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96章 香味

第196章香味

是的,在这场赌约之中,七皇子是输了。可小王爷也没有说输了的人,连安慕锦都不能见啊。

所以七皇子就想钻这个空子,可小王爷是谁,他会让七皇子钻吗?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小王爷伸手往桌子上轻轻一按,慢慢的站起身来,扭头对安慕锦道:“锦绣你过来。”

安慕锦走到小王爷的身边,低眉顺眼,真像个丫鬟。

七皇子看在眼里,不舒服在心里。可当着小王爷的面,他也不能说什么。

“以后看到他直接叫小七就可以了,不用七皇子叫的那么麻烦。”小王爷很随意的说道,就像是在说锦绣给倒杯水一样的随意。

安慕锦先看了七皇子一眼,然后又看着小王爷,犹豫道:“小王爷,这恐怕不合适吧?”

小王爷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远处微笑。

七皇子快要气死了,小王爷让安慕锦叫他小七,那意思还不明显吗?这是活生生的在辈分上压他一头啊。

“当然不合适。安慕锦你只是一个丫鬟,怎么能叫我小七?”七皇子横眉冷对,瞪着安慕锦,心道她不会真的要叫自己小七吧。

小七,小七,身份比他高的人都这样叫他。十几年了,他也没有觉得什么,可今天却觉得这个称呼真他的娘难听。对了,那个什么七仙女来着,也叫小七。

看七皇子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小王爷笑的更开心了,很是一本正经的和七皇子说道:“既然小七还知道锦绣是我的丫鬟,那就请你记住之前的承诺。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哼!”七皇子重重的哼了一声,双眉拧着,瞪着安慕锦瞧。

安慕锦感受到了七皇子的视线,却不敢抬头,也不想抬头。

“走吧!”小王爷伸手指着亭外,七皇子气结,朝着安慕锦吼道:“安慕锦,你就是一个笨蛋!”

吼完,七皇子心里也不舒服,又看了安慕锦两眼才恨恨的走了。

等七皇子走了,安慕锦才抬头去看。看他真的走了,她轻轻呼了一口气,看到小王爷也在看着她。

“小王爷,你们刚刚说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什么意思?”安慕锦问的当然不是字面意思,她总觉得这话里有深意。

刚刚小王爷和七皇子说话,她这个丫鬟也不好插嘴,但却有一种认知:这话和自己有很大的关系。

“他下棋总是输,我罚他没事别来烦我。”小王爷解释,安慕锦哦了一声,不再说话,原来是自己多想了。

在宫里,安慕锦和小王爷都住在景轩。晚上,小王爷睡床,安慕锦就在脚踏上铺上被子,守着小王爷。

荣叔一开始担心安慕锦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最后发现要是小王爷有以前那样高的要求,这安慕锦还真是照顾不过来。自从安慕锦来了之后,小王爷这个挑的毛病改了不少。

其实小王爷还是挑的,有一次安慕锦忘记了,给他夹菜的时候用的自己的筷子。小王爷看着碗不动筷子,安慕锦一下明白过来,将他的碗端过来道:“你要是嫌弃我,那我吃你的,我将我的给你。”

说完过了一会儿,安慕锦觉得这话真不对劲。她应该再给小王爷盛一碗的,怎么能说让小王爷吃她的呢?

意识到这一点,安慕锦要去将自己的碗拿过来,她准备再给小王爷盛一碗新的。小王爷却按住碗,不让安慕锦拿走,“不嫌弃你。”

安慕锦脸红了,觉得只有下人会吃主子吃剩的,没有主子吃丫鬟的剩饭的道理。

从那后,小王爷对安慕锦是不怎么挑了。

在宫里住了十天之后,小王爷和安慕锦回到王府。

小王爷一回王府,王府的人就急忙准备一切,尤其是景园和玉园的人。

何雪瑶作为小王爷的近身丫鬟,她这段时间一直住在景园,像半个主子似的生活着。就是玉园的那些人,王府的人也都将她们当半个主子的伺候着。

如今小王爷一回来,她们都明白自己的身份,纷纷行动起来,准备服侍小王爷。

在宫里,只有安慕锦和小王爷,小王爷让她一起吃饭,她也不会觉得什么。可在王府,这么多人看着,安慕锦是不会和小王爷一起吃饭的。

小王爷知道安慕锦在意什么,但这些担心在小王爷看来都不值得一提,非要要求安慕锦和他一起吃饭。否则,他就不吃了。

他本来就瘦,每次吃的也不多,这要是再不吃饭,将身体搞垮了,安慕锦的罪过就大了。于是安慕锦就坐下来,也让何雪瑶坐着一起吃饭。

何雪瑶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人,见小王爷没有说话,就笑道:“锦儿,还是你陪着小王爷吃饭吧,我在一旁服侍就可以了。”

安慕锦就怕何雪瑶这样说,她俩现在的身份是一样的。若是她太特殊的话,在王府里也很难混,安慕锦拉着何雪瑶一起坐下,笑道:“雪瑶妹妹,我们都是小王爷的近身丫鬟,一起吃饭没有关系的。”

何雪瑶也想和小王爷一起吃饭,偷偷看了看小王爷没有什么不爽的表情,她才接话道:“那好吧。”

平时安慕锦和小王爷两个人吃饭,有时说话,有时沉默,可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今天三人一起吃饭,按理说会热闹一点,可却沉默的要压死人一样。

安慕锦吃的不舒服,小王爷吃的更不舒服,吃了不到半碗饭就放了筷子。

一看小王爷放了筷子,何雪瑶也不敢再吃了,跟着放下筷子起身道:“小王爷,你喝水吗?”

