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88章 罚跪

第188章 罚跪

回了南楼,蔡文君不解的问道:“锦儿,你为什么要帮她们呢?”

“大家都是为了服‘侍’小王爷才到这里来的,我觉得大家和气一点比较好。-79- ”安慕锦笑着解释,并没有将心中的真实想法说出来。

她觉得事情很不对劲,既然小王爷现在在宫里,又为何这么早的将她们喊来。这其中肯定是有别的用意,到底是何用意,安慕锦还没有参透,自然的不希望她们整天为了小事吵吵闹闹。

在侯府见惯了这样的小手段,安慕锦觉得烦。

好在蔡文君也没有多想安慕锦的话,又笑道:“秦琬如的年纪比我们大,心眼就是比我们的多。她都开始给小王爷做东西了,看来我也要准备准备了。怪不得我们每个人的房间里都放着那些‘女’红用的东西,还有琴棋书画之类的。我猜这一定是要我们各自展现才艺,等小王爷回来了,拿给他看的吧。”

经蔡文君这样一说,安慕锦才注意到房间里的那些东西。一开始她没有将那些东西放在心上,以为就是个普通的摆设。

蔡文君说完转身回去了,安慕锦想她终于有时间看一看小王爷给她写的信呢。

正要拿出来看,何雪瑶站在‘门’口,胆小的不敢往里进,“安小姐,我可以进来吗?”

安慕锦无奈的将信收好,抬脚走了出去,亲昵的将何雪瑶拉了进来。

“安小姐,我是来谢谢你的。”何雪瑶很害羞,刚开口,白皙的小脸就变成红扑扑的了。

看到她这样害羞,安慕锦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笑道:“别叫我安小姐了,叫我锦儿吧。以后我叫你雪瑶,怎么样?”

“好。”何雪瑶看了安慕锦一眼,随即又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安慕锦并不怎么喜欢何雪瑶,所以在她不知道如何开口说话时,安慕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蔡文君拿着东西进来:“雪瑶姐姐你也来了,正好我们大家一起做‘女’红吧。”

安慕锦无语,又是做‘女’红。难道她们在家里都还没有做够吗?

何雪瑶的‘性’格有些内敛,做‘女’红对她来说并不算难事。估计在家里也经常做这个吧,做起来又快又好,不一会儿一个简单大方的绣帕就绣好了。

“哇,雪瑶你好厉害啊!还不到一个时辰呢,这只梅‘花’就绣好了,简直太厉害了!”蔡文君拿着那个绣帕赞不绝口,还和安慕锦说。

安慕锦也跟着赞叹一句,低头看自己连片叶子都还没有绣好,她是真的没有心思做这个

一个上午,因为安慕锦总是心不在焉的,就在帕子上绣了几片叶子。蔡文君看到之后,好奇的问她是不是不会绣。

“昨天没有睡好,我想睡一会儿。”安慕锦‘揉’着脖子道。

听到安慕锦这样说,蔡文君不好意思起来,拉着何雪瑶站起来道:“雪瑶你陪我到我那里绣吧,我们不打扰锦儿休息。”

何雪瑶‘性’格‘挺’好的,属于忍辱负重的那种,蔡文君说什么她就应什么。

等她们都走了,安慕锦将东西收一收,正要出去关‘门’,欢言端着食物过来了。

“安小姐,我给你送饭来了。”欢言一笑,两个小酒窝很是好看。

安慕锦对她笑笑,她将食物一一摆好就走了。

等她走了,安慕锦拿起筷子尝了一下,依然是凉的。真不知道宁嬷嬷在搞什么鬼,居然用这些凉饭凉菜对待她们。幸好现在是夏天,若是冬天,还不将人的肚子给吃坏了。

早上就吃了一个馒头,安慕锦正饿着,看到吃的也就不在乎凉热了,大口吃了起来。

一菜一汤,安慕锦将饭菜都给吃的干干净净的。

吃完之后,安慕锦按照规矩将碗碟收好送到了外面的石桌子上。

“又是凉的。”金云娟抱怨一声,狠狠的将筷子拍在了桌子上。

“唉!”楼上也有人叹息,似乎不满意这凉饭凉菜。

安慕锦只听了一下,就回了南楼。

将‘门’关上,安慕锦快速的将信拿出来看。小王爷写的内容不多,就一句话:过几日我就回去,你在府中好好的等我回来。

安慕锦有好多话要问小王爷呢,也不困了,拿起笔来在纸上认真的写着。

写完之后,安慕锦很满意的再读一遍,然后认真的叠成一个小小的纸卷。信是写好了,现在就等着小五再次过来了。

昨晚睡的很晚,安慕锦午睡睡的都不知道醒,一直到有人在外面喊她,她才醒来。

“锦儿你在屋里干什么呢?快起来啊,宁嬷嬷来了。”蔡文君急切的拍着‘门’板。

听到宁嬷嬷来了,安慕锦有种感觉要来事了,赶紧起‘床’,快速的梳理一番,“什么事?”

