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89章 问吧

第189章问吧

“嘶!”尽管安慕锦极力忍耐,可是在站起来时牵动伤处,她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

“锦儿你慢一些。”蔡文君小心的搀扶着安慕锦,安慕锦双腿弯曲站在原地,愣是挪不开一步。

“安小姐好像是跪的太久了,暂时不能动了,我去告诉宁嬷嬷……”欢语正要走,安慕锦一把抓住她,对她摇摇头道:“不用了,我缓一会儿就好了。”

蔡文君理解那种滋味,刚起来的时候腿特别的难受,不是疼,而是一种极度的酸。稍微动作大了一点,双腿立刻无力,当场就能给人再次跪下。

歇了一会儿,安慕锦扶着蔡文君和欢语的手慢慢走到了石桌子旁坐下。

此时天色已晚,外面都已经点上了灯了,可楼台里却是昏暗一片。这里就只有她们三人,显得特别的冷清。

“宁嬷嬷她们怎么还不回来啊?平时这个时候都已经吃饭了,怎么还没有人送饭来啊?我都快饿死了,好饿。”蔡文君伸长脑袋往外看,并没有看到有人过来。

听到蔡文君说饿了,欢语解释道:“恐怕两位小姐今晚没有晚饭吃了。”

“什么?”蔡文君惊讶一声,双眼朝着欢语看过去。

安慕锦也是看着欢语,十分的不解,宁嬷嬷为什么不给她们饭吃啊?

欢语被两人看的有些尴尬,轻咳一声道:“这是宁嬷嬷定下的规矩,谁若是做错了就没有饭吃。”

“这……这……”这里是王府,蔡文君就是有一千个不满意,一万个不满意,她也不能说什么。

安慕锦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别担心,一顿饭而已,不吃也没事。”

话是这样说,可蔡文君饿啊。早上就只吃了一个馒头,中午饭菜都是凉的,她也没有吃几口。又在院子里跪了一下午,她现在饿的是前胸贴后背,两眼发昏啊。

这时传来了一些脚步声,安慕锦往外一看,宁嬷嬷带着其他四个小姐回来了。

她们有说有笑的,似乎这一下午过的不错,就是宁嬷嬷的脸上也是带着淡淡的笑意。

看到安慕锦和蔡文君都是坐着的,金云娟故意问道:“你们两个跪够时辰了吗?”

欢语看了金云娟一眼,恭敬的对宁嬷嬷道:“宁嬷嬷,欢语一直在旁边看着。蔡小姐跪了两个时辰起来的,安小姐也是跪了三个时辰才起来的。”

“很好!”宁嬷嬷点点头,目光在安慕锦和蔡文君的脸上停留一会儿才移开,看着众人道:“既然大家都来到了这里,就要遵守规矩。服侍小王爷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明天我会继续教大家一些规矩。今天天色不早了,早点睡吧。”

“是!”金云娟四人齐声说道,安慕锦和蔡文君两人相互扶着,声音被她们给压住了。

宁嬷嬷走了,欢语也跟着走了,这里就剩下了安慕锦六人。

安慕锦拉着蔡文君要走,金云娟突然走过来拉住安慕锦道:“安慕锦你真是不走运气,被罚的滋味怎么样?”

安慕锦不想理她,继续往前走。金云娟一用力,安慕锦就走不了了,回头瞪着她。

“安慕锦你瞪着我干什么啊?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们今天下午都做了什么吗?”金云娟显摆的问道,安慕锦拿开她的手平静道:“不想知道。”

“哼!”金云娟哼了一声,拍着手洋洋得意道:“今天宁嬷嬷带我们去参观了小王爷住的地方,那里的环境真是不错。宁嬷嬷说了会在我们六个人之中再选出两个人来,近身伺候小王爷,到时候被选上的人就可以和小王爷住在一个院子里了。”

“不过像你和蔡文君这样不懂规矩的,才来三天就被罚了,恐怕是没有资格入选的了。以后啊,你们只能像欢言,欢语那样做一个普通的丫鬟,和我们这些是没有法比的了。”

看金云娟那个得意的样子,安慕锦真想笑。

金云娟的适应能力真是强啊,前段时间还说不想学这些规矩呢,不想做丫鬟呢,现在又为能够近身伺候小王爷而洋洋得意起来了。既然都是做丫鬟,做奴才的,除了干活上有轻重之外,哪有什么身份的高低啊。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骄傲,认为能够近身伺候小王爷就比别的丫鬟高人一等似的。

“你,你什么意思啊?”听到金云娟这样说,蔡文君很不爽,结巴着要和金云娟吵。

“今天吃饭的时候,宁嬷嬷还夸我机灵呢,让我好好表现呢。哼,凭借我的聪明才智,我一定会被选上的。”金云娟自信的说道。

蔡文君还想说,安慕锦用力拉着她往回走。

金云娟见安慕锦要走了,又追了两步,警告道:“以后你们看到我,一定要放尊重一些,否则我向小王爷告你们的状。”

