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01章 被拦

第201章被拦

听小夫人说安云瑶将孔展鹏接回孔府了,还和侯府下了聘礼,安慕琴和他的婚事算是成了一半了。所以安慕锦肯定安慕琴找她不是为了孔展鹏的事情。

安慕琴搓着手笑了两声,见林妈妈她们都在,不好意思的挥挥手:“林妈妈你们下去歇会儿吧,锦儿姐姐我来伺候。”

林妈妈带着人离开,安慕琴才说了实话:“锦儿,我找你有件私事求你。我来两次葵水了,每次都疼的死去活来,你是大夫有没有办法让我永远不要来葵水。”

“什么?”安慕锦惊讶的放下茶杯,安慕琴都来两次葵水了,看来她还真够速度慢的。

“就是弄点药给我吃吃,让我以后都不要受这个的困扰了。”安慕琴拽着安慕锦的衣服,安慕锦将衣服拽回来,笑了两声:“张妈妈怎么教你的,这是女人最特殊的地方。而且不来葵水,怎么生孩子?”

“不用啊,张妈妈的女儿就没有来过葵水,她不也生了两个孩子了吗?”安慕琴立刻反驳。

安慕锦不听安慕琴胡说,认真的说道:“你别以为我不在侯府住了,就随便拿个人的话来骗我。”

见安慕锦不相信,安慕琴一本正经的解释这件事是真的。为了证实这件事的真实性,她让凝双去将张妈妈叫了过来。

张妈妈说确实有这回事,她的女儿嫁人的时候年纪小,还不到来葵水的年纪。这怀孕之后,更不用来葵水了,一胎之后,又生了一胎。现在还在坐月子呢,到哪里去弄葵水啊。

听了张妈妈的话之后,安慕锦笑的前俯后仰的,安慕琴被张妈妈的女儿给误导了。

和安慕琴解释清楚之后,她愁眉苦脸的:“啊,难道世界上就没有这种药让女人不来这个?”

安慕锦认真摇头,反正她从医书上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方面的介绍。

张妈妈知道是她的女儿和安慕琴说的这些话之后,气呼呼道:“等回头看我怎么收拾她,不懂就不要乱说话,将小姐都给教坏了。”

安慕琴拉着张妈妈笑道:“妈妈,这件事和她没有关系,是我自己不懂。你回去也别训她了,这是二两银子,给她多买点好吃的。”

“哎,谢谢小姐,小姐真是菩萨心肠。”接了赏钱,张妈妈就下去了。

见安慕琴现在出手大方,一给就给二两银子,安慕锦知道有猫腻就问她哪儿来的那么多的钱。

一开始安慕琴扭扭捏捏的,还不好意思说,被安慕锦一追问就说了:“是鹏哥给我的,他家现在有钱了,每隔两天他就会让人给我送钱送好吃的。”

“鹏哥?”安慕锦端着茶杯微笑,张晓慧也这样叫安齐轩,轩哥。

“哎呀死锦儿,你别笑我。”安慕琴撸起袖子要打,正好小夫人来了,见两人闹成这样,正色道:“多大的人了,还这样闹。晓慧想见你们,你俩一起去吧。晚饭在饭厅吃,别忘了。”

张晓慧五个月大身子之后,安府的丫鬟也不知道怎么照顾孕妇,安齐轩一个人忙不过来,小夫人两边跑挺累的。于是大家一致决定让两人搬回来住,侯府人多,懂的人也多,照顾起来也方便。

他们是回来了,却没有住在轩苑,而是住在侯爷之前的单院。

安慕锦和安慕琴到的时候,张晓慧刚从茅房出来,手还没有洗呢,就忙着吩咐人拿东西给两位姑子吃。

安慕锦跳到张晓慧面前,扶着她对下人道:“都别忙,倒两杯茶水来就可以了。”

安慕锦和安慕琴来了,安齐轩自动退出去,在门口坐着。若是张晓慧需要他,差个丫鬟喊一声就可以了。

屋里,张晓慧让人将小王爷送给孩子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对安慕锦十分感谢道:“锦儿,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小王爷了。像他那样的人,这些东西在他眼里也不值什么,可在我们这里却都是个……”

“大嫂你说这些干什么啊。”安慕锦挥挥手,让丫鬟们将东西收起来,只是小王爷的一点心意,他们都太看重了。

“大嫂,你现在都快八个月的身孕了,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小王爷不缺这些东西,送给你了,你收着就是了。至于感谢的话,我会和他说的。”安慕锦笑着说道。

“恩,我明白,只是这心里……”这礼物太贵重了,就是只送一件,侯府都受宠若惊,更何况送了这么多。

陪着张晓慧说了一会儿的话,杏儿就来叫她们去饭厅。而张晓慧刚吃了东西,正乏着,她和安齐轩就不过去了。

挥手和安慕锦告别,笑着看她走出了屋里,等看不到了,张晓慧感伤的哭了起来。

这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见面!

