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03章 奴家

第203章奴家

她所做的这一切不就是为了让小王爷注意到她吗?

可小王爷对她的这个态度,实在是有些冷淡,远不及对安慕锦一半的好。

不过她也不会放弃的,小王爷越是对她冷淡,她就应该越对小王爷热情。因为她很自信,觉得安慕锦能够做到的事情她也能。

而安慕锦此刻正和如菊在王府的某处凉亭里说着小话,还别说如菊一来,就将景园和玉园周围的环境给分析了一个大概。尤其是玉园里那几个小姐似的丫鬟,如菊将她们的性格都给剖析了一遍,并且和玉园的一个扫地丫鬟结了金兰。

听如菊和自己说的这些话,安慕锦觉得很玄乎。如菊才到王府一天,她就将王府的情况给分析出来了,真是不简单。

“小姐,我觉得自从你来到王府好像变了。”如菊将自己打听来的说完之后,开始分析安慕锦了。

安慕锦摸着脸,笑呵呵的问道:“哪里变了?”

“小姐,你真将自己当丫鬟了吗?”如菊直接了当的问道。

她听玉园的那些人说,能够近身伺候小王爷的丫鬟未来很可能会被收为通房的。到时候生个一儿半女,做个侧妃,王妃什么的都是可行的。虽然让安慕锦从暖床丫鬟做起,实在是有些委屈她了,可她也不能真将自己当丫鬟啊。

今天晚上若不是亲眼所见,如菊都不会相信安慕锦做那些低等丫鬟做的事情。即使安慕锦现在是个丫鬟吧,但如菊就是有些接受不了。

听到如菊这样问,安慕锦还傻了:“我本来就是来做丫鬟的啊。”

“小姐,你是真的不懂,还是装着不懂。你看今天下午何雪瑶,她费心费力的打扮,不就是为了能够给小王爷做点暖床的活儿吗?”如菊就比安慕锦大三岁,说这话她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

“放心吧,小王爷的身子骨弱,现在不适合做那个事。”安慕锦自信的说道,她觉得小王爷肯定会听话的,先将身体养好再说。

看安慕锦说的这么自信,如菊很想问她哪里懂男人的想法,话到嘴边又改口道:“起风了,我们回去吧。”

安慕锦和如菊刚从凉亭出来,欢语急忙跑过来抓住安慕锦的手腕道:“主子出事了。”

一听小王爷出事了,安慕锦跑的比欢语还快,一口气跑回了景园。

房间里,小王爷半靠在床头,一声一声的喘息着。床下的何雪瑶衣衫不整,哀哀戚戚的委屈的哭着。

安慕锦没有去看何雪瑶,而是眉头皱着走到小王爷的身边,为他把了脉。小王爷的两个手都有脉搏,而且还跳的挺欢,不像是发病的样子。

再看他面色红润,喘息均匀,安慕锦一下明白过来了,他这是和人欢愉之后的症状啊。

安慕锦可是重生过的人,她自然知道男女**的事情。一想到小王爷和何雪瑶做了那事,安慕锦觉得脑子嗡嗡直叫,眼睛看东西都看不清楚了,心也跟针扎似的,疼!

知道小王爷没事之后,安慕锦将他的手放下,正要转身离去,却被小王爷抓住了胳膊。

“锦绣别走!”小王爷看的清楚,安慕锦刚刚还在担心自己,可转而眼里的担心就没有了,变成了难过。

安慕锦站着没动,胳膊还在小王爷的手里抓着。她看着地上的何雪瑶,心跳的厉害。

何雪瑶见安慕锦看着自己,也坦然迎向安慕锦的目光,心中冷笑:安慕锦你能做的事情,我也能做到。

“锦儿,我刚刚和小王爷在闹着玩儿呢。”何雪瑶穿好衣服,揉着小腿慢慢的站了起来。

刚刚也不知道哪里飞来的一个石头,直接将她从**打到地下,现在这小腿还麻的厉害。

安慕锦沉着脸,扭头去看了看小王爷,又迅速扭过头来,对何雪瑶笑道:“雪瑶,今晚是你守夜,好好服侍小王爷吧。”

说着安慕锦去推小王爷的手,然而还没有推两下,她的一双手都被小王爷给抓住了。安慕锦气结的看着小王爷,他都不听她的劝告,这么急着让人给他暖床,她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看小王爷瘦瘦弱弱的,走路还要人扶着,却没想到他的力气这么大。他只是抓着不动,安慕锦怎么挣都挣不开他的束缚,倒把自己累的气喘吁吁的。

安慕锦累的一身汗,看着一旁的何雪瑶道:“雪瑶,你还不快来服侍小王爷休息。”

何雪瑶媚笑一声,抬脚上了脚榻,接着就往**躺去。小王爷一看她如此,心中气的厉害,一伸脚将她给踢下床去。

何雪瑶哎呦一声,捂着肚子,心中对小王爷很是气愤,可脸上却依旧保持着迷人的微笑:“小王爷,今晚就让奴家来服侍你吧。”