小王爷摆手,看着安慕锦。安慕锦咬着筷子也看着小王爷,她还想吃,她还没有吃饱呢。

之前小王爷在宫里吃饭吃的少,也吃的快,安慕锦吃的多,吃的慢,小王爷都让她慢慢吃。等她吃完了,她再去服侍小王爷。

“小王爷我给你倒。”在何雪瑶也看着安慕锦的时候,安慕锦默默的放下筷子,起身给小王爷倒水。

何雪瑶在一边帮着忙,小声问安慕锦:“锦儿,这几天你和小王爷都在宫里吗?”

安慕锦想了一下,立刻摇头:“没有,我回家了。”

“回家?”这个答案更让何雪瑶震惊,像她们这样沦为丫鬟的奴才还能回家吗?

小王爷果然对安慕锦不错,还让她回家去看看。她们也都想家了啊,不知道小王爷会不会允许她们回家一趟呢。

安慕锦以为她那样的回答会让何雪瑶不会多想,可何雪瑶还是多想了。

将茶杯端到小王爷的面前,小王爷只喝了一口就吐出来了:“味道不对。”

闻言,安慕锦自然的端过小王爷的茶杯喝了一口,这味道果然有些不对。小王爷要喝的是普通的白开水,这水里明显的多了一种茉莉花的香味。

“哪里不对?”何雪瑶紧张的问道,今早她自作聪明的加了一瓣茉莉花,想以此引起小王爷的注意,难道是小王爷不喜欢。

“你,去厨房问问这水是谁倒的。记住,我只喝白开水。”小王爷指着何雪瑶道。

何雪瑶见小王爷看着自己,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怎么的,脸莫名的就红了起来。

“是,雪瑶这就去问。”

等何雪瑶走了,小王爷对安慕锦道:“快吃吧,再等一会就凉了。”

安慕锦赶紧坐下,吃了两口:“小王爷你今天怎么吃的这么少?”这王府的饭菜和宫里的也差不多啊,都很好吃。

小王爷没有回答,有别的人在,他的胃口差极了。

见小王爷不理自己,安慕锦就专心吃饭,别等一会儿何雪瑶回来,撞见了就不好了。

何雪瑶回来时,安慕锦已经让人将碗筷都给收拾好了。她还担心小王爷一会儿问她原因,可小王爷什么也没有问只是让她倒水。

在给小王爷倒水时,何雪瑶的心都在砰砰的跳。金云娟总嘲讽她小家子气,没有大家风范。可她如今做了小王爷的近身丫鬟,以后要是做了王妃,那金云娟还敢再瞧不起她吗?

“小王爷,请用茶。”何雪瑶将茶杯端到小王爷的面前,小王爷看了看桌子道:“放桌上吧。”

何雪瑶将茶杯放在桌子上,对一旁摇着扇子的安慕锦道:“锦儿你累了吧,让我来吧。”

安慕锦将扇子递给何雪瑶,自动的站远了一些。

有人帮着做事,这感觉真好。

小王爷摸了摸茶杯,对一旁沾沾自喜的安慕锦道:“锦绣,这水太烫,你帮我凉凉。”

安慕锦刚欢喜一下,听到小王爷的话,立刻就不怎么欢喜了,乖乖做事。

小王爷喝了一杯水,说困了。何雪瑶连忙主动的扶着小王爷起来:“小王爷,床铺我已经铺好了。”

小王爷没有说话,不疾不徐的往前走。

卧房还是那个卧房,只是这香味。“咳咳!”小王爷不能闻太厉害的香味,不然就会这样。

安慕锦第一次送小王爷香袋时,小王爷就咳嗽的特别厉害,所以那个香袋毫不客气的被荣叔给丢了。事后小王爷问起那个香袋,荣叔还冷眉冷眼的,那时的荣叔很不喜欢安慕锦。

“小王爷。”听到小王爷咳嗽,安慕锦快速为小王爷顺气,然后用力拉着小王爷往外走。

何雪瑶看着空空的手,懊恼一声,难道她又做错了吗?

站在院子里,小王爷的眉头一直皱着,宁嬷嬷是怎么教她们规矩的。

“对不起小王爷,雪瑶错了。”何雪瑶认识到自己错了之后,立刻来道歉,楚楚可怜,泪眼欲滴,就是安慕锦看了也有些不忍心责罚她。

“宁嬷嬷呢?”小王爷问道。

一听小王爷问宁嬷嬷,何雪瑶就慌了,福身道:“雪瑶做错什么,愿受小王爷责罚,求小王爷别将这事告诉宁嬷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