抹笑容来:“琴嬷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王爷的。”

下了马车,琴嬷嬷没有跟安慕锦进去,而是将她交给了门口等候的一个老妈妈。

安慕锦第一次来小王爷府,一进门就觉得这里很大很深也很安静。她每走一步都带着忐忑,不知道路在什么时候就拐了弯,什么时候就从别的地方冒出个人来。

老妈妈先是将她带到了一个叫做楼台的院子,那院子很大,由四座小楼组成的,分别位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安慕锦被安排在南边的小楼,和蔡文君住在一起,其余四人都在北边的小楼,东西两边的小楼并没有人住。

其余人都是昨天来的,安慕锦是最后一个来的,她对这里的情况都很不了解。看到大家都在楼台这里,她忍不住好奇那谁去照顾小王爷呢。

蔡文君一个人住在这里挺寂寞的,看到来了个安慕锦就和她热乎起来:“我可以叫你锦儿吗?你叫我文君就可以了。”

“可以,家人都是这么叫我的。”安慕锦笑道。

“我们都来了一天了,连小王爷的面都没有见到,而且还不能出了楼台的范围,你说小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啊?”蔡文君等了一天都没有见到小王爷,不由得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闻言,安慕锦很是惊讶。她们都来了一天了吗,而且连小王爷的面都没有见到,这是什么情况?

“那我们吃饭怎么办?”安慕锦不想表现的太特殊,问了个自己觉得应该问的问题。

“到了时间会有人来送。”蔡文君无聊的抠着指甲,突然抬头对安慕锦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锦儿我跟你说一件事啊。昨天我们大家都在讨论小王爷还没有娶妻,很有可能会在我们这些人中选出一个人来做王妃。锦儿,你觉得小王爷会这样做吗?”

“我才来,什么都还不清楚呢。”安慕锦听到王妃两个字,心里有些讪讪的。终有一天小王爷去娶妻生子吧,到那时她是不是就要离开他了。

一想到离开,安慕锦心中失落,一点也提不起精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