安慕锦一拉开‘门’,蔡文君眼疾手快的拉着安慕锦就往外跑。

两人是最后到的,其他人都已经站好了。金云娟扭头看着安慕锦,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你们两个,跪下!”宁嬷嬷一声厉喝,安慕锦和蔡文君还没有反应过来,旁边有人过来压着两人跪了下来

安慕锦的膝盖猛然磕在地面上,疼的她差点叫出来。蔡文君也是如此,她疼的忍不住叫了一声。

“各位是不是忘记了自己在王府是什么身份了?”宁嬷嬷双眼如鹰般盯着安慕锦和蔡文君,“在这里你们就是丫鬟,就是奴才。主子叫你们,你们这样磨磨蹭蹭的,主子要你们干什么?”

“今天,安慕锦和蔡文君就是一个例子。欢语在这里看着她们,跪满两个时辰才能起来。”宁嬷嬷的话里不带任何的感情,给人的感觉很冷很冷。

安慕锦是因为睡着了,没有听到有人叫她,她甘愿受罚。可蔡文君是因为喊她才受罚的,她觉得很对不起蔡文君,就为蔡文君求情。

宁嬷嬷冷笑一声:“安慕锦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想着为人求情,加跪一个时辰。”

没想到宁嬷嬷居然会这么的冷血,残忍,安慕锦无奈的闭上了嘴巴。

宁嬷嬷带着其他人去参观王府,安慕锦和蔡文君凄凄凉凉的跪在院子里。

“文君对不起,都是我拖累了你。”安慕锦对蔡文君道歉,蔡文君挤出一个很难看的笑容来:“锦儿我不怪你,我就是心里不舒服。你说她也是一个奴才,她干嘛这样对我们,呜呜……”

蔡文君很少受到这样的委屈,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安慕锦看她这样,心里很不是滋味,跪着走过去抱住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别哭了,让人看到了不好。”

听到这话,欢语尴尬的站在一旁,不知道能说什么。

其实宁嬷嬷并不是王府的人,她是太后派来的人。别说是这些小姐受不了她,就是她们这些王府的人也有些受不了她,简直是太苛刻,太严厉!

两人都是千金大小姐,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惩罚。跪了一会儿,蔡文君就坚持不住了,想要坐在地上。她刚要坐下,安慕锦伸手拉住她:“再坚持坚持。”

一个时辰过去了,蔡文君觉得好像过了几个月似的,和安慕锦抱怨这是她最屈辱的一天。

安慕锦没有说话,心思复杂。这时她才算是了解做一个丫鬟的痛苦,不是说将主子‘交’待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有时候总会出错,出错就要受罚,这就是做丫鬟的规则。

“欢语,还有多长时间?”蔡文君又一次问道,欢语看了看水漏:“还早。”

听到还早,蔡文君又是一声叹息,哭丧着脸对安慕锦道:“锦儿,我们来聊聊天吧。也许聊聊天,就不觉得时间过的这么慢了。”

“文君你惩罚过下人吗?”安慕锦问道。

“呜呜……难道这就是我的报应?”蔡文君憋了一会儿,突然大哭了起来

“你别哭啊!”看到她又哭了,安慕锦有些慌了。

“有一次绿荷不小心打翻了茶杯,茶水‘弄’了我一身,我不高兴就打了她两巴掌,还罚她趴在地上给我当马骑。”

“还有一次绿荷走路走的太急,差点撞到了我,我也惩罚了她。大冬天的让她穿着亵衣,站在冷风里一个时辰。”

“还有,还有……”

蔡文君一边说一边哭,说到最后她哭的泣不成声,嘴里念叨着:“我对不起绿荷,对不起她啊。她对我那么好,夏天怕我热到,冬天怕我冷到。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对她好好的,和她说声谢谢。呜呜……”

“锦儿啊,老天是公平的。因为我们之前做小姐时,总是趾高气扬的,丫鬟做错一点小事就惩罚她们,所以现在就开始惩罚我们了。”蔡文君擦了眼泪,转而认真的看着安慕锦问道:“锦儿,你也说说你惩罚过的人吧。”

安慕锦没想到自己这个问题能够让她哭成这样,还对绿荷做了一番忏悔。若是绿荷听到了的话,一定会非常感动的。

“我好像没有惩罚过。”安慕锦想了一下说道。

“呃?”蔡文君愣愣的看着安慕锦,傻了一会儿才道:“那你为什么也会遭到这样的待遇?根本就不公平啊。”

听到蔡文君这话,安慕锦扑哧一声笑了,突然又想到老夫人那句:小小年纪,你知道什么是报应。笑容猛然收了,安慕锦心中不是滋味。

也许老夫人说的对,她年纪太小,还不能真正明白报应的意义。

“文君,这和报应无关,只是我们人生的一个经历。别再自责了,绿荷她不会怪你的。你惩罚她也是为了她做的更好,就像宁嬷嬷惩罚我们一样,是为了让我们记住这次教训。”安慕锦平静的说道。

蔡文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希望时间快点过去,她膝盖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