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86章 息事

第186章息事

安慕锦和蔡文君聊了一会儿,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吵起来了,两人连忙出去看。

“宁嬷嬷就是她偷用了我的胭脂。想用不会自己去买吗,干嘛偷我的?”金云娟拿着一盒胭脂给众人看,里面只剩下了不到一半。

宁嬷嬷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金云娟身边的女子。那女子大概就是顶替李素香之人,脸蛋瘦小,穿着有些朴素,安慕锦并不认识。

蔡文君看出了安慕锦的疑惑,解释道:“她是后来补上的,叫何雪瑶。听说只是个七品小官的女儿,家中也没有多少钱,这次来就数她带的东西最寒酸了。”

从蔡文君说话的口气里,安慕锦也听出来了大家似乎都不喜欢何雪瑶。也许是因为她的名字里也有一个雪字,安慕锦突然想到了安慕雪,对她的感觉也是淡淡的,并没有多少喜欢。

“一点小事而已,我们进去吧。”一眼就看出来这是金云娟故意找茬,安慕锦可没有心情来看她在这里欺负人。

可蔡文君却对这件事很好奇,拉着安慕锦向前:“锦儿,陪我去看看嘛。”

安慕锦很不想去,可是看到蔡文君非常想去,又是第一次见面。以后大家都是伺候小王爷的人,她不想让蔡文君觉得她这人不好相处之类的,她就跟蔡文君过去看了热闹。

金云娟是金将军的女儿,家世优越,自视高人一等。她要冤枉谁,那还不是谁倒霉,谁敢和她反抗什么。

李雪瑶红着脸,咬着唇一言不发。宁嬷嬷看了她一会儿,转脸对金云娟道:“金小姐用的是什么胭脂,嬷嬷现在就吩咐人去买。”

宁嬷嬷说这话的意思就是打算息事宁人了,大家都是聪明人,自然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何雪瑶感激的看着宁嬷嬷,双眼含着泪,若是再受点委屈,说不定那泪就掉下来了。而金云娟一脸不高兴,可宁嬷嬷是小王爷府的默默,她一个服侍小王爷的丫鬟也不能说她什么,只好认了。

宁嬷嬷的视线在众人脸上扫过,笑呵呵的说道:“若是哪位小姐缺了什么,少,也可以到嬷嬷这里报备一下,嬷嬷都会给大家买来的。以后大家都是伺候主子的人,希望各位小姐能够和平相处,不要再生出什么事端来。”

宁嬷嬷说的平和,可她的语气里却有着不容置疑的严厉。

金云娟这下也焉了,不再像刚才那么嚣张了。退后一步,将身形藏在了秦琬如的身后。

安慕锦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却和她四目相对。接着安慕锦被金云娟狠狠的瞪了一眼,安慕锦立刻装作没看到似的移开了视线。

“既然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一会儿中午了,会有人给大家送饭的。”宁嬷嬷挥挥手让大家各自回屋。

在这些女孩中,秦琬如的年龄是最大的,她看宁嬷嬷要走连忙上前两步,送上一个香袋给宁嬷嬷笑道:“宁嬷嬷,谢谢你照顾我们姐妹几人。只是我们来小王爷府也有两天了,为何还不见小王爷啊?”

宁嬷嬷很大方的收了秦琬如的香袋,还放在手上颠了颠,似乎不轻,脸上的笑容更甚:“小王爷最近都在宫中陪太后,过几日就回来了。嬷嬷觉得这几日也正好是大家相互了解的时间,好好珍惜吧。”

说完宁嬷嬷不再停留,扭着腰身,十分优雅的离开了楼台。

等宁嬷嬷走的看不到身影时,金云娟才发泄了心中的怒火,推了何雪瑶一把:“贱人,让你偷我的东西。”

何雪瑶被她推的一个趔趄,撞到了身后的曹梦云。曹梦云不高兴的皱起了眉头,伸手又将何雪瑶推回去,金云娟不想被她撞,伸手一巴掌将她给打歪了。

何雪瑶趴在地上,眼里都是泪水,委屈至极却一个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看到何雪瑶被她们欺负成这样,安慕锦心中不忍,不由得上前一步道:“刚刚嬷嬷不是说了吗,大家要和平相处,为什么还伸手打人?”

见安慕锦要打抱不平,金云娟嗤笑一声,走到安慕锦身边。因为身高没有安慕锦高,只能昂着头瞪她:“哟,这不是侯府的二小姐吗?按理说我们两家还是亲戚呢,你怎么能帮着一个外人说话呢?她偷了我的胭脂,我不该教训她吗?”