“晓慧快别哭了,哭多了对胎儿不好。”安齐轩搂着张晓慧,他的心里也是难受的。

他十多年都在庄子上生活,回来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安慕锦。她为自己和张晓慧牵线,为他做了那么多,他都没有感激,而她却已经不在侯府了。

饭厅里,老夫人也知道安慕锦要回去了,眼神有些黯淡,主动让安慕锦坐到她的身边去。

这一顿饭,大家吃的一片祥和,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容。

刚吃完饭,小跑腿进来说荣叔已经来了。

安慕锦知道分别的时刻到了,她强忍着泪水,和众人告别,让大家都留在饭厅,不要去送她。

一口气从饭厅跑到前厅,安慕锦觉得胃里的东西都要翻出来了。她忍了许久,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小夫人和侯爷站在远处在目送着她。

她不知道她怎么会那么狠心,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对他们说,扭头出了侯府的大门。

一直到上了马车,安慕锦才发现如菊也跟了出来。

“小姐,我要陪着你。”如菊坚定的看着安慕锦,安慕锦看了看荣叔道:“荣叔,小王爷呢?”

“等会就知道了。”荣叔看了如菊一眼,示意她也上车。

见荣叔没有将如菊赶走,如菊和安慕锦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马车并没有回王府,而是去了锦丰布庄。

下马车时,安慕锦看到是锦丰布庄,还奇怪的很。想问荣叔,荣叔却让安慕锦快点进去。

这里如菊也来过,之前来是为了找徐昂,她并没有注意这里的特殊。现在来,她闻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用她那精密的大脑细细思考一番,如菊推断出安慕锦和小王爷肯定很早就认识。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安慕锦做小王爷的丫鬟都是不错的选择。

想通了这一点,如菊也就不再为安慕锦做丫鬟的事情难过了,反而还有一些欣喜。说不定她家的小姐还能收获一段美好的姻缘呢。

进了屋子,小王爷正在画画,看到如菊来他一点也不吃惊。

看他的样子,似乎早就知道如菊跟来了,不过安慕锦还是要和他解释一番的。

不待安慕锦说完,小王爷放下笔,朝着白纸上的花儿捶了一口气道:“前几天我就在考虑将欢言和欢语给你使唤,既然你带了一个丫鬟来,那我只把欢语给你吧。”

没想到小王爷会这样说,安慕锦难掩欣喜之色,将如菊拉到跟前:“我还只是个丫鬟呢,有如菊一个就够了。”

小王爷没有说话,如菊何等眼力,一看就知道小王爷下面的话不方便和她说。轻轻拿掉安慕锦的手,对小王爷恭敬的福了福身:“奴婢先下去了。”

如菊一走,小王爷就对安慕锦道:“锦绣快来看看我花的荷花。”丫鬟的事情就此打断。

小王爷画的是景轩旁边的一个荷花池,那个荷花池一到夏季就满池花朵。只是眼下,那荷花应该早就败了吧。

“母后最喜欢那片荷花,说荷花出淤泥而不染,天生有着一种神韵。只是昨儿进宫,母后连汤药都不肯喝了。”小王爷说了进宫的情况。

安慕锦正要说什么,小王爷抬头认真的看着安慕锦:“锦绣明儿陪我进宫吧。”

“好!”安慕锦点头,扶起小王爷往屋里走。

一夜无话,安慕锦一早醒来,她人还趴在**,而**却没有了小王爷。

已经习惯一醒来就看到小王爷还谁在**的样子了,这一会儿看到安慕锦就慌了,急忙往外走,差点和小王爷在门口撞上。

小王爷扶住安慕锦,自己也小小的退了小半步,问:“锦绣这么着急要去哪儿?”

看到小王爷没事,安慕锦的心就放了下来,问他为什么起来了不叫她一声。

小王爷以为安慕锦回去之后会睡的好,可昨晚见她,眼下都是黑眼圈。他心疼她,早起看她睡的香,就没有忍心叫起她。

早饭之后,安慕锦和小王爷从布庄的后门出去了,马车缓缓的朝着宫中行驶。

在快要到宫门口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安慕锦身子不稳,忍不住的往前滚。幸好小王爷眼疾手快,一手搂住安慕锦,一手抓住了马车的边缘。

安慕锦惊魂未定的趴在小王爷的胸前,眉头紧皱,一脸关心的问小王爷:“天成你有事没有?”

听到安慕锦第一时间是关心自己,小王爷心头暖暖的,扶着安慕锦坐好:“没事。”

“小王叔,我是涵清。”一张有些熟悉的脸从帘子外面露出来。

他长的有几分像七皇子,又叫小王爷为小王叔,这人的身份一猜就知道也是个皇子。

“小四,你这样做我很不高兴。”小王爷脸色平静,双眼有神的看着来人——四皇子。

“如果不用这个方法,小四怎么能见到小王叔您的面呢。荣叔别挣扎了,去四皇子府。”四皇子怪笑两声,放下帘子,消失在了安慕锦和小王爷的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