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00章 逼要

第200章逼要

锦绣苑的这些人中,安慕锦最喜欢的是凝烟,最尊敬的是林妈妈,最欣赏的就是如菊。

她一个女子,在侯府同时为四个人做探子,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稍微一不小心就会被发现,而她在侯府这么多年,安慕锦也是在自己中了青脸毒之后才发现的。

在听到她说自己的身世时,说她不想嫁人,安慕锦身体内的某根弦莫名的被牵动了。

安慕锦和如菊一样,都是受过伤的人,她们都不想嫁人。安慕锦想成全如菊,让她跟着自己,可想到自己在王府也不过是个丫鬟,丫鬟能带着丫鬟吗?

“小姐,只要让我进入王府,和你在一起就好。我还可以像在侯府里一样,做你的眼睛。”如菊知道安慕锦为难,改口说道。

安慕锦想了想,觉得这事可以和小王爷商量一下,点头道:“等我先问问小王爷的意思,到时候再做决定。”

“谢谢小姐。”如菊开心的笑了。

“好了,小姐累了一天了,该休息了。都别吵她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林妈妈挥着手将凝烟等人往外赶。

林妈妈为安慕锦铺好床,笑道:“小姐快睡吧,晚上我守着你。”

安慕锦好久没有享受到这样的待遇了,躺在**怎么也睡不着,就和林妈妈聊天。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听到凝翠在外面喊了一句:“是谁啊?”

“二小姐快救命啊。”听到有人回音,凝波立刻大喊一句。

凝翠将门打开,安慕锦和林妈妈也都走了出去,看到凝波和凝冬合抱着珍姐儿,而珍姐儿的身上不停的有血往下滴。

一看到珍姐儿这样,安慕锦就知道是她没有听话,多吃了赤珠的缘故。

珍姐儿发现按照安慕锦的方法吃药,实在是太慢了。安慕锦不在侯府,她不敢乱吃药,怕出事。如今安慕锦回来了,她一口气吃了五粒赤珠,下午还好好的,到了晚上突然下身出血不止。

她知道出事了,可却不后悔也不担心。因为只要有安慕锦在,安慕锦一定不会让她有事的。

安慕锦心疼的看着珍姐儿苍白的脸,中午看还肉肉的有血色,这会再看双颊已经没肉了。

“姐,姐,救……我。”珍姐儿揪着肚子,艰难的对安慕锦说道。

“先别说话。”安慕锦怎么忍心看她有事,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救她。

按照安慕锦的方法吃赤珠,一点事儿都没有,一年之后,珍姐儿的身体该发育的都会发育。她不知道珍姐儿已经坚持了半年,为什么不再等半年。

现在也不是问这些问题的时候,安慕锦见床铺上流了那么多的血,她整个人都是抖的。

林妈妈在旁边帮着安慕锦,安慕锦用针强行封住珍姐儿的穴道,止住了血液的外流。

忙了将近一个时辰,珍姐儿的血才算是真的被止住了。

珍姐儿失血过多,安慕锦也不敢离开她,就守在她的身边一直守到了天亮。

天一亮,珍姐儿清醒过来,看到自己没有死,脸上露出一抹虚弱的笑,伸手捏住安慕锦的衣服:“姐姐谢谢你。”

安慕锦伸手摸着她的头,感觉没有发热,心才放下来道:“珍儿,你太胆大了。”

珍姐儿又是一笑:“有姐姐在,我不怕。”

听到珍姐儿这样所,安慕锦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她这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啊。她都没有想过万一自己救不了她怎么办,这个傻丫头。

小夫人一进入屋里,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又看到珍姐儿面无血色,双颊无肉的躺在**,她吃惊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安慕锦看了看林妈妈,林妈妈将小夫人扶着出去了。

珍姐儿感激的看着安慕锦:“姐姐你对我真好。你在王府过的好吗,小王爷有没有为难你?”

“我很好,小王爷对下人都很宽厚,不会为难我的。”安慕锦心疼的拉着珍姐儿的手,见她病了还这么关心自己,想要责怪她的话到底是没有能够说出口。

珍姐儿说了两句,就困了,想要睡觉。安慕锦为她盖好被子,让她先睡一会儿,就走了出去。

安慕锦一走,珍姐儿睁开双眼,看着一旁的凝冬问道:“七皇子来了吗?”

凝冬轻轻摇了摇头,对珍姐儿道:“小姐你别惦记着七皇子了,昨晚你差点就没命了。若不是二小姐……”

“闭嘴!”珍姐儿狠狠瞪了凝冬一眼,随即厌烦的闭上了眼睛。

珍姐儿流了这么多的血,安慕锦也瞒不住了。不过她也没有告诉小夫人真正的原因,只说珍姐儿是初次来葵水,所以量多了一些。

小夫人听了这话,疑惑更多:“珍姐儿才九岁,她怎么这么快就来了葵水?”

