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99章 时而

第199章时而

从侯府出来,小王爷看了看四周问:“都安排好了?”

“少爷放心,侯府四周都有我们的人,只要七皇子的人一靠近就会被我们发现。”荣叔说道。

“恩!”小王爷点点头,上了马车,对荣叔道:“母后的药快吃完了,去老药堂。”

小王爷和荣叔一离开,侯府的人都不再拘谨了,拉着安慕锦的手问长问短。安慕锦都笑着一一回了,让大家不要担心,她在王府挺好的。

一家人难得这样相聚,好似有说不完的话似的。就在大家说的很开心时,一道让人很不舒服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当是谁回来了呢,原来是锦儿妹妹回来了。”

众人扭头看去,安慕雪挺着大肚子,扶着曲妈妈一步一步走进了前厅。

此时已经八月,安慕雪的肚子是一天比一天大了。也不知道她和张晓慧是谁先有了身孕,她的肚子竟然比张晓慧的大了许多。

在看到安慕雪的那一刻,安慕锦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身上的每个细胞都不由自主的进入随时战斗的状态。

“你这时候回来做什么?”侯爷不高兴的问道,脸上嫌弃的表情一览无余。

安慕雪看了侯爷一眼,心中难受,却还强忍着撒娇道:“父亲,雪儿想家了,想回来看看。”

“曲妈妈,金姑爷呢?没有陪着一起回来吗?”小夫人咳嗽一声,故作关心的问道。

安慕雪不和金云堂闹掰,她会回侯府吗?小夫人早就拿准了安慕雪的脾气,她之前哪次回来不是因为在金家受了委屈。

听到小夫人的问话,安慕雪的眼皮子抖了抖,抓着曲妈妈的手更为的用力,强颜欢笑道:“他本来是要陪着我来的,可我知道他最近很忙,所以就没有让他来。”

“是忙着照顾另一位老婆吧?”杏儿捂嘴笑了笑,安慕雪的笑容陡然变了,一脸凶狠的瞪着杏儿。

杏儿和安慕雪也过招了几次,自然不怕她,毫不气弱的瞪了回去。

“都别说了。今天是个好日子,锦儿和雪儿都回来了。小夫人啊,你回头吩咐厨房多加点菜。雪儿的身子骨娇弱,多做点带补的东西给她吃。”老夫人发了话,大家都闭嘴不再讨论金家的事情,话题又转移到了安慕锦的身上。

中午,大家像过年似的都聚在了饭厅。

看到姨娘们和庶女们都坐在了主桌上,安慕雪的眉头皱着:“祖母,她们怎么能上主桌呢?”

除了老夫人还念着她是个孕妇,对她好一些,侯府的其他人看到她都觉得烦。尤其是她说话的时候,恨不得掐着她的脖子让她闭嘴。

现在她又说了一句引人愤怒的话,安慕琴再也没有忍住,筷子一扔,指着她道:“我们上主桌怎么了?这里是侯府,不是金府,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的。”

骂完之后,她赶紧冲安慕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之所以会忍着安慕雪,都是因为安慕锦的提醒。

安慕雪现在有孕在身,若是安慕琴和她闹,她随便装个肚子疼,安慕琴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哎呦,疼,肚子疼!”还真的被安慕锦猜对了,安慕雪就是这点伎俩。

“安慕雪你别装了,你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肚子疼?”安慕琴嘲讽的笑道。

安慕雪没有理会安慕琴的话,疼的嘴巴咧着,一手按着桌子,一手捂着肚子,看那样子不像是装的。

“雪儿啊,你这是怎么了?”老夫人慌了,心疼的走过来看看安慕雪是怎么了。

见小夫人和侯爷还都坐着,老夫人怒了,冲着小夫人吼道:“玉书你是死人吗?看到雪儿疼成这样,怎么还不去请大夫?”

小夫人心中窝着一团火,今天本来是安慕锦回来的欢喜日子。谁知道安慕雪也来凑热闹,还在侯府肚子疼,她想发火又不好发,这脸色自然不是很好看。

安慕锦本来不想管她的死活,可一想到她若是在侯府出了事情,金府一定会将这件事怪到侯府的头上。为了不让侯爷和小夫人无故惹上这样的麻烦,她起身为安慕雪把脉。

安慕雪猛的的缩回了手,防备的瞪着安慕锦:“你想干什么?”

