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04章 不识

第204章不识

好在安慕锦做人坦荡,不怕别人诋毁她。她只是将窗户关上,不再理会外面的那些污言秽语。

一转身,看到小王爷醒了,正看着自己呢,安慕锦走过去将他扶起来,解释道:“是雪瑶在外面吵闹。”

“不识好歹!”小王爷只说了这个评语,之后再也没有说什么了。

宁嬷嬷回宫去了,王府似乎没有了主事的人,何雪瑶吵闹的声音还在。安慕锦想问小王爷如何解决这件事,但见他一脸平静,根本就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她也就什么都没有问,免得影响了他吃饭的心情。

早饭过后,王府的一个丫鬟说丢了一只檀木簪子。

那簪子不算名贵,却是她攒了许久的钱,去寺庙里求来的,代表着好远。她舍不得戴在头上,宝贝的收在匣子里,每天早上她都会看一眼。今早再去看时,那个簪子已经不见了。

与此同时,另一个丫鬟说她的一块玉佩也丢了。

王府里遭贼了,小王爷不可能再坐视不管,让人每个房间每个房间的搜。最后在何雪瑶的房间里搜到了这两样东西,还有其他几位小姐丢的的东西。

何雪瑶偷东西在王府里传开了,小王爷很生气,命人将她给贱卖了。

直到欢语说何雪瑶被卖进了青楼,安慕锦才回过神来。她现在终于明白小王爷为何说她不知好歹了,被赶出府和被卖到青楼,这两者差别太大了。

何雪瑶真是蠢,别说她不是个丫鬟了,就算还是个千家小姐,她怎么能和小王爷对着干呢。

这一早上安慕锦都陪在小王爷身边,而王府的一切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她知道何雪瑶会遭遇这样的下场,都是小王爷背地里一手操作的。

哎呀,再看小王爷,安慕锦都找不到之前那种单纯的感觉了。她突然觉得小王爷好可怕,是真的可怕。

“锦绣,你看我一天了,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晚饭时,小王爷心情很好的问道。

安慕锦咬着筷子,眼睛还盯着小王爷看,心里憋不住话的问道:“小王爷,你真的将何雪瑶卖进青楼了?”

“她那样的人,进青楼再合适不过了。”小王爷勾唇一笑,为安慕锦夹了一块豆腐,又笑了:“吃饭,不说这些不开心的。”

安慕锦呐呐的点头,小王爷明明笑的很干净很好看,他怎么会是将一个不喜欢的丫鬟卖到青楼的主呢。

越想安慕锦越觉得她很不了解小王爷,他的身上有很多的秘密啊。

她想问一问,却又不知道如何问起。上次四皇子的事情,她就应该当时抓住机会,问问清楚的。现在时机过了,她再问小王爷恐怕不会告诉她了吧。

其实小王爷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如果安慕锦问四皇子的事情,他肯定会告诉她,但那绝对不是真实的答案。

晚饭,安慕锦吃的很闷,小王爷却吃的很开心。

何雪瑶已经被赶出去了,接下来就是玉园的那四个了。虽然说王府不差养她们的钱,但是她们在这里很大程度的影响了他的心情。

按照小王爷的脾气,他真想一句话将那四人给打发走了。可一想到这些人都是太后为他选的,他不忍心看到太后在最后时刻还在为他担心,所以他暂时先留着那四个人。

赶走了自己不喜欢的人,小王爷的心情大好。到了该睡觉的点了,他还不肯睡觉,一直和安慕锦说话。

安慕锦发现自从做了他的丫鬟之后,她很少这样和小王爷交心了。于是两人就一个躺在**,一个坐在脚榻上,聊到了三更天。

次日一早,安慕锦醒来时看到自己睡在了**,而小王爷却睡在了下面。

这一看吓了安慕锦一大跳,她昨晚是怎么到**来的。而且小王爷的身体不好,怎么能睡下面呢,若是着凉了可就不好办了。

想到此,安慕锦赶紧起来,推醒了小王爷让他去**睡。

小王爷睁开闪亮的眼眸,对安慕锦笑道:“没事,我睡哪里都一样。”

安慕锦才不信这话,还是强迫着让小王爷上**躺一会儿。小王爷享受着被她照顾的过程,躺在**,被子包裹住全身,只露出了一个头来。

“锦绣,我热。”躺了一会儿,小王爷就叫了起来。

安慕锦摸了摸小王爷的手:“不行,太凉了。”

小王爷无言,他的手一直都是凉的好不好。不过他还是乖乖听话,安静的躺着,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昨晚是安慕锦先睡着的,小王爷感觉夜晚的温度太低,怕安慕锦睡着凉了,就将她抱到**来睡。本来他也想着和安慕锦睡一张床的,可想到安慕锦和他说的姑娘要有廉耻之心的话来,他怎么也不敢做逾矩的事情来。