“娘亲,你忘记之前有个大夫说的话了吗?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有人九岁,十岁就会来葵水,珍姐儿估计就属于这种体质的。”安慕锦解释道。

小夫人呐呐的点点头,认真的看着安慕锦小声问:“那锦儿,你……”

虽然小夫人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完,但是安慕锦也知道她的意思,连忙摇头:“娘亲不用担心我,该来的时候它总会来的。”

一上午,小夫人和安慕锦都在锦绣苑,哪里都没有去。

到了中午,小夫人让人将饭菜拿到锦绣苑来,她要安慕锦在这里吃饭。珍姐儿身体很虚,只需要喝一些补血补气的汤就好了。

珍姐儿太虚了,只喝了一碗汤就累的满身淌汗。她擦着脸上汗哒哒的湿发,对安慕锦道:“姐姐我现在生病了,让我在这住一段时间好吗?”

安慕锦是对珍姐儿非常好,可从来没有想过将自己的院子让给珍姐儿,即使她现在不住在这里。

小夫人看了看珍姐儿,又看了看安慕锦,笑道:“珍儿你别担心,一会儿我让人将你抱回去。”

听到小夫人这样说,珍姐儿就知道小夫人不同意了,情绪不高的低下头了,看样子失落极了。

见珍姐儿这么失落,安慕锦心中又有些不忍。可她也真的不想将自己的小院让给珍姐儿。

“可我喜欢姐姐这里,我想在我思念姐姐的时候,我还可以在这里找回一些回忆。姐姐,你就答应我吧。”珍姐儿虚弱的扯了扯安慕锦的衣服。

安慕锦看着这里熟悉的一切,林妈妈她们都还在这里呢。珍姐儿若是住进来了,让林妈妈她们去哪里啊。

小夫人知道安慕锦和珍姐儿的感情,安慕锦对珍姐儿好,她也很欣慰。可她没有想到珍姐儿居然这么的不懂事,安慕锦才走多长时间,她就惦记着安慕锦的东西了。

“珍儿别闹了,锦儿以后还会常回来的,这里永远都给她留着。你若是不喜欢珍秀苑,赶明娘亲给你收拾一个新的院落出来。”小夫人微微笑道。

珍姐儿还不想放弃,又拉了拉安慕锦的衣袖。安慕锦对珍姐儿好是对珍姐儿好,可她也不想将自己的东西都让给珍姐儿。

“听娘亲的吧,娘亲会给你找个好地方的。”安慕锦强颜欢笑,珍姐儿这才松了安慕锦的衣服,说累了要休息。

珍姐儿这是给安慕锦脸色看呢,安慕锦摸摸脸,心里一阵不舒服。

别说是安慕锦不舒服了,就是小夫人心中也不舒服。这珍姐儿是怎么回事,竟然想着霸占别人的地方,她那个珍秀苑也挺好的,怎么就住不下她了?

饭后,小夫人让杏儿去找两个力气大的婆子,将珍姐儿背着送回了珍秀苑。

珍姐儿走的时候还一脸笑意,好像中午逼着安慕锦将锦绣苑让出来的人不是她似的。

一回到珍秀苑,等那两个婆子走了之后,珍姐儿的脸色就变得阴沉可怕:“都是她误了我的好事!”

锦绣苑里,小夫人让人将安慕锦**的东西全部换了,拍着手对安慕锦道:“真是没有想到,珍儿竟然变成了这样。今天若不是我在,说不定你就心软答应了。”

安慕锦呵呵笑了两声,挽住小夫人的胳膊撒娇道:“娘亲你对我真好!”

“傻孩子!”小夫人摸着安慕锦的头,这一晃时间就过去一天半了,晚上安慕锦是不是该回去了。

想到安慕锦要回去了,小夫人这心里不是滋味,可却也没有哭。

侯爷说的对,她总是在安慕锦面前哭哭啼啼的,安慕锦的心又何尝不是在难受着的。所以她决定以后在安慕锦面前绝对不哭泣,若是真的想了,她去王府看安慕锦,小王爷应该也不会反对的吧。

母女俩正说着话,安慕琴从外面探头进来,一看到小夫人在,小脸垮下来:“娘亲,你去陪陪大嫂吧,将锦儿姐姐让给我一会儿如何?”

小夫人知道安慕锦有话要和安慕锦说,点了点她的头笑骂道:“就是你会说话。”

提到张晓慧,小夫人将小王爷送的那些东西都和安慕锦说了一遍。安慕锦只觉得什么玉啊,金啊,宝啊,珠啊的什么好多,但是她一件都没有记住。

小王爷送的东西没有一件是差的,而且都是难得的宝贝。他突然送给未来孙子这么多礼物,侯府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他。

所以侯爷的意思是让安慕锦回去认真当差,好好服侍小王爷,让人家觉得这些礼物没有白送。

理是这个理,可小夫人觉得憋屈。别人给了一颗糖,还得让安慕锦去卖力讨好,这话要她如何说的出口啊。

“娘亲我知道了,回去之后我一定好好谢谢他。”安慕锦明白的说道。

小夫人叹了一口气,想说点什么最后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快速离开了。

看着小夫人的背影,安慕锦看的出来她又哭了,只是不敢再当着自己的面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