“呸!”安慕锦小声呸了一声,若不是膝盖太疼,她真想拉着蔡文君跑回去。

回去之后,蔡文君的脸色有些不好看,“锦儿她的意思是,只有两个人可以近身伺候小王爷。那岂不是说剩下的四个人都要做普通丫鬟做的事情,那和一个奴才真的没有什么区别了。”

“不都是做丫鬟,照顾人吗?本来就没有多少区别。”安慕锦纠正道。

蔡文君摇头:“当然不一样。锦儿你不懂,能够待在小王爷身边照顾他,和不在他身边照顾他,差别大了去了。就像是通房丫鬟和扫地丫鬟,一个暖床,一个扫地,干粗活,这不一样。”

安慕锦一阵迷茫,什么通房,什么暖床,“文君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哎呀,锦儿你怎么会不懂呢?这,这……你让我一个姑娘家如何说的出口啊。”蔡文君急的直跺脚。

看她真的挺着急的,安慕锦也不知道她在急什么,连忙安抚道:“你先别急。你要是解释不出来就不解释了,反正我也不想知道。”

听安慕锦这口气,蔡文君觉得她好像真的不知道什么是通房丫鬟,于是趴在她的耳边小声几句。

安慕锦听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这就是通房丫鬟,岂不是和成亲一样。

“说一样也可以,但是还是有许多的不一样。反正你知道这件事就可以了,我先回去了。”蔡文君说着飞快的跑走了。

安慕锦一个人琢磨着暖床的意义,这都没有成亲呢,怎么能做那事呢?如果做了,岂不是和安慕雪无异了?

“唉……”又一声叹息,安慕锦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这和她想象的照顾小王爷完全不一样,她认为只要她像凝烟照顾她那样,去照顾小王爷就可以了。可知道暖床的意义之后,她就有点懵了,想退缩,不想去了。

在安慕锦纠结于暖床二字的时候,宫里的荣叔也在纠结怎样才能劝下小王爷。

虽说这是夏天,可晚上天凉,有风。小王爷昨晚出去一次,在屋顶吹了一点风,回去咳嗽了大半夜才好。

若是这次再出去,又咳嗽起来,被太后吃了,她还不怪罪他吗?

“少爷,再忍耐几天就好了。”荣叔劝的口干舌燥,小王爷目不斜视的往前走:“你不帮我可以,我自己走出宫去,”

“唉,少爷啊,你的身体……”荣叔还未说完,小王爷就打断道:“我的身体我知道,我就看一眼。”

“好吧!”荣叔知道劝不住了,抱着小王爷脚尖一点,朝着空中飞去。

再一次看到王府的情景,小王爷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想到有一天我会用这种方式回来。”

荣叔默叹,他也没有想到啊。回自己的家还这样偷偷摸摸的,像个贼似的。

安慕锦刚给双腿抹上药酒,正准备入睡,听到轻轻的叩门声。她心一惊,莫不是蔡文君又来了。

她叫了一声文君,外面的人并不说话。她只好起身去开门,门一开荣叔压低声音道:“二小姐,得罪了。”

荣叔一说完,安慕锦感觉身子一轻,一转眼她人就到了屋顶之上了。

看到小王爷在屋顶上等她,安慕锦小心的扶着荣叔的手,担忧的说道:“小王爷你怎么在这里啊,这里多危险。”

“来,我扶着你!”在屋顶上走路,小王爷犹如走平地,一点影响都没有。

安慕锦紧紧的抓着小王爷的手,慢慢的挪动着脚步,和他一样坐了下来。荣叔看他们坐好之后,识趣的离开。

“小王爷,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一坐下来,安慕锦就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小王爷轻轻的摩挲着安慕锦的小手,双唇用力抿着,眼里有着压抑不住的喜悦。能够这样安静的和安慕锦一起看风景,感觉很好,虽然星星不多,月亮不亮。

“小王爷你怎么了,我和你说话你听到了吗?”坐在二楼的屋顶上,安慕锦不敢有大动作,努力伸着脖子去看小王爷在看什么呢。

“无人的时候叫我天成就好。”小王爷答非所问的说道。

“天,天成,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此时喊他天成,安慕锦觉得有些小奇怪,心跳都加速了。

“我自出生就住在宫外,和母后聚少离多。这次母后身体不舒服,我想在宫里多陪陪她。锦绣你不会怪我吧,将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小王爷有些愧疚的看着安慕锦。

若是太后答应,他早就将安慕锦也接到皇宫去了。

听到是因为太后病了,小王爷才留在宫里的,安慕锦又怎么会怪他呢。就算太后不病,她也不会怪他啊。

“天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两人沉默一会儿,安慕锦又忍不住问问题了。

“问吧!”小王爷心情很好,无论安慕锦问什么他都会告诉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