“不想死就不要乱动。”安慕锦用力抓过安慕雪的手,安慕雪疼的虚弱,动了两下没有挣开就让安慕锦为她把脉。

前世安慕雪多么的残忍,杀害了她和她的孩子。这一刻看到安慕雪身中麝香,肚子疼成这样,她真想起一时报复之心,不告诉安慕雪实情。

可一想到安慕雪肚子里也是一条小生命,那条生命何其无辜,安慕锦就心软了。要她害安慕雪肚子里的笑什么,安慕锦是怎么也下不去手。

“扶着她去屋里躺一会儿吧。”安慕锦对曲妈妈说道。

曲妈妈弯腰搀扶着安慕雪,可安慕雪却不起来,双眼瞪着安慕锦:“我不相信她说的话。曲妈妈,侯府不给我请大夫,你快去请大夫。”

“是药三分毒,你这样肚子疼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安胎药没事不要乱吃,吃多了反而对你的身体不好。”安慕锦冷笑着,突然低头在安慕雪耳边小声道:“别忘了,你这是第二胎。听说第一胎流产了的,第二胎也容易流产。你若是想生下这个孩子,还是听我的比较好。”

“你!”安慕雪气的肚子又是一阵疼,她揪着肚子前面的衣服,恨恨的看着安慕锦。

她都差不多忘记第一胎的事情了,安慕锦这时候提起,分明就是让她心中不舒服。

“小姐,还是听二小姐的吧,让我先扶你回去休息。”曲妈妈劝着说道。

老夫人这时说话了:“锦儿会医术,雪儿你就别任性了。”

大夫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男胎,她想生下这个孩子,挽回金云堂对她的心。所以她听了安慕锦的话,随曲妈妈回去休息。

安慕雪一走,老夫人严厉起来,质问安慕锦道:“锦儿,雪儿的身体到底如何,真的不用请大夫吗?”

“只是中了一点麝香,休息休息就没事了。”安慕锦回答的淡然。

而老夫人和小夫人听到麝香都吓的脸色寒了,她们是过来人,知道麝香对孕妇的影响很大。

“那你刚刚为何不说,还是说你根本不会开药方?”老夫人有些生气,让鸳鸯快点去请大夫。

安慕锦拦住鸳鸯,直视着老夫人道:“如果刚刚将情况告诉她,依照她的脾气,她会怎样想?这个时候先稳住她是最好的办法,有时候药物不是万能的,心态才是最好的。只要她按照我说的做,好好躺着,绝对不会有事。”

说罢安慕锦回到小夫人身边坐下,不再看老夫人那难看的脸色。

老夫人对安慕锦的感情十分复杂,时而喜欢,时而讨厌。不过最多的还是讨厌,安慕锦乖巧是乖巧,可却不会刻意的装乖巧。她都一把年纪了,却被安慕锦用那种口气训了。

安慕锦不觉得刚刚自己的口吻有什么不好,她回来的时间不长,只想着和家人好好团聚团聚,不想因为这些事情浪费感情。她承认她是耍了点小手段,她就是不想看到安慕雪在这里吃饭。

本该欢欢喜喜的一顿饭,却因为安慕雪大家都不是很高兴,一顿饭吃的很是沉闷。

饭毕,小夫人和安慕锦一起离开。

看着这侯府的一切,安慕锦觉得还是那样的熟悉,好像自己不曾离开过一样。

云文苑,小夫人拉着安慕锦一直看,怎么看也看不够似的。一想到安慕锦这一生只能做个丫鬟,连嫁人都由不得自己做主,小夫人这眼泪又出来了。

看到小夫人哭,安慕锦心中也不是滋味。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小夫人,才能让小夫人不这样的难过。

“锦儿,娘亲将你的嫁妆都准备好了。你说现在,现在……”小夫人说着哭的更厉害了,安慕锦抱着她也是哭。

两人正哭着,侯爷进来看到,很是无奈道:“锦儿你快劝劝你娘亲,自你走后,她没有一天不落泪的。”

小夫人擦着眼泪,抽噎道:“怎么能不哭?一想到锦儿这一生都要给人为奴为婢,我这心就跟刀割似的疼。”

侯爷无奈叹息,转身又出去了。他到现在也很难接受安慕锦成了别人的丫鬟,更别说是小夫人了。

在云文苑吃了晚饭,安慕锦才回锦绣苑去。

锦绣苑里,只有林妈妈,凝烟,凝翠和如菊四人了,其余人都走了。她们从早上就开始等待,一直等到了中午,等到了天黑,才将安慕锦等到。

回到锦绣苑,那种熟悉感更浓,安慕锦笑着看着面前的四人。心中有千言万语,突然不知道该先说哪一句。

“小姐,凝烟马上就要嫁人了。”凝翠献宝似的将凝烟往前推了推,凝烟羞的满面绯红,回身轻打着凝翠。

这些事情林妈妈都和安慕锦说了,她拉过凝烟的手轻声道:“以后嫁人了就不一样了,凝烟你的性格我不担心,我相信你一定会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好娘子。我担心的是凝翠和如菊。”

闻言,凝翠不高兴了,嘟着嘴巴道:“小姐,我也可以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好娘子。”

“不害臊!”林妈妈点了一下凝翠的头,凝翠红着脸低下了头。

安慕锦看着如菊,如菊笑着道:“小姐,如菊不想嫁人,一辈子都不想。”

“如菊……”凝翠叫了一声,在凝烟的暗示下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来。

“我娘嫁给了我爹,受了一辈子的气,吃了一辈子的苦。不仅是我娘,还有我和我弟弟,我们小时候都是被我爹打到大的。我弟弟之所以会卧床不起,就是因为我爹。所以我一点不想嫁人,小姐,你让我继续跟在你的身边吧。只要跟着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如菊祈求的看着安慕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