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95章 点化

第195章 点化

“对不起,七皇子!”安慕锦低着头,不敢去看七皇子的眼睛。

她是重生过一次的人,而且还嫁过人,生过孩子,这辈子她是没有想过成亲的。

所以在猜到七皇子可能喜欢她时,她很理智的选择当做不知道那回事,还将七皇子当做七皇子看。

七皇子在听到安慕锦说对不起时,身子一软,双手撑在地上,万分不解的看着安慕锦:“为什么?”

安慕锦窘迫的低着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七皇子对她越好,就会让她越内疚,因为他对她的这些好,她可能一辈子都还不起。

“好了小七,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以后你不许找你小王叔闹,他的身体不好。”太后严厉的说道,摆摆手让七皇子下去。

七皇子还保持着那样的姿势,跪在太后面前,眼睛却是看着身后的安慕锦。

过了好一会儿,七皇子突然从地上爬起来,恭敬的给太后跪安。潇洒的转身,他走到安慕锦身旁,突然拉住安慕锦的胳膊,就往外跑。

看到安慕锦被七皇子带走了,太后立刻紧张起来,可一会儿她又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安慕锦跟着七皇子也好,这样小王爷就不会总是惦记她了。

“七皇子你干什么?”安慕锦一边打着七皇子,一边往后退。

可七皇子的力气多么的大,无论安慕锦怎么打他,他都不松手。安慕锦那点力气,想拉着七皇子后退,简直是做梦。

安慕锦被七皇子拖着走出千禧宫,他正要用轻功带安慕锦离开。这时荣叔突然出现,扣住七皇子的手。他坚持不住的松开了安慕锦的手,另一只手要过来抓,却被荣叔挡住。

他们的动作太快,安慕锦一点也看不清楚,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经脱离了七皇子的掌控了。

“荣叔你这是什么意思?”看到安慕锦被荣叔挡在身后,七皇子气的脸都黑了。

“就是你看到的意思。”荣叔也够冷酷,转头看了安慕锦一眼。

安慕锦明白荣叔的意思,她对皇宫不算太熟悉,只能先回千禧宫。

千禧宫内,太后虚弱的靠在椅子上,双眼闭着,嘴巴微张,身边的嬷嬷在给她捏背。

安慕锦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嬷嬷先看到安慕锦,对太后说了什么。太后立刻睁开眼,看到安慕锦来,就明白七皇子没有将她带走

“丫头你过来。”太后招招手,安慕锦万分敬畏的朝着太后走过去。

太后盯着安慕锦看了一会儿,又闭上了眼睛,什么也没有说。

宫殿里只有嬷嬷为太后捏背的轻微声音,其他什么都没有,安静的有些可怕。安慕锦忍了一会儿道:“太后,让臣‘女’为你看看吧。”

太后猛然睁开眼,笑问:“你会看病?”说着已经将手朝着安慕锦伸过去。

安慕锦握住太后的手,感觉那好像不是一个人的手一样,没有温暖,没有柔软度,又氷又硬。

为太后把完脉,安慕锦的心跳不止,太后已经病入膏肓,就是李神医再世也救不了她了。

轻轻的将太后的手放下,安慕锦脸‘色’平静的看着太后,不敢告诉她实情道:“臣‘女’医术不‘精’,看不出太后得的是什么病。”

太后认真的看着安慕锦,这才对她有了点认可。她是个很懂事的人,知道自己的病无‘药’可医,为了不让自己难过,所以才说她的医术不‘精’。

“难怪成儿会看上你,心思果然和别人的不一样。”太后满脸笑意,伸手取下手腕上的一对白‘玉’手镯,“以后成儿就拜托你了,好好照顾他。”

“是,太后!”安慕锦恭敬的接下那对手镯。

看安慕锦这么乖巧,太后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又闭上眼睛。

过了小半个时辰,荣叔扶着小王爷走进了千禧宫。

半个月没有看到小王爷了,再次看到他,安慕锦发现他好像和之前有了一些变化。可到底是什么变化,她也说不上来。

“锦绣,走了。”小王爷没有进来,站在‘门’口对安慕锦喊道。

安慕锦看了看太后,太后似乎睡着了,并没有听到小王爷的声音,她这才转身朝小王爷走去。

在安慕锦刚转过身时,太后就睁开了眼睛,看到‘门’口小王爷一脸的笑容,太后才发觉这孩子越来越爱笑了。

“不和太后说一声吗?”安慕锦还有些担忧,回头看了看闭眼装睡的太后。

小王爷咳嗽一声,荣叔自动退到一旁。

看到小王爷朝着自己伸出手,安慕锦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是丫鬟模式开启的意思啊。