小王爷这一睡一直睡到了中午,安慕锦来叫他,他也不醒。安慕锦觉得出事了,伸手在小王爷的头上一摸,凉的可怕。

安慕锦慌了,赶紧为小王爷把脉,又让欢语去找荣叔。

好在安慕锦发现的及时,喂他吃了药丸之后,他才渐渐的醒过来。不过他人是醒了,脑袋却是糊涂的,话也说不出来,一直抓着安慕锦的手不让她走。

安慕锦就在屋里陪着他,心急如焚的看着窗外,如菊怎么还没有将药端来。

玉园里的人都知道如菊是安慕锦的丫鬟,平时碍于小王爷在,她们心中有怨言也不敢说什么。如今小王爷生病了,她们又闹起来,非不让如菊煎药。

她们不仅不让如菊煎药,而且还抓住如菊不放,说要毁了她手里的药。

药是如菊好不容易抓来的,是为小王爷救命的药,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这些人毁了她的药。

正和她们撕扯的厉害,如菊突然觉得身上一轻,就看到安慕锦扬手给了金云娟和秦琬如一人一巴掌。

金云娟和秦琬如都被打懵了,愤恨的瞪着安慕锦,指着她道:“安慕锦你干什么?不要以为爬上了小王爷的床,你就可以……”

“啪!”不等金云娟说完,安慕锦又给了她一巴掌,警告道:“小王爷若是有事,你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管用。”

说罢安慕锦不再看这些人,让如菊快点去煎药,她还要回去看看小王爷。

安慕锦走了之后,金云娟害怕的问秦琬如:“表姐,小王爷不会真的有什么事吧?”

秦琬如也害怕了,她以为小王爷就是普通的生病,没有想到会这么的严重,“应该会没事吧。”

曹梦云呵呵笑了:“怎么,刚刚你们闹的那么厉害,现在又害怕起来了?孬种!”

“你说什么?”金云娟气愤的瞪着曹梦云,刚刚拦着如菊的人可是也有她的。

“我说什么了,我说的是事实。事情都做了,怕什么怕。我们是太后选中的人,没有犯什么大错,小王爷是不会将我们怎样的。”曹梦云冷笑一声,“除非像何雪瑶那样,偷拿东西才会遭遇被赶出去的下场。”

听到这话,金云娟没有说话,拉着秦琬如进屋去了。

如菊将药煎好之后,第一时间送到了景园。安慕锦端着碗,一口一口的喂着小王爷喝。

小王爷喝了药之后就睡了,这期间安慕锦也不敢离开他,一直守在他的床边。

见安慕锦一直守着小王爷,如菊将一盘点心端到安慕锦面前心疼道:“小姐,你中午都没有吃饭,先吃点东西吧。”

“我不饿。”安慕锦不饿也吃不下,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小王爷的身上。

小王爷一连昏迷了三天三夜,虽然中间有醒来的时候,但是人却都不是很清醒。在这三天时间里,安慕锦衣不解带的守着他,照顾着他。

三天后小王爷彻底清醒过来,当他看到趴在床边睡着了的安慕锦时,他就知道这几天一直都是安慕锦在照顾他。

如菊端着药汤进来,看到小王爷醒了,正要说话。小王爷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指了指床边的安慕锦,他不想将她吵醒。

小王爷掀开被子,正要下床,安慕锦就醒了过来。看到是小王爷醒了,安慕锦立刻笑了,关心的问道:“天成,你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了。”小王爷轻轻笑了笑。

安慕锦还不放心的为他把了脉,确定他真的没事了,她心里的大石头才放下来。

小王爷睡了三天,吃的东西很少,这一醒来胃口极好,第一次吃了一碗半的饭。安慕锦想若是小王爷以后都这么能吃就好了,那他的身体也不会这么差了。

荣叔是第二天早上才赶回来的,他一身风尘仆仆,一回来就来看小王爷。在看到小王爷已经没事的时候,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感慨道:“多亏了二小姐在身边照顾少爷,不然还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荣叔你刚回来,先下去休息吧。”小王爷对荣叔说道,荣叔恩了一声,转身走了。

看着荣叔离开的背影,安慕锦好奇的问道:“荣叔他去哪里了?”

“我渴了。”小王爷一个命令,安慕锦立刻给他倒了一杯水。

等他喝完,安慕锦换了一种方式问:“荣叔也会离开京城吗?”

“如果有一天我让你和我离开京城,你愿意吗?”小王爷没有回答,反而问了安慕锦这个问题。

安慕锦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而且在她看来小王爷应该也不会离开京城的。她疑惑的看着小王爷:“你真的会离开京城吗?”

“暂时不会,你不用担心。”一看她犹豫了,小王爷就猜到让她离开京城,她肯定也不愿意。毕竟这里有她的家,有她熟悉的环境。