“你亲眼看到她偷了你的胭脂了吗?”安慕锦看不惯金云娟这样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像是谁看到她都得矮她一截似的。

“我和她都住在一楼,不是她偷的还能是谁偷的?”金云娟瞪大眼睛,朝着安慕锦不客气的呸了一声。

安慕锦冷着脸,若不是考虑到这里是小王爷府,真恨不得上去将她抽倒在一旁。

“这里这么多人,谁都有可能去你的房间,你不能说是她偷的。没有证据的话,你也敢乱说,真是丢尽了将军府的脸。”安慕锦推开她,朝着何雪瑶走过去。

金云娟从小到大娇养惯了,从来都是别人看她脸色,她看过谁的脸色啊。而且这次来小王爷府,她自认为貌美如花,一定会得到小王爷的喜爱,才不会真的像个丫鬟一样去照顾他呢。说不定,小王爷高兴了,还会娶她为妃。若是她成了小王妃,那这些女人,还不都是她手里的奴隶吗?

可刚刚安慕锦竟然动手推她,还将不将她这个未来的小王妃放在眼里啊?

“你!”金云娟从小习武,一手抓住安慕锦的右边肩膀。

安慕锦觉得那上面好像被老鹰的爪子抓住了一样,很疼。她想动却发现自己的力气大,但也不是一个习武之人的对手,竟然丝毫挣脱不开。

“安慕锦,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吗?因为我母亲不喜欢我大嫂,所以我不喜欢你。你们安平侯府的女孩都是不要脸,一个比一个不要脸。”金云娟骂完,又伸腿要来踢安慕锦。

脚刚伸出去,宁嬷嬷突然出现,厉声喝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金云娟立刻收腿,松开了安慕锦对宁嬷嬷笑道:“嬷嬷,我们这是在增进感情呢。锦儿姐姐,你说是不是?”说着金云娟威胁的看了安慕锦两眼。

安慕锦不是怕她的威胁,只是怕给小王爷添麻烦,于是和金云娟保持同一口风道:“对,我们是在玩闹呢。”

宁嬷嬷的视线在二人之间扫来扫去,似乎不大相信她们两个人的话。

金云娟见宁嬷嬷怀疑,连忙亲昵的挽着安慕锦的胳膊笑道:“嬷嬷你还不知道吧,我和锦儿姐姐是亲戚。我大嫂是她的姐姐,我们关系好着呢。”

宁嬷嬷深深的看了看安慕锦两眼,又看了看地上的何雪瑶道:“那她是怎么回事?”

何雪瑶哭的脸上还带着泪水,若还说她没事恐怕宁嬷嬷打死都不会相信了吧。

就在大家不知道该如何找借口搪塞过去时,何雪瑶从地上坐起来,又伤心的哭了两声:“嬷嬷,我想家了。特别特别的想,想吃我娘做的烙饼,想……”

“够了!”宁嬷嬷打断了何雪瑶的话,严厉的看着大家:“我再次警告大家,小王爷喜欢安静,不喜欢大家吵吵闹闹的。即使真的有什么矛盾,可以来找我,我给大家解决。”

“是,我们知道了。”安慕锦带头说道,其余人也都说了一遍,宁嬷嬷才转身离去。

宁嬷嬷一走,安慕锦也转身回去了。蔡文君从后面追上来,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啊,锦儿,是我非要拖着你来看热闹的。结果热闹没有看到,反而惹了一身骚。”

安慕锦摆摆手,让蔡文君不要在意。

有些人迟早是要面对的,有些事情迟早是要发生的,这些都是无可避免的。

看安慕锦累了,蔡文君找了个理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安慕锦坐在**,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次来小王爷这里是来做丫鬟的,自然的林妈妈她们一个都没有跟过来。

才离开侯府不到半天,安慕锦就有些想她们了,还担心小夫人现在是不是还在哭。想了一会儿安慕锦忍不住哀伤起来,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若是说现在就让她伺候小王爷,也许她不会想这么多。可来到小王爷府,连小王爷的面都没有见到,只是和其他人一样都被安排在了这里,哪里也不能去,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而且看宁嬷嬷表面随和,其实她内心精明的很。刚刚金云娟差点伤到了她,宁嬷嬷能第一时间出来,那就说明她根本就没有走远,一直在附近呢。

本以为照顾小王爷是个简单的活儿,像个丫鬟一样将事情做好就行了。没想到来到这里感觉跟掉进了一个大坑里了一样,比在侯府里还要让人寸步难行。

“安小姐在吗?”一个梳着双丫髻的丫鬟掀开珠帘进来,安慕锦赶紧擦了眼来,笑着道:“我在呢。”

那丫鬟看到安慕锦,嘴巴一咧,双颊上有两个可爱的酒窝:“安小姐,我叫欢言。宁嬷嬷让我来问问安小姐有什么缺的没有,她好派人去给安小姐买去。”

安慕锦来的行李都是林妈妈收拾的,什么东西都带着呢,“帮我谢谢宁嬷嬷,我什么都不缺。”

“那好,不打扰安小姐了,我还要去其他小姐那里。”欢言笑着离开。

等欢言快走出去时,安慕锦想到自己是不是应该给她点什么。想到这里,她连忙追出去,拿出两锭银子递给了欢言。

欢言喜滋滋的收了,并让安慕锦好好休息。

安慕锦在宫里时给宫女送钱,被宫女拒绝过,所以她很担心欢言不收自己的。在看到她收了之后,安慕锦舒了一口气,心情也好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