“二小姐,以后有你照顾少爷,我就可以清闲清闲了。”荣叔远远的跟在后头,声音却好像是从跟前传来的。

安慕锦一直以为荣叔跟在身后呢,等转过一座假山时,她往后看了一眼。

“咦,荣叔呢?”安慕锦纳闷,刚刚还和她说话来着,怎么一下就没有了

“锦绣,做我的丫鬟可不能三心二意,刚刚我差点被石头绊倒。”看安慕锦去关心荣叔,都不关心他,小王爷吃醋了。

安慕锦回头,低头朝下看去,平整的地面上,哪里有石头。

“石头被我踢走了。”小王爷解释,安慕锦哦了一声,关心的问道:“你累不累,不如我们去歇一会儿吧。”

“不累,继续走。”小王爷看了看头上的太阳,觉得晒着真暖和。

安慕锦是怕热的人,这头上的太阳都能烤人了。

又走了一会儿,安慕锦热的不行,头上都出了一层又一层的汗。可小王爷却一点汗都没有出,这差别太大了。

“前面有个凉亭,去那里歇一会儿吧。”安慕锦不等小王爷同意,扶着他就往那里走。

凉亭的旁边就是一个水池,坐在上面,微风一吹,凉快了许多。

安慕锦擦着头上的汗,见小王爷在看她,就问:“小王爷,太后的病你知道了吗?”

“叫我天成。”小王爷没有回答。

安慕锦四下看看,这里是皇宫,若是被人听到她叫他的名字,那可怎么办?

“母后的病已经无‘药’可医,我知道的太晚了。”见安慕锦不肯叫他的名字,小王爷也没有强求,继而回答她的问题。

“那……”安慕锦还想说什么,却发现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太后的病已经深入骨髓,迟早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到那时小王爷会怎样?

“别担心,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小王爷善解人意道。

安慕锦心中难受,她体验过亲人离开的滋味。那次为了救小夫人,她还求老夫人先放弃小王爷。幸好小王爷没事,若是小王爷有事,即使她陪葬她也心中不安。

两人才说了一会儿的话,七皇子快速跑过来,对安慕锦伸手嬉皮笑脸道:“锦儿,你猜猜这里面是什么?”

没想到七皇子会突然出现,安慕锦和小王爷都是同时一愣。小王爷表情淡淡的,安慕锦做不到那样平淡,脸上的表情纠结在一起。

“七皇子你这是做什么啊,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安慕锦客观的评价一下此时七皇子的所作所为,真的跟个孩子似的。

谁知七皇子听了,生了很大的气,将手里的金珠子全部扔在了地上,瞪着安慕锦怒道:“你就因为我像个小孩子,所以才拒绝我的吗?”

安慕锦沉默不言,看着地上的金珠子滚来滚去的,感觉很晃眼。

“安慕锦你想想到底是谁为你好,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七皇子气的不行,看到有一颗金珠子滚到脚下,生气的一脚将那金珠子踢开了

“你忘记我对你有恩了吗?为什么我让你说句话,你都不说?”七皇子咆哮着冲安慕锦吼。

安慕锦退一步,低头看着一旁的小王爷。他脸上的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双眼看着远方,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

七皇子看安慕锦,安慕锦却看小王爷,这让七皇子的心头火烧的更旺了一些。

“安慕锦,你说话啊。”七皇子急的叫道。

所有人看似都愿意帮他的忙,其实都还是站在了小王爷那一边。今天他是没有争过小王爷,不过他也不担心。因为小王爷的病是好不了了,他可以等小王爷死了,他再将安慕锦给抢回来。

安慕锦觉得他和七皇子没有什么好说的,在她说对不起的时候她就已经将话说清楚了。

“七皇子,我只是一个丫鬟而已,你别这样。”安慕锦颇为无奈的说道。

七皇子冷哼两声:“刚刚在皇祖母那里,只要你说出那句话,皇祖母就一定会让你回侯府继续做小姐。可你……”

听到这话,安慕锦没有反应,小王爷倒是回过头平静的看着七皇子。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七皇子自动闭上了嘴巴。

这是七皇子和小王爷的约定,他们两个吵来吵去没有意思,要看安慕锦的意思。如果安慕锦不愿意做丫鬟,那就让她回去做小姐,也就是七皇子赢了。可若是安慕锦愿意做丫鬟,那就代表小王爷赢。

这个比试方法是经由小王爷侧面点化,七皇子主动提出来的,还说他一定会让安慕锦说出自己的意思。结果呢,安慕锦是说出了自己的意思,只是和他的意思相左。所以他到现在输了,还很不服气。

他哪里知道小王爷根本不可能用安慕锦做赌注,不管安慕锦想不想做丫鬟,小王爷都不会将安慕锦让给他的。

还有一点就是小王爷十分自信,安慕锦是不会欺骗他的,答应他的事情她一定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