何雪瑶这一声小王爷叫的,安慕锦的骨头都跟着酥了。小王爷脸色难看,瞪着安慕锦看,安慕锦也不怕的瞪着他看。

如果不是小王爷给了何雪瑶暗示,何雪瑶会这么主动吗?所以在安慕锦看来,今晚的一切都是小王爷想要的。

既然他那么想要,那她这个大夫就成全他好了。大不了,他明天起不了床,她还会多给他开点补药吃吃。

何雪瑶又过来了,小王爷厌烦的皱着眉头,口气冷淡道:“你,先出去。”

何雪瑶仿佛没有听到似的,企图从床的另一边爬到**去。

就在这时,宁嬷嬷一脸愠怒的跑过来,看到何雪瑶不要脸的往**爬。气的脸皮子一抖,伸手将何雪瑶给抓了下去。伸手在她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两巴掌,宁嬷嬷才觉得解气了些。

何雪瑶捂着脸,愤怒的瞪着宁嬷嬷。只要她和小王爷过一个晚上,明天她就和安慕锦一样了,是小王爷身边的红人了。到时候看这个可恶的恶妇还敢欺负她吗?

“宁嬷嬷你干什么打我?”何雪瑶起身,伸手还要打宁嬷嬷。

宁嬷嬷在宫里几十年,还从来没有看过这样一个大胆的丫鬟,不客气的朝着她的肚子就是一脚。

“滚!”

宁嬷嬷一声吼完,早有两个丫鬟过来将何雪瑶拉着往外走。

何雪瑶大哭起来,拼命的往小王爷这里爬,让小王爷救救她。

小王爷连冷眼看她都没有看,一直坐在**,一句话都没有说。

见何雪瑶反抗的厉害,宁嬷嬷上去又是一阵暴打。她心中气啊,没想到这才多长时间,她培养的人就敢公然勾引小王爷了。这都是她的教导无方啊,所以才让何雪瑶这样胆大包天。

看来她明天是非走不可了,就是太后让她回来,她也没有那个脸回来了。

想到这里,宁嬷嬷的心不好受。她跟在太后身边几十年,一直都安分守己,培养了很多聪明伶俐的丫鬟,没想到老了老了,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主子对不起,这件事是我的错。”何雪瑶被人拉出去了,宁嬷嬷立刻给小王爷道歉。

听到宁嬷嬷的话,小王爷这才将视线从安慕锦的脸上转到宁嬷嬷脸上,说的风轻云淡:“宁嬷嬷这不是你的错,是她心术不正。明天将她送出王府吧,王府不要这样的丫鬟。”

这些人都是太后亲自下旨选来的,就算犯了过错,不能服侍小王爷也不能送回去了。宁嬷嬷有些为难的说道:“主子,让她去别处干活吧。”

“我怕她脏了我的地。”小王爷的口气不容置疑,宁嬷嬷不再说什么,心里有了盘算。

说到这里,小王爷有些累了,让宁嬷嬷早点回去,明天还要回宫呢。宁嬷嬷听到回宫二字,心头一跳,觉得心里苦的慌。

待宁嬷嬷一走,小王爷就松开了安慕锦的手,笑道:“锦绣,我渴了。”

安慕锦无语,他什么都不解释,就开始指使她干活。谁让她是他的丫鬟呢,这水她去倒。

给小王爷倒了一杯温热水,安慕锦恭敬的递过去。小王爷接过茶杯,一边喝水一边看着安慕锦道:“锦绣,你不要生气,我记着你和我说的话呢。没有成亲,我是不会让任何人给我暖床的。”

安慕锦担心的是他的身体,不是他成亲不成亲的事情。不过听他这样说,安慕锦觉得心里舒服多了,将小夫人和她说的话说给了小王爷听。

小王爷听完,暗自捏了一把汗,幸好他不是姑娘。若是姑娘,遇到喜欢的人不能主动一点,那岂不是自己难受。

“咳,锦绣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随意糟蹋好姑娘。你放心,我不会做那样的事情的。”小王爷觉得男女之间的事情太深奥,还是暂时不要和安慕锦提的好。两人现在这样就挺好!

“恩,我相信你。”安慕锦笑了,心也不再那么难过了。

这一晚,又是安慕锦在小王爷的床前守了一夜。

早上,安慕锦和小王爷都还没有睡醒呢,就听到外面一阵吵闹。

“不,我不要离开。我要见一见小王爷,你们让我见一见……”何雪瑶哭着喊着,声音凄厉又响亮,几乎响彻了半个王府。

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小王爷,安慕锦起身走到窗户边。正好看到何雪瑶也看着窗户这里,四目相对,安慕锦在何雪瑶的眼里看到了恨意。

“安慕锦,为什么你可以为小王爷暖床,我就不可以?难道就因为你是侯府的二小姐,而我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吗?”何雪瑶头发散乱,衣衫不整,嗓子嘶哑,身子被人往外拉着,却伸着头和安慕锦吵。

安慕锦知道为何她不喜欢何雪瑶了,因为她和安慕雪有很多共同之处,认为什么东西都是她应该得到的一样。若是她没有得到,别人得到了,她就认为别人使用了下三滥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